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哥哥,带我到高处?!毙南乃档?。

    “好!”莫凡将心夏的轮椅整个提了起来,踩着搭建起来的信号塔一下子跃到了信号塔的顶端。

    “我之前说的只是猜测,如果不行,我们立刻离开?!绷榱樘匾舛V隽四埠托南囊痪?。

    莫凡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

    ……

    在信号塔之处,可以一眼俯视着已经变成一个垃圾场一般的隔离区,成堆成堆的人挤在了禁制旁,用他们暴躁的身体撞击着禁制。

    这些人也不知哪来的蛮力,本来禁制对普通人效果是很强的,就算他们人数众多也不可能撼动都了禁制,偏偏这些病人们身体里其实已经滋长出了邪力,使得他们更加的强壮!

    看到这般情景,心夏不由的抿紧了嘴唇。

    “开始吧,我来拿着这个珠子?!蹦菜档?。

    心夏点了点头,将双手交叠的搁在了自己的胸前,似乎要触及心灵的最深处来施展出心灵之力。

    心灵涟漪无影无形,莫凡只感觉自己的脑海有一种宛如笛子一样带着几分悠扬的声音在回荡,可仔细去辨,却其实什么都没有。

    莫凡知道,心夏的心灵之涟已经在扩出去了,宛如一双双柔和的素手,轻轻的抚在每一个情绪暴动的病人的额头上。

    心夏没有眉黛锁紧了,在安抚他人心灵的同时,也会受到一些过强的负面精神的攻击,心夏可以感觉到那些人内心的狂暴和愤怒。

    他们被病痛折磨,政府束手无策,世界组织无人赶来救援,他们宛如被所有人遗弃,在这隔离地带中等待死亡!

    聆听着这些病人们的心,心夏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些模糊的记忆。

    抛弃……

    抛弃自己的母亲,博城灾难中那群将自己独自抛弃在冰冷废弃城市的人……

    一种莫名的伤感与恼怒在心夏的心中涌起,为什么人可以那么的无情,明明自己那么善良的对待着他们,为什么古兰要将所有的罪责推卸到自己的身上,明明自己才是那个不惧怕传染到这里救助的人??!

    心夏想要睁开眼睛,可她发现自己居然无法醒来,她周围一片黑暗,还有冰冷之气,这里……就像是一个冰柜,自己当初为了求生,躲避巨眼猩鼠的超市冰柜里……

    “心夏!”

    忽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那么的熟悉。

    “心夏,心夏!”

    莫凡轻轻摇晃着心夏,不知道为什么,莫凡可以感受到心夏正在被那庞大无比的邪念给侵染,正在疯狂的勾起心夏所有令她也该愤怒,也该痛苦的往事!

    “快,把那些东西转到我这里来,别被邪念影响,知道吗??!”莫凡握着她些许发抖的双手,郑重的说道。

    心夏仍旧醒不过来,但她看到了有人猛的推开了冰冷的冰柜,将自己从里面抱了出来,手掌、肩膀都感受到了来自莫凡身体的温度……

    “自己也被这些东西给侵染了吗?”心夏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下来,一想到自己其实从始至终都有一个人坚定不移的呵护着自己,不让自己受到半点的委屈,心夏那本是黑水翻滚的心湖在此刻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黑色的心之湖水也在一点点的变得澄清。

    心夏终于睁开了眼睛,那双眸子从未有过的清澈与纯净,又是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她看着莫凡,眼角带着欣慰。

    心一旦沉淀下来,那么这些邪性之力就休想再控制好住自己!

    心夏神情从欣慰又变成了坚定,她的心念化作了一股更加强大的海啸,将所有的浑浊物质都往莫凡手中的那颗凝华邪珠上灌去!

    “嗡嗡嗡~~~~~~~~~~~~~~~~~~~”

    心灵梵钟在这隔离地带响起,人们听不到,可心却有所反应,那是在脑海中回荡着的圣梵之语,让一切的躁动都会就此消散。

    病人们?始倒地,从禁制旁开始,乱成一锅粥的病人们宛如被在被洗尽了心之瘟病后,便都沉沉的睡去,邪性赐予他们之前的蛮力无非是在巨大的消耗着他们身体机能,当这一切被压制了,他们便疲惫不堪??!

    “怎么回事,她在催眠那些人吗??”瘟病指挥官抬起头,看着信号塔上的那位新候选人。

    “那不是催眠,情绪暴动的人是很难催眠的,她在治愈,用心念去治愈……”那位没有军徽的将军说道。

    “长官,那些昏倒的病人身上没有了病斑,好像确实是被治愈了!”一名官员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对指挥官达瑞说道。

    “是真的吗?。?!”指挥官达瑞情绪立刻激动了起来,目光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信号塔上的那位轮椅之女。

    “她……她是怎么做到的??”古兰也傻眼了,这样一个连女贤者都要束手无策的瘟病,她一个刚刚进阶的女侍怎么可能做到???

    “看来,她作为候选人是有原因的?!蹦俏幻挥芯盏慕档?。

    越来越多的病疫者倒下,已经有一些治愈系的法师大胆进入到禁制中,一番检查后发现病人们都没有生命危险,无非是身体看上去比较虚弱。

    病斑在消失,这就是最大的好事,也就是说信号塔上的那个帕特农神庙之女真的寻找到了解救之法,为大家化解了这场传染之灾?。?!

    偌大的病疫集中营地,病人们横七竖八,躺倒了一片又一片,铺满了地面。

    病疫正在消除,他们脸上的神态都变得安详许多,经历了折磨的他们在心夏为她们演奏的这心灵洗涤之歌中,安稳的睡去!

    “确认都没有大碍了吗??”

    “是的,都只是睡去了,都会醒过来,指挥官,病疫消除了,这真是太神奇了??!”

    “我们研究了那么多日,都无法找到瘟病的良药,帕特农神庙不愧是帕特农神庙,当之无愧的治愈神堂??!”几位老治愈系法师们都是感慨不已。

    张小侯一脸欣喜激动的看着灵灵,开口说道:“太好了,你真是太了不起了,真的解决了这瘟病?!?br />
    “心夏姐姐一直在用心灵之语跟我交流,我只不过是把她的一些心灵知识给整合了一下,大致推断了这个方法,我想这次瘟病真要是换成其他治愈系法师过来,多半都是无济于事的?!绷榱樗档?。

    也多亏心夏是心灵系的法师,而且心念之强,远超出了灵灵的想象!

    转移怨怒这种办法,可不是什么心灵系法师都做得到的,一不小心就会被上万病疫者的心灵病疫给侵染,心性要是足够坚定,心境不足够纯净,知道了方法都没有用!

    “哈哈,果然我们几个出马,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张小侯已经大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张小侯突然间意识到哪里有些不大对劲,过了好一会,张小侯才想起来,自己本应该是来度假的??!

    ……

    ……

    信号塔上,莫凡看到心夏脸上露出的疲惫,虚弱到连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够用那双漂亮的眸子看着自己。

    莫凡自然心疼无比,病疫者那么多,要把它们身体里的邪能彻底拔出那是一个极其巨大的工程,心夏这等于是把自己的精神力掏空到了一个极致啊。

    “莫凡哥哥,这个……这个珠子……”心夏有气无力的说道。

    “放心,我不是第一次和这个珠子打交道了,最初的时候它的邪性比现在还盛,它一样没有能够奈何得了我?!蹦舶涯爸橛靡礁似鹄?,这是莫凡特意让张小侯去找来的,可以稍稍隔绝一下能量的外泄。

    “那……那就好?!毙南目吭诼忠紊?,身子都没有力气支撑了。

    莫凡将她抱了起来,剩下的事情交给那位瘟病指挥官处理就好了,得赶紧让心夏休息。

    这种精神上?透支,任何治愈之法都是没有效果的,那群病疫者要昏睡上一些时间,而解救了他们的心夏估计要沉睡更久。

    把心夏安顿好,莫凡看着她那发白的小脸,心中感慨不已。

    莫凡在今天才发现,心夏其实跟自己、张小侯以及其他很多人一样,在博城灾难的时候已经在心底埋下了一些东西,有需要尽心尽力的去呵护,去完成。

    ……

    “恩?邪气正在消失??”莫凡守在心夏身旁的时候,查看了一下凝华邪珠,结果发现邪气越来越弱了。

    莫凡感到万般疑惑,于是用心念探入了进去,结果发现凝华邪珠内竟然一下子涨了许多能量,几乎要填满整个珠子了??!

    莫凡喜出望外,这凝华邪珠一旦能量充盈,就代表着自己可以使用恶魔系的力量??!

    “难道包老头改造这个珠子的时候,其实还是给珠子弄了过滤器的,邪性带有精神攻击性的能量也可以过滤掉,变成充盈恶魔之珠的能量??!”莫凡激动不已的说道。

    邪气还在褪去,莫凡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叫它凝华邪珠了,而算是自己最强大的一张底牌-恶魔之珠??!

    真没有想到啊,帮助心夏来到这里救苦救难,竟然自己还得了这么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