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山越到山脚越是平缓,以往飞花之絮会在这片神山城区四处飞舞,今日除了那些被庞大力量给粉碎的花渣之外,剩下的就是一些魔法能量的灰烬覆盖在了街道与房屋顶上。

    巨大的黑暗刑场让雅典卫城的人们心生恐惧,更让他们恐惧的是神山上不断的有人死去,一场发生在神山上的斗争他们或许不能够理解其中那错做复杂的缘由,却知道很多年来帕特农神庙都没有经历这样的劫难了。

    乌黑的云层还在朝着雅典卫城灌溉着冰冷的大雨,雨幕连天,灰灰蒙蒙,几栋高耸的复古塔楼之间,一个浑身散发着邪气的孤影落在了其中,一双轮转着异样光芒的眼睛凝视着整个偌大的黑暗刑场。

    “轰~~~~~~~~~~?。?!”

    毫无征兆,乌云之中出现了一个震撼无比的雷电之戟,它笔直的插向地面,落在了塔楼之间,高度却与塔楼相当??!

    电力四射,它们飞窜向恶魔莫凡这里,附带着极其强大的禁制之力!

    恶魔莫凡反应极快,跃到了另外一座塔楼的上面,然后扭过头来,却发现另一处站立着一个穿着金碧冷凌之衣的法师,他整张脸被面具给遮住了,莫凡看不清他的长相,但从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可以感觉到此人的修为强大至极??!

    “我不管你是什么,如若靠近这里,杀无赦!”这名圣裁法师语气冰冷的说道。

    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恶魔莫凡的存在,并且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这名圣裁法师算得上是顶尖级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判决是一场阴谋,你们圣裁法师还为杜兰克卖命?”恶魔莫凡盯着这名圣裁强者,却是声音沙哑的质问道。

    圣裁强者没有说话,从他的行动便已经知道,他是站在杜兰克那边的,他的身上再一次激发出了狂乱的雷电来,又是一柄壮观的雷电戟从天而降,重重的插落在莫凡附近。

    p>很快,又有级几柄雷电狂戟坠落下来,一共十二柄,组成了一个困魔雷电阵,气势磅礴的电光在十二道雷电戟中乱窜,不断的迸射出更具穿透和杀伤力的雷电。

    圣裁强者身处整个雷电戟阵外,漠然的注视着里面的恶魔莫凡。

    雷系以毁灭为主,但到了超阶却忽然间一改往日的狂暴,让魔法师拥有最强的禁锢之力,圣裁法师坚信这雷电力量足以困住这个恶魔一段时间。

    圣裁强者几乎刚要告知大判官杜兰克,忽然他感觉眼前一阵模糊,便看见那个血墨色眼睛的人无比诡异的从自己的禁锢魔法之中瞬息移动了出来,与这位圣裁强者只不过是半米不到的距离。

    圣裁强者顿时浑身冷汗淋漓,他绝没有想到对方可以这么轻易挣脱开雷霆枷锁,这种距离之下,他更嗅到了死亡之气??!

    ……

    黑暗刑场外,杜兰克仍旧贪婪的盯着帕特农神魂,恨不得自己化身为地狱使者骸旯,亲手将那个女孩给杀死,这样可以更快的让帕特农神魂从那个最低微的女人身上释放,归入到真正的神女身上。

    往日他都会很享受的看着骸旯缓缓的从地狱之中爬出,慢慢欣赏那些自以为是的反叛者被骸旯给撕成碎片,今日他却没有那个心情,他只想尽快把一切完成,然后尽快镇压掉所有反叛之声,避免再生其他事端。

    “嘣~~~~~~~~~~~?。?!”

    忽然,一个身穿着圣裁铠衣的人从远处倒飞了过来,重重的砸在了杜兰克的身旁。

    杜兰克的贴身圣裁法师大叫一声,急忙?;ぷ×硕爬伎?。

    那人摩擦着地面,一连撞毁了好几栋建筑物才终于停了下来,其中一名圣裁法师更过去查看,然后脸色难看的跑了回来。

    “是西索!他好像……他好像死了??!”那名圣裁法师说道。

    西索可是他们圣裁中的佼佼者了,他奉命守在黑暗刑场外,才他们都看到西索释放的雷电之力了,原本以为西索会很快处理掉敌人,哪知道死的那个人竟然是西索自己,这让其他几位圣裁法师都不由心中一紧。

    “那个东西过来了,大判官!”一名蓝色头发的圣裁法师惊呼了一声。

    “慌什么,布置防御结界!”大判官杜兰克冷哼一声。

    “杜兰克,小心,那家伙非常厉害!”受重伤的肖申开口说道。

    肖申被莫凡一个霹雳打击,直接轰到了山下这里,肖申所幸投靠到杜兰克这里,金耀骑士、裁决法师实力不如圣裁院的圣裁法师,想来杜兰克这边应该可以制服那个恶魔。

    不过,刚才那个实力超群的西索这么一死,肖申心里有没有底了!

    他总感觉,他们这次镇乱是不是不小心惹上了不该惹上的东西……

    “有结界在,他休想靠近我们!”杜兰克说道。

    水晶制成冰墙状,顿时扩散延展到了这一片区域,几乎是将两个空间给完全给隔开了,厚实的结界可谓阻止着莫凡踏入到黑暗刑场。

    蓝色的水晶结界布置得越来越厚,完全像是一座蓝色的半壁冰川。

    水晶结界是透明的,恶魔莫凡已经走到了这面半壁冰川结界前,那双眼睛带着寒光凝视着躲在里面的人。

    杜兰克也在观察莫凡,他心中暗暗吃惊,这不是那个抢夺叶心夏的青年吗,为什么他能够打伤副殿主肖申,还杀了自己一个得力干将西索??

    “呼呼呼呼呼~~~~~~~~~~~~~”

    莫凡的身体渐渐的涌出了恶魔火焰,背后那巨大的狼之魂影也逐渐被炙热的火焰给吞噬……

    浓浓的魂影之火勾勒出了一个炎姬女王的身形轮廓,依附在恶魔莫凡的背后,恶魔莫凡身上那股凶残与戾气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纯净却充满毁灭性的火息,包裹了莫凡全身??!

    莫凡从一个恶灵狼影化身成了一个火焰之躯,背后那震撼至极的火之女神的魂影更让那几名圣裁法师都目瞪口呆??!

    火之恶魔!

    魂影转换,莫凡的力量也发生了惊人的转变,他抬起了拳,猛然的朝着那蓝色水晶结界上一拳轰去?。?!

    一条火焰巨龙从莫凡的拳中飞出,狠狠的撞向了水晶结界。

    水晶结界在这磅礴震撼的火焰之力下迅速的龟裂开,裂痕越来越大,扩散到了整个半壁冰川。

    刚才还几分不屑的杜兰克看到自己的防御结界变得这副模样,脸色立刻就变了。

    这怎么可能??!

    一拳!

    这家伙只用了一拳就击碎了自己的结界??!

    火焰之息疯狂的扩散,化作了千丝万缕充斥在这片空间,那些粉碎的结界碎片正在融化,转瞬间消失了。

    莫凡往前踏出几步,恶魔之火自行顺着大地蔓延开,在这神山城区燃烧出了一片火焰之池,可怕的烈火根本不会将任何物体焚烧,它们更像是一群受到主人控制的奴仆,暂时占领着属于它们的领地,但没有主人的命令绝对不敢肆意妄为!

    火焰将杜兰克、肖申、以及另外三名圣裁法师给包围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杜兰克惊慌的看着莫凡靠近,声音都有些颤了起来。

    作为一个掌权者,杜兰克自身也有几分实力,但和庞莱、宋启明那种需要靠绝对实力来站住脚跟的法师不同,杜兰克更多的是玩弄权术,自身的实力未必就比刚才死掉的西索强多少,和肖申比起来更是差了一大截。

    帕特农神庙里,真正强的还是骑士殿,以海隆为首的几名殿主,但是海隆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已经开始撤回金耀骑士和银月骑士们。

    “?;ご笈泄?!”肖申身上还有伤,他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眼前这个恶魔人实力一点都不逊色于图腾玄蛇,除非真的形成一个规?的法师军,不然休想与之抗衡,梅若拉可就是死在他的冷爪下的!

    肖申可不想死,他喊了一声?;ご笈泄?,自己却马上往另一个方向逃窜,反正?;づ泄偈鞘ゲ梅ㄊΦ氖虑?!

    莫凡可没打算让任何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逃走,他的目光追着肖申而去,肖申逃跑的方向上顿时喷涌起了一道火山巨柱,阻挡了肖申的去路。

    肖申心中一骇,感觉到威胁的逼近,使劲全身气力挪出了数百米,谁知他刚躲入到了一条满是楼房的街道中,却猛然的发现所有的楼房在一瞬间化成了火海,狂猛的火焰烧得覆盖了他头顶上方??!

    火焰越来越凶猛,肖申在烈火中挣扎,那三名圣裁法师看到恶魔莫凡仅凭目光意念就制造出这样的火势来,一种恐惧之感顿时萦绕心头!

    “你们几个逃的话,我可以不追杀你们?!蹦沧⑹幼湃ゲ梅ㄊ?,笑容带着几分玩味。

    那名最为年轻的圣裁法师听到这句话,直接转身就逃了。

    杜兰克看到自己的亲信之一就这么抛下自己,五官难看的拧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