莫凡的同学们周敏、赵坤三、穆白、张小侯、王三胖等人更是在那里疯狂的揉他们的眼睛,一定是他们念魔法念太多念出幻觉来了,不行,他们必须回学校写一万张卷子冷静下来,高考前出现幻觉不适好征兆??!

    现场沉寂了很久很久!

    雷印一出,好像所有人已知的观念在此刻崩塌得不成样,更是好半天都没法说出话来。

    “谁……谁能……谁能告诉我,这究竟……究竟是怎么个回事??!”那位周姓的男子同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扫视着周围一干被雷印轰得呆傻的博城大人物们。

    就没有一个人出来解释一下吗,难道真就自己一个人瞎了??

    “中阶魔法师,他是中阶魔法师,他觉醒了第二个系,一定是这样??!”薛木生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语气说道。

    “不!”此时此刻,地位最为超然的朱校长发话了。

    人们都注视着朱校长,他们相信眼前这闪瞎他们双眼的不可思议一幕唯有德高望重的朱校长能够解释。

    “他是仍旧是初阶法师?!敝煨3ず芸隙ê芸隙ǖ乃档?。

    “那他怎么可能还拥有雷系……”

    朱校长深呼吸了一口气,此时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位博城师长情绪是何等激动,激动到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激动到说话都要平息一阵子。

    “天生双系,他……莫凡是天生……天生双系??!”终于,朱校长道出了他在震惊之中的最肯定判断。

    是的,一定是天生双系!

    这名学生的修为绝对不可能到达中阶,他能够施展出雷印技能来唯一的解释正是天生双系??!

    他觉醒了火,更觉醒了雷!

    这名在自己天澜魔法高中诞生的学生他是这个世界上无比无比无比罕见的——天生双系!

    “天生双系,我的天,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天生双系的吗???”

    “我……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br />
    “薛……薛木生,莫凡……他不是你的学生吗,觉醒那天不也是你主持的吗??”教导处主任陈伟亮呆若木鸡的对旁边的薛木生说道。

    “是我,可……可我明明记得他只有火系?!毖δ旧芘芘Φ娜セ匾?,偏偏他真的回忆不起当时的情形了。

    这份震撼,令人忘记了这是一场年轻人的魔法决斗,这天生双系的轰动,让人忘记了今日的主角其实是成年礼的宇昂,今夜再没有人可以比天生双系惊现的莫凡更加耀眼夺目,更加一鸣惊人!

    “这小子……我们军部要定了,谁敢抢我今天就抄了他家?。?!”军部首领斩空早已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他大斩空在博城能怕谁,谁敢跳出来和自己抢这天生双系的莫凡小子,他斩空今天就灭了他。

    我了个去啊,被上头莫名其妙的调到这南方城市本以为就这样了,谁知道这小地方尼玛出了一个天生双系的超逆天魔法苗子,莫凡还只有单火系的时候斩空就相当看好莫凡,想拉他入自己的魔法军部,谁知道这小子还藏着如此惊天天赋,要定了,这小子他斩空倾家荡产也要承包了??!

    那位周姓的男子本来是想站起来说话的,结果斩空一句话让他整个人都傻掉。

    尼玛,不带这样的,我们周家也想要??!

    周姓男子现在就后悔自己刚才没跳出来强行把这小子给拉走,现在天生双系一出这整个博城的势力要因为这至今没有归宿的小子争得头破血流?。?!

    “斩空老大,这博城虽然很多事情是你说的算,可也不是说你想要什么就可以拿走的,我是要禀报上头,我们大魔法协会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绝世天才,更何况培养魔法师上还有什么组织比我们大魔法协会更擅长??”杨作河直接就跳了出来。

    小家族、小世家或许还要给军方面子,他们大魔法协会没那个必要。

    抄家??

    这个世界上就没听过哪个势力敢抄魔法师协会的??!

    “话说,这种学生我们校方其实很愿意花费重金供养的,就不饶几位操心了,恩,恩?!敝煨3ひ卜⒒傲?。

    他姥姥的,斩空和杨作河这两家伙,莫凡还没有毕业就当着自己的面抢,我老朱是人缘好,可不代表看到这样的学生会退让,有本事来抄我们魔法学?!鹜?,你们军部很多军法师都是出自我们魔法学校的,你斩空放马过来??!

    穆卓云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这所有为莫凡震撼的宾客,看着几个大势力这样当面为了这莫凡小子撕逼,再看看那个站立在决斗场上掌控着雷火双系的魔法师。

    他家的穆宁雪同样有着无比罕见的魔法天赋,可要论吸引力的话,恐怕还是天生双系要更叼几分啊,毕竟穆宁雪天生灵品冰种是绝对凌驾于同龄人,可灵品冰种那些富豪大世家依旧可以收集天材地宝而得到,而这天生双系的天赋是打着灯笼满世界找都绝对二例!

    他能说,他穆卓云他妈也想要这小子吗???

    “快起来,家兴老弟快起来,快起来,我无非是想给你儿子一点小教训,怎么可能真做这么绝?!蹦伦吭剖歉厦Π衙媲暗哪倚烁隽似鹄?。

    穆卓云那态度简直一百八十度转弯。

    莫家兴被扶了起来,他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的环顾四周。

    或许一个跑车的人可以不知道天生双系终究代表着什么,但只要看到在座名人们刚才脸上的表情和现在相互争抢的模样就可以知道自己儿子有多出类拔萃。

    不,出类拔萃还不能够形容了,自己儿子恐怕是足以轰动整个博城了??!

    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不枉自己卖掉了唯一的家产让他进入天澜魔法高中,当时自己要有那么一点点犹豫可就扼杀掉了一个多么了不起的魔法师啊,看看这些博城的大人物们,看看他们脸上的表情,看看他们争抢时的样子,我的天,我莫家兴何德何能生出了一个这么了不起的儿子?。?!

    莫家兴抹了抹喜极而泣的眼泪,他站了起来。

    忙碌的生活,卑微的收入,再加上窘迫的环境压得他腰板始终是弯曲着,平常为这些富人跑车对他们点头哈腰跟跪着没有一点的区别……他明白自己儿子为什么刚才叫自己站起来了,那是因为从这一刻起他们绝对不用再向任何人屈膝卑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