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道下,那些听到了消息的人立刻从信仰殿蜂拥来,很快人们就穿过了那山道结界看到了一个青年的背影,正一步一步的往阶梯上走去!

    “那人……那不是在世界学府之争上打败了哲罗的莫凡吗!”

    “好像真的是他,他这是在做什么,闯神山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很快就有人认出了闯入星河山道的莫凡来,议论之声顿时传遍了整个山头。

    没多久,山道之下已经聚满了人,他们万分惊讶的看着在世界学府之争中大放光彩的这名中国学员,完全无法理解他这种义无反顾的行为。

    山道的上方,骑士殿的人很快出现在了出口的位置,他们围在那里,可以俯视整个被结界给包裹起来的星河山道,也能够看见看上去显得非常渺小的莫凡。

    “他是谁?”

    “不管他是谁,他这都是在自取灭亡!”骑士殿的殿主海隆冷漠无情的说道。

    “他恐怕是为了叶心夏而?!笨饴姿档?。

    库仑与芬哀站在一起,库仑原本是心夏的守护骑士,由于心夏的地位不断的上升,使得库仑这位守护骑士也获得了很高的待遇,可谁知道变故一下子发生,这让库仑反而感到一阵后怕。

    说实话他一开始也不愿意相信,也觉得这绝无可能,直到一切证据罗列出来后,库仑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真是一个莽夫,这样又有什么用,这条山道没有人可以闯上来的!”芬哀气恼的说道。

    “他好像走到第一座雕像那里了?!?br />
    “那些所谓的天才也没有几个能够击败铜兽!”

    ……

    莫凡步入到了与第一座雕像同阶梯的位置,他转过去盯着它,而雕像那独眼也忽然间打开了,直勾勾的盯着莫凡,透着一股子让人不寒而栗的邪性!

    这就是第一个雕像——希腊铜兽!

    这是相当古老的生物,在希腊代表着杀伐,先人将这种充满戾气的怪物降服?用来守护着这座神山!

    希腊铜兽只有一只眼睛,它的四肢肥硕短粗,身躯也臃肿得如一只巨大的蟾蜍,它的脑袋,却如同一只犀牛,鼻的位置有着无比锋利的铜角。

    铜角指着莫凡,忽然间就冲了上来,莫凡就看见一道锐利致命的青光逼近,快得让人根本没有半点反应的时间。

    “唰??!”

    莫凡的肩部立刻出现了一个小血洞,血液从里溢了出来,缓缓的流淌。

    希腊铜兽到了莫凡的另一边,那独眼带着几分轻蔑之意,好像这一击是它故意打偏的,就是想要多热热身,毕竟在这里风雨洗刷多年,一动不动宛如一种无尽岁月的诅咒,唯有出现了这种自己找死的人,它们才能够变成活物,松动一下自己的筋骨!

    “咵咵~~~~~~??!”

    希腊铜兽身子再发动进攻的时候是没有半点前兆的,很多妖魔野兽,它们在爆发出强力的速度时,气息都会发生变化,身躯更会如同蓄势待发的弓弦那般紧绷,可这希腊铜兽就半趴在那里,宛如一个慵懒晒着午后太阳的肥硕之物,偏偏在下一秒它就能够爆发出无比可怕的速度,将那铜角直接贯穿敌人的身体。

    如此难以防备,让莫凡一时间不知该何从下手。

    很快,莫凡的身上又多出了几道伤痕,这些伤痕都在身体非致命的位置上,希腊铜兽那眼睛里依旧带着对莫凡的嘲弄。

    看得出来,它并不想那么快杀死莫凡,一旦这条山道没有了闯入者,它又得长眠不知多少年。

    “咵?。。?!”

    希腊铜兽再一次发动了攻击,又是青光呼啸,这一次莫凡直接被这家伙给撞飞了出去,身子从高高的阶梯上滚落了下去。

    “他怎么不躲?。?!”祝蒙非常焦急的说道。

    “躲不掉的,铜兽的眼睛与它的鼻角拥有特殊的魔力,会琐死目标,让人难以闪避?!迸永乘档?。

    “不能闪避??那这还怎么打???”

    “只能看莫凡自己了?!?br />
    ……

    连续受伤,莫凡身体却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一方面这些伤都影响不大,另一方面他的心神其实仍旧没有从这次的巨变中反应过来,当脑子里只填满了一件事情的时候,就连即刻出来的痛苦都会被忽略不计!

    莫凡爬了起来,随意的止身上的伤口。

    他不是没有集中精神战斗,而是这家伙的攻击根本避不开,明明这铜兽的体型并不是那么庞大,偏偏它的攻击宛如一座大山撞来!

    “咵~~~~??!”

    希腊铜兽发出如人类一般的笑声,嘴里满是对弱小者的嘲意。

    这一次,希腊铜兽似乎打算给予莫凡一击更重的伤,它的眼睛里透出了残暴之意。

    又是青光凌厉一闪,从高高的山道长阶上一下子冲到了山道拱门这里。

    莫凡这次根本就不做任何的避让之意了,他冷冷的注视着这只希腊铜兽……

    “苍雷爪??!”

    就在青光抵达面前,莫凡手成钩爪,竟然直接与这希腊铜兽正面相抗??!

    指尖雷电爆出,苍黑色的电光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雷霆魔爪,与希腊铜兽在山道阶梯处相撞!

    雷霆威力相当惊人,那粗壮无比的电光和整个苍雷爪的气势都碾过了希腊铜兽的攻击,希腊铜兽被苍雷爪击中,身躯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厚重的石阶上!

    “瞬息移动!”

    雷爪还在空气中乱舞,莫凡身形却是在虚空中一晃,顷刻间消失在了原地。

    希腊铜兽倒下的位置,空间一丝轻颤,银色的神秘之光一闪烁,莫凡豁然出现,他的整条手臂都被苍黑色的簧状雷电给包裹着!

    “雷臂,爆!”

    莫凡手成拳,以雷霆之臂重重的往希腊铜兽的身上砸去!

    “轰~~~~~~~~~?。。?!”

    死光之雷产生了恐怖至极的雷爆,电弧如蛟龙那般冲天而起,疾电与轰开的死光豁然席卷,将山道阶石与周围的植物全部化为了乌有。

    希腊铜兽被那游龙电弧给直接轰到了空中,浑身上下都附着着雷丝,臃肿的身躯随时都要被这股庞大的力量给分解了……

    “暴君制裁!”

    莫凡目光一凝,又是粗壮无比的闪电横向而过,直接从希腊铜兽身躯的左侧击穿到了右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