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以为你们的血已经腐化成了黑色,原来也是这么鲜红!”恶魔莫凡将手掌慢慢的从大贤者梅若拉的身体里抽搐,宛如欣赏一个艺术品一样看着满手的血液!

    梅若拉并没有即刻死去,她在拼劲最后一丝力气,想要让肖申?;ぷ∷那?。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这次计划绝对可以让伊之纱获得真正的复活神术,那么只要保住了自己的身躯和一缕残魂,她就算死了也一样可以复活过来,梅若拉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疯狂的流逝,她此刻只有这么一个祈愿??!

    “刷刷刷刷?。。?!”

    忽然莫凡手掌一翻,凌厉的爪风顿时充斥在梅若拉的周围,梅若拉那一丝丝的期望在瞬间破灭,她甚至看到自己身躯的碎片在自己面前飞舞,看上去是那么的可怕!

    身居高位的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样一个死法,死在了一个宛如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魔鬼手上,这个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莫凡又为什么会掌握着这种可怕至极的力量??!

    副殿主肖申浑身打着冷颤,他和周围的金耀骑士们都没有察觉到这个恶魔莫凡的出现,假如他一开始选择要杀的目标是自己,那么他自己也和梅若拉是一个下场??!

    别撕成碎片,这是莫凡对梅若拉的至深怨怒,连让梅若拉复活的机会都没有。

    “为……为大贤者报仇??!”

    一名麻木效忠梅若拉的金耀骑士顿时大吼了一声,他想要凭借着这一声怒吼来破除掉自己内心的那份恐惧,不得不说他们这些超阶法师都从未见到过莫凡这样极其特殊的存在??!

    “嗡~~~~~~~~!”

    一柄巨大的光之审魔剑猛的从天而降,剑尖正对着莫凡的头顶,整个光之剑身庞大到可以与一座大楼相媲美,这光系魔法也正是副殿主肖申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释放的!

    恶魔莫凡抬起头,看着审魔剑,却是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

    他缓缓的抬起另外一只干净的手,手掌焕发出了深邃的银色能量。

    忽然,他朝着上方的巨型审魔剑重重的一捏,那堪比一座楼房的审魔剑立刻被一股银色的空间之力包裹,并在坠落到恶魔莫凡头顶的刹那被捏成了一大片碎影!

    肖申和其他几位金耀法师不由的倒吸一口气,这样一个超阶魔法如此轻易的被捏碎了,这个恶魔到底是有多强!

    “一起上??!”几位金耀法师硬着头皮释放超阶之力,他们星宫铸造的速度极快,可见都是踏入超阶有一些时间的强者了,很快一个千叶刃屠风斩便从那位金耀骑士的面前形成。

    千叶乱舞,漫天的白色风镰刮向了恶魔莫凡,它们密集而又凌厉,根本没有任何闪躲的空间。

    恶魔莫凡并没有飞行的能力,他短暂逗留空中后便落到了地面,那些千叶狂刃纷纷追袭了下去,漫山遍野的飞花之树轻易的被切割成了无数的粉末,到处飞舞……

    千叶风镰刚结束,那名光耀骑士也追了下来,手中握着屠风之斩,以最锋利的风切为武刃,狠狠的朝着莫凡斩去??!

    飞花树山被这屠风斩直接劈开,从山的这头撕到了另一头,恶魔莫凡以双臂交叠在面前,身躯被这屠风斩给逼退到了山裂的尽头……

    “他……他好像没有受伤!”另外一名骑士看到这一幕,惊骇的说道。

    那位风系金耀骑士也是满脸的惊愕,这已经是他所能够施展的威力最强的魔法了,无论是千叶刃还是紧接着的屠风斩,都可以瞬间消灭成百上千的妖魔,结果连这家伙的皮都没有伤到,这还是人吗??!

    “大地沉沦!”

    半空中,肖申愤怒的嘶吼出一声来。

    山林剧烈的震响,就在莫凡所在的那块山裂痕处,起伏不定的山林猛然间下陷,宛若是一个天神巨人狠狠的往这块土地上重重的踏了一脚般,一个惊人的沉沦之坑出现在了恶魔莫凡那里。/p>

    恶魔莫凡身处沉沦之坑下,身躯完全埋进了岩土之中,可他并没有被踩扁,反而目光射出了阵阵寒芒来!

    他从岩土中拔了出来,身子如弓弦那般慢慢的沉下去!

    “崩?。。?!”

    一声巨响,恶魔莫凡直接踏碎了整片山,化作了一道足以照亮整个神山的黑色闪电,一飞冲天。

    副殿主肖申使劲浑身解数,激起了全身所有的防御,包括最昂贵的铠魔具,可那一道恶魔电光打过,他感觉全身都粉碎了,整个人更以极速飞落向了山下??!

    “轰轰轰轰~~~~~~~~~~~~~~”

    肖申落地之后依旧没有停下,身体在山脚下的城中撞出了一条沿街沟壑。

    身上的铠魔具尽数破碎,虽然还不至于死去,可有胸膛传来的那种剧痛让他许久回不过神而爬起身来。

    他可是帕特农神庙裁决殿的副殿主啊,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不堪一击的一天。

    从山腰被人打到了山下,这一道力量是有多可怕??!

    良久,肖申才终于恢复了一些,他目光朝着山腰的方向望去,却发现那名誓死效忠梅若拉的金耀骑士被那个恶魔给生擒住了。

    肖申也没有看清那个恶魔是如何出手的,只看到一大窜血柱喷了起来,然后那名金耀骑士的尸体就如垃圾一般被扔到了某座山谷里……

    另外几名金耀骑士更不是那可怕恶魔的对手,全部被打落到了不知何处。

    ……

    “呷~~~~~~~~~~??!”

    一声长啸,卷起末日黑风的蛇息顿时充斥了整座神山半山,那些藏在山中的帕特农武装力量立刻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可以看到一个又一个的人影被刮到了天空中……

    莫凡回头看了一眼图腾玄蛇,发现生命力无比强大的图腾玄蛇竟然这么短时间恢复了一些气力,正在帮助自己扫清帕特农神庙的这些障碍。

    在这帕特农神山中的法师实在太多了,真要杀的话,永远都杀不完,更何况除却那些心甘情愿为伊之纱、杜兰克、梅若拉卖命的那些走狗,莫凡也没有到将帕特农神庙杀得片甲不留的残暴!

    整个帕特农神庙,并不是所有人都归顺伊之纱的,看得出来骑士殿的殿主海隆就被蒙在鼓里??!

    要心夏性命的是杜兰克和伊之纱!

    莫凡见图腾玄蛇已经在为自己开路,更没有再与这些裁决法师、信仰法师、金耀骑士做过多的纠缠,身形化作了一批地狱狼影,豁然冲下了山去。

    路途上,信仰法师们的魔法轰炸仍旧没有停歇,但大部分是中阶魔法组成,未必能够真正伤到速度快到这种程度的莫凡。

    和当初在古都中相比,莫凡现在的恶魔系力量更强大,更成熟了,恶魔系之力似乎也一直都在随着自己的修为提升而增长!

    ……

    黑色的通天之柱立于神山与繁华的城市之间,随着帕特农神庙信仰殿发出的警戒,这一带的人已经被驱散到了更中心的安全结界,偌大的城区看上去空荡荡的,再加上那骇然震惊的黑色刑场的笼罩,便更像是一个黑暗末日画面。

    城空无一人,刑场立于繁城之中,孤独的一个纤弱的女子被困在其中……

    黑色的有罪石仍旧在心夏周身,那一个黑暗圣裁印记让心夏感觉额头要被烫穿了,疼得浑身无力,汗如雨下。

    黑暗之芒打在心夏的身上,印出来的身躯却与心夏有着巨大的反差,那是一个身姿无比修长的神影,腰身与腿部的比例出奇,不似常人,浓浓的墨影发丝滑落到了膝盖的位置!

    黑暗刑场之外,杜兰克看到心夏被印出来的这个身影,便好像看见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圣物那般,整双眼睛发出了贪婪如恶鬼的光芒??!

    “是神魂,神魂真的在她的身上?。?!”杜兰克激动得想要扑过去,?惜他并不能进入黑暗刑场中,而神魂更不可能栖息在他这样的一个大判官身上。

    神魂只会栖于帕特农神庙的真正继承者,一般只有接受过各种神之礼赞的圣女,她们的体质才可以真正接纳这帕特农神魂。

    ……

    神魂一出,帕特农神女殿上,一个魅影孤傲的伫立在观星台处,从这里顺着整个神山梯次山峦望下去,正好可以看到那坐落在城区边缘的黑暗刑场,可以看到那个印在城区大地上的绝世神魂,美如水墨地画。

    这个魅影展开了一个笑颜,从发自内心的狂喜渐渐到几乎癫狂的狞笑。

    她伊之纱等待这个神魂已经十几年了!

    神魂归位,也将是她真正踏入这个世界最顶端的时刻??!

    此时此刻,伊之纱的眼睛里就只有黑暗刑场的神魂,落在她视线之内,斑驳在整座神山之中的血迹,却不曾让她多逗留一眼。

    从古至今帕特农神庙的斗争都是鲜血淋漓,即便没有图腾玄蛇的杀出,她伊之纱也会在上位的时候亲手将所有不归顺自己的派别给铁血处置,到那个时候死的人只会比这多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