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迪,看来这群东方人并不是很把我当一回事啊?!钡鹿游?,一名脸上有好几颗明显黑痣的女子说道。

    黑痣女子说得大家都明白,无非是中国队的阵容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强。

    大决战,每个国家基本上都会拿出百分百的实力了,中国今年也算是黑马,杀入到了大决战中,可作为那么多年都没有跨入到大决战比赛的国家,第一场没有全力以赴,反而这般松散随性,德国人都不明白这群东方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难不成真的以为就这几个也可以与他们这些古老的、强大的、很少品尝失败的民族抗衡?

    “他们不是喜欢保存实力吗,那我们就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不给他们有替换的机会,一口气把他们队伍的五个人全部打残,速战速决,那样我们可以保存更多的魔力留到明天的比赛中?!崩醋阅侥岷诘谋ㄊλ档?。

    “不要大意,对方很可能是故意试探我们?!北冉辖魃鞯亩映で巧档?。

    双方五人相隔有一百五十米,而整个金纱战场的直径也达到三百米有余,走入其中,便宛如置身于一个沙漠当中,明明是一个被水环抱着的威尼斯,却透出了干燥、炎热之气!

    战场模拟得相当真实,双方选手分别站在了两座山丘之上,山丘起伏不是很大,随着两边魔法开始涌动,那些沉淀在丘上沙子也慢慢的飞扬了起来。

    在德国那边,最先涌动的魔法之息便是呼啸凛冽的山巅之风,山巅之风不断的回旋,将沙子给吸了起来……

    沙子越来越多,渐渐的在德国队伍的上方组成了一片片沙云,沙云显然也是受到某位法师在控制的,与风之力相辅相成,让德国队伍拥有了一个巨大的?;?!

    ……

    “他们倒是挺会利用环境的,看我的沙堡!”赵满延倒是不甘示弱,他脚重重的跺着沙丘,以自己掌控力让脚下的金黄色沙子塑造成了一堵堵坚固高墙,最终勾出了沙之碉堡的形状。

    中国队五人站在沙之碉堡上,也一样如立于防御要塞里,那些毁灭魔法要想伤到他们,必须先摧毁这座沙碉!

    “土之印记!”赵满延再开启了魔器,将可以增强土系魔法威力的戒指之能给扩散出去。

    这些戒指印记就是坚固的魔纹壁垒,可以加固两成!

    “你这沙之碉堡建造得有点丑?!苯傩跬虏哿艘痪?。

    “我他妈又不是建造师,粗壮坚硬就可以了,何必在意外形,我们男人有些部位也很丑啊,但好使!”赵满延说道。

    蒋少絮呸了一声,没再和这种流氓说话。

    蒋少絮坚信莫凡和赵满延两个人关系之所以那么密切,必定是两人登峰造极的龌龊之魂惺惺相惜!

    “是第二级的天焰葬礼-地狱火!”南珏望着高处,立刻对众人说道。

    第一级的天雁葬礼-焰雨是骤雨一样的火焰滴打落,然后接触到物体之后立刻剧烈燃烧形成一大片火焰之海。

    而天焰葬礼-地狱火却截然不同,天空中就仅仅只有一颗地狱火石,随着它越发接近地面,便会发现这地狱之火巨大无比,整颗火石甚至还会发出宛如地狱魔鬼一样的嘶吼咆哮??!

    和平??吹降暮焐幕鹧娌煌?,这葬礼地狱火石呈现深绿色,在地狱火石之外所形成的那火光冕也完全是深绿深绿的??!

    “轰~~~~~~~~~~?。。?!”

    一声巨响,地狱火石冲起了惊人的沙潮,飞到空中的沙砾在这森绿色的烈焰下直接化为了乌有,包括赵满延所铸造的那固若金汤的防御,也在那一瞬间就瓦解了!

    地狱火的光冕炸开,翻腾起恐怖的地狱火冲击波,那威力席卷半个赛场,撼动着外围的结界!

    中国队伍这边,一片狼藉。

    他们阵型都在这巨力火焰下变得零散了,谁都没有想到德国队伍连普普通通的试探魔法都没有,便直接施展出这样惊人力量的火?技能来。

    掀起的地狱火冕波过了许久才终于平静,赵满延满脸沙土,身上已经有了烧伤的迹象。

    “****的,这家伙怎么可能轻易的就撞开我的防御!”赵满延无比恼怒的骂道。

    赵满延和莫凡也是有对练过的,连莫凡的魔法都不能够轻易将他的防御给击垮,那个德国人凭什么可以做到?

    “你这个防御法师能更废一点吗!”穆婷颖披头散发,愤怒至极的说道。

    “那毁灭法师有点不大对劲,赵满延,你下次要再加固一层?!卑妓档?。

    “那个家伙可是一招解决掉明步松的人,他的魔法里面肯定还暗藏着什么,使得防御技能变得很脆弱?!蹦乡逅档?。

    “又来了,这家伙完成星座的速度可真快!”

    森绿色的火焰又一次出现,这次火不再从天上来,而是形成了长长的火蟒,身躯粗壮、体型庞大的飞扑了过来??!

    火蟒只有一只,可这火蟒却真的如庞然妖物那般,全身燃烧着森绿色的烈焰,大口张开,身躯冗长焚烧了数十米!

    “我不信你还能破开我的防御,水华天幕!”赵满延也是恼了,周身浮现出了绚丽清澈的水之星座来。

    星座之光一闪,一道天帘结界豁然立起,完全的水晶蓝更让水华天幕充满了庇佑之力。

    “图腾印记!”赵满延这一次没有再做任何保留,他呼唤出了木鱼器皿中的力量。

    图腾壁垒呈现古老文字之状,一笔笔一划划烙印在了赵满延所释放的水华天幕结界上!

    “魂种水系,再有图腾壁垒百分之五十的牢固加成,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破!”赵满延也是上了脾气。

    一般而言,防御高于毁灭,同等级中的毁灭魔法是难以击穿同等级的防御魔法的,赵满延知道对方是这次世界学府之争大赛上最出类拔萃的毁灭法师,可他坚信自己绝对可以让他感到绝望!

    “呼呼呼呼呼~~~~~~~~~~~~~”

    火焰森绿色巨蟒撞来,水之结界顿时晃动了起来,就在赵满延认为这火焰巨蟒必定瓦解之时,火蟒身躯却穿过了水华天幕结界,直扑队伍众人!

    “赵满延,你再搞什么?。?!”穆婷颖大吼了起来。

    火蟒扑来,又是一片焦土,又是一片狼藉,中国队伍一下子变得毫无阵型可言了,为了避开火焰巨蟒的乱舞,他们不得不退去。

    而赵满延自己也傻眼了,有些无法相信的看着巨型火蟒在这片沙丘中肆意破坏!

    “它穿过去了,它就这样穿过去了??”赵满延喃喃自语着。

    水华天幕结界明明还在,这火蟒究竟如何到达它们这里,这完全违背魔法常理?。?!

    “防御魔法似乎对他的毁灭技能无效,或者说他的毁灭魔法可以穿透元素防御,一定是和他天生天赋有关,难怪明步松会被他一招给击垮,必定是明步松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防御技能没有起到效果!”蒋少絮思绪极快的说道。

    已经两次了,之前一次大家就不明白,赵满延的沙堡怎么起不到什么作用。

    这第二次,火蟒更是穿过了水之结界,很明显这并非赵满延的防御能力不行,而是对方的魔法特质!

    这种魔法特指相当稀有,必定与天生天赋有关!

    “如果防御魔法对他的毁灭技能无效的话,那这场战斗还有继续的意义吗,我们所有人一旦魔具和魔铠使用完,就是他的肉靶子了??!”赵满延灰头土脸的说道。

    这两波魔法袭来,直接逼出了大家四件防御魔具了,本来防御类魔具都是压箱底用的,是大家魔法对决中最后的防线,可才交锋这么短的时间,他们便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

    “我和蒋少絮一起限制他,老艾,你最好能够给他们其他人足够多的压力?!蹦乡辶⒖趟档?。

    蒋少絮是心灵系法师,可谓毁灭法师的克星。

    可南珏相信对方不可能没有心灵守备的,蒋少絮不断给对方施加心灵压力,蒋少絮这边利用音系魔法强行滋扰,那叫做瑞迪的毁灭法师不可能再动用高阶魔法了!

    这样做,相当于牺牲了她们两个人去牵制对方一人了,所以艾江图、赵满延、穆婷颖三人需要面对德国另外四人。

    可没有别的选择了,那毁灭法师可怕的天生天赋,一个人就足以轻易摧毁他们整个团队,不全力以赴的去遏制,根本不用等到替换人员,他们便惨败了下来。

    “能不能找到对策,那家伙没理由真的无视防御,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我们没有发现的!”赵满延说道。

    “你自己去慢慢琢磨吧!”穆婷颖冷哼一声,却是随着艾江图迎战德国队伍的另外几人了。

    赵满延心有不甘,可他不能再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既然那家伙的毁灭魔法无法防御,那不至于他们其他人的魔法自己也束手无策吧??!

    只能找机会先干掉他们其他人,再慢慢处理这恐怖的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