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虫的事情莫凡自然记得,当初张小侯被深受其害。

    “黑教廷掌握了忘虫,他们会在一些极其重要的人员身上使用,所以那些潜入到我们审判会之中的黑教廷成员,事实上在平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内奸,因为他们一切有关黑教廷的身份与记忆,都会被忘虫给控制着,唯有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内,或者使用一种特殊的声音,才会刺激忘虫,使得那个人幡然醒悟,自己是黑教廷之人?!碧浦铱谒档?。

    莫凡坐在那里听着。

    唐忠见他没有说话,接着道:“心夏身体里有忘虫,所以帕特农神庙的人断定,她自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份,唯有在某个特定时间,她关于黑教廷的记忆在会复苏,也就相当于她身体里另一个灵魂醒来……而等到一切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忘虫又会将这份记忆掩埋起来,让心夏看上去跟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这就是我们始终无法击垮黑教廷的主要原因,我们很拼命的去查黑教廷高层的真实身份,可黑教廷的高层,他们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黑教廷成员,我们又从何查起?”

    撒朗执只是一个代号。

    血石铁证。

    难以治愈的双腿是因为她的身体藏着另一个灵魂。

    心夏那纯净的心灵也并非是假的,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撒朗,有忘虫存在。

    唐忠、冷青、唐月三人一开始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同样是带着根本就不相信的态度,他们第一反应一样是圣女选举之争,同样觉得这是一种无比荒唐的污蔑,可当这一切一切被揭晓时,他们竟然不得不去相信了……

    那个羸弱、善良、心思纯净的心夏是无辜的,她那掩埋在忘虫中的撒朗记忆,那在某个特定时间里复苏的灵魂与人格,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

    他们此刻已经将他们所知道的全部陈述给莫凡听了,他们知道这一切真的很难接受,但事实便是如此。

    心夏是撒朗,也不是朗,然而心夏与撒朗的灵魂在一具身躯上,圣裁院和帕特农神庙终究会将罪责定给心夏。

    屋子里沉寂了,隐约可以听见莫凡重重的呼吸声,这一切对莫凡而言太过天方夜谭,偏偏证据就摆在面前,正逼得他不得不去接受。

    “你有什么打算?”灵灵开口问道。

    这件事,真的前所未有,更是对莫凡一种巨大的打击。

    要他去相信博城灾难的幕后黑手,古都浩劫的万恶之首,便是朝夕相处之人?

    “我要去见她?!蹦不卮鸬?。

    “你恐怕见不到她,她被紧闭在帕特农圣女殿中,不允许她接触任何人,一旦有罪石判决完毕,圣裁院陈列所有铁证,若是黑色石子高于白色石子,她就会被正式认定为撒朗?!碧浦宜档?。

    “我不想理会他们那些所谓的铁证,所谓的罪石,我要见到她?!蹦埠芸隙ǖ乃档?。

    “帕特农武装力量惊人,不是一人之力可以抗衡的?!碧浦姨玖艘豢谄?。

    “圣裁是什么时候?”

    “今天,或者明天,我想那些证据恐怕说服了很多持有有罪石的人,最后的结果……”

    莫凡没有再多说,起身离开了青天猎所。

    刚走出了几步,唐月追着出来,她看着莫凡,心里也是一阵难过,或许对莫凡来说千万妖魔都远不及这个消息来得更为可怕,这何尝不比有一天醒来,兀然发现自己是黑教廷成员来得痛彻心扉?

    “如果你真的要去的话,把这个带上吧?!碧圃滤底?,将一个珠子递给了莫凡。

    莫凡看了一眼珠子,心里微微有些触动。

    他接过了这个珠子道:“如果酿成难以弥补的过错,我会一个人承担?!?br />
    “你的决定,也是我们的决定?!碧圃滤档?。

    莫凡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言。

    ……

    ……

    莫凡的手机里一下子有上千条信息。

    莫凡无心一一回复,他知道这些不断给自己留言的人,都是关心自己的人,可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人。

    ……

    重新踏入希腊,进入到了雅典卫城,莫凡径直的前往了帕特农神山。

    季节的一点延迟,导致真正的飞花之期在最近的几天,盛开得姹紫嫣红的神山一眼望去,就如同画卷一般,美得不似人间。

    飞花飞絮飘入到雅典卫城,飘入到高楼与街道上,整个城市萦绕着芬芳。

    莫凡抬起头,穿过那些蜜茶色的花瓣与翠蓝色的轻叶,注视着帕特农神山上那最神圣静穆的神女殿,他脑海中回想起心夏说过,选举结束后她就立刻离开这里……

    “莫凡!”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

    莫凡目光望去,见是庞莱、韩寂、祝蒙三人,他们似乎在这里等待自己多时了。

    祝蒙依旧满脸胡须,他神情严肃的走来,看着目光坚定的莫凡道:“你考虑好了?”

    “这件事,不需要考虑?!蹦菜档?。

    “我们不能出手帮你?!焙潘档?。

    假如莫凡真的遇到了巨大的?;?,他们三人自然会全力鼎力相助,包括唐忠也会一起前来,以他们几人的实力,怕是什么困难都可以解决。

    但这次的事情,他们却真的无能为力,圣裁院之威,不容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师轻易挑衅,一旦他们这几个分别代表着中国宫廷、魔法协会、中国议员的人出手,扰乱这次圣裁的话,必定掀起更大的祸端。

    “我们会跟着你,能做的也只能够在你遇到?;?,把你从帕特农和圣裁院的人手中救下?!弊C沙磷派羲档?。

    很显然,唐忠已经提前知会了他们,或者说,他们早就猜测到莫凡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来帕特农神庙的。

    他们不能帮莫凡与帕特农、圣裁院为敌,能做的也只有尽可能的保住莫凡的性命。

    帕特农与圣裁院都有对叛者直接处决权,莫凡很快也将挑战他们的威严。

    “席玉是投下白色石子吗?”祝蒙问了一句。

    “还不知道?!迸永吵磷派羲档?。

    “他并不理会大议员的暗示是吧?”祝蒙冷笑一声。

    莫凡知道他们特意在这里等待,也是为了自己,心中也多了一份感激。

    他自己清楚,这件事非同小可,他们还愿意站出来?;ぷ约?,便已经是最大的情义了。

    “那我上山了?!蹦脖б愿行?,对他们说道。

    “再等会,看看老神官那边的消息?!迸永乘档?。

    “老神官?”

    “就是你们猎所老头?!迸永车?。

    莫凡张了张嘴,脸上满是惊讶之色。

    包老头竟然是圣裁院老神官,神官是圣裁院最高级别的成员了,负责监督十三判官。

    圣裁院的判官便是手中握着罪石的人,由包括大判官在内的其他十三名神官来对一些位高权重、修为惊天的人进行判决,而设立的神官之位,尽管不参与任何判决,但却负责监管十三位判官的行为,若有徇私,允许处决。

    圣裁院判官的地位就已经够高了,神官自然更是超然,莫凡之前大概知道包老头退休前应该是大人物,却绝没有想到他会大人物到这种程度!

    ……

    帕特农裁决殿内

    一张圆桌,十三张椅子,这间完全封闭更由众兵把守的会议室再没有多的别的东西了。

    十三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判官坐在椅子上,他们面前是一大叠陈词,也有一叠证据。

    昨天,他们已经在圣女殿进行了一场当面裁庭,他们也听了叶心夏的陈述,当然更多的是听到大贤者梅若拉的愤怒指控,就连一直力捧心夏的殿母也在当面裁庭中没有为心夏说上半句话来,毕竟她也是亲眼目睹心夏杀了圣女潘妮佳,也亲眼目睹了心夏的血可以融于撒朗血石。

    当面裁庭已经结束了,现在是闭门会,这十三名判官将会对这宗事件进行最后的判决,一旦罪石结果出来,若白色石子多于黑色石子,就表明圣裁院认定这个撒朗指控存在漏洞,不能够完全证明心夏是撒朗,心夏也将会被降到由中国审判会来处置。

    而如果黑色石子多于白色石子,这宗案件就会被判定罪名成立,心夏以撒朗论处,由圣裁院亲自执行。

    “显而易见,她是无辜的,撒朗怎么可能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何况从她所有的资料来看,她都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魔法学生,仅此而已。至于撒朗血石的事情,我想这世界上兴许存在着某种可能,使得另一个人的血液可以与这个特殊的身份血石相融?!崩醋杂谑ケB薮蠼烫玫睦戏ㄊ啄伤档?。

    “雷纳,我看你是越老越有妇人之仁了,证据已经如此充足,又何必再做过多的辩解,我的石子是不会更改的。血石就如罪石一样,绝不会撒谎,更不可能冒名顶替,她是撒朗。年龄根本说明不了任何的东西,据我所知新接任的黑教廷红衣主教冷爵,便是一位智商极高的少年,我们也断定,纽约神殿的失窃案,便是该红衣主教所为!”帕特农神庙出身的判官杜兰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