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

    “这家伙真的疯了吗??”

    苍雷爪频繁落下,无数双眼睛就那样看着这种力量轰击在那个上身赤|裸的男子身上。

    这份战意,实在令人钦佩,因为是个人都知道雷电劈在自己的身上不亚于粉身碎骨的滋味,像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轰击,却一次又一次的自己完成雷系星座的行为,真的宛如一个拥有可怕受虐倾向的狂魔!

    “滋滋滋~~~~~~~~~~~??!”

    随着苍雷爪不断轰打身躯,莫凡这具身躯本身都附带着强大无比的电荷,隐约形成了一个雷电之冕,锁着在莫凡身上!

    “虽然我不知道你这身体是如何承受下这种威力的攻击,不过,我想我们之间的战斗就此结束了。我本很期待与你的对决,可惜你这愚蠢至极的行为让我失望透顶!”哲罗目光冷视着莫凡。

    莫凡没有倒下,但是和倒下也没有什么区别了,那么多次加强的苍雷爪轰在他自己的身上,五脏六腑估计都轰碎了,这样浑身重伤的人,又哪里还有战斗下去的资本……

    这个战场,也只不过剩下他们几个人了,解决掉莫凡,再处理掉拼得两败俱伤的穆宁雪和阿莎蕊雅,最终走向决战从埃及那里找回尊严的,依旧是他们英国,而这一届世界学府之争大赛,他们英国也将重回第一,获得最高的荣耀,再国际资源上也拥有最高话语权!

    “你能率领中国走到这一步,很了不起了,也该知足了?!闭苈匏址鞫?,正在悄无声息的酿造出一个一击致命的飓风。

    他可不想和莫凡再玩这么无聊的游戏,随意一个风系魔法打在他那具摇摇欲坠的身躯上,就足以送他下去。

    “你能把我逼到这种程度,也算是很出色了!”莫凡抬起头,说出的话都带着黑烟……

    “你把自己当谁了?”哲罗恼怒,就没见过如此不识抬举之人,输就输了,堂堂正正的认输,他哲罗还看得起莫凡,何必这副让人厌恶的样子H胜负已分,知道吗!

    “我,会是你未来从心里抹不掉的阴影!”莫凡话语犀利,那双眼睛更从未失去过光泽!

    雷声再一次炸响,这一次莫凡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施展苍雷爪,而是一口气将自己身体里所吸收的所有雷电之力都给释放出来??!

    雷电之丝密密麻麻,豁然形成了一个巨型的电荷力场,充斥在莫凡的领域之内!

    暴君领域本身就有雷电之丝弥补,可这一次雷电之丝多了近十倍,这片区域之内的雷元素精灵也比正常情况下浓烈了十倍不止……

    哲罗本是想施展风系魔法结果点莫凡,却发现这片区域里,除了雷元素之外,竟然再无别的元素精灵了,他的风系力量不形而灭!

    “嗡嗡嗡嗡嗡~~~~~~~~~~~~~~”

    整个战场都在抖动,就连远处的观众席的人,都可以感觉到那窒息的能量在翻滚,在涌现!

    “我倒要看看你的混沌是不是连这也承受的下!”

    “苍雷巨爪??!”

    万钧之力达到了临界点,天空中有无数的苍黑色游龙,它们身躯冗长、硕大,在雷云之中翻滚着汇聚到了哲罗的头顶上方。

    哲罗抬着头,就看见一大片令人心声恐惧的画面印在眼帘,难以想象这样的雷霆万涌会是由莫凡所凝聚而成的??!

    磅礴的雷霆之息压下,让哲罗都有些无法唤起魔法了,这气势比之前的苍雷爪不知强了多少倍……

    “混沌之涡??!”

    终于,哲罗还是在危难之际释放出了混沌魔法,以混沌曲面?;ぷ∽约旱纳硖?。

    在以往,只要有混沌之涡在,哲罗脸上就会带着自信,并享受接下来反打回去给敌人的愉悦,可这次在气势如虹的这苍黑雷电游龙乱舞下,哲罗感觉不到一点点的安全感??!

    “轰轰轰轰轰轰~~~~~~~~~~~?。。。。?!”

    巨型苍雷爪终于落下了,那一个擎天之雷分成数道劈落,电身粗壮宛若是一头天兽的爪子落到凡间,偌大的战场都好像会被它一爪给夷为平地??!

    哲罗的混沌之涡再一次吸收苍雷巨爪的能量,可真正懂得混沌系的法师都明白,混沌之涡并不是一个无底洞,它是有一个上限的,这个上限在同级里面很难达到,并且根据混沌法师自身的修为而扩大!

    哲罗的修为相当高,所以即便面对七人攻击,他也可以反打回去……

    可莫凡此刻施展出的苍雷巨爪,威力提升的可不是一倍半倍,这一道雷电天爪气势上都赶超第三级高阶,往超阶威力上靠拢一些了,彻彻底底的超出了哲罗混沌修为的上限??!

    混沌之涡一被打碎,哲罗即便祭出铠魔具也无济于事,溢出来的雷电之力轻易的就将他的防具给撕成粉碎??!

    哲罗的风之翼更是形如虚设,刹那间消亡……

    哲罗手指上还有一枚戒指,也是在为难之时可以使用,并且是自动触发,类似于威尼斯之戒。

    然而这枚戒指的光之结界,一样在苍雷巨爪中变成了粉碎!

    最后,威尼斯之界的水之守护亮起了,这是哲罗最后的期望,他坚信只要躲过了这一劫,胜利的还是自己……

    可惜威尼斯之戒一样轻易破碎了,他甚至感觉整个苍雷巨爪的威力没有因为这几层防御的抵挡而削弱多少,死亡的威胁让哲罗脑海一片空白,都已经无法去追寻自己究竟问题出在了哪里!

    “嘣?。?!”

    哲罗从空中跌落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背后的疼痛感几乎忽略不计,因为他的眼睛仍旧在注视着刚才那随时可以夺走自己性命的苍雷巨爪。

    落到了地面上,哲罗才发现这个苍雷巨爪是有多么庞大恐怖,感觉整片天空都被这个雷电爪子给笼罩住了,真不敢相信这样的雷系技能是从一名跟自鼬年龄相差无几的学员那里施展出来的!

    躺在岩印里,不知过了多久哲罗才终于回过神来,他爬了起来……

    这一摔并没有什么大碍,甚至他自己并没有受什么伤,苍雷巨爪在破除了威尼斯之戒的?;な?,就被人刻意的收起来了。

    看了一眼离自己不远的那个遍体鳞伤的人,再看看自己一身洁净,衣冠楚楚的样子,哲罗心中的苦涩却无法用半句言语来表达。

    输了,自己竟然输了。

    对付九个人的时候,自己都没有落败,在面对一个人自己却输了!

    自己不是输在了魔法造诣和魔法修为上,却是输在了对战的气魄上……

    “假如我不将雷电反打到你身上,你岂不是输了?”许久,哲罗终于吐出了这句话来。

    “哪有那么多的假如……”莫凡那张脸脏得不忍直视,却还是咧开了一个笑容。

    哲罗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助理裁判已经飞了过来,将再多思考的哲罗给带下了这个战场。

    确实,战斗哪有那么多的假如,假如这不是比赛,假如不是对方手下留情,来带自己下去的就不是助理裁判,而是扛着长长镰刀的死神使者了!

    ……

    助理裁判带下了哲罗,但另外一位助理裁判却逗留在了莫凡身边。

    在他看来,莫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是胜利了,可他真的还撑得住吗,被自己的雷电轰了那么多次!

    “你很有勇气?!辈换岣缮姹热闹聿门谢故侨滩蛔《阅菜盗艘痪?。

    莫凡仰起脸了,此时他正好可以听见周围隆起的崖壁上,那数以万计的观众们在狂呼喝彩,不用猜也知道,他们一定是被自己这苍雷巨爪给震撼得不能自拔了。

    事实上,莫凡自己也被自己震撼到了,以暴君领域的海纳百川来对付哲罗,不断的攻击哲罗,让哲罗反雷击自己,自己再以海纳百川吸纳雷电,如此反复,最终一口气摧毁哲罗的无敌混沌……

    啧啧,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

    “嘣~~~~~!”

    下一秒,莫凡往后倒了下去,躺在了满是粉末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助理裁判走了过来,已经蹲下身子打算将莫凡给抬下场。

    “喂,你干嘛!”莫凡大叫了起来。

    “你气数已尽了?!敝聿门兴档?。

    “扯淡,我还能打,你别碰我,我好得很!”莫凡怪叫着,可身上的伤疼得他狂咧嘴。

    “你确定你这个样子还能打?”助理裁判是位女子,成熟而充满魅力,她看着莫凡那副样子也觉得有些好笑。

    “肯定能,总之你别碰我,比赛规定,选手没彻底失去意识,或者没有生命危险,威尼斯之戒没有触发,就不算出局。但你碰了我,我就真出局了!”莫凡说道。

    “行,你躺着舒服就躺着吧,不过……”助理裁判拿莫凡这个无赖也是没有办法,只是,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你莫凡连一根手指估计都动不了了,“能干掉哲罗,你已经算是荣登这次世界学府之争的最高殿堂了,伤成这副鬼样子,何必勉强,万一伤势扩大、感染,可能造成难以治愈的隐疾?!?br />
    “人总得有点追求!”莫凡吃力的把焦黑的双手放在了自己脑袋后面,吊儿郎当的枕着。

    “你想拿国府第一?”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