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跟我说的些,我都会去考究清楚,我已经派人去日本西熊市了,这件事你就不要瞎操心了,那家伙要真的命薄,你再急也没有用,还是好好准备准备,前往帕特农神庙接受神印礼赞吧,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突破?!卑贤范阅菜档?。

    “我感觉那家伙应该没有死?!蹦踩险娴乃档?。

    “应该是吧,按照你说的,那海兽要杀人的话,在日本就可以了,没必要到这一刻?!卑贤匪档?。

    “包老头,那拜托你了?!蹦踩险娴乃档?。

    “很多年没出来了,这件事我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难得你能够帮我们国家打下这个第一?!卑贤匪档?。

    包老头是真不轻易出山的,发生再大的事情他都窝在那个屋子里,这次会出来莫凡也是很意外。

    既然包老头都这样说了,莫凡也只能暂且把这件事放下。

    那只小岛海兽确实出现得太突然了,等莫凡意识到赵满延被吞,哪怕化身恶魔去追也无从下手,只能让包老头一步步查,搞清楚这那究竟是什么生物,寻到他的栖身之所。

    ……

    第一名的赏赐,正是最令人心动的神印礼赞。

    莫凡一行队伍前往了希腊,原计划是要在帕特农神庙选出神女的大典那天,他们在世界各地信徒聚集神山之下得到新任神女的礼赞,但选举似乎并没有一个合理的结果,想来神女诞生还需要一些岁月,他们的神印礼赞也将由殿母代劳。

    莫凡早就想念心夏了,正好这次可以光明正大的前往帕特农,看看她情况如何。

    不知道为什么,莫凡总觉得心夏有心事,这阵子莫凡都在忙碌比赛的事情,比赛结束没多久,赵满延又出事,莫凡都还没有好好和心夏谈谈关于圣女的事情。

    如今,圣女一共有三位,拥护之声最高的潘妮佳,拥护者最忠实的阿莎蕊雅,以及不温不火被人们称之为凑数却似乎有强大后台的心夏

    莫凡对这件事已经质疑很久了,很明显有人将心夏推举到了这个位置,明面上是殿母所为,可莫凡觉得这件事未必有那么简单。

    ……

    抵达帕特农神庙,顺着神山万人梯,国府人员在封离与庞莱的带领先前往了信仰殿。

    每天到信仰殿祈福的人络绎不绝,许多人为了能够获得健康与长寿,更不惜一掷千金,就为了换取那一点点信仰贡献,好得到神女殿的祝福。

    一个实习女侍的祝福,都可以保一名婴孩十年不生病,不被病疫感染,而神女殿的人不可能一一为每个人做这份祝福,因此他们会从最虔诚的信徒以及愿意付出巨大贡钱的人中赛选。

    一个健康祝福,信徒们都愿意十年风雨无阻,富豪一掷千金,而神印礼赞更是祝福系中最顶级的魔法了,金钱是不能衡量的。

    “为什么不等神女选出来再进行,我们又不急,我听说神女的神印礼赞会加持更高?!苯傩醪唤獾奈实?。

    “应该是选举出了一些问题,短时间不会有结果,殿母也不错,她是除神女之外祝福系最强的人,她的神印礼赞很扎实很娴熟,至少可以让你们基础威力达到1.4倍,稳定的话1.5倍也不成问题?!迸永辰馐偷?。

    “我还是第一次来神山,不过帕特农有禁止飞行的禁制,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万人梯,得爬个一个多小时吧?”江昱说道。

    “恩,要的。我们虽然不是信徒,但既然受得这样的恩惠,这起码的尊重和真诚还是要的,慢慢走吧,顺便领略一下神山的风采?!迸永乘档?。

    神山郁郁葱葱,花香四溢,每翻过一座山侧,往往可以望见一大片花树漫山遍野,山风一吹,五颜六色的花絮在空气中轻舞,美如画,香扑鼻,实在是一个人间圣地。

    “那里是什么,好漂亮??!”蒋少絮看到了一座中间镂空的山崖,不由的叫了一声。

    山崖如桥,从这座山通往另外一座浅蓝色的香山,悬崖峭壁之间,一座如童话屋一般的秋千挂在那里,惊险却又如仙境一般令人向往。

    “山崖上面是圣女阿莎蕊雅的寝宫,那里已经是神女殿的区域了,我们应该是不能随意上去的?!迸永郴卮鸬?。

    莫凡顺着山崖往上忘,果然在那仙境秋千屋端头处,一大片绿荫树冠之间露出了一座白色的宫楼,静穆圣洁。

    心夏告诉过自己,这里每位女贤者以上的人,都有自己独立的宫楼,阿莎蕊雅这座立于悬崖之间又直通神女大殿的宫楼,多半是神山极致之屋了,住在那上面不仅可以将神山花山树海尽收眼底,更能够望见雅典卫城的繁花似锦!

    ……

    万人梯只到骑士殿,骑士殿以上就不允许闲杂人等入内了,这里的禁制更加强大,稍稍触碰就灰飞烟灭,唯有继续顺着被命名为星河的山道,才可以正式进入到神女山。

    “要是在九月七号深夜来这里,你们会看到这条山道直通夜空,繁星之中更会有一道星路打开,与这星河山道连在一起,当真是世间最壮丽唯美的景色了,可惜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来的?!迸永晨醋耪馓醣手蓖ㄍ衽降奶焯葜?,不免感慨了起来。

    “老庞,你要是没经常来这,怎么知道这事???”封离回过头笑着问了一句。

    “很久没到这里了,唉?!迸永惩耪馓跣呛由降?,脸上露出了几分苦涩。

    “这里怎么没有守卫啊?!蹦采舷驴戳丝吹?。

    庞莱点了点头,显然对帕特农的一切很熟悉,他解释道:“这星河之道是通往神女山的唯一路径,其他地方布满了禁制,非洗礼之人,必定会被禁制给灭杀,再强的人都顶不住神山的古老禁制。唯有这一条星河山道?!?br />
    说着庞莱指了一下星河山道的那座大白石拱门,然后又指了指最顶端相似的大白石拱门,接着道,“但凡有闯入者,鑼条星河山道就会关闭,任何人难以出入山,假如有人身处抵达了星河山道,这两座白石门会立刻启动大阵,将闯入者困在这条山道中……你看见那些石雕了吗,一共四座守山石雕,它们会动用混沌之法,把闯入者的实力压制到高阶,甚至高阶以下,然后再将其制服?!?br />
    “压制?什么法师都会被压制吗?”莫凡问了一句。

    “除非是禁咒法师,不然实力都会被压制。并且实力越强,越被压制得厉害?!迸永晨戳艘谎鬯母鍪厣绞窠幼诺?,“而守山石雕会在这压制大阵中保存有大统领的实力。你想,一个顶级的超阶法师在这大阵中被压制成你们这般实力,四个守山石雕一出,还不是很轻易就被制服?”

    “庞莱,你怎么这么清楚,难不成你闯过?”封离说道。

    “不错,当年伊之纱不远见我,我只好闯山,我一身超阶四系满修为的情况下被压制到了只有高阶出头的实力,结果被守山石雕被重伤,休养了三个多月,修为还倒退了?!迸永骋膊槐芟?,很直接说道。

    “师父,你一个超阶满修连这四个雕像都打不过?”

    “恩,被压制得太厉害了,所以再强的人,都很难闯到神女峰?!迸永乘档?。

    “那帕特农还准许你入山,真是宽宏大量?!狈饫氩挥傻男α似鹄?。

    “我堂堂正正闯山,帕特农神庙本就有一项规定,很久以前保存到现在的,说是有古老时期有一位士兵预知了泰坦巨人会掀起一场报复,要见神女当面禀明,但骑士殿不允许这名士兵见神女,最终泰坦巨人真的来了,给帕特农神庙造成重创。于是有智者开辟了这条星河山道,允许勇士们闯山拜见神女。闯山成功的,便可以见神女一面,也包括神女峰中任何人。这个古老规矩当今很多人都不知道了,我也是听文泰跟我说的……”庞莱说道。

    “你还真敢闯,年轻时候就是胆子大啊?!狈饫敫刑玖艘痪?。

    “首席,那如果实力本来就是高阶的,会被压制吗?”莫凡问道。

    “实力本来就是高阶,压制会很小?!迸永郴卮鸬?。

    “那我们这些人岂不是很容易闯了?”江昱笑着说道。

    庞莱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好闯什么,超阶虽然是被压制了实力,但超阶魔法一样可以使用,只是威力大打折扣!我当初四系满修,四系领域,一念星座,精神大境界,一身魔具套装,你们这群人加起来都不一定打得过实力被压制的我,我连最后一个守山石雕的面都没见着!”

    大家听了庞莱的话语,不免满脸愕然。

    想想也是,实力被压制到高阶,可庞莱终究是一名超阶满修法师,其对魔法的理解,精神境界、魔具、领域、都不是他们可以比的。

    “你们这种实力,第一个雕像都打不过,还闯山。闯山的失败的后果是什么,你们知道吗,轻者修为倒退,重则星辰世界粉碎,一身魔法全废!”庞莱冷哼了一声。

    “呃……我就随便说说,嘿嘿嘿?!苯鸥筛傻男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