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雨山,一名下巴修长的小高瘦男子坐在山头处,他的手上拿着一些小件的物品,目光出神的注视着火盆中的火焰,然后慢慢的将手中的东西放到里面,任由火焰慢慢的将这些东西给吞噬。

    “是议员的电话?!币慌缘呐迪吧笈性弊吡斯?,将手机递到了陆斩天的面前。

    “放到我耳边?!甭秸短斓乃档?,他依旧在慢慢的将东西放到火盆里。

    女见习审判员慢慢的蹲下,身子微微低垂,可惜即便她故意做出这样的魅惑动作,陆斩天却没有兴趣看她一眼。

    “父亲,您对我的安排有什么不满吗?”陆斩天开口问道。

    “你这样只会让我们陷入更大的麻烦,现在的莫凡已经非同一般,虽然他没有投靠过任何一个势力,但你可知道有多少大人物在暗中关注他吗,你这样太心急了??!”议员陆辛带着几分喝斥的说道。

    “我可没有做任何会被别人抓住把柄的事情,一切也是按照正规的章程去做,难不成我们陆家已经软弱到连常规审判嫌疑人都要顾及是否会得罪人的地步了吗?”陆斩天将手中最后一件遗物捏在手中,几乎要将其捏成粉碎了,“之前听到消息的时候,我就说要宰了那小子,但你们觉得不妥,我听你们的,等到世界学府之争结束再做了断。那么现在世界学府之争已经结束这么久了,为什么那个杀死我亲弟弟,杀死你儿子的混蛋还活得那么自在??!父亲,你可知道我前往那个峡谷的时候,多少只秃鹰在分食他!”

    陆斩天越说越愤怒,他的双瞳凝视着那火盆,火盆中的火焰猛然间扩大,烧到了外面。

    “我和你一样愤怒,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绕过他,可是你这终究不是万全之策啊,据我所知,那家伙是一个疯子……”陆辛说道。

    “我们谈话到此结束,您身居高位之后就越来越顾虑了?!甭秸短焖档?。

    火焰乱窜,已经将周围的遗物烧得一干二净,陆斩天看了一眼时间,缓缓的站了起来对那名见习审判员道:“时间差不多了,你把我的人叫到山下,我倒要看看着小子有什么三头六臂!”

    ……

    陆斩天到了山脚下,他的身旁至少有二十名审判员,其中还包括了一名戴着一半面具的阴冷男子,此人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怪物一样的气息。

    副审判长冯景兰皱起了眉头,一脸不解的看着陆斩天道:“审判长,您让我们集合于此是有什么事吗?”

    “没别的什么事,就是以防万一,以防有人藐视我们北雨审判会,藐视我们正常执法……”陆斩天说道。

    冯景兰带着满心的疑惑,正要继续询问下去,正好发现一名审判使脸色阴沉的走了过来,此人明显是怒气冲冲。

    “夜鹰?”冯景兰看着夜鹰,不解的问道。

    “陆斩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夜鹰冷冷的质问道。

    “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我才是北雨山的审判长,现在给我滚一边去?!甭秸短旌敛豢推乃档?。

    “你这是在玩火,这是在公报私仇??!”

    “我没有?!甭秸短烨崦锏囊恍?,回答得却是轻描淡写。

    “乘着一切还没有闹大之前,赶紧放了莫凡的父亲?!币褂シ吲牡?。

    “他是嫌疑人,我带过来盘问几句话,让他在北雨山住上几日,又有什么问题,等我询问完,洗清了他和某个人的嫌疑,自然会将他安然无恙的送回去。莫凡先是如日中天,但总不至于我一个审判长要做常规的调查、询问都还需要低声下气的询问他吧?”陆斩天笑着回答道。

    “你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带走他的父亲!”夜鹰道。

    “我当然有?!甭秸短炜戳艘谎叟员叩拇髯乓话朊婢叩娜?,事实上此人双手还有一个银色的镣铐,上面充斥着黑暗禁锢之力,是审判会用来压制犯罪法师精神力的手段。

    “他曾经是黑教廷的黑衣教士,现在归顺于我的北雨山,愿意痛改前非,协助我们清剿黑教廷,盘查与黑教廷成员有关的人,这件事我已经向最高审判会申请过了,也通过了议员的同意。他告诉我,某位比虎津大执事穆贺更高职位的黑教廷重要成员与莫凡的父亲莫家兴有过很早的解除……我当然不至于去怀疑对付黑教廷首功的莫凡的父亲是黑教廷成员,但我相信从他这里可以找到极有价值的线索,毕竟莫家兴所接触到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红衣主教撒朗!夜鹰,请问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呢??”陆斩天注视着夜鹰,笑容带着几分趾高气扬的意味。

    整个审判会对撒朗都没有实质性的侦破,但是他陆斩天却发现了撒朗的过去,还是与莫凡的父亲有关,这对陆斩天而言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不仅可以在审判会中立下头等功劳,更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惩治莫凡。

    “那为什么我接到消息,有人利用他父亲威胁莫凡!”夜鹰说道。

    “威胁?我只是让他去告知莫凡一声,他父亲在我们这里,何来的威胁说法?”陆斩天指了指旁边的宇昂。

    夜鹰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作为那次魔都黑教廷清剿的带领人,夜鹰怎么会不认得当初逃走的重要黑衣教士宇昂!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宇昂和莫凡之间的过节,你这是故意激怒他!”夜鹰说道。

    “夜鹰,你这就有些多想了,我考虑宇昂和莫凡是老相识,现在宇昂改过自新,没有理由不和莫凡打个招呼,我也做一个和事老,化解一下他们之间的恩怨,毕竟宇昂可以为我们挖出更多的黑教廷人员?!甭秸短焖档?。

    夜鹰听完陆斩天的这些话,心中不由怒火燃烧了起来,这个陆斩天就是在给莫凡设下圈套。

    宇昂被捕,并协助北雨山审判会搜剿黑教廷人员的事情夜鹰倒是知道一些,夜鹰本以为陆斩天会全身心投入在黑教廷的扫除中,却没有想到他利用宇昂和宇昂的仇恨来对付莫凡,为他弟弟陆一林报仇??!

    陆一林在秘鲁因残害队友被莫凡愤怒杀死,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了,陆家也不会放过莫凡,可随着莫凡获得了世界学府之争的名头,陆家权衡一番之后,并没有对莫凡采取什么直接报复,谁知道陆斩天这样一意孤行,非要莫凡为杀他弟弟而付出代价??!

    “我要见一眼莫家兴,我得知道他没有被你们用刑!”夜鹰说道。

    “他好得很,这件事由我全全负责,就不饶你费心了。夜鹰,我是审判长,别总对我指手画脚,明白吗!”陆斩天语气加重道。

    “你……你……”夜鹰气得说不出话来。

    看了一眼周围布置下的审判员,夜鹰大概猜到陆斩天想做什么了,他现在只能够期望莫凡能够冷静下来,因为莫家兴多半不会有什么事情,陆斩天还没有胆大包天以审判会名义杀害莫凡的父亲。

    “他来了!”宇昂看着坡道,脸上露出了几分兴奋的笑容。

    他总算可以看到莫凡那副抓狂的样子了,这么久了,宇昂一直在等这一天?。?!

    夜鹰也往坡道处望去,正看见莫凡带着一名着装怪异的西方男子往这里走来,从莫凡那眼神中夜鹰就能够感觉到杀意凛然?。?!

    “莫凡,你冷静点,给我一天的时间,我绝对可以让陆斩天安然无恙的放了你父亲?!币褂タ觳阶叩侥驳拿媲?,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劝阻莫凡。

    北雨山是审判会的一个重要基地,在这里若有人动用武力的话,北雨山是有权力将此人先行处置的,陆斩天利用宇昂和莫凡以前的仇怨,故意以莫家兴激怒莫凡,让莫凡在北雨山动手,那样的话,陆斩天就有一个非常正当的理由将莫凡给处置了??!

    有那么多审判会人员作证,是莫凡先对北雨山构成威胁,从法理上来讲,都是莫凡过于冒失啊。

    “夜鹰,我知道?!蹦部醋乓褂?,语气冰冷的道。

    “你知道就好,我真的害怕你会做冲动的事情,别让这些阴险小人左右了你的情绪,忍一忍,我可以保证你父亲不会有事?!币褂ト险娴乃档?。

    “人是没有死,但你知道的,宇昂以前是黑教廷的人,拷问一些有关黑教廷的事情,我有的时候会让他来……正好宇昂认识你父亲?!甭秸短煺驹谀抢?,一脸漫不经心的对莫凡说道。

    宇昂此时也笑了起来,眼睛勾成了一个怨毒的弧线,他要凝视着莫凡的表情,凝视莫凡崩溃和发狂,然后跟一头疯狗一样扑上来,那样一切就如愿以偿了?。?!

    “宇昂仍旧是囚犯,他现在只是审判会用来挖出黑教廷的一张死囚牌……”夜鹰再一次说道,夜鹰不希望莫凡误以为审判会与宇昂有什么勾结。

    “我也知道?!蹦不卮鸬?。

    这整件事的原委灵灵已经查得清清楚楚了,他甚至知道这就是一个圈套。

    可是,莫凡不会忍!

    有些事情,触犯到了自己的底线,便绝无容忍的可能!何况是触犯到了莫凡两个底线!

    第一,以自己父亲做威胁!

    第二,许昭霆的事在莫凡心中就是一个心结,不管宇昂多么痛改前非,多么想要帮助审判会,只要知道了宇昂的消息,莫凡都会亲自将他的脑袋给拧下来??!

    有些恶贯满盈之人,是没有宽恕的余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