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深知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的道理,所以得到的赃物便平均放在三个人的身上,这叫做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就是防止此刻这种情形。

    他落网,顶多就是被人围殴,在有瞳鹰的监视下,那些国家队员们再愤怒也不敢对莫凡下杀手,而自己手上的东西肯定是要吐出去,不过那也才吐出三分之一,所以出去之后,他们也还保留住了革命的火种,亏不到哪里去!

    莫凡可不会天真的认为布置下了这个结界来捕捉自己这个大盗的人会只有那么几个人,果不其然,从更远处的地方,陆陆续续又有七八人往这里包围了过来。

    这个水之牢笼结界并不算牢固,莫凡要打破他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奈何对方已经形成了包围圈,把自己生生的堵死在了这空旷之地。

    现在莫凡也明白为什么对方要在这空旷的地方扎营了,不就是不给自己逃跑的余地吗!

    “我要杀了这混蛋??!”米奥斯已经化身成了一个母狮子,要朝着莫凡这里扑过来。

    一旁的水系法师皮诺尔阻拦了她,脸上却带着几分从容的笑意道:“莫凡,你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吧,为了把你引诱出来,我们可是拿真的魂种……把魂种还过来,顺便把你在这里搜刮的好东西都全部交出来,兴许我们大家会对你下手轻那么一点点?!?br />
    皮诺尔看上去有着老西班牙贵族的温文尔雅,可从他那狭窄的眼缝中闪烁的光芒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在那场淘汰赛的较量上,莫凡险些让他们西班牙队伍被淘汰出局了,更让精心准备大显神威的皮诺尔反倒成为了可怜的配角。

    至于埃及队伍,米奥斯、史瑞夫、赛义德都跟莫凡是老仇人了,他们三个人瞪着眼睛!

    “这个结界就是你给我特意准备的,也废了不少魔石吧,真是让你破费了!”莫凡环顾着自己的这个大礼,倒也不慌张。

    皮诺尔见莫凡没有楸出东西的意思,淡然一笑道:“你不打算再看看周围吗,没准还有你的老相识?!?br />
    “哈哈哈哈,总算让我逮到你了,滑得像头下贱的泥鳅,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和那个冰系女人到处打劫我们各国的果实,于是我们设下了这个圈套,没有想到你小子还真的胆大,面对这么多人都敢来偷!”亚克大笑着朝这里走来。

    “哼,抢走我的石心脏后,我被我的队友抛弃了,你可知道我是有多难堪,那个时候我就发誓,即便在这夺宝赛上什么都不得到,也要把你给找出来!”来自意大利的安吉洛暴声呵斥道。

    同亚克和安吉洛一起过来的还有那个女雷系法师汉娜,除此之外也有另外五名学员,分别是加拿大、英国、法国的学员,其中有两个都是被莫凡抢过的!

    这几个国家的队员凑在一起,战斗力实属惊人了,本身亚克、汉娜、安吉洛等人也根本不需要和西班牙、埃及人有什么共同语言,但他们却有同一个仇人,那就是贼人莫凡,这个来自中国的无耻、卑鄙的……无耻卑鄙小人??!

    但话说回来,也就只有出现了莫凡这种不管什么国家都敢吃的纳粹分子,才会遭来这种联盟。

    ……

    ……

    传送门大赛场,各国赛事相关人员都坐在自己的席位上,目光盯着那几个不断播送出来的画面。

    果不其然,长河下游的事件第一时间就被送到了主荧幕上,那环绕式的主荧幕正向全球亿万观众呈现出莫凡被堵截之事。

    瞳鹰有很多,其实观众们早就知道凡雪盗团的勾当了,说实话……中国几乎成为了全场的仇恨点,被不知道多少国家那些无理智观众疯狂臭骂,但事实上更高层那边就是无奈和苦笑,他们三个人又没有违反规定,讲道理是没什么好指责的,事实上其他国家成员也都在抢,只是没有谁像他们这样明摆着就抢的野路子了!

    还好,队伍里有一个艾琳在,英国那边也帮忙分担点,优雅绅士的英国人在看了这场夺宝赛后,也是尴尬得不要不要的。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大家的艾琳公主怎么就跟了一个这种东方人混在一起呐,尽管看到艾琳公主又抢到东西了,大家心里是暗爽不已,可这档子事,还是有那么点不地道的嘛!

    中国那边,呼声就高得不行了。

    不走寻常路的莫凡和穆宁雪本就在之前的淘汰赛中表现的相当出色,迎来了无数人的拥护,这次夺宝赛上更让大家眼前大亮,连续抢夺资源,再加上那份畅快淋漓的盗技,让他们凡雪组合一下子席卷中国大江南北,抢啊,抢死那般外国佬,抢到大家心坎里去了啊……

    中国人口就是多,所以要论世界呼声,在不少网络媒体上投支持票的还占多数,别人欧盟联合起来全投声讨票,都干不过中国网民!

    其实艾江图所领的队伍那边也表现出色,可循规蹈矩的事情看多了,谁会不喜欢追求莫凡走的这个路线,那个紧张感,那个刺激感,让无数人体验到偷|情一般的快感,看个比赛能看出这种感觉,实属难得!

    然而,此时此刻莫凡落网了,多少亿中国观众们心都揪了起来,狂骂那些国家的学员无耻卑鄙??!

    ……

    “老夫也是服了,莫凡这家伙到底是得多让人恨啊,都惹出一个八国联军讨伐了!”首席法师庞莱看着主荧幕,由衷的感叹了一声。

    封离、松鹤、韩寂等人此时正和几位大领导人坐在一起观看,说实话三人心里也是蛮忐忑不安的。

    一直都没出过什么大问题的中国国府队,怎么就出了莫凡这么一个东西啊,这只抢别国的路子,是人干得出来的事吗!

    “咳咳,这个莫凡,是自学成才的队员,很多时候会用一些旁门左道,几位不要……”封离面对大领导人,本来是很有说话底气的,这会已经丧失了大半,只能够压低声音想解释几句。

    谁知,封离话都还没有说完,议长少邵郑就紧锁着眉头,吐出了一句让其他人都有些目瞪口呆的话来:

    “这被困住了,莫凡得如何脱身??!”

    “是啊,难走咯,之前抢了源泉后我就得金盆洗手了,果不其然,中了圈套,唉!”

    韩寂、庞莱、松鹤、封离等人都相继无语了,他们没有想到几位包括议长邵郑在内的几位领袖全被莫凡这货给带进去了,看得他们都紧张不已……

    “但愿那两个丫头没事?!绷硪晃慌煨湟蔡鞠⒘似鹄?。

    “莫凡应该用通讯仪告诉她们撤离了……咦,你们看那个小画面,是不是那聪明丫头啊,她们怎么跑出来了?”邵郑探出了一些脑袋,指着小荧幕问道。

    主荧幕那边,依旧传送着莫凡被十几人围堵的俯瞰画面,而另外一只偏远一些的瞳鹰,倒是捕捉到了穆宁雪和艾琳。

    她们两个竟然从隐藏之地跑出来了,而且正是往莫凡那里敢去。

    “还挺讲义气的啊,不抛弃队友?!?br />
    “可那样的话,就得全军覆没了啊,到手的东西全没了,还得吃上不小的亏,那些人对莫凡是恨之入骨的,说什么也会乘机给他一些大教训?!?br />
    ……

    ……

    长河下游,莫凡看到穆宁雪和艾琳都跑了过来,感动归感动,却也有几分无奈。

    白忙活了,她们两个跑出来的话,东西就全部被几国联军瓜分咯!

    钱财身外之物,看淡了倒没什么,可这群人明显不单单是奔着抢东西而来,更在于拿他们泄愤,想来这种竞争之下,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可言,尤其是汉娜、米奥斯这两女人,巴不得踩着穆宁雪和艾琳这两个人气极高的女学员上位呢!

    亚克、安吉洛等人倒巴不得这两女自投罗网,所以也没有阻拦,直接让她们与莫凡会和在了一起,脸上带着怪笑的盯着这一对落难鸳鸯鸯!

    “真是感人哦,做强盗也可以这么感人?!焙耗纫跹艄制脑谀抢锓泶套?。

    “艾琳,怎么你也是跟他们一伙的??”来自英国的希伯特满脸愕然的看着艾琳。

    “希伯特,你损失的东西,我们会给你,你就不要插手此事了,可好?”艾琳说道。

    希伯特跟莫凡在国馆赛的时候就打过交道了,希伯特分外不服,竟然输在了一个小小的中国国馆上,况且他所在的小队也遭到了莫凡的打劫,希伯特当然要讨回公道。

    “艾琳,这我做不到,此人太过可恶,要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我们大不列颠颜面何在!”希伯特愤然说道。

    说完这番话,希伯特也急忙对其他众人说道:“艾琳是我们公爵,想来她也是被这无耻之徒威逼利诱,大家就不要为难她了!”

    “我可不认为她没有参与?!奔幽么蟮呐г北此顾档?。

    贝斯是一个没太大名气的女学员,实力在加拿大队伍中也属末流,艾琳却不同,实力出众,气质高贵,身份之高,美丽温和,是无数人心中的完美幻想对象,要是在这里把艾琳给踩下去,她贝斯自然要大放光彩,哪怕是多了很多艾琳无脑拥护者的骂名,那也比无人问津要好一万倍,她已经厌倦了那种没人关注的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