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别在这里动武,这只会让他们有一个正当的理由来对付你!”夜鹰感觉到莫凡身上腾起的杀意,急忙出声阻止道。

    “有些事情是非分明即可!”莫凡说完这句话,浑身已经爆发出了疯狂舞动的苍黑色闪电,这些闪电宛如一条条冗长的游龙在朝着四面八方飞舞??!

    雷电交织,也正如莫凡心中的雷霆之怒!

    忍?

    为什么要容忍?

    就因为这里是北雨山审判会,这里是一个代表着惩奸罚恶的地方?

    堂堂的帕特农神庙都存在着最丑陋不堪的地方,帕特农神庙的神山莫凡都敢践踏,这小小的审判会分山,莫凡有什么不敢动的??

    电光乱闪,不断的鞭策着北雨山的山坡,宇昂和陆斩天站在高处,他们脸上露出了几乎一样的笑容。

    莫凡果然中计了,这家伙就是一个脾气暴躁没有半点脑子的人。

    “你们都看到了,此人想要在北雨山作乱,给我拿下他,就地处决??!”陆斩天几乎带着兴奋的叫了起来,并对自己早已经布好的手下们命令道。

    福审判长冯景兰却是眉头紧锁,陆斩天滥用职权再明显不过了,他甚至知道莫凡会被彻底激怒,故意派遣了这么多审判会成员在这里守着,这些审判员都是他的心腹!

    “是??!”

    “是?。?!”

    众审判员得到了陆斩天的命令,立刻高呼了一声。

    一时间十几名审判员都开始构架星座,不同的魔法星座在附近交错着,浓浓的元素之息卷了起来,正朝着莫凡那里逼去!

    “苍雷爪??!”

    莫凡率先完成了莫凡,他的雷电朝着最近的那名审判员轰去,那名审判员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屑之色。

    这名审判员知道莫凡是世界学府之争第一人,但在他这样身经百战的战斗法师看来,那不过是一群小孩打闹,称不上真正的战斗。

    他唤出了一道水华天幕防御,那蓝色的水之结界笼罩在了自己的上方……

    “撕啦~~~~~~~~??!”

    苍雷爪打落了下来,那水华天幕顷刻间被轰得散开,变成了无数的水珠灌溉到了这名蔑视莫凡的审判员头顶。

    雷电依旧带着强劲的威力打了下来,他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劈落的雷电。

    这雷系魔法,为何威力可以强到这种地步???

    这名审判员很努力的唤出铠魔具了,但仍旧被苍雷爪电得浑身焦黑溃烂,直接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骄傲自大的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莫凡的雷获得了神印礼赞的强化之后,比普通的雷种高出了整整十二倍的威力!

    他是一个连魂种都没有的审判员,即便给他穿上了铠魔具,一样会被莫凡的苍雷爪给击垮?。?!

    “竟然公然袭击审判员,所有人听令,将这恶徒直接斩杀,绝不留情!”陆斩天看到莫凡对其中一名审判员率先动手了,顿时大喜的叫了起来。

    宇昂同样咧开了嘴狂笑,这里可是北雨山,这里有二十名审判员,加上陆斩天这个超阶法师,一旦下达了格杀令,莫凡必死无疑??!

    总算可以报仇雪恨了,宇昂感觉整个人快了得都要升天了!

    其他审判员早已经酝酿好了高阶的毁灭魔法,刚才还有所犹豫的他们终于发动了攻击,层层毁灭元素轰落,根本没有给莫凡任何闪躲和逃跑的余地??!

    “轰轰轰轰轰~~~~~~~~~~~?。?!”

    一番狂轰乱炸,整个山坡都要被这些审判员给夷平了,魔法硝烟弥漫。

    一旁的夜鹰几乎要发狂,他愤怒的冲向其中几名审判员,并朝着他们咆哮道:“你们难道看不出来这是一场陷害吗,如果你们还有点良知就给我住手,你们攻击的这人,他和他的同伴用生命与黑教廷对抗,不顾一切的拯救古都,更为我们中国学府争夺了荣耀,他值得我们所有人尊敬,不是像你们这样去对待他??!”

    其中几名审判员在夜鹰的这番嘶吼中,脸上也露出了几分不忍之色。

    他们自然认得莫凡,世界学府之争,那是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他们迟疑了,手中的莫凡没有出手。

    “可别忘了,你们是谁的部下!”陆斩天冷笑的盯着那几个没出手的审判员。

    一共有五名审判员没有出手,另外十五名审判员都似乎之前被授意,他们的魔法根本没有半点手下留情。

    ……

    一片硝烟中,一双黑色的翅膀豁然打开,它宛如两扇无法摧毁的黑色羽盾,完美的将莫凡给?;ぴ诹似渲?。

    这黑色的翅膀正是来自血族博拉,这些高阶毁灭之力根本无法在它的翅膀上留下半点的痕迹,他的脸缓缓的露出,笑出了两对尖牙!

    “你知道该怎么做?!蹦舱驹谀抢?,冷漠的说道。

    “我会给该活的人留一口气!”吸血鬼博拉笑了起来。

    身影诡异的一闪,吸血鬼博拉变成了一只紫色的蝙蝠,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其中一名审判员的背后。

    他抓起了这名审判员,猛的朝着地面上砸去,这名审判员一身的高阶魔法却在博拉面前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这一砸,将他浑身的骨头都给震断了,审判员当场昏死过去。

    “不堪一击??!”

    博拉再度一闪,这一次他的目标是两名站在一起的审判员,他们动用火系的魔法来攻击莫凡,从他们脸上的戾气就可以看出,他们是真心要莫凡的命的!

    这种人,博拉就更不客气了,他抓住了这两人的手臂,猛的往他自己这里一扯。

    两条手臂被博拉给活生生的扯了下来,然后像垃圾一样丢在地上。

    惨叫声传出,这两人倒在地上,鲜血狂流,博拉走到他们面前,又是分别朝他们的腿部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咯拉?。?!”

    腿骨直接被踩碎,两条腿变成了扁平的肉泥,一条胳膊被扯,一条腿被踩扁,这两人痛苦狂嚎,眼泪与鼻涕魂在了一起。

    “血鞭!”

    博拉出手速度极快,解决了这两人后,他的手上幻化出了由毒血组成的长鞭,这个鞭子被他猛力的挥动了起来,将一名正试图用心灵系魔法攻击莫凡的审判员给栓??!

    博拉猛的一扯,将这名心灵系审判员给拽到了自己的面前,不屑的朝着他吐了一口毒气。

    毒气在它的肌肤附近徘徊,宛如千万异虫在啃咬着他的身体,这名心灵系法师接下去的时间就只有尽可能的嘶吼惨叫??!

    “血族??!”陆斩天看着博拉的这番举动,整张脸怒得抽搐了起来。

    陆斩天没有想到莫凡是带着一个血族前来的,而自己的那些手下在他面前就跟一群孩童般,被轻易的蹂躏!

    陆斩天也坐不住了,亲自出手,他的目标倒不是吸血鬼博拉,而是朝着莫凡那里冲去,他是一个风系的法师,速度上快得惊人,显然是要让莫凡一击毙命!

    莫凡感知到了危险,他看到自己不远处有一个模糊的风影。

    反应极快的他立刻施展出了瞬息移动,银色的光芒一阵闪烁,空间轻微的一颤,莫凡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陆斩天扑了一个空,恼怒至极,继续追着莫凡而去。

    此时吸血鬼博拉已经跟了过来,他步伐诡异迅速,甚至比主修风系的超阶法师陆斩天还要快上几分,陆斩天移动到哪,吸血鬼博拉就跟到哪!

    “我的主人,我要对付这家伙得花上一点点时间,您应付得来那些小罗咯吗?”吸血鬼博拉开口说道。

    陆斩天的实力不俗,尤其是他风系能力,时而在地面上风影飞扬,时而在空中寻不到踪迹,吸血鬼博拉要想快点解决他的话,就得用点真本领。

    主要是太多年没有施展自己真正的实力了,吸血鬼博拉都有些忘记了该怎么战斗,换作以前的自己,对付陆斩天这种超阶法师绝对不用超过五分钟??!

    “给我把他的骨头全打碎,筋全挑出来,留一口气就行了!”莫凡对吸血鬼博拉说道。

    “如您所愿!”吸血鬼博拉回答道。

    陆斩天与吸血鬼博拉保持了一些距离,他利用风之翼半悬浮在空中,听到莫凡和博拉的谈话后,他整个人都要发狂了。

    为什么他设下的这样一个完美陷阱会忽然跑出一只实力这么可怕的血族来,没有这个血族,他一个超阶魔法就可以结果了莫凡的性命??!

    ……

    “宇昂,我们可以做一个了结了!”莫凡抬起头来,目光冰冷带着杀意的凝视着宇昂。

    不久前,宇昂还无比得意,但现在他的脸色却有了一些变化。

    不过,他也不至于慌得没有半点方寸,这个半坡上至少还有七八名审判员是绝对效忠陆斩天的!

    审判员都是高阶法师,以宇昂对莫凡的了解,莫凡怎么都不可能是这些审判员的对手??!

    这样冷静下来思考,宇昂便镇定了许多,他觉得自己应该用一些能够激怒莫凡的话,让他更加失去理智。

    然而,还在酝酿是提许昭霆,还是提他父亲时,宇昂却骇然的发现一名实力不俗的审判员被莫凡一拳给轰飞出去,是生是死无法断定!

    宇昂看得都呆住了。

    莫凡……莫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他当初不还只是一个中阶法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