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接下去的几天,所有人也彻底解放了,威尼斯本就是一座充满魅力的城市,大决战彻底结束之后他们也可以在威尼斯水都中狂欢上几天几夜。

    都是年轻人,放纵起来也是无边无际,莫凡这种体质的人都大醉了一整天,可惜酒精对穆宁雪基本无效,不然也可以乘着那份高兴的劲,把她给办了,生米煮成熟饭,就不至于整出太多幺蛾子!

    莫凡对穆宁雪的心态一直都是,能强硬得来就不要软下去,适当用点手段之类的,那也是可以的,不然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修成正果,自己对她已经相当坦诚了!

    “妈的,吐死了老子了,江昱那鸟人给我们介绍的什么酒,喝起来跟牛屎开水一般,后劲竟然这么大,我差点把一个四十多岁的舞娘给办了,那会是我一辈子的痛!”赵满延终于醒了,破口大骂了起来。

    莫凡在他隔壁阳台,见他摇摇晃晃的样子,不免觉得好笑。

    昨天扶他回来的确实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但那家伙可不是女人……

    这次一觉醒来,已经算是天入傍晚了,夕阳橙黄色的光辉洒落在威尼斯城中,焕发出的却是五彩缤纷之色,无论是那些装饰得多姿多彩的玻璃窗,还是水道映出的光辉,亦或者那些美丽成熟的威尼斯女人,都让人心情格外舒畅!

    当然,没有畅快淋漓的胜利,这些在眼中全部是暗淡无色的,莫凡回想起比赛的种种,不由越发佩服自己。

    当初老爹卖掉老宅送自己到天澜魔法高中是多么明智的选择啊,自己特么就一个魔法天才??!

    “走,去吹吹风,醒醒酒!”赵满延喊了莫凡一声。

    “好,往海那头走吧?!蹦菜档?。

    其他人也不知道去哪里疯了,估计该勾搭一起的勾搭一起,没勾搭的就在威尼斯街头勾搭,反正第一名的队伍,站在原地不动个一分钟,总会有人认出你来,然后投怀送抱。

    莫凡和赵延也不需要遮遮掩掩,他们又不是什么影星、歌星,即便这种世界学府之争全球关注,绝大多数人是不可能通过远距离的转播画面就在马路上认出他们的,稍稍变化一些服装,就跟大街上普通年轻人没两样,除了长得帅了那么一些……

    走到了威尼斯靠海的那一面,其实整个威尼斯是落于一个很广袤的海湾之中,整个海湾呈现不规则的半月形,有趣的是,正有一条长长的海陆横过,宛如弓上的一根粗弦。

    莫凡和赵满延两人闲来无事,便往那长长的海湾长堤中走去了,那里倒不是威尼斯地界了,两人也无所谓它叫什么名字,总之这里风景很不错。

    沿着海堤大陆来往的人也不算少,上面有许多顶级的酒店,在夕阳中泛着金璧辉煌的光芒。

    “奇怪,那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座人工岛了?!?br />
    “不奇怪吧,那用来做决赛的小岛斗台也是人工岛,没准是我们太久没有来这里了?!?br />
    “也是,我确实有阵子没来这里散布了,唉,人老咯,就是容易孤陋寡闻,连威尼斯海湾有了一座新小岛都不知道咯?!?br />
    两个老人顺着海岸边散着步,目光时不时往威尼斯城的方向望去。

    这里与威尼斯城还隔着一片很大的海湾海域,当初小岛斗台也就设立在这里。

    “你把我叫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不会是只来吹风吧?”莫凡觉得赵满延有话要说,索性先开口了。

    “这你都能看出来,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赵满延一脸惊讶。

    “有屁快放?!蹦裁荒托牡乃底?。

    赵满延倒显得几分犹豫,也不知道要不要跟莫凡谈及此事。

    “关于我老爹的,我爹年纪不小了,年轻的时候留下一大堆的毛病。这次我们拿了第一,我也算给他争足了脸面,哪知道他病倒了,压根没有看到……”赵满延叹了一口气道。

    “那倒是挺可惜的,你不去看看他吗?”莫凡说道。

    每个做儿子的长大了,其实都是想让老爹以自己为荣,不需要他们的庇佑,也能够在这个社会上立足脚跟,亦或者成绩斐然。

    赵满延的心情莫凡倒能理解,确实他以前给他的族人和他父亲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不会有太大出息,坐吃等死就行了。

    “有点怕?!闭月铀档?。

    “怕?”

    “他的病很严重的,我们的老治愈法师很早就跟我们说过了,假如他再病倒,多半可能会走,虽然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一想到这老头子没多少天可以活了,心里真的很难受?!闭月铀档煤芮?,一改他平日那副嘻哈模样。

    “这么严重?”莫凡愣了一下。

    他没有想到赵满延老爹是步入到了生命尽头,这件事赵满延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过。

    “所以我才想做点出人头地的事情,好让他放心的走。我现在就怕,等我去看他,告诉他这个,他一个心满意足就撒手西去了,他没见到我,应该就不会那么轻易的走,这也是我怕去看他的原因?!闭月油鲁稣夥坝?,想来不知憋在心里多久了,始终没有向人吐露。

    “真的没有治愈和延长的可能了吗?”莫凡问道。

    赵满延摇了摇头,他父亲的病情十多年前了,能熬到现在已经是有医术高明之人续住了。

    “除非复活术,不然他那种情况就等于癌症晚期?!闭月铀档?。

    莫凡见赵满延有做心里准备,也不由感叹了起来道:“我说你这个天天享福的公子哥怎么会想着进国府,抛开女人那么勤奋的修炼。不过既然都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是得去看他的,你用这种偏激的办法吊住你老爹的性命,那真的不如自己到他跟前,好好的把自己在威尼斯威风四射的事迹告诉他,让他心满意足的离开,你也好好的跟他道个别,让他安心?!?br />
    “你说的也对,只是我还担心我哥……”赵满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