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看着她,以往心夏在自己面前总是那么的温婉柔和,无论自己为她做什么决定,即便她有自己的想法也会顺从。

    不过,从心夏此刻认真的模样,莫凡感觉到她似乎要跟自己说一件非常严肃庄重的事情。

    “这些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蹦泊蚨系?。

    他知道心夏要说的是什么,有些事情并不难推断,即便阿莎蕊雅一直都没有将后半句说出口,莫凡也知道这个真相是什么。

    但是,心夏是心夏,撒朗是撒朗,没有人比莫凡更清楚她们之间即便有着血缘瓜葛,也绝对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心夏,我明白你心里的意思,但这并不是你的错,没有一个人可以选择自己是谁的孩子,即使身体里留着黑教廷主教的血只要所做的事情问心无愧就足够了。更何况真要算的话,你是文泰的女儿,他的光辉足以掩埋掉撒朗犯下的所有的罪孽。再再退一步说,你从没有获得过像阿莎蕊雅那样与生俱来的万受瞩目、众星所捧,自然更没有理由背负撒朗之女的恶名,他们是他们,你是你!”莫凡回答道。

    莫凡知道这件事终究是要面对的,自己要面对,心夏更要面对。

    心夏可以激活撒朗血石,那是因为她是撒朗的女儿,莫凡也从没有想到撒朗其实一直都离自己那么得近,甚至自己在童年时期是见过她的,她将心夏抛弃在自己那个憨厚善良的父亲手上,从此之后再没过问过她的死活……

    唐月也告诉过自己,撒朗会出现在博城,那是撒朗有可能早年逃难到了虎津大执事穆贺那里。

    兴许连虎津大执事穆贺都不知道撒朗还有一个女儿,就安置在了穆氏山庄下的一个普通人家中。

    没有这场斗争,这些事就永远不会揭开,莫凡自己在推测出这个结果的时候,同样是无比震惊,却是没有跟心夏提起过,莫凡希望心夏最好不知道这件事,她只要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个不堪重负的落魄女人,为了自己的生活扔下了无法走路的女儿的残忍母亲,不需要知道这个残忍母亲还是一个嗜杀成性,罪恶滔滔的黑教廷红衣主教……

    心夏显然比莫凡想象中的要聪明,或许在她那恬静与世无争的外表下本就藏着属于她自己的智慧。

    “莫凡哥哥,我也明白这些,但这是我这么多天来思考之后的一个决定。我想继续留在这里,从伊之纱手里夺下神女之位?!毙南哪撬劬α髀冻龅墓饷⒚挥幸酝娜崛?。

    她得这份坚定莫凡很少会看到,莫凡更相信这必定是她发自内心的决定。

    可是,这里的斗争如此鲜血淋漓,莫凡怎么放心让她留在这里??

    一旁的海隆听到这句话也不由的愣住了,诧异的道:“你想和伊之纱竞争??”

    心夏看上去太年轻,也太柔弱了,若不是殿母的极力扶持,心夏是根本不可能触碰到圣女的这个位置,她没有多少支持者,更没有足够强大的权腕,光靠一颗纯净善良的心是远不能够成为帕特农神女的!

    或许帕特农神魂是已经选择了她,可这仍旧不代表她就是神女,神女是需要一种他人不曾有的领袖之能和面对一切巨变都能够应对的才能。

    在海隆看来,叶心夏离神女太过遥远了。

    “海隆阁下,你真的相信这一切不是伊之纱所为吗?”心夏凝视着殿主海隆,认真的质问道。

    “我相信这是她的手笔,至今我都不愿意去相信她那么轻易病逝?!焙B∶挥幸鞯幕卮鸬?。

    “莫凡哥哥,他们都是与我有关的人,我确实可以置身事外,以一句“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来应对将来所发生的一切,可与其将来眼睁睁的看着更悲剧的事情发生,我想我更希望自己现在学会坚强,学会独立,学会面对这些不可避免的斗争……我无法纵容伊之纱拿到神女之位,更没法不带一丝罪恶感的看着我的母亲继续残害他人?!?br />
    说着这番话,心夏慢慢的低下头,道,“我知道莫凡哥哥你不会同意的,但对不起,莫凡哥哥,这次即便你不同意我也会留在这里,这是唯一能够让我安心的选择,也是我发自内心想要做的事情?!?br />
    “对不起,对不起,莫凡哥哥你那么努力的救我,我却没有听从你给我的安排……真的对不起……”

    心夏说着说着,眸子里已经充满了泪水,她是做了这个决定,这样她可以直视自己复杂的身世,直视自己,但唯独无法面对莫凡,他不惜自己坠入到黑暗地狱里要将自己从这黑暗苦海中救出来……几天时间,自己却又跳了进来,这一定会伤透了莫凡的心。

    莫凡捧起她的脸颊,用拇指刮了去了她脸上的眼泪,不由的笑道:“动不动就哭鼻子,还说要变得坚强……”

    “莫凡哥哥,我怕你生气?!毙南挠行┻煅实乃档?。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蹦菜档?。

    莫凡看了一眼旁边的海隆,开口问道:“胖子,你们帕特农神庙神女有那种不能结婚的瞎**规定吗?”

    “你叫谁胖子??!我们帕特农神庙是自由神圣的,神女殿每一个成员,从实习女侍到神女都是自由婚恋,只是大部分神女全身心在大事上,儿女私情往往不会顾忌,多数神女都是冰清玉洁?!焙B∧张慕械?。

    “哦,那就好?!蹦驳懔说阃?,对心夏说道,“帕特农确实不能没有一位没有神魂的神女?!?br />
    复活神术,对这个谁都岌岌可危的世界而言确实太重要了。

    经历了这样一场血与泪的斗争,心夏仍旧愿意留在帕特农,这足以表明她的决心。

    伊之纱已经发誓绝不会对心夏动任何的迫害念头,她的黑暗契约就在包老头的手上,所以莫凡也不用担心伊之纱使用什么阴谋诡计,至于心夏在任圣女期间,她的守护骑士已经变成了守护殿殿主海隆。

    海隆的实力是毋庸置疑了,有这胖子来?;ば南?,莫凡其实也比较放心,毕竟在知道撒朗真实身份的时候,莫凡还是不免担忧撒朗会偷偷的对心夏做一些对她不利的事情,以前心夏无足轻重,撒朗或许不会对她有任何的兴趣,但现在心夏拥有了帕特农神魂,只要继续在帕特农神庙中修行,便有希望掌握真正的复活神术,莫凡不相信撒朗会放过利用心夏这个能力的机会!

    “海隆,你可给我好好照看她,少了一根头发,我就把你们帕特农神庙给拆了??!”莫凡特意交代海隆道。

    “哼??!”海隆冷哼一声,却没有真正作答。

    海隆自然知道莫凡的本事了,要莫凡一个人来闹事,他们帕特农神庙倒还应对得了,可这家伙是可以驱使图腾玄蛇的人,一个恶魔加一个图腾玄蛇,还真可以把他们帕特农神庙搅得鸡犬不宁!

    “那……我走了,我想你了就来神山看你,你要呆得不舒服了,我随时来接你走?!蹦舱镜搅舜竽Хㄕ笊?,对心夏说道。

    其实莫凡自己也明白,心夏终究是属于这里的,帕特农神庙……无论是心夏的心性还是气质,都似乎与帕特农神庙融在一起,兴许她真的能够继承文泰的意志,成为一位真正受世人敬仰爱戴的神女。

    ……

    “海隆阁下,您愿意支持我吗?”心夏目送莫凡离开之后,犹豫许久,一脸庄重的对海隆说道。

    海隆愣了愣,这位圣女未免也太直接了一点吧?

    “我……我愿意,您虽然不具备帕特农神女该有的任何资本,但您有一颗真正为世人着想的神女之心,您愿意留下来与伊之纱做斗争,便是我们帕特农神庙的万幸。相信终有一天,您会打败伊之纱!阴谋权术、斗争诡计终究只是一时的胜利,永恒不变善心与仁慈,才是帕特农神庙真正的灵魂,我相信这就是古老神魂都放弃伊之纱的真正原因!”海隆认认真真的说道。

    海隆很庆幸,莫凡没有带走心夏。

    心夏是一个最差劲的候选人,这毋庸置疑的,但她却是帕特农神庙的希望,伊之纱的冷血统治下,只会让帕特农神庙瞬间昌盛然后瞬间灭亡,作为骑士殿的殿主,海隆是真的愿意扶持心夏成为神女!

    ……

    ……

    观星台处,伊之纱很快就听到了叶心夏没有离开的消息。

    服侍在伊之纱身旁的那位大贤者清楚的看到伊之纱脸上淡淡的笑容变得没有一点温度,渐渐变得可怕??!

    “她想与我争夺神女之位……”伊之纱声音同样冰冷。

    “她想与我争夺神女之位!”伊之纱声音变得尖锐了一些。

    慢慢的,伊之纱仰起脸颤动着身子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重复着刚才那句话:

    “她想与我争夺神女之位?哼哼哼,哈哈哈哈?。?!”

    (今天总算到家了,坐了六个多小时动车,人都傻了,感谢到现场的小伙伴们,我在活动前半夜才告诉大家活动地址,其实没怎么期望大家过来,没有想到还来了不少,虽然全是汉子,但我很感动~~~嘿嘿嘿,记得查收乱叔送你们的谁与争锋T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