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森的遁影速度相当快,他解决掉了江昱之后,更是第一时间朝着毁灭法师瑞迪所在的位置窜去。

    艾江图刚刚使用了瞬息移动,要再一次使用还得过上一会,当他不见了乔森的踪迹后,不仅仅是懊恼自己大意让江昱出局,心中更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果然,乔森没有擅自躲避到掩人耳目之处,他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小炎姬的面前。

    他没有进攻小炎姬,而是施展出司夜统治来,一大片黑暗霎时笼下来,将那一大片区域彻底变成了一团黑暗。

    小炎姬刚打算以自身的火焰来压制这黑暗之力,却不料被几柄突如其来的黑暗长矛给刺中。

    黑暗长矛禁锢住了小炎姬的身子,更禁锢住了小炎姬的精神力,迫使小炎姬无法施展任何一个进攻魔法。

    乔森相当有智慧,他的一举一动都相当有目的性,他的出现其实可以将小炎姬所有能力都给封住,这个时候再让瑞迪施展一个毁灭魔法的话,小炎姬肯定也会受到重创。

    但是乔森并没有那么做,他很清楚击败莫凡这一个契约兽仍旧改变不了整个局面,他们德国唯一的翻盘机会就在瑞迪这个毁灭法师身上。

    如今大家都没有了防御魔具,只要让瑞迪再释放出一个地狱火来,局面将彻底改写!

    所以乔森根本没有把时间浪费在小炎姬的身上,他只要让小炎姬无法干扰瑞迪,并且以司夜统治笼罩出一大片无半点光的区域来,让对方根本找不到瑞迪的位置!

    “瑞迪,全靠你了!”乔森目光凛然的注视着瑞迪,重重的说道。

    “交给我!”瑞迪一咬牙,之前的屈辱顿时化作了满腔的愤怒火焰。

    森绿色的烈火在瑞迪身上燃烧,那股凌厉的气势与周围浓浓的黑暗之力结合在一起,使得瑞迪整个人看上去更加阴冷可怕!

    一大片黑幕中,萤火一般的森绿色烈焰越烧越旺盛,不知不觉上空更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火石……

    这个森绿色的火石一开始还看上去非常娇小,等其火冕不断的扩大,等到火石汹涌的坠到地面,才会发现这地狱火石是多么的巨大,感觉整个城市都会被这东西给砸出一个大洞来!

    “完蛋了??!”

    中国席位上,几乎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后都倒吸了一口气,脑海里更浮现出了中国队员会一片凄惨的画面。

    地狱火波及的范围很大很大,就连躲在很后面的治愈法师南荣倪恐怕也难逃这个技能的轰击,而在最中央位置的,正是莫凡和赵满延,瑞迪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要将莫凡和赵满延两人双双击垮!

    莫凡之前被围殴的时候,铠魔具就已经用掉了,此刻施展遁影的话,也根本逃不出这地狱火石恐怖的攻击范围,倘若学会了瞬息移动,莫凡倒可以安然无恙甚至给予瑞迪一次重拳反击,偏偏这个技能莫凡还没有掌握。

    更糟糕的是,小炎姬被对方给牢牢禁锢住了,若是小炎姬附体在自己的身上,莫凡火焰抗性也不会逊色于雷系多少,哪怕被这地狱火石给砸中,也就受点伤罢了。

    眼下小炎姬不在,莫凡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安然无恙!

    这个地狱火的威力远比之前的还要强,必定是瑞迪倾尽所有,附加了一切魔器加成,在没有魔具的?;ぶ?,莫凡、赵满延、南荣倪三人都毫无招架之力!

    艾江图隔得还很远,他已经很努力的往这里挪了,可发现根本来不及后,艾江图不得不咬牙将目标转向了风笛。

    地狱火石笼罩的那里,艾江图无能为力了,他所能够做的就是乘现在解决掉对方的风法师!

    “我没有魔具了?!蹦先倌咧苯犹拱椎?。

    赵满延看了看莫凡,莫凡却是已经在蓄力,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坐以待毙,而是一副要以暴制暴,用自己的毁灭魔法与那地狱火相撞!

    然而,地狱火石已经降落到了一百米之下?若是莫凡硬碰硬的话,产生的元素爆炸一样会对他们所有人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结果不会相差多少。

    “老赵,你快撤,我把这地狱火给打散来!”莫凡已经蓄积好力量,随时要化作一道肆狂的闪电冲上天空。

    这一项是莫凡暴力的做法,本身他就没有什么防御技能,既然闪避不开,还不如以更暴力的方式把对方的技能给打破,至于会受伤到什么程度,总比对方这样一个毁灭技能直接轰脑袋上要强??!

    “撤个卵,你相信我的话,就现在瞄准对面那两个德国佬!”赵满延没有逃跑的意思,目光恶狠狠的盯着头顶上那如一轮森绿色火石,血性方刚的说道,“妈的,有我赵满延在,还能让你一个毁灭法师顶的,我要让一个火苗掉到你脑袋上,我就不信赵?!?br />
    “你也没魔具了?!蹦菜档?。

    “别废话,我从医院醒来的时候最好让我听见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把这群德国佬给轰烂了!”赵满延扔下这句话,背后金色的翅膀豁然出现。

    一展翅,赵满延窜上了高空,身体被一层金色的华光给包裹着,竟然是豪气冲天的撞向了那天焰葬礼地狱火石??!

    莫凡都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认识的赵满延……

    赵满延这货,其实是蛮贪生怕死的,像这种为大局做牺牲的事情,他一万个不会做,即便这是比赛,即便会有助理裁判想救,可如果对方技能威力过猛而自身的防御又太弱,很容易就会一命呜呼!

    “老赵,你他妈感动到我了!”看着赵满延冲入地狱火那坚定不移的身影,莫凡情绪也在翻滚。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莫凡坚信赵满延一定是被自己这种正直伟大的人格给影响了,所以一改往日那不作为的风格。

    既然这样,莫凡也绝对不能够让他失望!

    ……

    赵满延一下子弹飞到了七八十米的高度,面对这森绿色的地狱火石,那上百涌动的火舌其中之一都比赵满延身躯还要大上几分!

    不过,在赵满延看来这附带着森绿色效果的毁灭魔法对他来说却是一种耻辱,好不容易在魔法道路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正确道路,更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关注与存在感,这鸟人的天生天赋凭什么可以无视自己勤奋所学??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可以穿透几层??!”

    “水御-大循环!”

    “水华天幕!”

    “光佑-圣盾!”

    “光落曼丈-光鳞圣衣!”

    “岩铁肌肤!”

    “图腾印记!”

    一层又一层,赵满延在冲上高空的那一刻,就施展出了自己所能施展的所有防御技能,不同色彩的庇佑华光形成了七彩之色,那特殊的器皿印记更让这些所有防御技能都再次得到加固。

    还有两个元素戒指,再对光系与水系魔法提升两成威力!

    最后,赵满延再用那残破的金色翅膀包裹住自己,整个人化作了一个金色的子弹,利用惯性与那可怕无比的森绿色地狱之火撞去!

    “呼呼呼呼~~~~~~~~~~~~”

    地狱火冕率先触碰到了赵满延,炙热能量让赵满延身体都快要燃烧起来,好在土系的铁肌,让赵满延还不至于直接被烧开。

    随着赵满延离地狱火石越来越近,那一层又一层的防御就像纸壳那般,连续的被剥开!

    “水御!”

    赵满延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的防御还在施加!

    只是,他如此多的防御加身,无论是初阶魔法、中阶魔法,还是高阶魔法,都轻而易举的被那森绿色的火焰给冲开,并且逐渐逼近了他的肉身。

    赵满延一咬牙,没有退却,仍旧撞了上去,那份勇猛,那份惊人的魄力,让高官席位那边的众人都看得有些出神了。

    “你有一个很有气魄的弟弟啊,赵有乾??墒俏裁醋芴侥愣运狄恍┎皇呛茉诤醯幕坝??!?br />
    “其实我也很惊讶?!闭杂星档?。

    “你难道不担忧他的安危吗,那些防御对地狱火如同空气?!?br />
    “怎么会不担忧……”

    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庞莱开口说话了,他的眼睛似乎看穿了森绿色毁灭魔法的奥秘,指着那颜色发浅的地狱火道:“那家伙的天生天赋并非是无视一切的防御技能,每一道防御技能都在削弱它的技能威力?!?br />
    大家认真望去,果然原本庞大无比的地狱火石气势减弱了许多不说,连体格也缩小了,每消融,每穿透一层防御,它的威力都在减弱!

    “轰?。。?!”

    地狱火石最终在五十米的高度炸开,残火飞落了下来,一道道绚丽如烟花。

    战场内一阵颤栗,粉碎的火石中,一个被火焰包裹着的人猛的倾斜的坠落了下来,重重的滚落在结界的旁边。

    助理裁判飞速赶去,扑灭了他身上的火,结果发现这人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连面容都毁了。

    莫凡往那里看了一眼,看着助理裁判将赵满延给抬了下去,不由的重叹一声。

    说好进入国府就是混,是为了播种世界,让全世界女郎没感受到东方男人的博爱与轻柔,可不知不觉上了头,把这场厮杀当做了非胜不可关系到男人尊严的战役,也不知道是历练过程的艰辛,改变了赵满延的想法,还是大议员邵郑的那番话激起了这家伙的热血……

    总之,这种全力以赴的激战,对他们来说也并不比博爱不同国家的女人来得畅快,毕竟,他们这是在用自己的实力征服最顶级的几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