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剑!”

    脚尖有死亡之花悄无声息绽放,阿莎蕊雅身形一晃,就看见一条平行于地面的剑芒划过,直击穆宁雪的要害,快如电光,难以防备。

    穆宁雪身上出现了一条伤口,细如丝线,奇异的是这个伤口并没有喷出血液,反倒是慢慢的截断了她的身子……

    再仔细看去,会发现那并非是穆宁雪本人,是一面冰镜,剑痕划开的只是完全透明的冰,穆宁雪自身在另外一处。

    穆宁雪本想要露一个破绽给阿莎蕊雅,好发动埋葬在地面下的百锁,困死阿莎蕊雅,可惜阿莎蕊雅这出招的速度太快了,冰锁从地底下窜起的时候,阿莎蕊雅已经出现在了另一端,冰锁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嗷呜~~~~~~~?。。?!”

    飞川皑狼没有了对手,于是朝着阿莎蕊雅冲来,那冰川飞爪猛的落下,所附带得是一根又一根冰刺,哪怕没有攻击到阿莎蕊雅,冰刺却顺着地面一连贯出了两百多米远,阿莎蕊雅不得不以瞬息移动来避开!

    “暗月斩!”

    阿莎蕊雅身体站在远处,静止如一尊黑色婀娜的雕塑,随着黑暗之力达到一个临界点,她手中的长剑猛的斩落,划开了一道道剑影!

    剑影如新月一样孤冷凌厉,影光分别斩向了飞川皑狼和穆宁雪,飞川皑狼倒是聪明,站在了穆宁雪的前面,以自己的身躯来抵挡这剑影之波,免得身后的穆宁雪再做防御!

    飞川皑狼被剑波扫退出去,身子上出现了一抹透出血丝的剑痕。

    “嘎嘎嘎嘎~~~~~~~~~”

    剑影散去的下一秒,一旁被波及到的树林整整齐齐的倒落,一大片木桩裸|露了出来。

    “念控!”

    阿莎蕊雅攻击不断,她目光凝视着那轰然倒塌的树林,将那些粗壮无比的断木全部控制在自己的意念之中。

    两人环抱的粗木纷纷浮起,悬在阿楸蕊雅的前方,随着她一身娇喝,发丝飞舞,所有的断木被赋予了一个极高的加速度,朝着穆宁雪和飞川皑狼飞砸了过来!

    “风切!”

    穆宁雪以风为刃,漫天狂风在她的面前组成了风割乱阵,所有高速撞来的树木被风撕成了碎末木屑,如白沙一样在空气中扬动。

    “空间律动-剑痕!”

    阿莎蕊雅攻势再起,她将手中的长剑重重的往地面上刺去。

    银色的光辉在她身上绽放,远端上方,无形的剑阔猛的从数百米的高空中坠落下来,狠狠的砸落……

    剑的形态根本看不见,唯有从空间的那一丝丝颤动来判断它滑落的位置,穆宁雪灵动如蝶,规律难寻的闪避着,在她的脚边上,时不时一个深深的??映鱿?,刺入了岩石大地不知多少米深。

    空间剑痕越来越密集,穆宁雪附近的岩石大地已经千疮百孔,全部都是由惊人插入的??幼槌?,偏偏这些剑痕在坠落的过程根本看不见,因为它们是由空间系魔法形成的!

    “嗷呜~~~~~~~?。?!”

    飞川皑狼并没有受到空间剑痕的洗礼,这家伙踏着冰川,狂奔起来的速度快得惊人。

    一座冰桥如虹一般掠过,飞川皑狼踩着这冰桥在半空中奔驰,它在高处扬起了头颅,居高临下的呼啸一声。

    冰棱如刀,形成了一个环形的冰川刃山,起初这个刃冰川之环是在阿莎蕊雅方圆五十米范围,可这些刃山在疯狂的生长,迅速的填满了这整个冰环区域,刃山胡乱的穿刺、生长、交织、蔓延,若是冰环内有一群妖魔,必定是被刺得血肉模糊!

    阿莎蕊雅好不容易以意念之力占据了一点点优势,又被这飞川皑狼给坏了大师。

    感觉到刃山包围过来,阿莎蕊雅再一次施展出瞬息移动,凭空消失在了这凌厉的冰环刃山之中。

    阿莎蕊雅出现在另外一处,目光凝视着站在冰飞桥上的飞川皑狼,怨恨的小眼神要化成刀子了。

    恨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召唤兽有什么用,阿莎蕊雅自然是把飞川皑狼看成是莫凡那个贱人!

    “小蹄子,是不是想我了!”一个贱贱的声音从那木桩的地方飘了过来。

    阿莎蕊雅立刻望去,就看见衣服都没穿的莫凡站在那里,那张黑得跟非洲人一样的脸上咧开了一个让人想要踩一脚的贼笑!

    “你怎么还不死??!”阿莎蕊雅看到莫凡就来气。

    当然最气的是,现在的局面对阿莎蕊雅相当不利,穆宁雪实力很强,阿莎蕊雅与之对抗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让她出局。

    莫凡的飞川皑狼也很强,在穆宁雪的冰雪领域里,那头臭狼更是如虎添翼,达到中等统领的层次了!

    而这会再跑出一个莫凡来,阿莎蕊雅感觉大事不妙!

    “我命就是这么硬……雪雪,你放心得和她打,我来限制她的空间系魔法?!蹦捕愕迷对兜?,并不着急着入战场。

    他现在没什么防御能力了,只能够用自己的意念来骚扰阿莎蕊雅。

    阿莎蕊雅强势于穆宁雪的,正是她那高超的空间系之力,她空间系力量搭配上黑暗契约的剑意降临,穆宁雪要没有飞川皑狼帮助,还真不好对付……

    这会,不死蟑螂莫凡跳出来,遍体鳞伤的他是不能和阿莎蕊雅正面抗衡了,却可以躲在一旁以空间系魔法进行骚扰,死死的牵制阿莎蕊雅的空间系力量……

    假如莫凡精神境界还跟以前一样,估计他这点小意念和阿莎蕊雅比起来就是隔靴扰痒了,可现在不同了,他获得的念石让他的精神修为达到第四境末期,足以应对了!

    “我先宰了你这贱人!”阿莎蕊雅连续瞬息移动,对莫凡的仇恨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看到这女人气势汹汹的杀来,莫凡高呼一声:“老狼,护驾!”

    莫凡站得远,逃起来也快,他五级的遁影往身后的树林里一钻,阿莎蕊雅很快就找不到他了。

    等阿莎蕊雅好不容易捕捉到莫凡的一点痕迹,飞川皑狼已经扑了过来,紧接着穆宁雪的冰锁更是如影随形,逼得阿莎蕊雅节节败退。

    “念控!”

    阿莎蕊雅再一次施展出空间意念,想要粉碎周围的冰锁。

    “念控!”

    可同一时间,树林某个暗处,一双银色的眼睛亮了起来,两股意念在空气中撞在一起,将阿莎蕊雅的操纵之力打得烟消云散!

    阿莎蕊雅深吸了一口气,眼睛要喷出火花来!

    死莫凡,臭流氓,无耻的小人,能不能像一个男人一样站出来跟自己打个痛快,躲在树林里算什么东西??!

    “暗月斩??!”

    阿莎蕊雅气急败坏,举剑往树林之中斩去。

    苍天之木应声落地,宛如一个伐木林场刚刚被上百个工人洗劫了一遍,可那个黑色的影子似乎并没有和那些树木一样断去,仍躲藏在远处,明明什么声音都没有,阿莎蕊雅却感觉那家伙扰人至极的笑声在脑子里盘旋!

    “莫凡,你给我出来,让我砍一剑我便认输!”阿莎蕊雅不怒了,一副只求泄愤的样子。

    “你的话要能信,天下男人都靠得住?!蹦驳纳粼诹肿永锲?。

    “我本不想用在这比赛中用这种力量,但你惹着我了!”阿莎蕊雅声音渐渐变冷。

    以剑气为墙,阿莎蕊雅快剑飞舞,组成了一道剑气防御,?;ぷ×俗约?。

    她解下了挂在胸前的黑色项链,将项链握在了左手上,霎时一道黑色的光柱从云端中打落了下来,降临在阿莎蕊雅的身上……

    黑暗气息如云湍急翻涌,整块岩石大地都冒起了黑色的气体!

    黑暗元素迅速的充斥在阿莎蕊雅周围,化作了一个巨型的黑暗气漩,将一切冰雪精灵给驱逐出这块土地。

    黑暗之息庞大到让观众席位里的老法师们都皱起了眉头,他们可以嗅到一股极其可怕的气味在战场中弥漫,其冰冷却带着躁动,看上去相当稳定却危险至极!

    “这未免有些不符规则……”威尼斯的总督脸色变得凝重了。

    代表着希腊前来出席的骑士殿殿主海隆见众人注视着自己,却沉默了片刻道:“只要选手可以使用的魔具,哪来的不符规矩的说法?!?br />
    “阿莎蕊雅使用这种力量,已经破坏了世界学府之争的规则?!?br />
    “那么埃及呢,埃及这次夺冠,难道不列为禁术呢,假如不处理埃及,那请不要在这件事上做批评?!钡钪骱B∽匀惶换ぐ⑸镅?。

    “既然是比赛,自然会有我们难以周全的漏洞,我只是期望所有国家都能够用公平公正的原则去获得胜利,埃及的事情我们无法做出判断,这件事,我们也无法做出判断,可这样做,真的可以让世人信服吗,作为圣女阿莎蕊雅何必这样自损声誉……”

    黑暗之能庞大到了超出此刻的级别,任何一位在场的超级法师都能够感觉得到,主裁判更是第一时间下达命令,让所有助理裁判呼起结界,否则观众很容易受到黑暗侵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