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提及一个过去的案子,就成了叛逆了,还是说圣裁院一直都知道在那件事上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为了保住自己的颜面,从来不允许他人再说道此事??”宋启明冷哼一声,丝毫没有在意杜兰克扣下来的这个帽子。

    杜兰克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开口道:“你看来是想?;ふ饬礁瞿昵崛肆?,但是我告诉你,他们都得死,圣裁院绝对没有对任何人做出过不公正的判决,任何所谓的不公正都是某些人的一面之词!”

    宋启明不再说话,毕竟他确实是想要?;つ埠托南?,他很清楚莫凡是什么性格。

    “金耀骑士长亚法,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把那个企图劫走罪者的共犯给拿下,圣裁院拥有就地处决的权力,若是他有任何反抗的举动,就地处决??!”杜兰克高声对金耀骑士说道。

    这句话一下子引起了峰台的轰动,在座不少人都已经知道莫凡是古都浩劫的英雄,可此刻杜兰克分明是一点都不给中国半点情面了,直接下达处决命令。

    一般而言,这种事情发生都是圣裁院先把人抓住,紧接着会让中国审判会派人过来协商处置,审判会再怎么对莫凡的行为感到恼怒,都会因为他身份特殊网开一面,杜兰克是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了??!

    “杜兰克,你到底想做什么!”宋启明狠狠的质问道。

    “我想做什么?我不过是做我大判官该做的事情,你要是敢有半点维护之意,我一样当共犯处置!”杜兰克毫不客气的说道。

    “包老头,别跟这种人多说了?!蹦裁靼装贤返男囊?,他还想为自己做一些辩护,也希望有足够身份地位的人站出来,对这件事进行质疑,最好就是重新审判。

    但是,见到这位大判官这般嘴脸,莫凡便知道这根本没有可能了。

    莫凡也在冷静下来思考,他隐约觉得大判官杜兰克似乎非常期望心夏死去,心夏这件事到底是关系到了什么人的利益,会动用这样可怕!阴谋?

    ……

    一股强大的压迫感顿时从面前传了过来,莫凡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带着不怀好意笑容的家伙,他正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这里走来。

    “亚法,他并没有走出大殿,你不能对他动手?!闭馐备衤蹇峡谒档?。

    “大判官已经下令,我只是遵照行事,更何况他现在的行为与救走犯人又有什么分别?!毖欠绦白?。

    他真的很好奇,一个这么不起眼的高阶法师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在这里哗众取宠和自寻死路?

    以他的这可笑实力,连一个最弱的金耀骑士都敌不过。

    “莫凡,你别走出来!”苏缇也在这个时候呵斥莫凡。

    只要莫凡不带心夏走出这一步,就没有人真的敢拿他怎么样,如今莫凡的身份地位可不同,大判官这样滥用职权,一定会遭到讨伐的!

    “我要带她离开,你们今天谁来阻拦我,我都不会有半点的手下留情!”莫凡冷冷的说道。

    说着这句话时,莫凡已经朝着大殿之外重重的迈出了一步。

    他紧紧的抱着心夏,众目睽睽下顺着阶梯往下走,周围的其他金耀骑士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兴许在他们心里一样带着对整件事的疑虑,不明白为什么心夏这样的一个善良的圣女怎么会变成杀人凶手和黑教廷主教。

    “你未免也太把自己当人物了,区区世界学府之争第一名又有何用,在我们帕特农神庙的高手眼中,就是一个随意捏死的蝼蚁??!”金耀骑士亚法愤怒的说道。

    绚丽的魔法星座在他的周围形成,整整七幅正俨然组成浩瀚宏伟的星尘宫殿,星宫闪耀着无穷无尽的魔法能量,蓄积在了金耀骑士亚法的面前。

    “千叶刃,屠风斩!”

    金色的狂风如上千把凌厉的巨大镰刀,从四面八方朝着莫凡那里飞去。

    随后,这所有的金色狂镰更是会聚成了一柄几乎,于整个圣女殿的惊心风镰,从至高处重重的斩落了下来,正是要将莫凡和心夏给直接灭杀??!

    面对这样的超阶魔法,莫凡竟然无动于衷,他的手上正捏着一颗充斥着古老横纹的珠子,在这屠风斩袭来之际,将珠子轻轻的抛落。

    雾气一瞬间弥漫,让人有些看不清周围,团雾之中,一个青黑色的东西若影若线,随着团雾的笼罩,这个青黑色的躯体还在扩展……

    渐渐的整个圣女殿的阶梯都有些容不下了,那些围在莫凡和心夏周围的金耀骑士们也纷纷意识到了不对劲,朝着外面躲去。

    而金耀骑士亚法的屠风斩,尽数打在了这具身躯上,却根本没有撼动它半分,躲在青黑色身躯后面的莫凡和心夏,更没有受到丁点的伤害!

    金耀骑士亚****在那里,他目光直视着那团膨胀开、弥漫开的雾气,却猛然发现雾气之中有一双恐怖硕大的眼睛,与之对视时,亚法便感觉自己从头到脚浸泡在冰水里,冷意钻入到骨髓。

    “这……这是……这是什么东西??!”亚法吃惊的叫了起来。

    刚喊出这一声,浓浓的雾气之中一颗惊人的大脑袋探了出来,根本没有任何花哨的攻势,就猛的一口张开,直接将嚣张至极的金耀骑士亚法一口给吞了进去。

    那脑袋之大,就连阶梯下的裁决殿副殿主肖申都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他身后那两百名裁决法师也同样呆住了,为什么他们帕特农神庙中会出现这样一个生物,是泰坦巨人吗??

    整个峰台顿时骚动了起来,那团雾气越来越大,都要触碰到阴沉的云端了,偏偏就在此刻,一道闪电划破了沉闷无比的天空,大雨掀起一片嘈杂之音打落下来。

    狂风伴随着雨水,空气中更飞舞着那些湿漉漉的蜜茶色与翠蓝色的飞花花絮,组成了一副即唯美又充满不安的场景。

    在雨水灌溉下来的更高空,人们终于看到了那团雾气中的青黑色生物。

    那是一头摩天巨蛇,雾气遮蔽了人们的视线,无法完全看清它的整个身躯,但这头巨蛇的脑袋,却悬于雨幕上,正漠然的凝视着整个峰台中的人们。

    “我……我的天?。?!”

    “蛇?。。。?!”

    “君主,这是一头君主,它是怎么出现在帕特农神庙的??!”

    无数人惊呼,尽管整个峰台中有不少都是超阶级的大人物,但他们其中真正见过图腾玄蛇这种级别生物的人并没有几个。

    君主?

    图腾玄蛇可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君主,当它身形显现出来,当它用目光凝视着这个上千人类峰台时,便如同一个冷漠的蛇神,那份与生俱来的高傲与统治,足以瓦解峰台上所有强者们的心!

    图腾玄蛇缓缓的张开了嘴,将刚才一口吞进去的金耀骑士亚法给直接吐了出来。

    就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一身光鲜威武的金耀骑士长亚法直接浑身褴褛的滚落到了人群里,像是有意挑衅大判官杜兰克一般,亚法全身胃液,看上去极为恶心的落到了大判官杜兰克的面前……

    杜兰克看着浑身发抖的亚法,脸上的横肉更是抽动了起来!

    这个莫凡,竟然是有备而。

    “神女峰如此森严,别说是君主级的生物,就连一只统领也不可能踏入,这头大蛇难不成是莫凡的召唤生物,否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殿母立刻质问了起来。

    “我刚才看到图腾珠了,图腾生物在遇到传承?;氖焙?,便会可以躲入到图腾珠中,我想这个莫凡之所以要闯星河山道,不单单是为了见叶心夏,更是为了带着图腾珠踏入我们帕特农神女峰!”梅若拉脸色难看无比的说道。

    “不过是一头体型庞大的蛇,胆敢在帕特农神庙这般肆意妄为,肖申,让你的人把这头蛇给宰了??!”杜兰克怒道。

    现在他才不会去理会这头巨蛇的来历和背景,只要赶挑衅圣裁院,就必须死??!

    ……

    图腾玄蛇缓缓的将脑袋沉到了地面,莫凡抱着心夏跳到了图腾玄蛇的脑袋上。

    图腾玄蛇的脑袋位置有一个小鳞槽,他们两个可以躲在里面,不会受到半点魔法的波及。

    莫凡先将心夏轻轻的放了进去,自己却没有躲入其中。

    “它会?;の颐堑?,放心?!蹦仓佬南拇耸毙睦锖ε?,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安慰道。

    图腾玄蛇脑袋慢慢的抬了起来,莫凡立于其头部,大雨和残花肆意纷飞,俯瞰着这整个峰台的人们。

    “莫凡?。?!”

    “你简直胆大包天??!”

    “你这是要与我们帕特农神庙为敌吗??!”

    骑士殿殿主海隆站在下方,高指着图腾玄蛇头颅上的莫凡大怒的吼道。

    神女峰中屹立一头巨蛇,哪怕是在山下的人都可以看到,这是何等竟惊世悚然的画面,在这头摩天之蛇面前,之前的银月泰坦巨人简直就是一个小小的指头人!

    莫凡心已决,没有半句多言。

    他今天一定要带心夏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