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接下去的时间里,莫凡本以为阿莎蕊雅会展开疯狂的报复行动,以回敬自己对她的算计,可她竟然沉住了气,目标转向了英国的其他队员。

    混战是最容易导致人员出局的,一时战况的人员不平均,或者稍稍一个错误的举动,都会引来另外两方的攻击……

    出局的人不断的在增加,中国这边南珏出局了,没多久艾江图也被伽门侬和哲罗联手给送出了场外。

    心高气傲的伽门侬也没有好过,很快被实力强劲的哲罗给重创,正试图返回到队友那边获得治疗。

    结果伽门侬在朝着队友飞去之时,撞上了穆婷颖,被穆婷颖给打出了威尼斯之戒,含恨下场。

    穆婷颖代表穆氏出战,她自身的实力确实并不是相当出彩,但是人脉资源庞大的穆氏却给她穿上了一件冰之套装。

    履魔具、铠魔具、斩魔具、盾魔具、翼魔具,这五大魔具全部都是由炆冰铸造而成,魔具与魔具之间刻印着图阵,可以形成一大片荆棘冰雪,不停的环绕在穆婷颖的周围,使得她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荆棘女王,拥有相当可怕的杀伤力。

    穆婷颖也算是藏得比较深,一直到现在才亮出了她的杀手锏来,自然是要在这万受瞩目的赛事上大放光彩,解决掉了希腊重要成员伽门侬,这冰之荆棘套装也算是物有所值!

    中国这边,能够替换的名额只有一名了,现在赛场上也只剩下了莫凡、穆宁雪、穆婷颖。

    希腊那边,同样还剩下三个人,他们的替换名额已经没有了,伽门侬的出局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英国情况也一点都不乐观,哲罗强力解决掉了艾江图和伽门侬,但他队员们基本上不剩下几个有战斗力的,没有治愈法师的情况下,再难有什么大的胜算。

    阿莎蕊雅也狠,哲罗解决了伽门侬,她三番四次的对付英国队员,以至于英国明显有些气数已尽,独剩下个无敌哲罗在战场上。

    

    “马上到替换人员的时间了,下一个是南荣倪,我们可以恢复一些战斗力?!蹦捕阅履┧档?。

    封离是将南荣倪这个治愈法师安排在了最后一个,就是希望选手再最后有再战的机会。

    “嗯?!蹦履┑懔说阃?,什么多的话也没有说,她对这个人已经没有了半点情绪。

    “?;ず媚先倌呓?,我们就赢了?!蹦骆糜毕缘糜行┘ざ乃档?。

    局面混乱归混乱,可不知不觉中希腊和英国损失更为惨重,眼下他们这三人只要等到南荣倪一个治愈,基本上可以将希腊和英国的人全部扫出局!

    三人不和睦归不和睦,现在关系到了国赛,自然要紧紧抱成一团。

    时间一到,南荣倪就被传送到了赛场之中。

    南荣倪的自保能力极差,主修治愈,次修植物,辅修祝福,只要她被英国和希腊的人先撞上,肯定坚持不了几分钟的。

    三人第一时间去寻找南荣倪的位置,而英国和希腊也察觉到胜利的天平在往中国倾斜,果断放弃了相互厮杀,开始寻找这个回合唯一进场的人。

    他们两国都没有可以新替换的名额了,中国若是多了一个,对他们大大不利!

    “南珏还在场就好了,她可以第一时间听到南荣倪的位置?!蹦菜档?。

    音系的探知范围是最广泛最准确的,有她在的话,就可以确保与新进场的队员汇合了,毕竟这整个战场其实也很广袤,要找到一个特意隐藏了气息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新入场的人隐藏气息是很有必要的,这个战场一共有三家,一入场随机归随即,但从概率上来说肯定离敌人会更近一些,因此隐藏好气息,观察自己所在,再慢慢与队友汇合,这是最正确的做法。

    ……

    一番寻找,三人都没有什么发现,走到了树林的另一头时,莫凡才留意到植物根藤有打结的迹象。

    ?“她有修植物系,对吧?”莫凡问了一声。

    穆宁雪点了点头。

    “一定是她,我们快过去,把我们伤治好了,我们就赢了!”穆婷颖说道。

    三人顺着打结的藤往前走,在树林尽头通向河水尽头的地方发现了南荣倪。

    穆婷颖心中一喜,快步往南荣倪那里走去。

    “等一等?!蹦履┙凶×四骆糜?,让她别轻易往前。

    “等什么?我们现在有四个人了!”穆婷颖说道。

    “可能是个陷阱?!蹦履┧档?。

    “陷阱?你在开什么玩笑,你难道会觉得她会害我们,穆宁雪,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南荣倪可不会把你看得比这场比赛重要!”穆婷颖感觉到好笑。

    “我只是觉得不大对劲?!蹦履┰僖淮嗡档?。

    “你是担心我的伤势恢复之后,彻底抢走了你们的风头吧?!蹦骆糜彼档?。

    她那方圆五十多米全是冰荆棘的能力确实很强大,不单单处理掉了伽门侬,更让英国的一名队员也彻底出局了。

    这次的三方混战,要说功劳,她算是最高了。

    但在莫凡看来,穆婷颖不过是运气好,撞上了两三个有气无力的家伙罢了。

    “我们有什么恩怨,自然赛后解决,穆婷颖,你最好听听穆宁雪怎么说,万一真是别人的陷阱……卧槽,这没有一点脑子的东西,怎么就冲过去了!”莫凡本来还想心平气和的劝说,哪知道穆婷颖根本不理会穆宁雪的告诫。

    “可能是我多虑了,我们也过去?”穆宁雪问了莫凡一句。

    莫凡摇了摇头,假如没有陷阱,那穆婷颖一个人去招呼南荣倪,再将她带过来就好了。

    两人在树林之中等待,穆婷颖做事情确实不怎么用脑子,就那样不带一丝丝防备的走到了南荣倪面前。

    没一会,她就将南荣倪给带了过来,走入林子这里的时候,脸上还着一个嘲讽的笑容。

    “看吧,什么事也没有,还说什么陷阱!”穆婷颖说了一句,然后又对南荣倪道,“快帮我疗伤,英国人和希腊人气数已尽了,没有任何的恢复方式?!?br />
    南荣倪点了点头,目光中透着几分黯淡,她勾描起了星图,将一幅幅星图化成星座……

    “你用错系了,是治愈系,不是植物系?!蹦骆糜比铝艘簧?。

    莫凡和穆宁雪相互对望了一眼,豁然醒悟!

    “快走,是陷阱!”莫凡喊了一声。

    莫凡抓着穆宁雪,暗爵斗篷一甩,与穆宁雪立刻遁入到了树影之中,朝着远离南荣倪的地方逃去。

    南荣倪目光呆滞,但她的植物系魔法却早已经布置在了这片林子,藤蔓成堆成堆的从泥土中钻出,不断的缠结在一起,在这片区域组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鬼藤窟窿,将莫凡、穆宁雪、穆婷颖三人往里面扯去。

    植物系魔法重在布置,魔法师率先将魔能注入到了土壤中,让脚下的土地灌满那些魔法种子,等到需要发动攻击的时候,一口气让所有植物复苏,所造成的威力会远超其他系魔法!

    南荣倪此刻所施展开的鬼藤陷阱显然是布置良久了,哪怕他们三人并没有将她带到面前,其实他们已经深处陷阱之中。

    莫凡算是反应相当快了,抓着穆宁雪转身就逃。

    遁影和暗爵斗篷都只能够携带一人一起遁影,尽管穆婷颖离莫凡的位置也很近,可莫凡已经来不及将那蠢女人一起带上了……

    鬼藤狂舞,生长到比那些苍天古木还要夸张,彻底变成了一个魔鬼丛林,要将他们一口给狠吞下去。

    穆婷颖站在其中,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南荣倪会对自己人出手,这可是国赛啊,再多的私人恩怨都应该暂且放一边,南荣倪这样做,是自寻死路的!

    头顶的光线都被可怕的鬼藤给遮蔽了,穆婷颖发现自己逃无可逃了,于是注视着面前的南荣倪。

    此刻,她才发现南荣倪的眼睛相当诡异,就跟被蒙上了一层灰色的杂质那般,看上去空洞无神……

    穆婷颖这才明白过来,南荣倪是被人操控了心智??!

    很显然,南荣倪被另外两个国家先找到了,而他们并没有直接让南荣倪出局,是操控了她的心智,在这里设下一个大陷阱等待着中国队伍自投罗网!

    看着周围遍布的鬼藤,穆婷颖心中不甘之火涌了起来。

    ……

    ……

    “你们两,跑得倒挺快的嘛,竟然连队友都不相信!”一个媚意十足的笑声从树冠上方传了下来。

    莫凡不用猜也知道,这一定是阿莎蕊雅搞的鬼。

    只是,莫凡有些奇怪,她又是用什么办法操纵了南荣倪的,貌似阿莎蕊雅并不是心灵系的法师,还是说他们希腊那边有心灵系的高手?

    “先离开这里,也不知道她在这里还布置了什么?!蹦布绦拍履┩馓?。

    果不其然,这片森林里的土壤中藏着要人性命的东西,那些之前看上去毫无生气的巨大刺花竟然活了过来,它们有些就躲藏在树木树丛之中,如同虎狼一般一口咬来,有得埋在地底下,猛的窜出将人拖到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