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之大,无奇不有,这样的生存方式也确实让人想来有些后怕,尤其是那些经常行走在野外的猎人,他们若是没有足够高的修为,踏入到这样的黑色森林里,真的很难有活命的可能。

    很多所谓的人道主义者对于夺宝赛中可能出现的危险情形带着很大的批判,他们觉得比赛就是比赛,不应该有生命危险,更不应该让全球的人们目睹一些学员法师在夺宝赛中直接死亡的画面,但是这个声音直接就被猎者联盟给强势压下去了。

    猎人,行走在刀尖之上,每年死亡的猎人更不计其数,假如魔法师在踏入这条道路的时候就没有做好有一天会惨死妖魔之口,那么耗费那么多仅限的资源也不过是一个社会寄生虫。

    妖魔?;恢倍即嬖?,猎者联盟从来就不希望人们把世界看得那么平和,觉得呆在城市里就可以作威作福,残忍的死亡画面即便呈现出来,那也是事实,魔法师本就没有绝对的安全,越是世界性的比赛,就越应该贴近真实

    这个拼凑的扭曲空间就是一个妖魔之地,各种可怕的妖魔,各种食人的怪物更是通过瞳鹰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人们眼中

    莫凡在进入这个黑色森林的时候,瞳鹰就有些跟不上莫凡的速度了,直到解决掉了黑树精统领,才有一只瞳鹰盘旋在上空,将那满是根须虫子的血湖呈现出来,考虑到很多普通人并不太能够接受这种狰狞可怕的景象,在选择画面的时候,赛方只是在莫凡这里匆匆的停留,便将切换到了其他瞳鹰那里。

    莫凡倒确实不是很喜欢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毕竟他是一个拥有多系的法师,他还不想太早的就暴露了自己全部的实力。

    “元晶拿到了吗”穆宁雪问了一句。

    “拿到了,这个给你吧,上次溺咒的奖金你都全给我了?!蹦步У莞四履?。

    穆宁雪也没客气,收下了这颗元晶。她现在和莫凡一样,非常缺少资源,这元晶卖出去的话,她可以购买更多的冰系元晶。

    现在穆宁雪法师,冰系的元晶是能够用来填充碎片能量的,她现在修为也算是有限,一个人需要供养整个冰晶刹弓,将受到了冰寒折磨更难以想象。

    只是,不进入到超阶法师,她都算不上真正驾驭冰晶刹弓,元晶这东西可以补充碎片之能,而每充盈了一个碎片,穆宁雪的修为都会随之上涨几分,所以冰系元晶对她来说相当重要

    “两位想这样走了,不太合适吧”一个带着几分讥笑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

    莫凡和穆宁雪同时转了过去,正发现黑色的树木之间,一个褐黄色长发的男子带着四名同伴正往这里走来。

    穆宁雪看了一眼他们的服装,上面挂着的是美国和加拿大的国家标志。

    “原来是你,真是巧了啊”莫凡看到那个褐色长发的人,脸上倒是露出了笑容,一副老朋友模样的跟他打招呼。

    “亏你还笑得出来,上次在魔法卖场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这次竟然抢走了我们先物色的东西,看你们两个这么卖力的份上,你分一半元晶给我们,我们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亚克带着几分盛气凌人的说道。

    上次是有庞莱给这小子撑腰,这次是在这战地之中,自己这边又有四个人,亚克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教训莫凡一番,害得他失去了那么好的一个兽魂

    “雪雪,他们先看上的”莫凡问了一句。

    “他们是刚到这里的?!蹦履┧档?。

    “我说亚克,你做什么魔法师,做强盗算了”莫凡说道。

    听见莫凡的话语,亚克嘴角一抽,他带着几分冷意的说道:“我改变主意了,你这颗元晶我全要了,你们两个赶紧滚远点吧”

    穆宁雪身上的冰息开始涌动,摆出了要与对方厮杀的架势了,这夺宝赛,其实不单单是夺宝,更在于学员们之间的相互竞争,比赛规则里可没有说不能够从其他国家队员的手上夺宝

    “别急?!蹦苍谀履┒咔崴盗艘痪?,然后转向了亚克,并扫了一眼亚克身后的那4名学员。

    “喲,那不是穆宁雪吗,最近大家都在议论她呢,依我看也没有什么本事吧”亚克身后的一名气质妖俗的女学员讽刺道。

    同样是女人,如今穆宁雪几次战斗表现出色后名声大噪,盖过了许多女学员了,自然又很多人不服。

    “既然你们人多,那就给你们好了,一个元晶嘛,何必大家搞得鱼死网破?!蹦采陨宰吡松锨?,将元晶放在了手掌上。

    “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还鱼死网破别以为击败了西班牙那种垃圾就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一个人就可以灭了他们整个队伍”亚克带着满满的不屑。

    “是是是,你厉害,那大家都别耽误时间,东西你们拿去,别为难我和我女友?!蹦步强嗣媲耙坏?。

    亚克看着莫凡,嘴角一扬的道:“看来你是一个软骨头,这让我想教训你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br />
    “这还不简单”莫凡也笑了起来。

    忽然,黑色的幕布笼罩了下来,一柄柄暗影长剑笔直的坠落,连续的刺落在地表上,每一柄暗影之剑都带起了黑色的禁锢之印,它们连在一起赫然组成了黑暗禁锢剑阵

    莫凡之前就在这里布置了司夜统治,趁着司夜统治还没有完全散去的时候,更是暗中酝酿出了这一个黑暗陷阱,亚克和他身后的三个人一下子全部中招,唯独那个讽刺穆宁雪的女美国学员没有踩入到陷阱里

    “穆宁雪,解除冰封”莫凡说道。

    穆宁雪冻住了这片林子里众多黑树精,现在正是用到它们的时候了,她将冰封之力一收,顿时成排成排的黑树精朝着这里围了过来,那场面简直像是在整体挪动的森林

    黑树精越来越多,黑压压的一片,当它们发现自己的母树被砍了当柴烧之后,愤怒疯狂的咆哮了起来,要将他们这群人类给撕成粉碎

    “我们快走,我的禁锢持续不了太长时间?!蹦彩蘸迷?,拉着穆宁雪就跑。

    穆宁雪是风系的,风之翼早已经准备好了。

    她妙曼的身姿在几颗老树间轻盈的一点,挂起了一阵助力之风,迅速的飞上了高处。

    而莫凡暗爵斗篷一甩,完全沉入到这黑漆漆的林子里,完全跟隐形了一样,完全看不见半点的踪迹。

    被禁锢在大阵之中,亚克已经气得咆哮了起来,偏偏他们刚刚挣脱出禁锢的时候,那茫茫多的黑树精就围了上来。

    这些黑树精皮糙肉厚,数量极多,连穆宁雪都无法将它们彻底杀个干净,只能够用冰系魔法直接将它们动作,亚克这群人要解决它们肯定得花上不少的时间。

    而且,天知道这黑森林里究竟有多少黑树精,总之随着黑树精统领死亡的消息传出去,感觉整个林子都在挪动了

    “别想跑”

    汉娜是唯一一个没有被禁锢的人,她看见穆宁雪飞到了天空中,气恼的她立刻呼唤出了翼魔具来。

    拍打着青色蝉翅,汉娜迅速的追上了空中,离穆宁雪大概有两百多米的距离。

    而在更高的空中,一头瞳鹰正盘绕着,那双锐利的摄像机双眼已经将这个画面给捕捉了下来,汉娜注意到这点后,心中暗喜。

    正好利用穆宁雪来打响自己的名头,既然这女人那么经常被人谈论,那自己击败了她,大家就只会记住她汉娜之名

    “寂雷死光”

    汉娜动用了雷系的魔法,一束死光电光笔直的贯穿了黑森林上空,朝着不远处飞翔的穆宁雪打去。

    穆宁雪察觉到身后有庞大的雷系能量,身子灵巧的往下一沉,避开了这一道凌厉的雷电光束

    “雷爆”

    汉娜的技能并没有就此结束,她呵斥一声,就看见寂雷光束忽然在穆宁雪附近炸开,震起了惊人的雷电光弧,霹雳乱舞,几乎要触及到云端了

    穆宁雪反应很快,她的风之翼开始收缩,并且慢慢的往前包裹,就像天使之翼?;ぷ抛约旱纳砬前?。

    这是风之翼第二级的效果,风之翼守佑,可以将背后灵性之风形成的翅膀作为一个风之羽翼守佑,抵挡强大的攻击。

    风翼?;ぷ×四履?,穆宁雪通过惯性滑翔到了地面,她回头望了一眼天空中那个对自己不依不饶的汉娜

    “别跑,和我一决胜负”汉娜恼怒的喊道。

    地面上,莫凡已经和穆宁雪会和了,莫凡对这种疯女人一点好感都没有,直接骂道:“死麻脸,我们可没那个闲情,好好享受这些黑树精们的款待”

    骂完,莫凡再一次启用了暗爵斗篷,这一次莫凡将穆宁雪也拉入到了绝对的黑暗隐形之中,让那个美国学员汉娜根本寻不到他们的踪影。

    汉娜气得差点没从空中掉下来。

    她脸上确实很多小麻子,也是最愤怒别人来这个来说事了,莫凡这一击要害,让汉娜整个人都要暴走了,就听见她仰着头狂喊了一声,霎时低沉的天幕上数十道雷电惊悚的劈落,在她周围凌乱狂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