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中,安吉洛想要呼唤出风之翼来,以风之羽翼?;ぷ约?,但那击得他头昏耳鸣的雷电令他根本完成不了这复杂的高阶魔法,无奈之下只能够呼唤出铠魔具来!

    然而雷电是最能够穿击铠衣的,除非是元素克制,否则绝大多数防御在元素之首雷的面前都起不到百分百的效果!

    雷爪乱撕,一道道印在低矮的暗空中,触目惊心,安吉洛在那巨大骇然的魔鬼爪痕下更是渺小的如蝼蚁,身外那薄薄的铠衣没多久便化作了碎片??!

    苍雷爪带着莫凡心中涌动的愤怒,只要安吉洛将那灵魂之杀收起,莫凡都不会让他在雷电爪印下被折磨那么久,可安吉洛没有,莫凡也绝对不会有什么怜悯??!

    亚克、史瑞夫、米奥斯、皮诺尔等人都呆住了,闪电撕出的苍冷光芒打在他们的脸上,脸上全是惊骇与难以置信??!

    雷系??!

    这家伙怎都会有雷系??!

    而且他的雷系竟然可以强到这种程度??!他不是火系最强吗?????

    听着安吉洛从高空中传下来的惨叫,当他们几个看到苍雷爪终于停歇的时候,却又听见那暴君之主莫凡冷冷的吐出了几个字!

    “暴君制裁?。?!”

    安吉洛如草芥落下,可苍黄色的粗壮闪电密密麻麻,在安吉洛的头顶拧成了一道巨型粗壮的制裁之雷,战斧劈下,让原本自由落体的安吉洛以恐怖的速度被穿击到了地面,被穿击到了大地下一个近百米宽的焦黑坑洞中??!

    安吉洛倒在那里,身上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肉,就连那张脸都没有保全,他全身抽搐着,即便彻底不省人事了都好像还在被魔鬼爪子撕弄。

    这一幕,在雷光肆意过后呈现在了瞳鹰的眼中。

    瞳鹰背后,自然是全球的观众,还有全球权威级的法师。

    观望赛场,一片寂灭,好像雷电轰在了他们脑海之中,全场然,全场惊骇!

    莫凡是必死的局啊,连一些德高望重的超阶法师都清楚,安吉洛那一击相当致命,谁能想到狼狈不已的莫凡在那瞬间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蜕变成雷电暴君,将胆敢以下犯上的安吉洛直接制裁得鲜血淋漓了惨不忍睹??!

    “这……这……康蒂老师,这家伙作弊,这家伙是异教徒?。?!”第一个做出反应的正是班波王子,他是最想要看到莫凡倒霉的人!

    康蒂盯着瞳鹰传输过来的俯瞰画面,看着在雷电力场中威凌狂野的学员,许久才回答班波王子的话语道:“果然,他的天生天赋是每一阶觉醒两个系,我手上的资料表明,他主修的是雷系,和火系……”

    神殿之席,神殿法师奥露娜见吉赛副长老目光注视着自己,金发性感的奥露娜笑了笑道:“我之前跟您提到过的,就是这位中国选手帮助我们缉拿了红饰公会头头卡索,显然您没有把他当一回事?!?br />
    吉赛对年轻一辈哪有那么热心,她眼睛里只有她的弟子亚克,听奥露娜这位执行神殿法师说起,她才恍然醒悟红饰公会似乎就是被中国国府队伍击垮的,黑暗之尊埃森德尔年轻时的神器暗爵斗篷就是赏赐给了他……

    难怪,难怪……

    有了暗爵斗篷,这家伙盗取别人的东西更是易如反掌??!

    ……

    “我说过了,你们最要留心的不是穆宁雪,也不是艾江图,而是这个莫凡?!比毡鞠?,望月千熏开口说道。

    藤方信子、望月名剑等代表国府导师、教员的众人满脸的苦笑。

    他们和中国队打的时候,中国队都没有派出莫凡来,这么说来最后的大决战中要遇到中国队伍,他们是没有任何胜算了!

    ……

    “一个人打六个还灭了一个,这家伙是外太空飞来的吧??!”

    “我的天,我们所有人都错了,以为他的火系是最强的,他的这雷系,还顶级领域,魂雷之威更是接近封顶倍数??!”

    “这家伙到底几个系啊,怎么每个系都这么惊人??!”

    在与西班牙的战斗中,人们目睹了莫凡那烈火形态,简直不要太强,威尼斯学府之争第一火法师头衔都快要落在了他的身上,哪知道对方雷系感觉更爆炸!

    世界学府之争的学员里,其中一系能够修到这种程度那就是明星学员了,像穆宁雪、艾江图、皮诺尔、邵和谷等人都算在明星学员之列,可莫凡这两个系主修的确太过惊艳了,而且在以少敌多之下,那绝地逢生的反击实在充满震撼力,击打到天空,苍雷之爪狂撕,暴君制裁收尾,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暴力得充满魔法艺术感,根本没有给安吉洛半点反应和回旋的余地??!

    “之所以被对方这样逼迫也不施展自己的雷系和领域,就是为了在关键的时候后发制人,一击必杀!很冷静也很野性,好,这才是我们中国学府成员,可阴谋,可妥协,可激战,可隐忍,更可以肆虐狂暴不留余地!”大议长邵朕重重的拍了拍大腿,脸上竟然几分激动之色!

    庞莱、韩寂、封离、松鹤等人也是对莫凡这一举动惊叹不已,被逼到那种情况都不施展雷系,直到对方以为必胜之时豁然出手,一击致命,永无后患,这份果敢让他们这些老法师都要赞不绝口!

    “韩寂,你举荐的这名弟子真的很不错?!绷硪晃慌煨湟踩滩蛔〕圃蘖艘痪?。

    “不不不,您误会了,他一直都是自学成才,并不是我的弟子……说来,他还是我们古都的大恩人啊?!焙潘档?。

    “这话怎么说?”大议长立刻问道。

    “是他带着如今的军统张小侯进入到了煞渊,一路闯到了古老王的血之王座前……”韩寂只说了这点,并没有提及恶魔系的事情。

    “了不得,了不得,原来就是他!”

    “博城灾难,杭州瘟疫,崇明岛灭黑教廷,这些几位都有听闻吧,可都是他首功?!焙偶绦档?。

    大议员和几位领袖都露出了惊讶之色,这些大事件他们肯定是有所耳闻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些与古都浩劫都是同一人所为,更没有想到此人还只是一名国府中磨砺的学员??!

    “这么说来这场夺宝赛他的果敢与气势都还算不上什么了?!贝笠樵鄙壑K档?。

    “他会不会下手过重了,这里终究是意大利的主场威尼斯……奇怪,莫凡应该自有分寸的,明明可以不追加暴君制裁?!?br />
    “有点,不过小事,年轻人总是会有点血性。亦或者事出有因,结束后问问便是了?!贝笠樵鄙壑G崦璧吹乃档?。

    ……

    ……

    莫凡下手很重,正如封离说得那样,他大可以不追加暴君制裁,那安吉洛也很难再有什么战斗力了。

    然而,莫凡不想让安吉洛站着出去!

    况且若不下手重点,如何震慑得住剩下的人,别忘了他们现在还身处险境!

    “混蛋,只是比赛,你这家伙要杀了安吉洛不成??!”亚克看见安吉洛那惨状,愤怒的吼道。

    “你可以等他醒来之后问问他做了什么?!蹦舱蚨ǖ乃档?。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莫凡手朝着安吉洛身上虚空一抓,将一枚不起眼的戒指从他手上扯了出来,迅速的放入到了收纳空间中。

    亚克和其他人自然看不懂莫凡这个举动,只当是莫凡得寸进尺的羞辱。

    “我本来还想对你留有几分,既然你这样不知好歹,就休怪我了??!”亚克重重的说道。

    “有什么本事就全部使出来,我这辈子最喜欢就是踩你们这些以为人多就有用的废物!”莫凡已经被勾起的怒意,说话更是一点都不客气的羞辱!

    一个打六个?

    莫凡刚上明珠学府那会打过全校新生,刚到主校区,打过一个院系!

    “蝎兽,第二形态!”亚克站在远处,冷冷的命令道。

    他的那只邪蝎尾巨魔在这声命令下发出了一声咆哮,便看见这蝎尾巨魔忽然扬起了那寒光可怕的蝎子尾来……

    那蝎尾举到了它的头顶,没有向莫凡这里蛰来,反倒是重重的刺向了它自己!

    莫凡清楚的看到其尾部的毒液在鼓动,疯狂的灌入到这蝎兽自己的身体里,那刺激的毒性迅速的遍布了蝎尾巨魔全身。

    原本的皮肉出现了巨大的变化,竟然从肉里翻出了毒铠,这些毒铠翻出得越来越多,一块块武装在了这蝎尾巨魔的身躯上。

    毒铠并非是完全的平整光滑,上面更会衍生出齿状的、倒钩状的、蜂刺与仙人掌似的铠刺,关节的位置,臂膀位置,肩骨位置,背脊到臀|部再到尾部位置,全部都是这种可怕的蝎,坚韧而又锋利??!

    “原本那个兽魂可以让我的蝎兽进入到第三个形态,那个时候再也不会有人可以与我抗衡,不过,即便这第二形态毒铠蝎兽也足以让你悔恨终身!”亚克一跃而起,站在了他的蝎兽额头位置上。

    蝎兽额头正好有一个铠槽,亚克站在里面也跟穿上了铠衣那般,更有几分操纵机甲铠兽的凛然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