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闭门会里,争执之声并不算太多,显然绝大多数判官认为血石是最有力的证据,假如连血石都不能识别黑教廷的身份,那么他们圣裁院的罪石便同样是荒唐之物了。

    所有的判官在上任之后,血都会滴于血石之上,算是烙印上自己的血印,然后所有血石都会由神官来保管,唯有在闭门会中,神官才会将每个人相应身份的罪石拿出来,然后进行有罪与无罪的投举。

    他们坚信罪石是无法作假的,更是与每位判官的身份完全绑定,所以他们同样相信黑教廷的血石是最能够证明黑教廷高层身份的东西。

    至于那名女孩为什么看上去并没有半点撒朗的气息,原因也都陈列出来了,忘虫也被证实,现在只差一个,就是由那女孩自己亲口承认自己是撒朗,可也因为忘虫的存在,她自己都不知道拥有撒朗记忆与人格,这个承认就毫无意义,何况哪一个罪犯会承认自己是罪犯呢?

    ……

    终于,闭门会大门被两名圣裁法师给打开,圣裁法师地位超然,负责圣裁处决,一旦罪名被定下,甚至拥有当场处决的权力。

    每一位圣裁法师都是超阶,这才是最为可怕之处!

    包老头在门外等候,作为上一代的神官,他地位超然却一样不能够进入到闭门会中,只能够在门外等待结果,当然他也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影响力,从十三位判官的交谈中提前得知圣裁的结果。

    “我尽力了,老朋友?!崩啄汕崆岬奶玖丝谄?,拍了拍包老头的肩膀。

    包老头其实并不姓包,他退休之后也算是隐姓埋名,开了青天猎所,顺势姓包,他真名叫宋启鸣。

    宋启明又看了一眼其他几位判官,给出的答案同样是如此。

    宋启明知道罪名怕是成立了。

    “稀客啊,我没记错的话,您老人家大概至少十年没有理会过圣裁院任何事务了吧?”大判官杜兰克看到了包老头宋启明,立刻笑着说道。/p>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的下场会和艾森德尔一样!”包老头冷淡道,也不再与大判官杜兰克多言,转身离开了这里。

    大判官杜兰克脸色一沉,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老头。

    包老头自然知道了结果,那么接下去他要做的事恐怕就和祝蒙、韩寂、庞莱他们几个一样了。

    只是,偌大的帕特农神庙,再加上圣裁院的势力,他们也不敢完全保证以四个人的力量保得住莫凡。

    ……

    ……

    顺着山道往上走,莫凡通过了信仰殿,绕开了裁决殿,很快就抵达了通往神女峰的星河山道。

    此时,包老头已经在星河山道这里等候了。

    “如何?”韩寂立刻上前来问道。

    若是圣裁院做出了一个比较公道的判定,那这件事就算是压下来了,也不至于闹得如此人心惶惶。

    韩寂还是希望这一切不要变得不可收拾。

    包老头摇了摇脑袋道:“大概在天黑之前就会宣布结果?!?br />
    “莫凡,你真要见她的话,那只有这闯山一个办法了。在没有完全定罪之前,她都算是帕特农神庙成员,只要你闯过了星河山道,你就可以提出见她一面,虽然此时此刻帕特农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人靠近心夏,但这个规矩帕特农还是会遵守的?!迸永扯阅菜档?。

    莫凡点了点头。

    帕特农的人肯定不会让自己踏入神女峰,更不会让自己靠近圣女殿半分,这是唯一的办法。

    此时,包老头走到莫凡的身旁,低声对他说道:“你要用自己的力量闯过去?!?br />
    “我明白?!蹦不赜Φ?。

    庞莱之前已经说过了,星河山道上存在着一个强大古老的压制结界,再强的力量在这里都会被压制。

    莫凡虽然有恶魔系的依仗,可想要闯入到圣女殿中见到心夏,唯有依靠自己的修炼来达成。

    “莫凡……”庞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莫凡转过头来看着他,等待他的交代。

    “你若失败了,你的一身修为很可能付之东流。圣裁院已经做出判决的事情,这世上没有几个人可以改变,包括当年全球享有圣名的圣子文泰,他也没有能够逃脱有罪审判,前阵子艾森德尔,世界最强的暗影系法师,他一样做不到。你刚刚在世界学府之争大赛上成就了自己的名望,又获得了神印礼赞,我们都坚信你将来一定可以超越我们,前途不可限量。我希望你能明白,你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改变这个结果的,我们真心的希望你能够冷静下来,不要白白断送了你自己……至少,再最后的行刑上,我们会让大议员亲自出面,让你可以见她最后一面?!迸永持沼诨故前颜夥八党隹诹?。

    唐忠没有说,那是因为唐忠了解莫凡的性格。唐忠知道心夏的事情基本上成了定数,他一样想阻止莫凡,也希望莫凡即便再怎么不愿意接受,也宁愿去相信这就是事实,心夏就是撒朗,那样的话,莫凡就不会做出白白牺牲了自己的事情。

    可唐忠看到莫凡的反应,这番话便说不出口了。

    韩寂、祝蒙也是如此,假如莫凡不是从始至终都凭借着实力成就自己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会阻止莫凡今天的行为,闯神女峰,本就是挑衅帕特农神庙的威严,强抗圣裁院的判决,那也是挑战圣裁院的权威,这两大超乎于魔法协会的势力,是连禁咒法师都不会去得罪的!

    莫凡看着庞莱,也看着这几位因为这件事特意守护在自己身边的四人。

    这样的指控,莫凡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前一刻还在想着将心夏回来,两个人可以过得舒舒服服,无忧无虑,天降如此噩耗,让莫凡感觉就像是一场荒唐到了极点的噩梦。

    与黑教廷为敌,让莫凡感觉已经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了,自己不知道他们身份,他们却时时刻刻想要自己性命,他们藏于暗中,卷起的灾难浩劫让自己一身修为变得那么渺小和微不足道。

    可在莫凡看来,心夏的这个指控,远比对抗黑教廷来得可怕十倍百倍!

    被黑教廷迫害了,莫凡至少知道自己要发愤图强,要掌握着更强大的实力,可心夏的这件事,真的让莫凡感觉坠入到了一个梦魇之中,辗转折磨,暗无天日!

    这种情绪下,他只明白一点。

    那就是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她,无论如何都要在她身边,对自己而言这是一个几乎亏摧垮一切精神支柱的消息,可对心夏而言呢?

    小的时候,她娇弱到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站立都很艰难,总是偷偷的流眼泪,如今面对这样的事情,要她如何去承受!

    “如果?;げ涣怂?,再高的修为,再多的荣耀又有什么意义?”莫凡说道。

    “可你有没有想过……”庞莱还想说什么。

    这时包老头朝庞莱摇了摇头。

    庞莱最后还是没有说下去。

    莫凡踏上了星河山道,这条山道是唯有得到准许的人才可以进入的。

    两个月前,莫凡倒是获得了准许,但今天,他绝对是不速之客。

    “阁下,这里是星河山道,你若没有许可,跨入这道门,就会立刻死无葬身之地,请你考虑清楚?!惫靶问糯?,一名裁决法师严肃无比的说道。

    “我考虑清楚了?!蹦不赜α艘簧?。

    庞莱比谁都清楚星河山道的凶险,一看见莫凡跨入其中,顿时脸色都变了。

    庞莱当年闯的时候,是知难而退了,可莫凡今日,却比当初的自己更坚决,不见心夏誓不罢休,那样的话,他这一身的魔法修为真就彻底断送了!

    “星河山道,一名闯入者??!”

    “星河山道,一名闯入者?。?!”

    “星河山道,一名闯入者?。?!”

    高亢的声音很快在整个神山之中回荡了起来,那肃穆的古钟敲打出了震耳的声音,也不知多少个年头没有响起过了,听上去那么沉重!

    星河山道有深青色的混沌之光在交织,无论从神山哪个地方望来,都可以见到这种不寻常的能量在摇曳。

    正如庞莱所说的,闯入者一踏入拱门内,压制结界便会开启,一下子笼罩住了整个长长的宽阔的山道,就连头顶上空都被直接封死,莫凡感觉自己像是站在一个混沌隧道里,周围什么都看不清,唯有顺着坡度望见四尊充满杀气的雕塑,分别伫立在不同的山道梯次。

    莫凡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被压制,但压制得程度不算他太强,应该可以施展出自己本身的全部实力。

    可庞莱已经明确的说过了,在这星河山道中没有保存住近乎超阶的本领,根本没有通过的可能。

    有人闯山,这个消息立刻轰动了整座神山,就连信仰殿的信徒们都听到了,并且又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雅典卫城……

    像是一个古老的禁忌,当有勇者去打破的时候,便足够引人注目!

    ——————————

    (这几天练车考试,真的很疲惫不堪,没有向大家请假,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大家就暂且原谅下我只能够半夜更新的这个问题吧。今天考完了,我尽量慢慢的调整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