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母从没有想过伊之纱会从那个冰冷的叶棺中苏醒过来,看着这个容颜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的女人,殿母反而觉得格外的不安。

    伊之纱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殿母看着她慢慢的成长,从一个看上去非常柔和的少女渐渐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种改变连殿母都无法适应,很多她所做的决定,让殿母都细思极恐,如今她再度醒来,并且一醒来便让整个帕特农神庙陷入到了一场可怕的斗争之中。

    “我只是拿回早就应该属于我的东西,你看看那个女孩,没有远见,没有智慧,没有胆魄,将帕特农神庙神魂交到这样的人受伤,用不了多久帕特农便会被人嗤之以鼻,这是你们想要看到的吗?”伊之纱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她从骨子里对任何人都带着一种蔑视,包括殿母的那种优柔寡断。

    帕特农不能没有神女,更不能没有复活神术,殿母妄想让拥有帕特农神魂的叶心夏坐上神女的位置,可那个女孩坐得了这个至尊之座吗,光凭那份楚楚可怜的模样和那份对什么人都仁慈的心?

    可笑,帕特农若是靠仁慈,早已经被泰坦一族以及众多虎视眈眈的势力给掩灭了。

    “我取走帕特农神魂,这一场风雨便会结束,你应该劝说得不是我,而是那个自大狂妄的认为可以和圣裁院、帕特农抗衡的家伙,他使用得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邪恶之力,叶心夏的确是无辜的,可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至于那个邪魔之人,也迟早将遭到异裁法师的灭杀!”伊之纱缓缓的说道。

    “也许你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黑教廷的身上,他们已经……”殿母说道。

    “撒朗,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你掌管的帕特农竟然会让黑教廷的人渗透进来,想来你也应该安养天年了!”伊之纱说道。

    安养天年,这无疑是让位高权重的殿母离任了,殿母脸色微微一变,却对伊之纱的这个决定无可奈何,从这场巨大的颠倒是非的阴谋便可以?道,整个帕特农有多少人是支持着她的,就连圣裁院都掌控在她的手上……

    手握圣裁院,便等于是要谁死,谁都活不成,圣裁院针对的更是高层和至尊法师,倘若帕特农神魂真的归于伊之纱,那意味着伊之纱一手可以铲除任何敌人,另一只手更可以复活她想要复活的人,这个世界还有谁可以违背她??

    这就是涅槃重生后的伊之纱吗!

    她的手段残忍得令人不寒而栗??!

    “我……我只是希望你顾及一下你的子民,骸旯的力量已经冲破了黑色之幕开始侵蚀这座城市,人们会恐惧,会质疑,这样反而对你将来的掌控更加不利?!钡钅杆档?。

    伊之纱没有回答,只是用那灰色的眸子俯瞰着雅典卫城,凝视着拥有恶魔之力的莫凡!

    她对一切过于强大的力量都会带着一种警备情绪,恶魔莫凡无疑是已经达到了她的警戒线,能够与骸旯抗衡的家伙,不能够纳为己用就必须铲除??!

    她不会停止这场斗争的,无论是莫凡的存在,还是心夏的存在,骸旯将来也是她铲除异己的最佳武器,至于城市的恐慌,再恐慌的民众,只要安抚得当便可以了,大部分人都是麻木的,健忘的,好掌控的……

    ……

    “砰~~~~~~~~~~??!”

    莫凡全身激发出闪电,由无数闪电拧在一起的长枪再一次击穿了骸旯的胸膛,闪耀的雷电之枪更唤起了一场遍布雨幕的雷暴。

    然而,没过多久那些黑暗不死虫又发出了难听刺耳的声音,它们再一次扫荡过一大片城市废墟,吃进一切的物体来填补它们身躯……

    似乎这黑暗刑场的东西已经不够它们吃的了,这些黑暗不死虫竟然直接飞出了黑色的光幕,化作了移动速度极快的云团,开始疯狂的啃噬着目所能及的物体。

    公园的植物消失,街道的房屋被抹去,道路上的汽车一样被扫荡,就没有它们不能吃的,转瞬间黑暗刑场周围方圆一公里的地带直接变成了一片光秃秃的土地……

    安全结界里,那些躲在安全堡垒中的军人和民众们看到这一幕后,吓得魂飞魄散。

    不是说那个怪物绝不会离开黑暗刑场的吗,为什么那些黑暗不死虫却可以祸害到刑场之外,好好的一座城区出现了一大片光秃,实在看得心惊肉跳??!

    黑暗不死虫不仅侵蚀城市,神山也一样没有能够幸免,那些虫子对植物、建筑物的渴望远没有活物来得那么兴奋,当它们飞向了神山的时候,黑暗不死虫首选的目标就是神山上的人??!

    信仰殿和万人梯都没有结界?;さ?,神山之中除了神殿的武装力量之外,可还有一些并没有及时驱散的信徒,黑色的不死虫如烟尘一样掠过,那些没来及躲到信仰大殿中的信徒顷刻间化为了一具白色的骷髅。

    骨头架子散落在万人梯上,悚然的画面一下子震撼了整座神山。

    “快跑,快跑??!”

    “圣裁院怎么会呼唤出这样一个怪物来??!”

    整个神山乱成了一片,一些信仰法师们原本还想以自己的力量来击退那些不死虫,可连他们也很快被侵吞,和那些普通人一样变成了一堆骨头??!

    ……

    “伊之纱!”殿母语气猛然加重了一些。

    伊之纱面无表情,骸旯开始以侵蚀城市与活人来强化它自身的力量,这的确不在她的预料当中,但并不代表她会将骸旯给送走。

    那个恶魔没有死,叶心夏也没有死,帕特农神魂没有到手之前,这场斗争是绝不可能停止的??!

    殿母知道伊之纱的冷血,她没有再在这里做无意义的劝说,她立刻组织骑士殿和裁决殿的成员,在山下组成一个抵抗骸旯不死虫的队伍,否则这座神山将会不久后变成一座骸骨尸山,更是寸草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