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本可以出关,但考虑到空间系和召唤系的两个魔法都需要巩固,并且他也想让火系和雷系的境界再有提升,一个月的冥修时间自然是远远不够的,而在这礼赞山上闭关,也确实远比其他地方修炼要来得清静和迅速。

    虽然获得了2倍的雷系神印,莫凡并没有着急着离开,而是打算在这里继续修炼一个月,让自己的功力更加纯净。

    礼赞山是完全隔绝外界的,这避免了外物的干扰,获得第一名的国府队伍,也有在这里继续修炼的资格。

    修炼道路本就漫长而又枯燥,这么多年来莫凡也早就打磨掉了那种一获得点成就便要出去显摆几分的心性了,不能够安心修炼的,多半成就也会有限。

    现在自己已经得天独厚了,这种情况下再格外努力,天下无敌那是迟早的事情!

    ……

    ……

    飞花节为帕特农的神山节日,却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了希腊一个最著名的庆典。

    到了飞花节,神山上所种着的蜜茶色细腻的花瓣便会与翠蓝色叶子在地中海吹来的季节之风中缠缠绵绵,萦绕在整座神山的山顶、山腰之中,然后它们又会像彩庆的仪仗队那般,缓缓的驶入到雅典卫城,飞入人家院落,飞入大街小巷,让整座城市都被这份唯美点缀得动人心魄!

    这个节日,一样会聚集全世界所有帕特农神庙的信徒到来,让平日里肃清的雅典卫城一下子变得热闹非凡,人们从前一夜就在山下静候,希望能够第一个进入到信仰殿内,聆听老贤者的轻祷,诉说自己的期望……

    “唉,还是被抢先了,我以为自己至少能够排在前一千名,可看着条道上的人,都连绵到了万人梯那……”一名年过半百的老者大叹了一口气说道。

    “总有比我们更心诚的,咦,前面的人怎么了,看上去发生了事情?!崩细救缩谧沤?,目光注视着前面队伍。

    前面队伍人头攒动,楸再后面那就是人山人海,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最前面的人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纷纷在那里嗷叫着。

    “回去吧,回去吧,今日神山闭山!”

    “闭山??开的什么玩笑,我们大老远的前来,从昨夜开始在这里等候?!庇腥私腥铝似鹄?。

    “命令已经下达,你要不满可以去找信仰法师们说啊?!?br />
    “不会吧,怎么好好的闭山了!”

    “谁知道呢,指不定有大事发生……那只能够明后两天再来咯?!?br />
    “走吧,走吧……哇,后面怎么如此多人,这要怎么走????”

    庞大的等候队伍很难移动,知道了闭山消息的人想后退离开,却最多转个身,便再难有什么移动了。

    好在帕特农神山的次序一直都由政府在引导,即便人再多也不会出什么乱子,很快庞大的队伍就开始慢慢的散回到城区了。

    然而,仍旧很多人无法理解,帕特农神山怎么突然间闭山,飞花节是重要的节日,没有重大变故是绝对不会闭山的,可惜帕特农神庙消息并无半点走漏,做过多的猜疑也没有任何意义。

    ……

    ……

    脑袋有些轻微的疼,这种疼痛持续了很久了,心夏也不知道自己身子这么的羸弱,即便已经是法师了,也还是有一种使不上劲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往往会在睡醒后没多久。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床铺上,而是坐着轮椅,心夏这才想起来昨晚看书看得太晚,迷迷糊糊就轮椅上睡着了。

    忽然,一股有些刺鼻的味道传了进来,她一下子清醒了,目光完全打开,却发现自己被一大群人围着,这些人一个个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自己,更像看怪物那般带着警惕!

    “你说得那番话,真让我们感到寒心?!钡钅柑鞠⒌?。

    “真是歹毒至极,难道生命在你眼中就这么不值得一提吗,你就用这样的手段来铲除你通往神女道路上的所有敌人??”大贤者辛西娅死死的盯着她,愤怒的痛斥道。

    “果然身体里流淌着魔鬼的血液!”

    心夏望着所有人,她发现整个帕特农神庙的高层几乎都在这里了。

    她目光平静,她也不知为何面对这莫须有的情形,她可以保持平静,似乎自己做得漫长的梦让自己变成了一个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面无表情的人。

    她低下头,看了一眼那扑鼻而来的味道。

    果然,那是血腥味。

    她看到了自己手上、袖子上、裙裾上,沾满了鲜红的血,一个熟悉的人正倒在自己的轮椅盘,她瞪大着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凝视着自己,她已经死去了,却还在盯着自己。

    “我……我杀了她?”心夏喃喃自语。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是自己做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也在自己模糊的记忆力搜寻到了一点点是自己亲自动手的画面。

    “你难道还能够忘记你自己做的事吗!”海隆无比愤怒的道。

    “潘妮佳?”心夏看清了那个人的脸,分明是潘妮佳,最仁慈,最心善的圣女!

    心夏深呼吸了一口气,她需要一点时间去屡清楚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潘妮佳用生命的代价来识破了你,也为我们帕特农神庙避免了一场大祸!”

    “这一届选举,竟是如此多灾多难?!?br />
    阿莎蕊雅此刻也在人群之中,她被几位金耀骑士?;ぷ?。

    阿莎蕊雅缓缓的往前走了一些,目光注视着心夏。

    心夏也抬起头看她,开口问道:“这是你的杰作吗,真感谢你把我当成你的竞争对手?!?br />
    阿莎蕊雅摇了摇头道:“你是叶心夏?”

    心夏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问。

    阿莎蕊雅继续开口道:“你一直不知道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份,对吗?”

    心夏看着她,根本不知道阿莎蕊雅在说什么。

    “看来你确实不知道。你的这个灵魂是无辜的,但你另一个灵魂却罪不容??!”阿莎蕊雅冷冷的说道。

    ……

    ……

    两个月的闭关修炼结束,莫凡便先返回国了。

    莫凡知道选举期还没有结束,打算借着这两个月闭关修炼大有长进的机会,再前往明珠学府的三步塔,冲刺到更高层,来一口气突破雷系和火系高阶第二级……

    三步塔修炼时间是有限的,莫凡还算顺利的让火系达到了高阶第二级了,可以施展天焰葬礼-地狱火石。

    返回到了青天猎所,莫凡打算去看看小灵灵,不知道她发育得如何了。

    小灵灵似乎开始进入少女期了,个子长了不少,都快到莫凡肩膀了,身子骨也渐渐的开始有了一个女孩子该有的轮廓。

    “灵灵,我们找点活干吧,我想买一件趁手点的盾魔具,我那冥离盾已经报废了?!蹦残蘖洞蟪?,正打算一展拳脚,想来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单独接一下巨额悬赏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灵灵趴在吧台前,目光缓缓的抬了起来。

    她的眼神很奇怪,莫凡也描述不上来,但看得出来是有大事情发生。

    “怎么了?”莫凡问道。

    “我不好开口,等我姐过来了再和你慢慢解释吧?!绷榱樗档?。

    “有什么不好开口的,难不成你第一次大姨妈来了,哈哈哈,你如今算是女人了,小灵灵……”莫凡无良的大笑了起来。

    灵灵没因为莫凡这个玩笑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用一种看流氓的眼神看他。

    莫凡见她这副模样,很快就收起了笑容,看来确实是有大事发生。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绷榱樗档?。

    “我?”莫凡愣了下。

    两人正说着话,副审判长冷青已经从们玩走来。

    与她一同到来的还有唐月以及审判长唐忠,三人看到莫凡,神情都显得几分奇怪。

    “出事了?”莫凡问道。

    唐月点了点头,坐在了莫凡的旁边。

    冷青一言不发。

    气氛变得非常奇怪,没有人道出真相。

    “你们打算就这样一直干坐着吗?”莫凡问了一句。

    “莫凡,这件事我们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其实一开始我们也难以置信,觉得相当荒唐,但后来罗列出一系列证据后,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碧浦宜档?。

    “你们直接说吧,这世上还会有我怕的吗?”莫凡说道。

    “撒朗被抓住了?!崩淝嗨档?。

    莫凡愣了一下。

    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撒朗不是那种蠢到可以被人悄无声息的逮住的人,她大智近妖!

    “在哪被抓住的?”莫凡问道。

    “帕特农神庙?!崩淝嗨档?。

    莫凡哑然失笑,撒朗躲在帕特农神庙??

    还真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她究竟是如何被识破的呢?

    “你难道不想知道她是谁吗?”唐月低声问了一句。

    “她还能是谁,她就是撒朗啊,抓住好啊,但我觉得帕特农神庙不应该太早下定论,因为那个人未必就是撒朗,谁都没见过她真正的面貌……我有听过她声音,可声音有太多办法可以变了,包括容貌也可以发生改变?!蹦菜档?。

    莫凡对这个消息并不怀什么激动的心情,因为那个人是不是撒朗还不好说。

    “有铁证,证明她是?!?br />
    “什么铁证?哦,先说她是谁吧?!蹦驳?。

    三人一下子沉默了,目光相互对望着,偏偏谁都不想开这个口。

    莫凡觉得他们行为好笑。

    “是……是心夏?!敝沼?,唐忠鼓足勇气说道。

    莫凡脸上的笑意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三人几乎可以感觉到莫凡身体里流淌着的暴戾血气从肌肤中释放出来,整个人气质一下子变得可怕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