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莎蕊雅看着躺在叶棺中的伊之纱,注视着她的脸庞的时候,便感觉这个女人仅仅只是睡着了,睫毛都在若隐若现的颤动着,神情中透出的那股子不怒自威仍让阿莎蕊雅不敢轻易靠近上去。

    阿莎蕊雅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她转过头去看着那位守护在这里的副殿主。

    副殿主没有说话,但在长廊那里却传来了大贤者梅若拉的说话声音,她快步来到叶棺这里,仔仔细细的查探了一番伊之纱的遗体,然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早已经知道了?”阿莎蕊雅质问道。

    “是?!贝笙驼呙啡衾懔说阃?。

    “你们真的觉得只有她才可以带领你们走向辉煌吗,在我看来她在将帕特农神庙一步一步的拽下深渊?!卑⑸镅胖毖圆换涞牡?。

    “阿莎蕊雅,你在神庙这么多年应该能够感觉到,神庙的地位一年不如一年,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始终没有神女继续继位,更在于我们过去的领袖都太过软弱,都太过滥用仁慈。天下之大,苦难者无穷无尽,黑教廷作乱,暗势力为祸,灾害不断,瘟疫肆意,妖魔更是虎视眈眈,我们帕特农神庙天敌泰坦巨人也是横行霸道?;叵胂胍林凑瓶氐哪切┦奔淅?,我们帕特农神庙何曾看过任何一个国家脸色,何曾这般软弱妥协!”梅若拉开口说道。

    这里只有阿莎蕊雅和梅若拉,以及已经站在了伊之纱那边的那位骑士殿蓝金副殿主。

    蓝金副殿主的实力一点都不逊色于海隆,这是一位老骑士了,基本上没有见到他怎么说过话。

    “阿莎蕊雅,你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乘早的站好队,否则整个帕特农神庙将没有你的立足之地?!泵啡衾档?。

    “看来安德也是死于你们之手了。假装效忠安德,真正的目的却是置她于死地?!卑⑸镅挪唤湫α似鹄?。

    “安德很聪明,她知道自己不是输给了其圣女,而是输给了自己的老师,所以选择了用那样的方式来了结?!泵啡衾谒档?。

    “潘妮佳呢?”阿莎蕊雅问道。

    “她?难道你看不出来,她一直都是我们的人吗?”梅若拉笑了笑。

    “叶心夏没有杀她,潘妮佳是自己杀了自己,对吗?”阿莎蕊雅说道。

    “是啊,整件事总得有一个导火索吧,叶心夏既然被殿母捧到了圣女的位置,那也得有一个最充足的理由让她接受暗黑圣裁,放心吧,只要伊之纱重回神女之位,潘妮佳只不过是睡了一觉,伊之纱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样忠诚的弟子就此死去的,更何况她不可能永远坐这个位置,她需要一个接班人?!泵啡衾ψ潘档?。

    此时,梅若拉已经走到了叶棺的旁边,她看着伊之纱的遗体完全愈合,看着伊之纱那双紧闭着的眼睛轻轻的眨动了一下。

    看到这一幕,梅若拉惊喜万分,这一天她总算是等到了??!

    “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一切都是为了帕特农神庙,但在我看来只是你们这批人根本不想将自己的位置让出去,还想享受这种至高无上的掌控权??!”阿莎蕊雅说道。

    “后背无能,我们也只能多辛劳几年。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阿莎蕊雅,你比安德还聪明,始终站在一个我们都无法分清的势力线上,似乎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威胁,但我们是不允许这种人存在的,要么铲除,要么归顺!”梅若拉说道。

    阿莎蕊雅站在那里,回头看了一眼伊之纱的遗体,冷冷的道:“我觉得撒朗还是太过仁慈,竟然没有将伊之纱给跺成肉泥!”

    梅若拉脸色立刻就阴沉了起来,阿莎蕊雅这种大不敬的话已经表明了她的立场。

    “你以为她真有那个本领吗??!她对伊之纱做的这份羞辱,伊之纱一定会加倍奉还!”梅若拉异常愤怒道。

    阿莎蕊雅往后退去,忽然她的手上多了一柄黑色$长的剑,她身形一晃,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了伊之纱的叶棺前,她的剑尖直指伊之纱的眉心位置,狠狠的朝着她刺去。

    这一瞬间,本是一具遗体的伊之纱竟然猛的睁开了眼睛,那双足以容纳下整片星空的漆黑深邃眸子盯着阿莎蕊雅,透着一种冷漠与无情!

    “大胆?。?!”梅若拉大怒的叫了一声。

    那位蓝金副殿主也没有想到阿莎蕊雅会这样做,他急忙冲到了叶棺的位置,释放出了一层金光,迅速的?;ぷ×艘林吹纳砬?!

    阿莎蕊雅好像早就知道自己是没有可能得逞的,她收剑的速度非???,细足轻踩出了一朵黑色的冷玫,几个瞬间便消失在了冗长的长廊之中……

    梅若拉和蓝金副殿主都一心想要?;ひ林?,哪料到阿莎蕊雅那么狡猾,假装和伊之纱遗体同归于尽,真正目的却是逃走!

    “追,别让这小贱人跑了,坏了我们大事!”梅若拉对蓝金殿主命令道。

    蓝金殿主身形一晃,留下了一道残影,迅疾的朝着阿莎蕊雅逃跑的方向追去。

    ……

    蓝金殿主实力恐怖,不少片刻便追上了阿莎蕊雅,他一脸冷漠的站在了阿莎蕊雅的面前,一句话也不说,瞳孔中却充斥着一股子杀意。

    “你也甘愿为他们卖命吗,你可知道被黑暗圣裁的那个女孩是谁!”阿莎蕊雅自知不是蓝金殿主的对手,带着几分恼怒的质问道。

    “总得有个选择?!崩督鸬钪髦沼诳诹?。

    “伊之纱使用得根本不是帕特农真正的复活之术,你难道看不出来!”阿莎蕊雅说道。

    “我知道,请代我向文泰请罪?!崩督鸬钪骶倨鹆耸终?,一团蓝色的火焰剧烈的在他的手心上燃烧着,火光映着阿莎蕊雅那显得几分苍白的脸庞。

    阿莎蕊雅神色一冷,目光瞬间透出了寒意。

    一团黑暗光束兀然的从天空中落下,笼罩在阿莎蕊雅的身上,黑暗之芒幻化成了一件件贴身的铠甲,?;ぷ×怂?,并赐予她磅礴的黑暗之力。

    “你也沾染了一些邪恶势力,”蓝金殿主看着阿莎蕊雅,淡漠的说道。

    “这个帕特农已经沦为某个人的权力王国,即便她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我也不会拱手相让!”阿莎蕊雅连续出剑,黑暗剑光产生了一道道恐怖的吞噬力量,生生的逼退了这位蓝金殿主。

    蓝金殿主往后退去,以火成盾,?;ぷ×俗约?。

    黑暗剑力气势道道,但却是昙花一现,蓝金殿主反应过来的时候,阿莎蕊雅再一次消失在了那里,留下了一袭凌乱的黑色气流。

    ……

    阿莎蕊雅逃入到了树林之中,她能够感觉到背后那蓝金殿主如同一个可以嗅到猎物气味的狼,正不断的追击过来。

    举目四望,几座高耸的山峰中依稀可见那些神圣静穆的宫殿,然而那都不再安全,整个帕特农神山终究有多少人已经归顺了伊之纱阿莎蕊雅根本数不清,她知道一旦叶心夏被处死,下一个死的一定是自己,伊之纱是绝对不容许有任何竞争者的!

    “呷~~~~~~~~~~~?。?!”

    一声震动苍天的嘶吼,巨大的蜂窝禁制光辉中,图腾玄蛇似乎冲开了大半的神山禁制,有小半截身体走到了外山区域。

    阿莎蕊雅一咬牙,飞速的朝着图腾玄蛇的那个方向奔去。

    要离开帕特农神庙,就必须借助图腾玄蛇的力量,现在整个帕特农神庙的高手都已经听从那股暗潮的调遣,她即便是圣女,可天知道这群歹毒之人会给自己安上一个什么荒唐的罪名,这里是帕特农神庙,谁掌控着,要谁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海隆、肖申,他们快逃走了,我以圣女之力加固禁制,让这头蛇在禁制中灰飞烟灭!”阿莎蕊雅飞落到了两位殿主的面前。

    “圣女,这里危险,您还是先到安全的地方?!币幻鹨锸考泵λ档?。

    “无妨,若让他们逃走了,有损帕特农神庙的颜面?!卑⑸镅潘档?。

    她看上去平静无偿,可心里却暗暗担心,她担心海隆和肖申也已经暗中归顺了伊之纱,那样的话自己很可能逃不出去了。

    “冲破了禁制也没有用,我们的人已经从山道包抄到了外山,他们是逃不掉的,不过圣女可以加持禁制力量那是再好不过了,这可以省事,这头图腾生物确实不好对付?!焙B〉懔说阃?,同意让阿莎蕊雅前去加固禁制。

    神山禁制最早是掌握在文泰的手中,是文泰让帕特农神山禁制变得固若金汤,后来这份阵法之力传给了养女阿莎蕊雅,阿莎蕊雅平日里也负责神山禁制的一些维护。

    阿莎蕊雅朝着禁制区域走去,那强猛的禁制力量几乎敌我不分,偏偏没有对阿莎蕊雅造成任何的伤害,禁制之力自动给阿莎蕊雅让开了一条安全的道路一般。

    刚步入到禁制内,杀气腾腾的蓝金殿主便赶到了,他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逃入到禁制区域的阿莎蕊雅。

    “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守护神女殿?”殿主海隆挑起眉毛,有些不满的对蓝金殿主说道。

    “阿莎蕊雅串通黑教廷,将伊之纱遗体大卸八块,我领大贤者梅若拉之命前来缉拿?!崩督鸬钪魉坪踉缫丫急负盟荡?,立刻对殿主海隆和肖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