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昱敲着门,想要表明来意,但房屋里却忽然间传出了庞莱略带着几分严厉的声音。

    “算了,师父他可能有要紧事,我们就坐院子里吧,正好我跟你说说夺宝赛的事情?!苯湃萌伺萘艘恍┖鹊亩斯?。

    莫凡看了一眼那一间紧闭的房屋,心中暗暗奇怪刚才庞莱的语气。真有事的话,似乎没有必要那样紧张喝斥吧。

    莫凡也没多想,和江昱说起了夺宝赛的事情了。夺宝赛是莫凡的关键,也是全体国府学员实力提升的一个契机,往往一个普普通通的学员要是在夺宝赛中机遇难得,很可能一下子蜕变成闪耀的魔法明星,夺宝赛有太多的变数了!

    ……

    ……

    紧紧锁着的房屋内,庞莱坐在垫子上,表情凝重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位脸上细长疤老者。

    “老朋友,救救我吧,我是走投无路了才到你这里来?!背ぐ汤险叽偶阜制砬?。

    “你要我怎么帮,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被圣裁院的人收集到了确凿的证据……你真是糊涂啊,明明已经名望震世,权与利更是无人可及,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来,你真是让我们这些老朋友都为你心寒!”庞莱脸色冷峻的道。

    “证据还没有送到圣裁院,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这一次……”长疤老者说道。

    “你疯了吗??!埃森德尔,你为何堕落成这副模样,到现在都没有一点点悔改之心!你可知道嬴灿后半辈子都在悔恨当初那愚蠢的决定,结果却是如何,博城之难,古都浩劫……撒朗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的。乘早自首吧,为了你的氏族、子孙,也为了你的声誉,我们这些老家伙能够为你维护的也只有这些了,给你自己留点尊严,也给你后辈点余地,你走投无路了!”庞莱重重的对埃森德尔说道。

    “这只是立场,不是罪过,我承认我选错了候选人,也为这位候选人做了很多有失体面的事情,但候选之争不是一直都是如此吗,表面上神圣庄严,背后肮脏血流成河!”埃森德尔说道。

    “你所做的能叫做‘有失体面’?老朋友,你真的过了,太过了,我不能看你再这样下去……既然你不愿意自首,那就由我送你前往圣裁院吧?!迸永衬抗庖荒?,眼睛里充满了凌厉之色。

    埃森德尔立刻起身,身上赫然涌起了几乎要让整间屋子化为乌有的黑暗气息!

    庞莱没有想到埃森德尔已经有了警觉,要想要再制服他就难了。

    “你真的只为你自己考虑??”

    “我不想死,更不想像文泰那样被拽入到冥狱……”埃森德尔身上的黑暗气势更胜。

    庞莱此刻根本动弹不得,这股黑暗气息化作了无数条黑龙宛如天牢一样将庞莱锁着,庞莱连一个魔法都没有来得及使用就被对方给压制住了。

    看着埃森德尔,庞莱长叹了一口气。

    “还有余地的,一定还有……”

    “我不希望你一错再错?!?br />
    ……

    院子里,与江昱闲谈的莫凡忽然感觉到那间屋子里传来了凛冽无比的黑暗之风,有那么一瞬间莫凡甚至觉得是黑暗之王降临那般,让莫凡浑身毛孔都扩张开了。

    莫凡转过头,注视着那间紧闭的屋子。

    就在这时,屋子门被推开了,一个脸上有着疤痕的老者踏了出来,他漠然的扫了一眼莫凡和江昱,便径直的离开了这里。

    江昱也愣了一下,当他发现房间里充斥着黑暗之力后,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急急忙忙朝着屋子里冲去。

    莫凡也看了一眼屋子,发现庞莱坐在那被黑暗统治的地方,整个人如同雕塑那般,动弹不得。

    莫凡再去看那名脸疤老者时,老者已然消失了。

    这种消失完全不是走了一个转交,挪到了自己视野看不到的地方,而是已经走出了很远很远。

    是遁影,可此人的遁影却感觉比瞬息移动还要夸张,莫凡什么都搜寻不到。

    “师父,师父,你怎么样??”江昱急急忙忙上前去。

    庞莱身上的黑暗禁锢之力没多久便消散了,身上充斥着黑暗能量的庞莱不由的咳嗽了一声,眼睛里充满了无奈。

    莫凡看着庞莱,显然庞莱与那老者的较量中庞莱吃了大亏,这让莫凡更是心惊,那老者究竟是谁,连庞莱都不是他的对手??

    “唉……”庞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搭理江昱,自顾坐在了那里。

    莫凡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想来庞莱也不会说的。

    ……

    ……

    夺宝赛开幕当天,整个世界迎来了一个重磅消息。

    国际黑暗宗师埃森德尔被判有罪,圣裁院将执行不再重审的缉拿和缉杀!

    莫凡刚刚抵达了集合之地,便听见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其轰动程度可谓震惊世人!

    埃森德尔,这是一位排行还在庞莱之上的法师,黑暗之尊,无与伦比。

    更让莫凡更为大吃一惊的是,自己获得的暗爵斗篷,正是埃森德尔慷慨赠送,作为鼓励国府学员的奖品。

    莫凡或多或少听闻过此人的名头,像这种级别的法师已经是和国家领导人平起平坐了,真不敢想象一夜之间他成为了一个被世人口诛笔伐的罪恶滔滔之人。

    “据说圣裁院那边证据确凿,不会再给埃森德尔一点点申辩的机会了?!苯潘档?。

    “难怪你师父那么重的叹气,估计是知道这个结果了?!蹦菜档?。

    新闻爆出来,莫凡才知道那天禁锢了庞莱的人正是黑暗之尊埃森德尔,也不知道他和庞莱谈了些什么。

    “话说起来,埃森德尔实力那么强,连你师父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既然在潜逃,圣裁院真的能缉拿得了他吗,黑暗系的宗师,我想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几个人能留得住他吧?”莫凡不禁发问道。

    莫凡自己也是黑暗系,自然知道黑暗系魔法逃跑起来是有多牛X,埃森德尔那种修为的,除非请动禁咒法师,不然完全没可能缉拿。

    “天知道呢,真不敢想象这种级别的人物都会做下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而且我听说这还关系到了某位候选人,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候选人……”

    “夺宝赛应该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推迟吧?”

    “不好说,埃森德尔的事情真的太轰动了?!?br />
    埃森德尔的事情的确影响到了世界学府之争,为了不与埃森德尔被宣判有罪的日子里开幕,世界学府之争的夺宝赛特意推迟了两天举行。

    一般来说,再大的,再轰动的事情,过个几天人们就会被新的事情给吸引,然后渐渐的遗忘。

    埃森德尔的影响力却强得夸张,两天之后仍旧席卷国际媒体,并且据说某位候选人也就此隐去了。

    莫凡对这种国际大事一直都不怎么关心,他只在乎世界学府之争的夺宝赛。

    夺宝赛还是继续进行了,除却被淘汰了的十六个国家,夺宝赛将一共有留在威尼斯的剩下十六个强国来同时进行。

    夺宝赛的集合场是在当初的开幕场中,和之前的场地布置不同的是,今天的场地中摆放着许多绽放着银色光泽的魔石。

    银色的魔石列成了长阵,莫凡可以感觉到空间之力在整个图阵之中活跃的涌动着。

    “空间魔法阵,看来我们是要直接被空间瞬移到夺宝之地了!”艾江图开口说道。

    “这么大的空间魔法阵,我们这是得被送到什么地方啊,不会是某个世界边缘吧?”赵满延瞪起眼睛。

    这个空间魔法大阵确实大得夸张,天知道它会通往哪里。

    空间魔法大阵一般分两种,一种是空间随机的瞬息传导,当初莫凡和阿莎蕊雅去惹黑龙的时候,阿莎蕊雅布置的就是一个随机空间之门,没有非常明确的空间落点。

    另一种便是指定空间之门,会将人瞬息移动到已经设置好的地方……

    一直有空间系的法师们提出,要在全世界各大城市安置空间魔法阵,让所有人往返这些遥远城市可以做到几秒钟就完成,但事实上这是不实际的理念,越遥远的空间转移,所耗费的能量就越庞大,在这个资源匮乏与妖魔争抢的世界里,空间转移一名旅客所耗费的资源可以培养出一位战场上出类拔萃的军官来。

    所以,也就世界国府之争这种超大赛事,才会动用空间魔法阵来将学员们送往真正的战场。

    “我来说一下规则?!敝鞑门姓玖顺隼?,用标准的国际语宣读道,“你们十六国一百六十名学员将会顺序打乱的进入到夺宝空间里,你们每个人空间落点也会在不同的地方,由于比赛所选用的地方本身就是凶险、妖魔之地,你们在搜寻我们安放在里面的宝物时需要格外小心,即便我们在里面有派遣助理裁判,也会尽可能多的分布鹰瞳来保障你们的安全,可凡是都有意外,到时候希望你们能够冷静对待,及时求救,不要因为一时贪念和一时昏了头脑而丢了性命?!?br />
    “然后,这是空间卷轴,当你们发现有生命危险就第一时间将魔能灌满整个卷轴,卷轴会在4秒左右的时间启动,产生空间漩涡将你们送回到这里来,还是那句话,珍爱自己生命,不要意气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