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专注项链在这个时候发挥出了作用,水蓝色的华光包裹住了莫凡被诅咒的精神世界,很快一种温暖的感觉,缓缓的流入到莫凡全身,莫凡的血脉重新流通了起来,浑身的肌肉也不再石化那般僵硬。

    “萧院长这东西可是宝贝??!”莫凡看了一眼自己的专注项链,心中默默感谢了一下老院长。

    这件专注项链莫凡很早就持有了,让莫凡意外的是即便到了高阶这个级别,它依然能够发挥出惊人的效果,这项链好几次帮助自己化险为夷了!

    “暗影傀儡!”

    莫凡看到大嘴吞来,果断的将自己的残影留在原地,自己本体利用暗爵斗篷贴着大触虫魔的脑袋溜走。

    大触虫魔身躯巨大,正好遮蔽出了一大片阴影来,莫凡以此逃跑,玩得就是高难度和心跳!

    “喀!”

    大触虫魔一口吃下,将莫凡留在那里的傀儡生吞到了肚子里。

    这时附近的助理裁判们坐不住了,不出手的话,莫凡可就丢了性命,偏偏那大触虫魔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样子,要让它吐出莫凡来还真有点困难。

    “哼,我说过你这是自取灭亡,怪不得我无情!”奈夫鲁冷酷无比的说道。

    大触虫魔他难以控制,现在莫凡想活都难了,至于负罪感,奈夫鲁压根没有,这是比赛,意外出现性命丢去的人那也实属正常,他不是没警告中国这群人。

    “他应该没那么容易死?!泵装滤顾档?。她对莫凡的了解多几分,那么狡猾的一个人,哪有说死就死的。

    “你们快看上面!”赛义德发现了什么,指着大触虫魔的头顶位置叫道。

    众人望去,却发现一个黑色的斗篷轻轻的一甩,莫凡潇洒灵异的出现在了大触虫魔的两颗脑袋之间!

    “他在那里,那大触虫魔吃掉的是什么??”奈夫鲁惊道。

    “是傀儡,这家伙的暗影系境界也很高??!”米奥斯幡然醒悟!

    大触虫魔似乎还在感受一下肚子里的小蟑螂挣扎的滋味,可肚子里什么感觉都没有,跟吞了空气没啥区别。按理说一个人类法师吃下去,也会放几个魔法攻击它的胃壁的,谁知半点动静都没有!

    “唰唰?。。。?!”

    两道火焰剑光凌厉的斩下,几乎在同一时间将两颗脑袋给直接破成了两半,并迅速的烧成了粉末。

    “嚄~~~~~~~~??!”

    两颗脑袋一死,大触虫魔立刻发出了痛苦的嘶吼声。

    一共八颗脑袋,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颗,要是再被摘掉,它就得滚回到地狱里去了!

    大触虫魔愤怒归愤怒,却立刻将身子卷成了一坨,?;ぷ×俗詈笠豢拍源?。

    莫凡见这巨型家伙如此小心翼翼,不免笑了起来。

    果然触虫魔是一种中看不中用的生物,凭借着邪性凛然的外表震慑一些弱小的生物还有几分作用,可碰到强的,估计也跟一条可怜胆小的爬虫没有任何区别,与图腾玄蛇那种级别的生物比起来,差了不知多远!

    “飞川皑狼,上!”

    莫凡一声令下,飞川皑狼飞冲了出去,它速度快如白光,在大触虫魔即将把身体卷成堡垒时从其身体缝隙之间冲了进去!

    “嗷呜?。。?!”

    飞川皑狼越战越勇,面对只剩下一个脑袋的大触虫魔是没有半点惧怕之意。

    大触虫魔身体翻腾,它已经将自己围成了一个巨型铁桶,飞川皑狼渺小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巨影剑阵!”

    莫凡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以大触虫魔这架势,飞川皑狼冲进去肯定会被绞杀,无论如何不能让大触虫魔在飞川皑狼破了它最后一个脑袋前蜷紧!

    司夜统治迅速完成,在这浓浓的黑暗大幕下,一道道黑色的影剑飞向了大触虫魔。

    根本不需要瞄准,剑影狂刺,如此多的巨影剑针,不能完全禁锢住这头大触虫魔,怎么也可以让它动作僵硬一些。

    “重力空间!”

    莫凡两大控制魔法并用,暗影禁锢,空间枷锁,就是不给大触虫魔蜷起身子的机会。

    “我们也来!”牧奴娇与江昱开口说道。

    牧奴娇动用了冰封灵柩,巨大的冰墓落下,镇住了大触虫魔的身体一部分。

    大触虫魔还在拼命的蜷缩,只要?;ぷ∽詈笠豢拍源?,它就有再生的机会,亡灵强大之处便是它们不死不灭!

    “嗷呜?。。。。?!”

    层层的巨躯中,飞川皑狼忽然发出了一声霸气凛然的咆哮。

    大触虫魔的身体忽然剧烈的一阵抽搐,紧接着就看见飞川皑狼从中央之处飞跳了出来,狼嘴上赫然叼着大触虫魔的最后一颗脑袋!

    这颗脑袋一脱离大触虫身体,大触虫魔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死物,它的骸骨身躯如没有梁柱的楼房,轰然垮塌了下来,骨体更是渐渐变成了粉末,化为尘土!

    “死了???”牧奴娇看着这庞然大物垮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结束了,这场战斗总算结束了!

    “我们赢了吗??”江昱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大触虫魔身体很难在这个世界保存,它的骸骨垮塌后马上开始消散。

    其残魄被莫凡直接收走,以小泥鳅坠现在的级别,统领级的残魄根本不会有翻身的机会,没过多久便会拿去凝炼,变成强化莫凡星子的一部分能量,而那法老之泉,莫凡更不可能放过!

    小泥鳅狂吸,真是一点东西都不留给埃及,法老之泉充盈在小泥鳅坠身体里,小泥鳅难得焕发出了一种威严之光,与往日黑不溜秋的气质大有不同!

    天生双系耗费的资源和耗费的修炼时间是巨大的,没有小泥鳅坠,莫凡估计现在还在中阶徘徊,所以一看到小泥鳅坠晋升,莫凡便知道自己接下去的时间修为又要突飞猛进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奈夫鲁站在那里,周身没有了一只亡灵,他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怎么都没有想到连大触虫魔都奈何不了莫凡。

    “我们强的地方终究是亡灵海战术,以耗他们为主?!泵装滤顾档?。

    希腊、英国都有顶尖高手,他们同样有对付大触虫魔的本领,但他们却应对不了亡灵海战术。

    莫凡这家伙如今已经是排行第一的最强法师,他能宰大触虫魔其实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埃及人在被莫凡识破了法老之泉后,便注定他们没有获胜的可能了,这最后的挣扎,也只不过是不甘惹的祸!

    法老之泉被全部夺走,即便他们五个人身上还怀有其他系的本领,却没有了半点战意了。

    要抛开亡灵系本领,他们埃及哪可能打到现在这个排名,就单单莫凡一个人便可以收拾他们全队了,打下去真的毫无意义!

    “我们输了?!?br />
    “好不甘啊,明明可以拿第一的!”

    “我们在拿到这个名次的时候就该收手的,第三名其实也不错,至少法老之泉还在……”

    这场决赛,直接跳级决赛的队伍,赢了决赛便是第一名,但如果输了,是被认定为第三名的,第二名会从三方混战的队伍中选出。

    现在他们输了,位列第三。

    第三的奖励纵然也丰厚,可对他们来说法老之泉没了,就是致命的打击。

    ……

    “中国,胜!”

    “中国队,位列第一!”

    随着主裁判庄重的宣读,威尼斯城早已经准备好的礼炮顿时腾空而起,五彩的光辉映在了中国队每个队员的脸上……

    “喔喔喔,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莫凡,莫凡,你真是太他妈了不起了?。?!”

    江昱和赵满延两个人激动之下,直接将莫凡给扛了起来。

    莫凡半点防备没有,本以为这两人会将自己抬到一群为自己痴狂的少女群中,谁知道他们把自己往海里一扔。

    “哈哈哈哈,爽?。?!”

    这两人也马上跟着跳了下来,冰冷的海水完全无法给他们降温,激动与狂喜让身体都要燃烧起来。

    这两个神经病一带头,结果队伍其他人也冲了过来,一个个都跳到了海里,追着莫凡身边,把那份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喜悦化作了海水里的尽情折腾,不分男女!

    “你们,都是好样的??!”封离和松鹤站在岸边,看着他们激动的样子,也不免缅怀起自己年轻的情形,这份荣耀对年纪轻轻的他们来说太难得了,这份胜利也更是激动人心,让封离、松鹤都有些悸动起来。

    “好样个什么,一起下来吧!”莫凡也是没大没小,直接动用了念控,往封离和松鹤分别一抓,将他们两个一起拖到了海里。

    两人还真没有防备,不过即便防备,他们也不想拒绝这份热情。

    是啊,老又有什么关系,心不老,还怀揣着对不可能的质问,对渺茫胜利的渴望,那就一样活得激昂?。?!

    两位导师被拽下了水后,更多的人不约而同的跳了下来,在水中狂欢,庆祝这份无比难得的胜利。

    “穆宁雪没下来吧?”

    “你想干嘛,我告诉你,别想揩她的油,高兴归高兴,别以为老子会不跺了你的咸猪手!”莫凡大怒道。

    “你想哪去,我只是觉得她要是下来,大家就全成冰雕了?!?br />
    “她知道我们赢了,一定会很开心的,话说起来,我还没怎么见过她笑,她那么漂亮,笑起来一定更好看?!?br />
    “是啊,没有她,我们也不可能拿下今天的胜利?!?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