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硝烟肆意飞扬,也迎面打在了莫凡的脸颊上。

    阿莎蕊雅听到莫凡这样一番话,内心竟然是被剧烈的触动了??!

    直到心脏不会跳动……

    没有谁可以真的对抗整个世界,但若心中没有留下一丝丝的悔恨,那也足矣!

    阿莎蕊雅将手掌轻轻的放在了莫凡的胸口上,此时此刻莫凡的心脏是在鲜活的剧烈的跳动着的,很多人活得如一具行尸走肉,可眼前这个男子却可以让人感觉到他如同火焰一般激昂、炙热的存在着??!

    蓝色的光辉充斥在了阿莎蕊雅的手掌上,源源不断的魔能灌注到了莫凡的身体里,莫凡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所有星河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获得补充。

    不仅仅是魔能在快速的魔能,身上留下的那些伤痕也正在被抹去,破碎的内脏、断裂的骨头,莫凡不知道阿莎蕊雅究竟是使用了什么魔法,可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一切都在治愈,都在恢复。

    短短的时间里,自己竟然恢复到了全盛的状态。

    取而代之的是,阿莎蕊雅脸色苍白如纸,面容凄楚动人。

    “但愿你身体里藏着的那股力量比我想象中得还要强大,因为你接下去面对的是足以掌控半个世界的武装力量!”阿莎蕊雅凄凄一笑,算是一次美丽的道别。

    莫凡那双眼睛正在变幻,不寻常的血墨色充斥了他的瞳孔,深邃得足以将整片混乱的天空都映入其中。

    按捺已久的恶魔之血开始肆无忌惮的在莫凡的身体里沸腾,它们的的确确就像是被从囚禁中释放出来的恶魔,恨不得立刻降临人间,将骨子里的毁灭信念席卷这整片神山??!

    凝华邪珠此时同样在释放着耀眼却邪异的华光,光芒如一柄柄飞剑冲上云空。

    这些能量已经在莫凡这里库存已久了,他答应过包老头,绝对不会在凝华邪珠没有充盈之前开启恶魔之力,但事实上即便凝华邪珠没有得到饱和,这一次%凡也绝对不会再抑制身体里的恶魔之力!

    黑教廷的恶,是让人怒发冲冠,让人恨不得用尽一切力量将它们全部送地狱,它们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

    可帕特农神庙和圣裁院今日共同扯开的这弥天之谎,简直是令人心如死灰,这个被妖魔统治的世界本就风雨飘摇,掌控这个世界的人却又是这般嘴脸??!

    事到如今,那就只有以暴制暴,他们掀起这场以血为祭的权力角逐,那自己就还他们一个腥风血雨,尸横遍野?。。?!

    ……

    巨大的白色魂影傲立于莫凡身后,那是一头从地狱深渊中苏醒过来的恶魔狼皇,其狼之面孔凝视着这座神山,瞳孔绽放出来的凶光便足以将一些弱小的东西给撕成粉碎??!

    死亡的白色染在莫凡头上,根根如钢针倒扣在他的背后,身上一条条狼皇之纹,与背后那巨大的地狱狼皇的魂影完全呼应,让那膨胀起的肌肉力量更充斥着可怕的邪性??!

    阿莎蕊雅看着莫凡身体的变化,惊得说不出话来。

    纵然整个模样还保持着莫凡本来的面貌,可那夸张至极的魔鬼狼纹让莫凡瞬间变成了一个九幽之魔,全身上下透出的那股冰冷之息让阿莎蕊雅感觉的是一种渺小之感,她相信即便是自己使用黑暗契约的力量在这个莫凡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图腾玄蛇给予人的震慑力已经相当强了,然而在面对血墨色瞳孔的莫凡,竟然感觉比图腾玄蛇还要凛然狂野??!

    “呷~~~~~~~~~~~?。。?!”

    图腾玄蛇发出了一声咆哮,拥有对危险预知能力的它显然发现在不远处的山中,一群裁决法师正在孕育着一个无比强大的毁灭魔法,那气息席卷了整片山林,让一切植物都化为了乌有!

    莫凡低头看了一眼图腾玄蛇……

    鲜血一直在顺着它的巨大身躯往下流淌,青黑色的蛇身更染成了殷红之色!

    “剩下的交给我吧?!蹦灿檬智崆岬拇ッ磐继谛叩哪源?。

    它为自己做得够多了,是时候让整个帕特农神庙和圣裁院尝尝被一个真正的恶魔盯上的滋味?。?!

    ……

    “嗖~~~~~~~?。?!”

    一个起跃,恶魔莫凡从图腾玄蛇的?;ぶ械涠?。

    他并没有飞行的能力,但是这个跳跃却直接跨越过了一座高山,宛如一颗天外陨石那般狠狠的砸落到了那群裁决法师所在的山岭上。

    那群裁决法师们正在描画一个巨大的魔法星座大阵,由六十名阵法法师一同完成的话,这植物系的禁锢力量将会让图腾玄蛇根本难以动弹。

    体型越庞大,植物系魔法起到的牵制效果越强,所以这个植物系大阵一旦完成,这场战斗也算是彻底结束了。

    “什么……什么人??!”率领这一群裁决法师的中年男子怒喝一声,转过头时却猛然间看到一个邪性凛然的恶魔人站在那里,一呼一吸都感觉可以吞噬山云??!

    “血影恶袭!”恶魔莫凡根本没有回答,只是冰冷的吐出了这几个字来。

    下一秒,莫凡身后那个巨大的狼之魂影飞夺而出,顿时化作了千头万头狼影,肆意的在这整片山岭中飞窜??!

    撕咬、践踏、粉碎,这一整座山头好像瞬间被一个狼族部落给占领了,那些裁决法师遭到了最惨无人道的分食、分尸,漫天的碎片,满地的人肢,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

    血一下子变成了好几条溪流,顺着山林流淌了下来。

    半空中,负责指挥战斗的肖申已经瞪大了双目,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些惨遭灭杀的部下??!

    那可是一群精锐的裁决法师啊,怎么可能会在转瞬间全部被灭……那个速度极快的身影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拥有那么可怕的力量??!

    “殿……殿主,第七大队,全军覆没!”

    “怎么可能?。?!”

    “你们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了吗??”

    “是从图腾玄蛇那里跳出来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我们的人被稻草一样收割!”

    肖申勃然大怒,每一个裁决法师可都是帕特农神庙最忠实的力量,图腾玄蛇已经杀了不少了,现在又被斩杀,实在难以接受??!

    “也不过是图腾玄蛇垂死的挣扎,每一次的神女斗争不都是一次血流成河吗,没有牺牲,又怎么会有新的武装力量!”杜兰克对这些损失丝毫不在意。

    一些裁决法师罢了,只要拥有了复活之术,就连禁咒法师都愿意为他们效力,再多的裁决法师能够比得上禁咒法师吗??

    更何况那些裁决法师完全效忠伊之纱,对他们来说为神庙牺牲是一种荣耀!

    “你难道没有看到一个人影?”肖申望着那片全是血的山林道。

    “没有,这里就交给你和蓝金殿主处理了,海隆那边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应付?!倍爬伎怂档?。

    接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环节,那就是夺取帕特农神魂,杜兰克需要亲自主持那黑暗圣裁,要看着叶心夏跟文泰一样被狠狠的拖拽到黑暗地狱里,要看到最宏伟的帕特农神魂降临到伊之纱的身上,什么候选人,什么圣女,他们根本无法和伊之纱相提并论??!

    杜兰克飞离了这里,朝着黑暗行刑场而去。

    肖申和梅若拉继续在这里对付图腾玄蛇,肖申仍旧对刚才那个在山林里大开杀戒的东西非常的在意,那东西不像是图腾玄蛇的力量……

    “梅若拉你用你的魔法来找出那个家伙……”肖申还是开口说道。

    “呜~~嗯~~~”

    “梅若……”肖申转过头去看梅若拉,不知道梅若拉为什么支支吾吾的。

    然而这一扭头,肖申感觉整个人都浸泡在一个冷水深潭之中??!

    一个血手,无比悚然的贯穿过了梅若拉的后心,直接从她的前胸钻出,心脏的碎块还在其手爪上,毫无防备的梅若拉正瞪大了那双眼睛,正与肖申的目光一起缓缓的移到了她的身后??!

    梅若拉的身后,一个被可怕魔影笼罩着的一个男子,那张邪异的脸庞正发出了冰冷魔鬼的冷笑,那双血墨色的瞳孔焕发出与人类迥异的死光??!

    “是……是他??!”

    肖申震惊了,他认得此人的脸,不正是那个胆大包天将叶心夏带走的年轻法师-莫凡!

    可此时的他又与之前截然不同,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冷血嗜杀的魔鬼。

    “大……大贤者??!”

    “梅若拉?。?!”

    “恶魔,放开她?。。?!”

    周围有五位金耀骑士,他们可都是听从梅若拉调遣的。

    梅若拉身居大贤者之位,掌握着无比强大的治愈之力和祝福魔法,虽然自身的战斗力并不是超阶中顶尖的存在,可一名超阶法师若能够得到梅若拉的援助,以一敌三绝对不成问题??!

    可谁能想到,大贤者梅若拉直接被一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恶魔一爪贯穿后心,周围的金耀骑士没有一个反应过来,就连梅若拉自己,明明拥有一身的保命魔具,却没有使用出一个半个!

    毕竟,谁会想到在这样的?;は禄岜簧彼馈?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