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洛身体化作了浑浊之风,以极快的乱风之势出现在莫凡周围不同的位置,并依次留下了道道风影,看上去就像安吉洛本人还站在那里。

    风影依次消失,但消失所连成的轨迹却形成了强大无比的风影乱刃,一两个风影倒没有什么,十几个风影形成的乱刃撕来,让莫凡根本无处可躲??!

    莫凡本来是打算以遁影撤离这片风影区域,奈何面前是那头蝎尾怪兽,身后又史瑞夫狂呼唤出来的一群铁尸,左侧还有一个加拿大人在给自己下植物绞杀陷阱,唯一能够逃生的右侧,倘若是往那里跑,就等于是横穿了整个风影乱刃区间了,比站在原地还更悲惨??!

    如此,莫凡不得不呼唤出玄蛇铠甲来,铠魔具一出,莫凡接下去就很难再有什么保障了,但能支撑多久是多久吧,尽量拖到小炎姬和飞川皑狼那边将它们的对手干掉,好来支援自己。

    一阵乱刃风刮,莫凡的玄蛇铠甲也是伤痕累累,在中阶的时候,玄蛇铠甲就是神器,怎么打都不会有事,可到了高阶,这件铠甲没有进一步强化和锻造,要抵挡得了这些全国选出来的优等魔法师的攻势,自然不是容易的事情??!

    “丫的,下次一定要把空间系也好好提升一下,达到艾江图那修为,空间系魔法就是万能的了!”莫凡被乱刃袭击之余,心中暗暗道。

    艾江图的一手空间系魔法,那是进可攻,退可受,能控制,能毁灭,还能绝对位移瞬息移动,要??岣蘅杉?,一个系打别人几个人几个系,莫凡系多归多,可如果不把空间系也修炼到精炼的程度,空间系魔法就只能够起到辅助作用了。

    想到这里,莫凡就更不甘心把自己辛辛苦苦抢来的果实吐出去了!

    大家都是抢的,莫凡从来不觉得会有什么不公道的问题,眼下无非是对方人多势众。

    “你们发现没有,这小子身上没有那种很强势的火焰了?!卑布逋蝗豢谒档?。

    中国队和西班牙队伍之间的战斗他们也都看了,莫凡的强大实力安吉洛和亚克都有所见闻,他们清晰的记得莫凡最不可一世的正是他身上那随意操控的劫炎,那种掌控力都接近超阶水准了!

    但眼下,莫凡根本没有施展出来,这种困境之下,他不可能还保留实力,如此说来就是他根本无法使用!

    “是他的契约兽,他的契约兽是罕见的可附体型元素生灵,他的契约兽正在和米奥斯对抗,他自然不能够化身烈焰形态了!”亚克开口说道。

    关于这件事,主修召唤系的亚克是特意询问过自己导师吉赛的,所以他们一直防备莫凡那暴走火焰形态其实完全没有必要……

    “那他是主修火系,次修召唤系,辅修空间系咯,可为什么他还使用暗影系的能力?!卑布逅档?。

    “这家伙天生双系,比常人多了一个系……”史瑞夫一边操控铁尸,一边说道。

    现在莫凡可谓是困兽之斗了,他们几个人不停的释放魔法,即便他在能躲,再能扛,等到他的那件铠魔具一损耗结束,他就再也不可能翻腾起什么浪花了!

    “难怪,总觉得这个家伙有用不完的技能……”亚克和安吉洛恍然大悟。

    因为有些魔具魔器也可以施展出某些技能来,所以他们起初都认为莫凡是这样实现其他系魔法的,如此说来就更容易解释通了。

    可天生双系又怎么样,即便他拥有超阶法师一个级别的四系,他们这六个人加起来算上重叠的那也有十来个系,能不弄死这小子??

    “他的铠魔具要消失了,他这件铠魔具倒是个宝贝,竟然坚持这么久,我现在就结果了他!”意大利的安吉洛有些等不急报仇了。

    价值四五亿的石心脏,那可是他们不知多少个队伍共同努力得来的,他们意大利更是冒着被其他国家讨伐的风险独吞抢走,哪知道莫凡这无耻恶棍说抢就抢了,让他安吉洛被整个意大孤立,更被其他国家不容。

    憋屈了这么久,这仇总算可以报了!

    对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防御能力,安吉洛以风之诡速,在莫凡与那群铁尸、木乃伊缠斗之时出现在莫凡的身后。

    涌动的风化作了一个长长的风之锥,安吉洛悄无声息,将自己掩藏在了浑浊的乱流之中。

    木乃伊的裹尸布飞出,死死的缠绕住了莫凡的双腿,莫凡无法动弹了,勉强用空间系魔法形成空间之墙阻挡其他元素的轰击。

    可他的空间系能力确实一般般,根本抵挡不下几个技能,随着亚克的一个高阶毁灭魔法轰去,莫凡仅剩的防御彻底丧失了。

    “再给他个心灵攻击!”亚克看见安吉洛已经做好了致命一击的准备,更是谨慎又残忍的说道,“哼,天生双系?还不是废物一个!”

    亚克这一招确实绝,艾琳已经离得莫凡很远了,无论如何都没可能给莫凡铸造心灵?;?,他们几个又将莫凡所有的防御能力给瓦解,一般来说这样出手,莫凡必残无疑,但亚克更绝的令那位加拿**师施展心灵袭击,绝绝对对的置人于死地。

    魔法师心灵受到攻击,任何魔法施展不出,身体羸弱的根本扛不住一个毁灭魔法,所以要莫凡残到什么程度,完全就看安吉洛对莫凡的怨恨有多强烈了,哪怕是杀了莫凡,也完全由安吉洛说得算,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纸人,什么天生双系,什么中国队王牌法师,最好还不是任人宰割!

    “嗖??!”

    意大利的安吉洛速度极快,残影一扫,人就已经在莫凡身后不到半米了,他嘴角浮起了残忍笑意。

    “你的小命是能留着,但你的魔法之路到此为止了?。?!”安吉洛的话音飘来,手掌凝聚出来的那风之坠更是涌动起了一道不易察觉的蓝色光辉。

    蓝色一般代表着灵魂,安吉洛这技能不是单纯的风魔法凝聚而成,他动用了斩魔具!

    是直击人的精神与灵魂,可以造成不可愈合之伤的灵魂风刺,强大浑浊的风之锥不过是安吉洛掩人耳目的外衣,反正他这一击绝对不会给莫凡的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可灵魂……

    安吉洛早就铺好了路,脑袋顶上有瞳鹰盘旋,他的攻击就是平常的风系魔法,而且其他人的攻击也不会就此停止,到时候国际质问声过来,他咬口表示自己只用风系魔法攻击,究竟是谁对莫凡造成了灵魂之杀,这么混乱的局面赛方哪里查得到??!

    “呼呼呼呼~~~~~~~~~~”狂风浑浊,莫凡甚至有些应接不暇。

    他回过头,感受到风之锥袭来,更感受到来自安吉洛那近乎有些疯狂的报复。

    莫凡用意念形成空间之墙,这堵墙很弱,但能够给他拖延那么一点时间……

    “我抢了你的东西,你也可以来抢我的,这只是比赛,你确定要对我下这样的毒手?”莫凡目光凛然的注视着安吉洛。

    虚空之墙在那强劲的风之锥下已经彻底碎裂开了,下一秒就会彻底散去。

    “你在说什么,我只不过教训你一顿?!卑布宓ǖ乃档?,表情是很自然,可眼睛里夹着的光已经暴露了他险恶之心!

    莫凡看到风之锥中的灵魂杀芒更近了,那张一直都没有流露出多少愤怒情绪的面容一下子变得如冰山一样坚毅与冷漠……

    皮肉造成多大的创伤,以如今治愈系的蓬勃,无非是在医院里躺上多少个月的事情,最坏就是之后的赛事根本没法参加。莫凡觉得这些人最多做到这种程度了,毕竟抢就是抢,得遭恨的,可安吉洛的这个毒手,却让莫凡不由想笑。

    看来有些身世冠冕堂皇的人他们暗地里已经做了不知多少诸如此类的事情,否则怎么会如此若无其事,如此老练得连后路都想好了……

    “本来我也只想给你一点教训……但现在看来性质变了?。?!”莫凡的声音带着隆隆的嗡响。

    安吉洛微微发愣,对方明明困兽之斗,为什么感觉声音中还带着威严,为什么他身上气势忽然大增!

    安吉洛并没有因此停手,让自己不舒服的人,他只会让那个人百倍代价奉还,被他这种废掉的所谓天才没十个也有八个,可谁能奈何得了自己??

    “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惹到了我,安吉洛!”安吉洛灵魂杀芒闪烁,没有一丝丝的犹豫,更没有半点颤抖!

    “你也不该惹到我??!”莫凡冷漠的将后面几个字吐出,“苍!雷!爪!”

    雷电之势在所有人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等然爆发,绝对霸道的荒雷领域更是从穆宁雪的磐冰领域里脱颖而出,黑色的云端之中更有群蛟之雷肆意的翻腾,壮观而又带着死亡狂息??!

    一道霹雳倒闪,从安吉洛的脚下豁然窜起,强大的电力配合上莫凡的意念击打,生生的将安吉洛狠狠的轰飞到了天空中。

    安吉洛是一点防备都没有的,过于想要报仇的他甚至连莫凡脖子前闪烁着专注华光都没有察觉到!

    安吉洛飞到了几十米的高度,低矮的云端之上,一道由苍黑色雷电之痕组成的天爪豁然出现,正好在最高点迎接了安吉洛?。?!

    那霸道无情的魔鬼雷爪威力震撼无比,近六倍的荒雷之威如一头暴戾的地狱之魔,逮住了活人后就是一顿狂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