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哥,你哥有什么好担心的,你担心他伤心过度?”莫凡说道。

    赵满延摇了摇头:“唉,算了,我们刚拿了第一,我不应该跟你聊这种不开心的事情?!?br />
    “那有什么,该默哀的,该喜悦的,即便混杂在一起,是什么心情,就是什么心情?!蹦菜档?。

    “我自己在这里走走吧,等我想清楚了再跟你细说?!闭月酉匀换褂幸环懊凰党隹?,事实上这番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说得是否妥当。

    “好吧,我就在屋子里,最多在穆宁雪屋里,到时候你来找我?!蹦惨裁幻闱?。

    先行离开,莫凡回过头,发现赵满延顺着海堤缓慢的前进着,想来确实被遇到的这件事所困扰。

    还好,一切都是早有心理准备的。

    至亲的人若是离开,有心理准备与突然发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漫长的时间会让人逐渐接受这种生命走到尽头,那份难以割舍会慢慢的变成对离开者的尊重,赵满延其实不该有什么遗憾了,毕竟他在他父亲离开之前做了这么一件轰动的大事,不会有任何愧对,也可以让老人安然离去。

    至于突如其来的噩耗,往往打得人如雷轰顶,莫凡在博城灾难和古都浩劫里看到了太多这种生死别离,他不是不能够切身感受到这份痛苦,所以才会拼命的修炼,确保自己至亲的人可以平平安安,不再这妖魔乱世里那么兀然,那么仓促的离开。

    可生命是不可能无穷无尽的,总会有一天要收拾心情继续走下去,一辈子呆在阴影与雨天中,那死去的就变成了你自己。

    ……

    ……

    海堤前,赵满延仍旧在纠结着,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威尼斯众多岛屿灯火在远处亮起,也有一些小岛就那么沉寂在夜幕之中,似不存在。

    迎面一对情侣走来,男子年纪三四十,额上有疤,脸色发暗,他紧搂着旁边的女子,笑容咧得很大,似乎很满足这份感情,更宛如一个刚热恋的青年。

    ?子也有三十边岁,相貌平平,赵满延平日里都不会多看一眼,女子保持着羞涩的笑意,那双眼睛转动着,倒是偷偷打量了赵满延一眼。

    “朋友,帮我们拍个照可以吗?”男子问了一声,然后将相机递了过来。

    “好?!被蛔髌匠?,赵满延会一脸傲慢的从两人之间穿过,这辈子只有自己秀别人的恩爱,没有别人秀自己,可他今天心情低落,顺手做点善事,也当是给快走的老爹积点福。

    赵满延伸出手,准备接过相机时,那暗脸男子笑容忽然间变得极不纯粹。

    目光中一下子透出了杀意,一条长长的八爪毒蛇从男子的袖子里钻了出来,恶毒的缠上了赵满延的手腕,然后狠狠的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这一口咬下去,赵满延没怎么感觉到疼痛,可血液就跟被冰冻了一般,从自己手臂的地方快速的传遍了身体!

    “你们!”赵满延大惊失色,急急忙忙施展出防御魔法来。

    圣盾庇佑即将描画完成,赵满延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一阵恍惚,完全就跟昨天喝得烂醉如泥一般。

    最后一道星轨断裂,赵满延防御根本来不及施展出来,那毒素侵体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不单单是麻痹了他全身,更是让他精神一片紊乱??!

    “你们是什么人!”赵满延还能够说话,顿时大声质问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死得不明不白岂不是更好?!蹦窍嗝财狡降呐庸钚α似鹄?,她缓缓的从手掌中抽出了一根极其狭长的毒针。

    毒针有短剑长度,显然是一种相当阴损的魔具,类似于官鱼那种臂铠刺,这种魔具一般都是刺客型法师所持有的,他们在对付妖魔上兴许不会有太大的成效,但对付魔法师,却是致命杀手!

    “谁派你们来的!”赵满延满脸愤怒,眼睛都要喷出火焰来。

    “或许吧,正好你们父子两可以泉下做个伴!”女杀手冷然一笑,毒针干净利落的往赵满延心脏的位置送。

    毒针轻易的刺破了赵满延的皮肤,迅速的没入到肌肉里,很快就能够抵挡心脏,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光芒剧烈的闪耀了起来,赵满延脖子上一条完全不起眼的项链自行启动,强烈的金光逼退了这两个杀手,那根毒针也再难刺入半分。

    “不愧是富公子,这种强于于威尼斯之戒的宝物都有,只不过这种垂死挣扎有意义吗?”女杀手继续笑着,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这两个人修为很高,尤其是那个偷袭赵满延的毒系男子,赵满延即便没有分神,一样会被男杀手给控制住。

    赵满延很长时间都是做一个花花公子,唯独这两年多以来拼命修炼,好对父亲有个交代,从未得罪过什么大人物,也断然不会招惹这种级别的杀手来取自己性命……

    金色的光辉保佑住赵满延,可这个保命魔具是不可能一直维持的,在这种偏僻之地,更不可能有人来救自己。

    赵满延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可他及不甘心,更不敢相信!

    “赵有乾,你给我滚出来,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赵满延大吼的道,那张脸因为中毒而开始青筋泛黑和凸起。

    他这么一喊,并没有任何人应答。

    “赵有乾!有胆子杀我,没胆子见我最后一面吗??!”赵满延继续大吼道。

    他有一种感觉,赵有乾就在这附近!

    果不其然,不远处一颗老树后,一个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从那里走了出来。

    此人连头发都裹了起来,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到根本不允许任何人看到他的半点样子。

    金色的光辉一时半会无法破除,但赵满延彻底孤立无援,两个顶尖杀手不知用这种手段送多少人上过路了,赵满延这种年轻顶尖法师在他们面前如同孩童一般,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那我就送你一程?!蹦枪湃淼哪凶右趵湮薇鹊乃档?。

    看着此人,赵满延全身都凉了,心跟被毒针刺了几个来回。

    真的是他。

    真的是他!

    知道自己难以逃脱,但赵满延从心里真的不愿意相信是他,他宁愿去相信是自己从前放荡形骸得罪了他人……

    好歹是兄弟,赵满延在某个瞬间期间也想到了这一层,就在不久前他也想跟莫凡说这件事,他察觉到赵有乾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人,可兄弟血脉之情,让赵满延最后还是摇头挥去,没跟莫凡说自己这种猜疑……

    也正是他心里带着这么一丝丝对兄弟之情的坚定,使得那番话没有对莫凡说出口,否则莫凡一定会跟在自己身边,防止自己遭人暗算,自己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个下??!

    想到当初莫凡在金林荒城舍身相救,后面的几次遇险他也是没有半点犹豫,再看到这个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赵有乾,那种心情真的难以言喻。

    “你是真没一点人性的吗?”赵满延质问道。

    “跟我讲这种东西,不觉得幼稚!还不是我们老爹做得好事,逼得我做这种决定。我赵有乾从十岁开始就天天受到他的管束,开始学各国语言,开始学金融,学怎么跟做生意的人说人话,跟贪财鬼说鬼话,我给我们家族赚了多少钱,出了多少力……而你,从出身开始就过得逍遥自在,那老头连骂你一句都不舍得,大把大把的塞钱给你花,没让你打理任何事情,你想学什么他给你铺好路。我以为他只是惯着你,无所谓你有什么成就,过得舒坦跟个废物二世祖就可以。我以为他是把我当做这个氏族的继承人来培养,所以严厉,所以对我各种不满,所以让我奔波一切事务,好让我将来可以做得比他更好……”

    “结果呢??!”

    “结果呢?。?!”赵有乾突然间发狂的大叫了起来。

    这一声大叫之后,赵有乾整个人就阴沉得可怕,那声音更带着歹毒与怨怒??!

    “结果就因为这什么破学府之争,连第一名都没有拿下的时候竟然留下遗嘱,让你这个蠢货来继承偌大的赵氏,然后让我赵有乾来全全辅佐你……哈哈哈哈哈,真是一个好爹啊,真是一个好爹啊。他是从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着的,从一开始就把你当做他亲生的,而我就是一个随意他差遣的,他差遣完,然后再留给你差遣的佣人??!”赵有乾近乎嘶吼了起来。

    他不甘心,非常不甘心,就算赵满延跟着国府队伍混了一个第一又能如何,他赵满延为整个赵氏做得贡献是赵满延十个第一都换不来的,可笑的是自己那个父亲就因为那么一点点东西,便觉得赵满延是整个赵氏的希望,他得像狗一样跟在自己这个废物弟弟身后……

    “那是老爹的决定。等他走后,你觉得我会跟你抢这个吗,我修我的魔法,你掌管你的家业,你何必要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老爹气还在,你就迫不及待对我下手!”赵满延看着整个人都扭曲的赵有乾,不由深呼吸一口气。

    “就是因为他气还在……在他走的最后一刻,我会亲口告诉他,他的宝贝儿子已经被我宰了,这是我对他这么多年视我如家狗的报复!”赵有乾已经什么都不顾了。

    “如果真是那样,你怎么可能在他病倒没有多久就派来了杀手,这两个杀手,你早就找好了,就等他病倒那天看情形行事吧?”赵满延说道。

    “你猜得对,有这样一个爹,我怎么能够不留一手。你也别太怨我,你知道究竟是谁做得毫无人性!”

    “我会原谅你的,你毕竟是我哥?!?br />
    “我也不想这么做?!?br />
    “照顾好咋妈?!闭月铀档?,挣扎毫无意义,他从赵有乾的眼睛里没有看到一丝丝的不舍。

    赵有乾真的变了,变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我会的,她不会怀疑到我头上,她相信我?!闭杂星礁錾笔质疽?。

    保命的光辉渐渐的散去,也如同赵满延心灰意冷。

    他站在那里,心中若还有一些遗憾的话,就是不能如愿的莫凡闯荡天下,追求魔法之道。

    也希望他能够把自己没有泡完的那份妞一起泡下来……

    赵满延也不知道自己临死前脑子里为什么会闪过这么一个荒唐又好笑的念头,或许跟那家伙混久了,什么大风大浪都可以笑侃面对吧。

    “动手!”

    两个杀手修为当真可怕至极,甚至有可能是超阶级的法师,他们气势惊人,即便没有毒素的压制,那强大的杀意都令人脑子里无法升起半点反抗之光。

    赵满延闭着眼睛,死亡逼近之时,他并没有注意到那藏在他灵魂之中的木鱼器皿却光辉四射,像是尘封无数岁月的苏醒??!

    “嗼~~~~~~~~?。。。。。?!”

    “嗼~~~~~~~~~~~?。。。。?!”

    忽然之间,海堤与威尼斯海域之间,两声震动天空,撼动整座城市的咆哮兀然的卷了起来,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心悸可怕??!

    光影交错的海里,一座黑色的岛屿忽然从海平面中拔起,巨型的海浪翻腾到了云端上,化作了一道又一道的遮天海啸扑向了四面八方!

    “天啊,那是什么???”

    “那座岛……那座岛……”

    威尼斯城,数十万人目睹了遮天海啸的卷来,无数魔法师飞上了天空,警戒之鸣顿时响起,紫色的光辉照耀在了威尼斯城池里??!

    巨大如山脉一般的阴影投下,月光与星光全部被遮蔽,威尼斯城与那忽然拔起的岛屿相比都宛如玩具之城那般,轻易的就会被其摧毁……

    威尼斯城里,莫凡就在面向海洋的城区,他目光骇然的看着那座浸泡在绵绵汪洋里的身躯,内心的震撼堪比当初第一次目睹图腾玄蛇??!

    “是它……是它……它一直跟着我们!”莫凡惊骇中猛的响起了什么。

    岛……

    伪装成岛……

    是那个在日本就出现过却未曾谋面的神秘巨大生物!

    它竟然游到了地中海,停在了威尼斯?。?!

    它真的在跟随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