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可恶,这家伙的对手是我,你在这里捣什么乱!”希腊的伽门农大叫了一声,气急败坏的飞到了艾江图所制造的区间里。

    伽门农简直是一个疯子,完全不顾及之前协议好的联盟,直接冲破了艾江图好不容易制造的区间,自以为是的将艾江图给打飞,一人独自面对哲罗。

    艾江图也怒了,这家伙纯心找事的,所不知的诅咒邪蛛网陷阱开启,直接将哲罗和伽门农一起给笼罩进去。

    反正希腊人已经先打破规则了,艾江图也不想再看他的脸色!

    诅咒触发,腥红的邪蛛之丝密密麻麻,所编织的区域达到了两百多米,不远处的树林都被笼罩上了这种诅咒之丝,就看见那些植物正在快速的**。

    **的力量同样作用在哲罗和伽门农的身上,他们两个不敢在这诅咒陷阱中多逗留,立刻向两边逃散。

    哲罗的速度会快上一些,他毕竟是风系的法师,刚离开了那些**之丝,伽门农便疯狗一般咬了上来,就看见这家伙施展着光系的魔法,操纵着一大群光箭往哲罗这里飞来。

    这些光箭拥有极强的追踪性,哲罗在灵敏的闪躲同时,终于发现自己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上了一个光之印记,有这个印记在,那些光箭才会变得像拥有意识一般那样不停的追击过来!

    “你们两个,我不能太过客气了!”哲罗烦不甚烦,他避开了那些光箭之后,身体开始在原地旋转。

    白色的风随着哲罗高速的转动抽成了一丝丝风絮,这些白色的风絮威力极强,朝着艾江图和伽门农鞭挞而去,那鞭挞之风也打击着地面和树林,就看见一道道惊人的痕迹,将树林和地面弄得面目全非。

    “你喜欢逞能,那这些风就送给你!”伽门农扫了一眼艾江图,忽然施展出了黑暗禁锢之力。

    伽门农自己迅速的逃出了白色风鞭挞的区域,却将艾江图给禁锢住了,让艾江图根本无法避让。

    “你也别想走!”艾江图可不会吃这个亏,他目光一凝,用意念将伽门农从黑暗之影中给抓了出来,一个重力空间施加在了伽门农的身上,还在带着几分得意的伽门农很快发现自己寸步难移了!

    ……

    联盟本就是不牢固的,随着伽门农率先破坏力规则,三方战斗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莫凡看到战况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索性采取了低调策略,好保存一些体力和魔能应对后面的局面。

    最早的围攻,使得莫凡耗费了太多的能量,只剩下五六成魔能的他,在局面没有完全明朗之前,他并不想打得太过拼命。

    “这个蠢货,难道就不知道先解决掉英国吗!”阿莎蕊雅看到伽门农破坏力规矩,倒是升起了一丝反感之意。

    真不明白之前希腊国府队伍怎么会让这样一个除了打架没有半点脑子的家伙来带队,难怪会输给那些狡诈的埃及人!

    “莫凡,我们拽一个英国人进来混战,假装对敌,然后伺机一起解决他?!卑⑸镅乓仓阑煺骄置嬉剂?,大家估计都打出了火气,完全不会理会所谓的联盟问题。

    “好主意!”莫凡非常同意阿莎蕊雅的做法,“就这小白脸吧,他盯着我很久了,估计是想要踩着我出名的!”

    “好!”

    莫凡与阿莎蕊雅再联合,一起让新上场的面粉男子入套。

    面粉男子的确是想踩莫凡的,一些刚愎自用的人从他们的眼神和面容就可以看出来,莫凡先假装与之挑衅,紧接着阿莎蕊雅杀来……

    “臭女人,不是说好不对我们的人动手的吗,你们伽门农是什么意思,昨天晚上在床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莫凡看到阿莎蕊雅过来装模作样,于是大声叫道。

    脸上跟抹了面粉一般的英国法师牧文微微一怔,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莫凡和阿莎蕊雅。

    这两人竟然已经有了肉}体上的交易,太过可耻了,太让人愤怒了,为什么阿莎蕊雅选的不是自己??!

    “闭嘴,我要把你的舌头给割了!”阿莎蕊雅也是勃然大怒的道。

    说着,阿莎蕊雅身上出现了一件又一件的黑色之甲,不断的武装在了她柔柔的身子上,就连美丽动人的脸颊都被遮上了一张浅银色的面具,一头发丝被发箍给捋成了瀑布那般垂到了腰肢,接近****那里。

    黑色的能量在阿莎蕊雅身上涌动,莫凡感觉这个女人一下子跟变人一个人一样,宛如被某种黑暗主宰附体了一般!

    一柄细细的长纹剑出现在她的手掌心上,黑色的气息勾勒成了一匹独角黑马的轮廓,从不远处飞踏了过来,速度快得让人感觉到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

    “这什么鬼,还能变身的吗??”莫凡看得呆住了。

    阿莎蕊雅全身黑色之铠,手中还有黑暗之剑,若不是那婀娜妙曼的身姿没有改变,莫凡甚至怀疑是一个女性黑暗剑主降临了!

    “你对黑魔法显然一窍不通!”阿莎蕊雅的声音从那浅银色的面具中传出。

    黑色独角战马极速冲来,莫凡突然感觉到周围的所有光芒正在收拢,收拢到了只能够看见阿莎蕊雅手中那细细的剑,剑尖绽放出了死亡之芒!

    “唰??!”

    一剑掠过,残影连连,阿莎蕊雅附上黑色甲衣之后,便似乎从一个魔法师转变成了黑暗女???,无论是速度,力量,剑力,都与莫凡之前见过的黑暗剑主非常相似!

    莫凡避让得已经很快了,可剑芒仍旧破开了自己肩头,一抹血痕延迟了数秒才出现,疼痛之感也是循序渐进,先是一阵火辣辣之感,紧接着便觉得整个肩头都要炸开了??!

    “你是来真的吗?”莫凡咧了咧嘴,这种程度的伤,说大不大。

    “总要假戏真做?!卑⑸镅判α诵?。

    “依我看,这个斗场上最狡猾,最让人难安的就是你了?!蹦踩险娴乃档?。

    “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卑⑸镅潘档?。

    “其实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极伤我自尊?!蹦菜档?。

    “你说说看?!卑⑸镅沤>僭诿媲?,上半身身姿挺拔高耸,修长的****在黑色软甲的包裹下,透出了惊人的诱惑力,脚踝小腿部位的纤细与大腿臀部的丰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暴君山上,你说我打不过你,我倒想看看你真正实力!”莫凡说着往地面上重重的一踏,劫炎与玫炎一同冲飞而起,炙热的烈火就跟给莫凡附上了鲜红的火衣那般,热浪翻滚,撞向了阿莎蕊雅那涌动的黑暗之力。

    鲜艳的火与纯净的黑,两股能量形成了分明的界限,相接壤的地方却能够明显感觉到破坏之息!

    两人身上的势都与平常法师完全不同,莫凡以炎姬少女之力,获得附体之火,自身化作了一个充斥着爆炸火焰能力元素狂人,而阿莎蕊雅是以黑暗契约来获得黑暗剑主之力,化身黑暗剑姬,这却是让那名英国的法师牧文显得无所适从了,因为这家伙并没有修任何加身自身的魔法!

    万般尴尬之下,英国法师牧文决定对这两人同时发动攻击,既然要成名,那唯有大胆的挑衅最强毁灭法师莫凡,以及神女候选人。

    石化之力从牧文的双瞳中射出,树木、地面、河流都迅速的变成了硬邦邦的石头,这股力量逐渐逼近莫凡和阿莎蕊雅。

    “一边去!”

    “滚!”

    牧文自讨没趣,被莫凡和阿莎蕊雅同时反击。

    莫凡呼唤出了炎剑,一剑斩下,火势成浪,排山倒海。

    阿莎蕊雅黑色之??烊绲?,电光火石间已经掠过了牧文身子,重重剑影在牧文周身乱舞!

    火浪,剑影,牧文在莫凡与阿莎蕊雅的攻击下根本就招架不住几个回合,没多久便遍体鳞伤倒在了两片不同气息的焦土上。

    实力差距相当明显,这个牧文与莫凡和阿莎蕊雅的境界根本不再一个层次,他单独面对其中一人都相当此人了,更不用说是被两人夹击!

    ……

    “别人高手打架,你凑什么热闹!”助理裁判显然是认得牧文的,他把身上全是伤的牧文给拖了下来,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牧文也想哭,他知道这两个人强,可哪知道强得如此离谱,他一个英国精英被跟狗一样虐,虐得开始怀疑人生了。

    而且大家都是法师,凭什么他们两个人是可以玩近身搏斗的??!

    ……

    阿莎蕊雅的速度很快,她在力量上没有达到黑暗剑主那一剑斩尽千军的程度,可那电光出剑实在让人有些防不慎防,最可怕的是,她还是一个空间系的高手。

    将黑暗剑主的那剑影袭击与空间系的瞬息移动结合在一起,莫凡便感觉自己四面八方全是这个拿着剑的危险女人,魅影难寻!

    “我看你往哪里晃,火山拳!”

    莫凡一拳朝着自己脚下轰去。

    大地豁然龟裂,滚滚熔浆疯狂的喷涌了起来,一开始是九道熔浆之柱,渐渐的更多火焰之柱将这九宫格给完全连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粗壮无比的火山口,正在肆意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