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队的实力似乎确实很强,就那个在释放雷电的女疯子就不是太好对付的。

    会跑倒不是说不敢和亚克那几个人打,主要是在这战地里,还散落着全球众多资源宝藏,要把时间和魔能浪费在这种没意义的战斗上,那才是愚蠢至极。

    莫凡和穆宁雪都是相当需要资源的,即便两人有血性,眼下首要目标就是搜刮,搜刮,再搜刮

    “我们就不去找别的人了,要是遇到蒋少絮、江昱他们还好,要是撞见穆婷颖、黎凯风、南荣倪那几个,就够我们恶心的了?!蹦捕阅履┧档?。

    穆宁雪点了点头,他们两个人行动起来也会更方便许多,要打要留都由他们说的算。

    “刚才我在空中的时候,发现那里有不少人往那座山上聚集?!蹦履┲噶酥盖胺侥亲缓谠普诒瘟擞幸话氲母呱?。

    “人多的话,就表示有好东西”莫凡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

    “我们去吗可我已经看到不少于四队人马在往那座山上靠了?!蹦履┧档?。

    “别急,话说起来,亚克刚才的行为倒是提醒我了?!蹦菜档?。

    “提醒你什么”穆宁雪反倒是不解了,别人极其没素质的上来抢东西,能给莫凡什么启发啊

    “我们两个人都是惹了大麻烦的,世界学府之争一结束,我要被陆一林的家族追杀,你肯定免不了和穆氏争斗,要是不能够凭借着这次世界学府之争来大幅度提升实力,我们接下去的日子可都不好过,何况你需要大资源,我也需要大资源若是无头苍蝇的在这里乱撞乱找,又与那些人磕磕碰碰,估计能获得的东西也多不到哪里去?!蹦菜档?。

    “你想说什么”穆宁雪从莫凡的眼睛里看到了几分狡黠之意,可惜她就是猜不透莫凡想要干嘛。

    眼下情形很明显了啊,就是在这个扭曲空间中寻宝,考验学员们的洞察力、野外实力、以及学员与学员之间的竞争力,难不成还有什么法子能够获得一大笔资源

    “抢,比找来得快?!蹦惨槐菊目醋拍履┧档?。

    穆宁雪张了张小嘴,好半天不知道怎么接莫凡的话。

    “你想啊,我们首先得先话时间去找,找到了,多半又还有妖在守,赛方肯定是专门把东西扔妖魔巢穴、洞窟的位置,这些妖魔对付起来还不是那么的容易,等好不容易解决掉了妖魔,拿到了宝物,保不齐还有人在背后蹲我们,运气不好被他们抢了,够我们哭的了与其这么弯弯绕绕的,倒不如我们直接就抢。抢这活就容易多了,只要找对了目标,抢到了东西,马上就撤,有的时候还不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宝物就到手了”莫凡闪亮着眼睛说道。

    穆宁雪听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这样这样不太好吧”

    “那你觉得可行不”莫凡问道。

    “嗯”穆宁雪显得几分犹豫。

    说实话,她没有想到莫凡这一肚子的坏水,仔细想来这样做未免有一些太损了,会得罪很多人的。

    “你不说话就同意了哈”莫凡也不等穆宁雪多想,直接拉她入伍。

    莫凡自己一个人要干这种强盗的勾当肯定是不行的,剩下的十六个队伍那好歹是十六强国国府学员,每个人战斗力了都强的可怕,莫凡要化身学府强盗,指不定还会自己吃亏。

    可加上个穆宁雪,那就不一样了,穆宁雪现在的战斗力强得可以支撑起一个团队,再搭配自己这多系,对方四五个人也未必不敢下手,反正又没要和对方死掐,到手就跑,抢不到的话也可以撤

    “我们可以戴戴面具,换换服装之类的,虽然不一定可以完全隐藏着什么,但短时间不被认出来就不至于被众箭所指了?!蹦履┧档?。

    这次换成莫凡愣住了,盯着穆宁雪看着。

    感受到莫凡这奇怪的目光,穆宁雪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低声道:“不好吗”

    “不是,我只是没有想到你比我想得还周全,雪雪,你还是有作案天赋的”莫凡笑着说道。

    穆宁雪没搭理他。

    要不是自己一身都是麻烦,穆宁雪也确实不想干这种有损声誉的事情,只是一考虑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又是背负黑教廷亲属的骂名,又是遭受穆氏的打击,跟着莫凡走点歪门邪道也是无奈之举嘛

    灰蟒山山脚下,几名学员开启着履魔具,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远处的红绿山岭中窜去。

    这几名学员的速度都很快,一眨眼功夫就踏出了几百米远,再过片刻,便已经在一公里之外了。

    “我们分头走,等到甩开了那群法国老,我们再汇合”意大利学员安吉洛说道。

    其他人点了点头,并迅速的掩护着这名学员安吉洛离开。

    这一队五人立刻从五个不同的方向逃跑了,不久之后又有两三队人出现在了这里,他们盯着那些人离开的方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追逐谁。

    “该死,他们谁拿了石心脏,那可是最值钱的东西。我们这一群近二十来,好不容易在解决掉了山顶岩魔,论功劳怎么也是我们法国人出力最多,凭什么他们拿走石心脏”一名法国学员恼怒无比的说道。

    “追,他们一定跑不远,不能就那么便宜了他们”另一名日本学员也是气得七窍生烟。这次行动他们日本也出了大力气,有一名学员甚至都受了重伤,要是不能够找到治愈系法师的话,过不了多久,这名学员还得出局。

    “你们往这,我们往这,你们几个去追那女的”那名法国学员里昂指挥道。

    他们这群人在进入到了这个扭曲空间没多久,便看见了山峰山顶上有一只非常罕见的山顶岩魔,本身这种山顶岩魔的价值就非常高,它的心脏简直就是一个岩系的动力驱核,单单作为城市的建造能源就可以立起一小座城市,建造师是相当需要它的。

    由于目标很大,各个国家的人员陆续赶来,山顶岩魔的实力又相当惊人,于是大家联起手来才顺利将这山顶岩魔给处理掉,哪知道商量好的分配方式,意大利的人却拿走了石心脏逃之夭夭,大家这才意识到这次的夺宝赛,根本就没有什么国际友谊可言,谁获得的资源多,谁在往后的对抗赛上就能够胜出

    “哈哈哈,真是一群蠢货,竟然有人自以为可以是领袖,像猎人队伍那样平均分配。这是猎人队伍吗,大家相互本就是竞争者”安吉洛回过头发现敌人已经被自己甩开了,顿时大笑了起来。

    这次可赚大了,一颗石心脏拿出去卖的话,怎么也得弄个4亿吧,运气好品质再高一些,5亿的价格都能卖出,刚才那么多人,平均分配到那一二十人手上,大家辛辛苦苦才弄到几个钱

    现在倒好了,这东西只归自己了

    即将抵达了繁密的山岭,在这山岭之中,安吉洛更不需要担心被那些法国人、日本人追上了,他在这大山中可以把一直搜索军队都玩得团团转

    “奇怪,怎么天暗了下来”安吉洛抬起头,却发现有一块漆黑无比的天幕落了下来,看起来竟然有几分骇人。

    不好

    安吉洛愣了片刻,立刻意识到有陷阱。

    可惜他刚要逃窜,他的周围忽然间耸立起了一道道锋利无比的冰棱,这些冰棱如小山梁那样横在了他的面前,封锁住了他所有的逃跑路线。

    “是什么人”安吉洛大怒的叫了起来。

    黑暗笼罩而下,巨影利刺落,组合了强大无比的禁锢之阵,生生的将安吉洛给困在了里面。

    安吉洛反应再快也没有用了,黑暗禁锢之力若是呈现陷阱状落下,常人是很难防御的,只能够任由黑暗剑锢贯穿了身子,就连精神也一起带上了枷锁,无法动弹,无法动用意念。

    “你们的胜利果实,我们笑纳了”一个戴着朴素面具的男子走了出来,声音像是故意装出来的粗矿。

    “混蛋,你这个无耻的东西敢动我们意大利的东西,一定要你们不得好死”安吉洛暴怒的骂道

    “居然还能说话,看来你修为不低啊。骂我们无耻,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嘛,说好一起分赃,你们意大利却想独吞,我们这是替天行道?!蹦菜档?。

    走到了安吉洛的面前,莫凡镇定的从对方手上拿走了昂贵无比的石心脏。

    “快走”穆宁雪不想在浪费过多的时间,对莫凡说道。

    莫凡也懒得在戏弄这意大利人了,一边走一边故意对穆宁雪说道:“亚克真是料事如神啊,知道这家伙会往这里跑,让我们在这里堵截”

    意大利安吉洛看见莫凡拿着他的东西走了,气得血液翻涌,可身体和精神都被禁锢的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能做的就是暗暗记住了那个叫做亚克的家伙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