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抑制领域!”水系法师皮诺尔感受到周围的冷凛,立刻开口说道。

    这种领域相当强大,只要在该领域之下,所有人的魔法释放速度都会变得缓慢,威力也都会下降许多,一般来说魂种的正常领域可以抑制其他人技能威力两成左右,可穆宁雪的这磐冰领域却似乎让他们生生减少了三四成??!

    在领域上,恐怕没有人比穆宁雪这天生天赋更加强大的了,亚克、皮诺尔这两个实力强劲的法师都可以感受到那份绝对的冰霜压制!

    “我来对付她!”汉娜冷哼一声,手中放射出球状的雷电,往穆宁雪这里抛来!

    球状雷电触碰到穆宁雪周围的空气之后,立刻散射出如麦芒一般的电刃,疯狂的延长了一二十米,看上去就像一个充斥着雷电的可怕巨大的流星锤,杀伤力十足!

    穆宁雪身上有气旋在回绕,这些气旋组成了旋转的风盾,这种风盾的抵抗能力虽然没有风之翼-庇护来得强大,但要阻挡这种随手的雷电之袭却是轻而易举。

    汉娜看到穆宁雪这么轻易就化解了自己的攻击,脸上更是恼怒不已。

    她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技能威力被削弱了,换作平常她的雷电流星锤绝对不可能只有这种效果,这女人的领域确实让人嫉妒!

    ……

    “哼,你以为你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就可以幸免吗,这里是竞技场,本就是学府学员与学府学员相互厮杀较量的地方,让我看看你这个只会装优雅可怜的女人有什么本事!”贝利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新闻媒体、魔法速报、女人杂志里,总少不了这个英国的艾琳大公爵,看得贝利烦不甚烦!

    同样是来自古老的贵族,凭什么她就那么光彩夺目,自己就在角落里照不到光!

    贝利带着浓浓的怨气,身上的诅咒更是犀利的飞出,猩红色之光编织成了邪恶的蜘蛛网,笼罩在艾琳大公爵的上方,一头诅咒邪蛛泛着贪婪的目光,正缓缓的朝着艾琳的灵楸爬去。

    “贝利,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但你这样针对于我,倒是很让我失望,我们当初一同前往冰岛时至少还相谈甚欢……”艾琳抬头看了一眼诅咒,精致的小脸上带着几分镇定。

    “哼,冰之领域是无法抑制黑魔法的,你不要小看我??!”贝利眼眸忽然阴光绽放,猩红色的邪蛛之阱猛的落下。

    邪蛛之阱笼罩的同时,一头狰狞的青面獠牙恶鬼更突然出现,巨大的双臂往娇小的艾琳这里猛的一抓,要将艾琳的灵魂给从躯体从抓出来!

    艾琳微微一怔,对方看似使用邪蛛之阱,竟然在背后暗藏着高阶的鬼刑诅咒,这份心计还是有些可怕,最重要的是艾琳感觉不到对方有半点的手下留情,诅咒系的魔法不用则已,一动必定造成难以愈合的灵魂创伤,艾琳可以感觉到那头承载着贝利怨念的恶鬼不单单是想将自己灵魂揪出来教训一番,而是要生生的撕碎!

    艾琳神色变冷,她对他人一般都是友好之态,哪怕不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也会保持着自己该有的素养,她坚信自己从未做过什么对不起贝利的事情,可贝利这样咄咄逼人,实在令她愤怒。

    对待这种一心想要让自己消失的人,艾琳绝对不会对她心慈手软!

    “碾心奏章!”

    艾琳动用起了心灵之法,在鬼刑还没有完全抓牢自己的那一刻,释放出更强大的心灵冲击,打向了贝利。

    诅咒系的高阶魔法鬼刑固然强大,但熟知黑魔法的艾琳却明白,鬼刑的释放是一种持续性技能,鬼刑在为他的主人执行攻击的过程,主人需要不停的贡献自己的诅咒魔能,才可以维持鬼刑的存在。

    艾琳正是了解这点,利用极强的心灵攻击,阻断贝利的诅咒供养,让鬼刑立刻消失!

    贝利其实已经有了些许防备了,哪知道艾琳的心灵系力量如此强大,那碾心奏章可不是一时的心灵电击,而是像一首咒怨之曲,会在她脑海中缭绕到这奏章结束,这个漫长的奏章过程里,她的心神会严重受到干扰,魔法的释放也会出大问题。

    “我来助你!”另外一位总想要在贝利面前献殷勤的加拿大学员说道。

    这加拿大学员明显是一名毁灭法师,他的元素魔法涌动,即便被穆宁雪的磐冰领域削弱了三成,依旧带给艾琳很大的威胁,艾琳主修水系,防御能力也非同一般,但此时她也只能够被动的防守着……

    “他们两个,我能应付,不用在意我,另外你们别离我太远,这样我的心灵之墙才能够守护住你们?!卑占履┯邪镏约旱囊馑?,急忙说道。

    穆宁雪见艾琳确实还算从容不迫,便没有再去留意了,毕竟穆宁雪自己这边其实也困难重重,已经有四名法师同时对自己发动了攻势!

    在开幕赛上,穆宁雪就表现出色,风头盖过了很多人,想要击败她的人自然更多,以皮诺尔、汉娜为首的四人无休止的攻击,逼得穆宁雪连连后退,冰雪之力有些供不应求。

    论实力,皮诺尔和汉娜都非常强,属于国府学员的上游者,另外两名学员一般般,换作平常穆宁雪可以用不了太久时间就击败他们,奈何这四个人一起出手的话,节节败退的自然只有她。

    还好磐冰领域足够强大,再加上自己修为明显要高于这里所有人,穆宁雪才可以暂时不落败下来,但被攻破估计也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不过,情况最糟糕的并非是自己这边,莫凡那里一共是盘踞了整整六个人……

    最让穆宁雪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一个人与六个人的酣战中,莫凡竟然还是攻击姿态,这让穆宁雪不得不在心里惊叹莫凡这个怪胎!

    “嗷呜~~~~~~~~~~?。。?!”

    飞川皑狼可谓是在这场一战六的局面上给莫凡缓解了不小的压力,浑身被一层冷霜笼罩的飞川皑狼追着希伯特,将这个光系的英国佬追到了河域那边,都已经跑出穆宁雪的磐冰领域了。

    飞川皑狼赶走一个,莫凡又让炎姬少女自己战斗,她的目标是埃及的米奥斯!

    小炎姬也是记仇的,当初被米奥斯打骂的仇她始终没有忘记,整只宝宝释放着火山爆发一般的小宇宙,到处都有她劫炎狂野的痕迹,米奥斯哪里会料想到半年多不见,这小召唤兽竟然会如此强大,身上已经多出被烧得有些溃烂开了!

    飞川皑狼和小炎姬两个全都是统领级,即便这里的学员实力超群,可以一己之力与统领级生物对抗,但要在输赢上做分晓的话,肯定是统领要压着法师一筹!

    “哼,竟然已经把我要的兽魂给使用了,可恨?。?!”亚克心中恼怒,尤其是看到飞川皑狼的勇猛,便更让亚克悔恨当初怎么没有立刻购买下来,那样的话他这次夺宝赛就多了一只统领之兽!

    “不是只有你有召唤兽!”亚克冷笑着,开启了契约之门。

    契约之门中,一头兽身蝎尾的直立巨魔赫然出现,它身上那死亡与暴虐之气扑打过来,让人呼吸都要停止了。

    一脚猛踩在地面上,几道地裂追袭了过来,莫凡刚刚避开,就看见这蝎尾巨魔一跃而起,身躯激发出了兽芒,使得它躯体在这时间里扩大数倍,变成了一座兽山,直接压了过来??!

    这一座兽山巍峨魁梧,被锁定的莫凡都有些难以逃脱,最后不得不用暗爵斗篷潜藏,这勉勉强强的逃出了这兽山压顶的区域。

    对方已经在这里布置了结界,莫凡用暗爵斗篷是逃脱不掉的,何况他们也有心灵系法师,心灵系法师自然早已经给莫凡打上了印记。

    即便没有心灵系的,光系是暗影系的大克星,这暗爵斗篷的能耐在一个小小的光耀技能闪烁下就会彻底现出原形。

    逃是没任何可能了,莫凡只能迎战。

    “呃呜~~~~~~”

    “呃呜~~~~~~~~~”

    莫凡刚刚避开了兽山压顶,有些松软的草土里发出了几声难听的沙哑嘶吼,登时莫凡觉得有钳子一样的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脚踝。

    莫凡低下头,发现数条尸之铁手从土里钻出,正牢牢的抓住了自己的双脚。

    一旁来自埃及的史瑞夫正在讥笑,他身上涌动着亡灵之息,显然是在操控土里的亡灵控制莫凡。

    “就这几个小毛尸也想困住我!”莫凡意念一动,银色的神秘之光滑落,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压缩空间,狠狠的朝着自己脚下压去!

    地表豁然碾压,以莫凡为中心出现了一个标准的菱形,那被压得比岩石还要坚硬的泥土下顿时渗透出了尸水来,看来躲在地底下的那些小亡灵是已经变成肉酱了!

    “哼,这种亡灵我要多少有多少!”史瑞夫也不甘示弱,再呼唤亡灵来为自己战斗!

    “先让他尝尝我的厉害??!”意大利的安吉洛更是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直接动用了魔器来加强它即将完成的风影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