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我你的秘密,否则我让你变成一个废人!”血族博拉冷冷的说道。

    他掐住莫凡的咽喉,渐渐的开始用力。

    ?;ぷ∧膊弊拥男哳拙谷煌耆值膊蛔≌饧一锏闹噶?,已经开始裂开了。

    “唿唿唿~~~~~~”

    血族博拉逼问之时,隐隐察觉到脚下有一股异常的热量在翻滚,对危险有着极高预知的他神情一变,立刻松开了莫凡身体往后倒飘了出去。

    “轰~~~~~~~~?。。?!”

    滚烫的熔浆从地表下炸起,冲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巨柱,一飞轰天。

    炙热的火蛟在莫凡周身飞舞,褐色与嫣红的纯净之火更是完全依附在莫凡的身上,让莫凡彻底变成了一个火焰君主,气势狂野??!

    炎姬附体,火势凶猛,吸血鬼博拉反应倒确实快,要再慢一点,他掐住莫凡的手估计就被烧废了。

    看着全身火舞的莫凡,吸血鬼博拉稍稍眯起了眼睛道:“有点意思?!?br />
    “血蝠冲击!”

    血族博拉双手摆动,身体化作了一团粘稠无比的血,整个血团正在扩大,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长翼血蝙蝠。

    血蝙蝠直接朝着莫凡这里飞撞过来,其飞行过程中不断的滴落着红色的败血,这些败血一碰到岩石,便让岩石直接融掉!

    “飞翼!”

    莫凡以火化羽,一口气冲飞到了山道更高处,站在一块巍岩上面,不等他站稳,那硕大的血蝙蝠直接撞了上来……

    “嗤嗤嗤嗤~~~~~~~~~~”

    厚重的山壁瞬间被融,出现了一个惊人的窟窿,还好莫凡利用飞翼的喷射逃得远远的,不然身上的玄蛇铠甲直接变成了一堆血色泡泡了!

    莫凡飞饶了一圈,看到吸血鬼博拉站在那个山融洞中,于是远距离朝着那里轰出狂拳!

    “天焰拳雨??!”

    飞拳如流星火雨,一拳又一拳的轰在了那楸大的山壁上,吸血鬼博拉贴着陡峭的山壁在移动,在纷落的陨拳中寻找安全之地,如此密集的轰炸之下,不见他有半点的慌乱。

    石壁上全是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拳坑,蜂窝那般遍布上下,在其中漫步的吸血鬼博拉除了身上有一点点烧伤之外,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血鞭!”

    吸血鬼博拉狠狠的一甩,长长的血鞭横扫过来。

    “雷??!”

    莫凡以极快的速度划过星轨,连续十几个星轨组成了数千道的雷印,这些雷电印记拧在一起组成了雷电长鞭,与那血鞭打在一起。

    “千层火滋!”

    飞翼的持续时间马上就到了,莫凡立刻将这些火焰羽毛散去。

    羽毛点缀如繁星,它们飞向了吸血鬼博拉,填满了它周围的空间。

    “爆!”

    莫凡手一握,火力传导,顿时千片火焰羽毛全部爆裂开,轰得这山道火星漫天,隆隆颤动。

    吸血鬼博拉滞留在空中,如此密集的爆裂它自然无法闪躲,却见它用自己的风衣遮住了它的大半部分身子,脑袋也埋在了风衣之下,所有的爆破能量都被阻挡在了那特殊的风衣之外!

    莫凡眉头一锁,这样都没有伤到它,难不成还是只能够用雷系魔法吗,可再使用雷系,魔能损耗太多了,这还只是第三个雕像,后面有一个更强的家伙,自己要怎么闯上去??

    “先过了这关再说!”莫凡一咬牙,不再做过多的考虑了。

    连这第三个雕像都无法击败,还谈什么?;ば南?,当局面已是如此,再多的思考和顾虑都变得毫无意义,唯有拼劲全力去击垮当下的敌人!

    “暴君领域!”

    雷电狂落,轰得高山阵阵破碎,空气中雷电之丝涌动,盘成了一个雷电领域,笼罩在莫凡周围,雷之元素疯狂的朝着这里聚集。

    “劫炎领域!”

    莫凡再啸,身上的劫炎豁然扩散,掩着陡峭的山道烧成了一大片火红的海洋,热浪翻滚到上下上山!

    “苍雷爪!”

    莫凡呼唤出狂雷,低矮的云层下,一个魔鬼雷电爪毫无征兆的破空而出,罩在了吸血鬼博拉的头顶上。

    吸血鬼博拉化身成蝙蝠,在那些雷电爪中上下飞翔着,竟然避开了大部分的雷电之爪!

    雷电爪还在收缩,让吸血鬼博拉所能够活动的范围逐渐被压缩……

    “天焰葬礼-地狱火石!”

    莫凡两个魔法一起使用,两个星座交织在一起,产生了激烈的元素碰撞。

    雷电万钧之中,一颗天石带着滚滚火焰从空而降,正是从苍雷爪中心飞速下坠。

    吸血鬼博拉自然没有想到有人敢两种最危险的元素同时使用,躲过了苍雷爪的他见到了巨大的地狱火石砸下来,再想要逃是来不及了。

    他迅速的化成人形,慌忙的释放出一道血盾顶在自己上方。

    血盾轻易的被地狱火石给轰碎,莫凡自身玫炎灵种威力是不强,但小炎姬的修为提升上去后,劫炎也逐渐逼近了暴君荒雷,再加上天焰葬礼-地狱火石为第二级的高阶火系魔法,威力比天焰葬礼-焰雨强了数倍!

    吸血鬼博拉被地狱火石撞上,身躯迅速的飞落。

    “轰~~~~~~~~~?。?!”

    山道一声巨响,硝烟朦胧中可以看见一个触目的陨石坑出现在星河山道上半段,几乎要将这石阶之道给全毁了,火浪朝着四周扑洒开,烧得神山一片通红。

    火石陨坑中,吸血鬼博拉却没有倒下,他全身激发出血气,这些血气环绕成一个类似于圣盾皮尤的光盾,?;ぷ×怂?。

    他的身上有许多出烧伤的迹象,雷电也在其背部劈开了一道焦黑的伤口。

    看到吸血鬼博拉身上有伤却不重,莫凡心更沉了下来。

    两种领域交织,这是极其损耗魔能的,同时也是莫凡威力最大的魔法之一了,如果这样还不能重创这吸血鬼博拉,那今天真的再难见到心夏了。

    烟尘滚滚,火灰飞扬,莫凡站在那里,紧紧的握着拳头。

    只能狂搏了,即便搏一个精疲力竭,也决不能在这里倒下,莫凡坚信以自己的恶魔系体制,真要搏击也未必会败给这头老吸血鬼。

    ……

    血族博拉从陨石坑中跳了出来,顺着面目全非的山道缓缓的走向了莫凡。

    他的脸依旧苍白冷峻,目光没有了之前的那份孤傲狂妄。

    莫凡也向他走去,眼睛里绽放出银色的华光,将念力依附在自己的身体上,再与这吸血鬼博拉厮杀!

    “够了?!蔽聿├攘艘簧?。

    莫凡紧锁眉头,不明白这家伙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留点力气对付下一个家伙吧,否则你没有命走上这座山?!蔽聿├档?。

    “你这是什么意思,让我过去吗?”莫凡半信半疑道。

    “如果你太弱,我是不会让从我这里走过去的,到了下一个山阶,想要后悔就来不及了,那个家伙会把你撕成碎片?!蔽聿├档?。

    “你想?;の??”莫凡说道。

    “你是唯一一个继承了恶魔血脉的人,我希望你离开这里,等实力大成再来也不迟,何必现在自寻死路?!蔽聿├丫挥写蛳氯サ囊馑剂?,身上的杀气更散得七七八八。

    “我非上山不可?!蹦布峋龅玫?。

    “你拼劲全力也最多把我打成重伤,下一个石雕比我强许多……你当真不怕死?”吸血鬼博拉说道。

    “没有人不怕死,只是有些东西总是会摆在心底凌驾于恐惧的位置上?!蹦菜档?。

    “人啊,愚蠢又可敬,所以从上古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到如今拥有了妖魔都不敢轻易入侵的众多城市。不像无情的血族,自私卑劣,活得越久越视生命如珍宝,最终到了濒临灭绝之境,只能够苟延残喘在阴暗的地下道,洞穴中?!蔽聿├鞠⒌?。

    “你是一个文艺的吸血鬼?!蹦驳?。

    “我跟它们不一样,我效忠的是伟大的恶魔,我作为恶魔的仆人,忠诚、勇敢,岁月如何变迁都无法改变我们最初许下的承诺,一千年了,我以为我会在这里慢慢的腐朽,被遗忘。没有想到我博拉生命尽头,一位真正的恶魔者诞生了。请原谅我之前对您的考验,也请接受我的效忠,我的上一位主人只拥有了恶魔能力不到一天时间,我发誓在此守护,渐渐忘记了时间。如果你对我并不满意,可以让我就此凋零,我不剩下多少寿命了?!蔽聿├谖腔勾殴爬瞎笞逯?,就连半跪下行得礼仪,恐怕也要追溯到千年之久。

    莫凡有些愕然,他不会想到这位吸血鬼就此罢战。罢战便算了,他竟然抛开守山之责,效忠自己。

    自己并不是他的长辈,但他和柳茹一样,只有恶魔之血可以让他们的心脏继续跳动。

    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吗?

    莫凡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吸血鬼博拉,一时间内心复杂。

    但愿真的天无绝人之路吧,这条闯山之路不单单只有这个星河山道,迎接自己的还有整个帕特农骑士殿,还有地位超然的圣裁院,现在自己还只在山脚下。

    不过,有了这家伙,相信对付最后一个雕像便不会毫无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