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

    一声惨叫,站在杜兰克右边的那边圣裁法师刚刚有了念动魔法的心思,却被恶魔莫凡引燃了他的身体。

    恶魔之火无法扑灭,即便此人是一名水系的超阶法师,他发狂的施展出浩劫海啸来,卷起的滔滔水浪淹没了这几个街区,灌溉到了纵横交错的大道上,但是他偏偏无法浇灭那一直在他身上,燃烧得越来越强烈的火焰!

    火焰先是焚烧掉了他的防御魔法,紧接着烧毁了他的魔具,随后烧融了他的皮肤,最后将这名圣裁法师给烧成了一具炭尸……

    “你……你这种邪魔,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五大洲魔法协会与圣裁院一定会将你给打到地狱底层去??!”杜兰克看到自己的一个手下再一次惨死,顿时大叫了起来。

    圣裁院除了圣裁一些位高权重者和魔法巅峰者之外,还有一个重要职责,便是圣裁异术、邪术、禁术!

    莫凡这股力量很显然是可以列为异端中了,杜兰克相信异裁法师若是在这里的话,一定可以将这恶魔人给铲除??!

    “我一直以为我只会对黑教廷的人使用这种力量,但相比起黑教廷来,你这种人反倒更该死??!”莫凡的声音传出。

    圣裁院,这是一个本应该最公正,最惩奸罚恶的组织,但看看这个大判官杜兰克都做了些什么??

    假如这种圣裁院都有资格掌控着这个人类的命运的话,那将圣裁院彻底摧毁了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

    “囖~~~~~~~~~~~?。?!”

    “囖~~~~~~~~~~?。。。?!”

    忽然,宏大的黑暗刑场之中,一声震动了整个雅典卫城的吼声传了出来。

    刑场之内,一大片街道房屋莫名的化为了一个硕大的黑色池子,在那完全一滩黑色污水的池子之中,一个狰狞黑色角盔头颅慢慢的升了起来,黑色的飞虫呈现浓浓的黑楸,一团团如蟒蛇之形,朝着整个黑暗刑场中飞散出去。

    池子里,角盔中是一张遍布着半触须的脸,整个颚骨和下巴好像挂着密密麻麻的黑色长甲虫!

    它有着倒弯下去的黑金属犄角,那犄角完全到了它后脑勺处。额头被角盔?;ぷ?,可那双空洞中透出了腥红之光的眼睛,可怕到了极致,正死死的盯着被有罪石给束缚在黑暗刑场中央的心夏。

    和这怪物比起来,刑场柔弱的一个吐息就会香消韵损,无数的黑色虫在心夏的周围飞舞,迫不及待的要将心夏给分食了??!

    它们这些黑暗死虫可很少有机会品尝如此细嫩的贡品??!=

    “是……是骸旯??!”

    “一切都完了……”

    远处,庞莱和宋启明都看到了黑暗刑场中这被有罪石唤醒的死神之物。

    希腊死神,这是世间最强大的生物之一啊,曾经更杀死过修为接近了禁咒法师的文泰,再强的人面对它都没有半点的生机!

    骸旯体型并不逊色于图腾玄蛇,那魆影近乎笼罩在了雅典卫城之上,整个城区在它的铁蹄之下就像小人国那般不堪一踏。

    无论从神山哪个方向,都可以看到黑暗行刑者骸旯,若不是整个刑场与真实的世界近乎位面相隔,天知道那蜂拥的黑暗飞虫与黑暗死气会给这个繁华的雅典城市造成多么可怕的灾难……

    无数雅典民众躲在了城市结界里,可他们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安全感,与这种旷世魔物相比,人类太过渺小了??!

    ……

    “哈哈哈哈,骸旯降临了,你还是救不了她!”大判官杜兰克看到骸旯出现,顿时狂笑了起来。

    莫凡目光冰冷至极,他能够感觉到那骸旯的强大,气息竟比图腾玄蛇还要强上几分!

    山峰之尸、图腾玄蛇已经是莫凡所见过最强的生物了,未想到骸旯还在这两种至尊君主之上。

    一想楸心夏与这样一头黑暗怪物锁在同一个地方,莫凡心中的怒火更是焚烧了起来。

    恶魔之火蓬然席卷,顷刻间燃烧了这大半个城区,熊熊的火海将整个黑暗刑场给包裹了起来。

    杜兰克和另一个圣裁法师一样被火焰给吞没,莫凡现在无暇理会这两个家伙的死活,他将烈焰激发到了一个极致,要用这炙热之火在黑暗刑场的光壁上打开一个缺口!

    黑暗刑场类似于黑暗决斗场,是隔绝与黑暗无关的生物的,也就是说整个黑暗刑场只可能有被黑暗圣裁的心夏和那个行刑怪物——骸旯!

    这骸旯,若是对雅典卫城有敌意,以它的力量摧毁雅典之城都是有可能的,更别说是杀死根本没有什么抵抗之力的心夏。

    看到恐怖骸旯正在一步一步朝着心夏走去,莫凡更是要爆炸了一般,身上的恶魔之火已经焚烧到了其他城区,更燃烧到了帕特农神山??!

    一时间,神山之下,人们可以看见的唯有遍布城区的恶魔火焰和那个隔绝一切的黑暗刑场……

    黑暗之力与恶魔之火在碰撞,就连那些超阶法师都不敢轻易靠近了。

    如此震撼的画面,无论是普通城市居民,还是神山上的法师,内心都无法平静。

    “莫凡??!这里终究是雅典卫城,控制住你的火焰,否则你会将那些无辜的人烧成灰烬的,安全结界那里可有数十万的神山城区居民?。?!”庞莱飞在半空中,顶着那强势无比的恶魔火焰对莫凡大声道。

    莫凡往城市中心瞥了一眼,发现自己的火焰确实要烧到城市结界了,帕特农神庙提前将这个城区所有人驱散到了安全结界,可只要再不加控制,蔓开的恶魔之火可以轻易吞没几万普通人的生命??!

    “我们帮你撕开黑暗刑场的光壁,但是骸旯非常强,千万不要勉强!”宋启明对莫凡说道。

    宋启明、庞莱现在害怕的是,若是心夏死在了这里,灵魂被拽入-暗地狱,莫凡那本就难以控制的恶魔之力很可能就将这雅典卫城付之一炬了!

    两人都是中国最顶尖的法师,莫凡的恶魔之火难以破开黑暗刑场的隔绝之力,但身为神官的宋启明却多少对黑暗刑场有一定的了解。

    他让庞莱协助自己,生生的以混沌之力在黑暗刑场的光壁上打开了一个缺口!

    莫凡看到了这个缺口,更没有半点犹豫,整个人化作了一团天外飞陨,划出了炙热的火焰之尾,朝着恐怖骸旯那里撞去??!

    “别给我碰她?。。?!”

    莫凡嘶吼,那烈焰更宛如一轮当空坠下的浩大曜日,轰在了骸旯的面前。

    黑暗骸旯刚刚要伸出爪子,将羸弱无比的心夏拖拽到它的领地里,谁知道外面的那个狂躁之人冲了进来,曜日轰得骸旯身躯往另外一边挪出了几步,空气中的飞冲更尽数被莫凡的烈焰给焚成灰烬??!

    “囖~~~~~~~~~~!”

    黑暗骸旯可是真正的至尊之物,宛若黑暗神明,至今没有受到这样的挑衅。

    它用爪子拍去了身上残留的恶魔火焰,迈开沉重的铁蹄,伸出爪子狠狠的朝莫凡那里抓去??!

    黑暗骸旯的爪子本就庞大,而随着它的抓握的动作,一个有形的黑暗魔爪更是笼罩在了莫凡四方,足以将一座山都给爪进去。

    恶魔莫凡身上银色光辉在闪,他身躯一颤,凭空消失在了原地,那巨型黑暗之握落了一个空,可骸旯是可以判断出空间波动的,它的另一只手忽然间多出了一柄黑暗之叉,猛的朝着莫凡瞬息移动的方位抛去!

    莫凡已经是连续瞬息移动了,至少挪出了有近一公里,偏偏那黑暗之叉像是拥有印记追击一般,仍旧是飞到了莫凡的面前。

    “砰~~~~~??!”

    黑暗之叉击中了莫凡,一连撞倒了四五栋大楼,生生的将莫凡插在了一个喷泉广场中。

    黑暗之叉一样巨大,莫凡身型却小,沉重无比的黑暗之力让莫凡有些难以挣脱。

    “囖?。。?!”

    骸旯凶残至极,它从一公里外直接跳到了这里。

    它落在了这个喷泉广场旁,用手抓起了那个压制住莫凡的黑暗之叉,然后疯狂的往莫凡所在的地方一阵狂刺乱拍??!

    每一次落下,黑暗之力就形成一个冲击波,将周围夷为平地,受到连续攻击的莫凡以恶魔之火凝聚在自己面前,减少一些伤害。

    这骸旯的力量当真可怕,那些普通的超阶魔法打在恶魔莫凡的身上,顶多留下一些皮外伤,可骸旯这举叉狂击,立刻就在恶魔莫凡身上留下了创伤!

    “撕拉~~~~~~~~!”

    骸旯正享受这种暴虐时,它的头顶之上一道晴空之雷毫无征兆的劈落下来,正常的雷电在骸旯这体型面前就跟小小的火花般,不需要在意,可这一道雷却是由数百道黑色的霹雳拧在一起的,轰在骸旯的头顶之后,骸旯更是发出了一声惨叫!

    雷电不断,狂击着骸旯,骸旯显得很惧怕雷电带来的痛楚,连连向后退去,闪电的锁链遍布在这废墟地带,持续了很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