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蔓叶镇,莫凡径直的朝着陆家大宅的方向走去。

    陆家的人很显然已经得到了消息,他们有不少家臣都虎视眈眈的守在外面,好像莫凡一踏入就会让莫凡付出代价一般。

    但是,当他们看到莫凡的身后,吸血鬼博拉托着半死不活的陆斩天后,他们没有一个敢轻举妄动了。

    莫凡大摇大摆的步入到陆家,陆家的那些女眷们似乎都已经听到消息被遣散了,出来的都是男人们,为首的正是之前就在世界学府之争大赛上对莫凡带着极大成见的议员陆辛。

    陆辛神色威严,目光犀利,只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儿子陆斩天被打得不成人样,看到他那副半死的样子,直接怒发冲冠……

    “莫凡,你到底想干什么??!”陆辛暴怒的呵斥道。

    这一声呵斥,顿时整个大宅前的法师们都锁定了莫凡,空气都要凝结出冰寒了一般,莫凡能够感觉到这些人浓浓的杀意??!

    “要问这句话的该是我!你们陆家要对陆一林那狗东西的死有什么不满,直接冲我来就好了,给我玩这种阴谋手段,真以为我不敢跟你们撕破脸皮吗!我今天把陆斩天拖到这里,就想看看都是一群什么嘴脸老东西教出你们陆家这两个歹毒的狗来,陆一林,死有余辜,至于这个陆斩天,我怎么处置,就看你们态度了!”莫凡质问道。

    “你把这里当成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吗,你可知道议员的府邸,有人敢轻举妄动,根本不需要汇报就可以直接斩杀!”陆辛怒斥道。

    莫凡对陆辛的这番威胁根本不在意。

    北雨山审判会也是这么说的,到头来又是怎么样呢?

    “就你这态度,我看是没什么好谈的,收好这具尸吧?!蹦不赝房戳艘谎畚聿├?。

    博拉手爪伸出,慢慢的将指甲陷入到了半死不活的陆斩天的脖颈位置。

    陆斩天这会也就是一个瘫废,以他超阶法师的生命力,短时间还不至于死亡,可如果脖子被人割开,这种要害不需要半分钟就可以彻底夺取他的性命!

    “住手!住手?。?!”陆辛整个人都慌了,急忙大吼了一声。

    莫凡根本没有理会,这个陆辛竟然还有资格在自己面前大叫,也不看看他的狗儿子都做了些什么!

    陆辛整个眼睛都要爆出来,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莫凡可以胆大包天到这种程度,竟然是当着他们陆家所有人的面杀陆斩天,他不仅没把他这个议员放在眼里,更是没把他们整个氏族放在眼里?。?!

    “莫凡,快让你的朋友住手……”就在这时,一个雄浑的声音传了过来。

    莫凡往另一处看了一眼,发现是满脸胡须的老熟人祝蒙。

    “莫凡,看在我的薄面上,先留陆斩天一条命?!弊C陕涞侥才员?,认真的对莫凡说道。

    莫凡回头看了眼博拉,示意博拉先松开陆斩天,此时陆斩天的脖子位置已经有一个深深的血窟了,血液缓慢的从里面溢出,还好没有直接切割开血管,不然已经是一个死人。

    “你知道事情了吧?”莫凡开口说道。

    “恩,我已经清楚了,军方那边我已经派人把违规的那人揪出来了,稍后会对他进行处理?!弊C伤档?。

    莫凡也没再说什么,这件事闹得也不算小,祝蒙作为议员也一定程度上掌管不分审判会,他自然是会来解决的。

    “祝蒙,我儿子现在就在他的手上,他拿我儿子的性命做要挟,你难道还站在他那边吗??!”陆辛看到祝蒙,顿时怒气涌了过来。

    “陆辛,你自己也冷静点,整件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我不相信你会不知情,即便你没有参与,你也多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若是再这样暴躁,这样死咬住不放,那你儿子的性命就真没有了,你应该大致了解莫凡的性格?!弊C伤档?。

    陆辛还想说什么,可一看到自己儿子陆斩天的模样,生生的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陆一林了,不能再没有大儿子陆斩天。

    陆辛本来觉得陆斩天的计划有些不妥当,想要劝阻,但陆斩天一意孤行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何况是要为陆一林报仇,他也没有多做阻扰了,本以为陆斩天处理了莫凡之后,他自己也会惹来灾祸,哪知道他不仅没有解决莫凡,还被莫凡扼住了喉咙,这下麻烦就真的大了。

    莫凡在国内早已经如日中天,要惹他,那就得彻底拍死,然后不给消息传递出去的机会,但如果没有拍死,让其他组织和民众们知晓,那就大事不妙了,想当初那大议长秘书祖慧殷都因为民众的声势浩大而下台!

    这次他们陆家是要遭大灾了。

    “留他一条命,什么都好说!”陆辛真的万分无奈,最后妥协道。

    “有点难?!蹦怖涞幕赜ψ?。

    “莫凡,你不要欺人太甚??!”陆辛整个人都快爆炸了,自己一个堂堂议员都低声下气到这种程度了,他还想要怎么样,真要来个鱼死网破,他莫凡也没有好果子吃??!

    祝蒙真是对这两个暴脾气的人无语了,他将莫凡拉到一边,开口道:“军方的那个人多半会把陆斩天收买他的事情招供出来,北雨山审判会那边也会有人站出来指证陆斩天滥用职权和与黑教廷原成员恐吓他人,罪名落实下来的话,陆斩天接下去基本上也要在监牢里度过了。你杀了他,他一了百了,还不如让他坐牢。假如你像上次那样直接杀了陆一林那样杀了陆斩天,事情就更麻烦了,陆斩天怎么说都是审判长,议长才有资格处置,你要是将他宰了,陆辛拼劲一切把你状告到议长那边,议长都不好袒护你了?!?br />
    “难不成这件事还是我不对了?”莫凡反问道。

    “那倒不是,触犯底线的是陆斩天,你既然逮到陆斩天了,就把他交给我们议员组来处理,我可以向你保证,他肯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但如果你私自用刑,那你就给陆辛一个可以咬住你不放的把柄了?!弊C梢菜闶呛醚韵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