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魔的身体仍旧在重新组合在一,只不过可以看得出来,每每被莫凡的凝华邪珠给吸纳走其中一片身体后,它身上的气息就明显减弱几分,而且小红魔在知道这凝华邪珠已经不是正常的凝华邪珠后,马上也露出了恐慌之色,开始乘着莫凡轰开的监狱大洞逃跑。

    莫凡哪里会给它跑掉,施展出了司夜统治,生生的利用巨影钉大阵将这能量体给困??!

    诚然需要一片片来吸收,可找对了方法,事情就变得好办了很多。

    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打碎,一次又一次的吸纳,终于这小红魔的最后一块身体被莫凡给吸入到了凝华邪珠内。

    莫凡查探了一下凝华邪珠内的能量,竟然还真的涨了不少,这对莫凡来说可就是天大的好事了!

    “凡哥,到底出了什么事??!”张小侯绕了一个大圈跑了过来,不解的看着这一切。

    “解决了瘟疫之源了,没有想到会是一团拥有了心智的邪性能量,这件事可能说来话长,你和政府那边联络的情况怎么样了?”莫凡询问道。

    “传染病集中地那边出暴乱了,好像是病人们情绪难以控制?!闭判『钏档?。

    “这还得了,有没有控制下局面?”

    “估计是控制不下,毕竟被感染的人太多了?!?br />
    莫凡心中一沉,虽然病源是找到了,并消灭了,可病就是病,那些有害的物质还在人的身体里,而且他们会变得失去理智,很可能本身这种瘟疫就不单单是破坏人类的身体组织,还会放大人的负面情绪,这本身就是红魔最可怕之处!

    “灵灵,有没有找到可以消除瘟病的东西?”莫凡询问道。

    他们之前解决了溺咒,便是从歹蛆那里获得了抗体,并制作了疫苗给各大沿海城市,让他们不在遭受溺咒的侵染。

    眼下这种瘟病应该也是需要从病源这里寻找抵抗体的,莫凡希望灵灵这边会有一些收获。

    “歹蛆是生物,它的身是有抗体很正常,可你刚才与这个怪物对抗的时候也看到了,魔法根本伤不了它,它本身就是一团能量,是绝不可能有抗体的?!绷榱樗档?。

    “既然病源不是生命,是一团能量体,那怎么可能传染出对生命有害的瘟病来??”芬哀也好歹是神女殿的见习女侍,关于病疫的事情自然是有所了解。

    “之前我还很奇怪,为什么正常的瘟病处理手段都对它无效,而且传播得越来越厉害。现在来看,这病不是出自于身体,而是源自于人的心,严格来说这是一种心灵系的恶性传染。每个人身上都有类似于囚徒心中的负面情绪,在那怪物的催化下,这种负面情绪就会缠结,就会被放大,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病疫症状人出现的症状其实只是感冒,以及现在的大规模暴动……这是心病,通过一样负面、消极的情绪在人的身体里相互影响,不是空气传播,也不是食物传播,就是情绪感染!”灵灵说道。

    “这世上还有这种瘟????”张小侯拉长了下巴,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这东西应该不是彻底对魔法免疫,它应该是归位心灵系中,只是一旦这种邪恶之念庞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心灵系力量也无济于事,毕竟心灵系本身就不带着什么实质性的毁灭效果?!绷榱樗档?。

    “别说那么多没有用的啊,隔离区那边已经暴动了,我们这次出行也算是彻底失败了,回去必定被大贤者给痛斥责罚?!狈野档?。

    “哼,这件事要闹大了,他们也拖不了关系,谁让他们不早派更高级别的人过来,反倒故意坑害你们两个?!蹦怖浜叩?。这个帕特农神庙,明显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圣洁不染!

    “既然是属心灵系,那我可以尝试着将大家心中的负面情绪给安抚下去?!毙南乃档?。

    灵灵摇了摇头道:“这负面能量被那小红魔引到了那么多人的身上,数量庞大你去安抚的话,即便你是超阶级的心灵系法师,这么多负面能量撞进来,你的精神也会崩溃的。最好的办法不是去压,而是去转移,得把这些负面能量转移到一个合理的地方,否则很快小红魔就会重新复活,并且变成一个更可怕的魔头!”

    说完之后,灵灵就看了一眼莫凡手上拿着的凝华邪珠,她似乎从这凝华邪珠中看到了一些什么,但眼下事态紧急,她也没有再多问,而是对莫凡道:“你这个珠子好像能够接受这些东西?!?br />
    “恩,好像确实可以,不过,我感觉到珠子里的邪性增加了一些?!蹦菜档?。

    经过包老头的处理,凝华邪珠已经是一个能量容纳器了,不再带有任何的蛊惑和精神攻击,但将小红魔给收进去后,凝华邪珠渗透出了一些阴冷,想来凝华邪珠是把小红魔净化成了自己可以用的能量,但也多了一些杂质。

    “心夏姐姐,你不能用自己的心念与这种庞大的负面能量去抗衡,但你可以引导它们,进入到莫凡的这个珠子里,把它们全部困在珠子里,瘟病也会随之消除了?!绷榱樗党隽俗约旱陌旆?。

    转移到珠子这里,心夏就不至于遭到邪气的攻击了,这是最好的方式。

    “好,事不宜迟,我们往隔离区吧?!毙南乃档?。

    前往隔离区时,莫凡偷偷的给包老头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凝华邪珠接纳这么多负面能量,有可能孕育出下一个红魔来,莫凡得马上让包老头过来把珠子里的邪性能量给倒空,或者净化掉,不然天知道会不会出现一个更可怕的红魔来,被瘟病感染的人可是遍布半城?。?!

    ……

    到了隔离区,那里场面一片大混乱,原本用来给瘟病病人做医疗的设施全部被砸得稀烂,搭建的隔离屋也全部被打碎,要不是这座卡克卡城市还有几位高强的法师布置了禁止,将所有人都还困在了隔离区域里,不知道这座城市得一下子乱成什么样子。

    军法师在外面列成排,一个个严正以待,偏偏他们又相当奈,毕竟那些都只是病人,不是妖魔,他们究竟该用什么魔法对付他们是一个极其艰难的抉择!

    “你们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这里变成这个样子,你们还擅离职守??!这件事我一定会禀明殿母,对你们着重发落??!”老女侍古兰看到了心夏和芬哀,立刻恼羞成怒的指责了起来。

    古兰到这里,无非是想查探情况,防止帕特农神庙有承担没有全力以赴的罪责,可她也没有想到事情一下子变成了瘟病暴乱的这种程度,一时间城市惶恐至极,已经有一些官员提出了一些不人道的方法了,就是为了防止瘟病传到其他地方。

    “帕特农神庙就派你们这群乳臭未干的毛丫头过来,很好,很好,若是不想援助我们克罗地亚,便不要这般装模作样,我们克罗地亚人不需要你们这种怜悯,妄我们对你们安德圣女那么信任??!”瘟病指挥官达瑞怒不可止的说道。

    “这件事……与安德圣女无关,我们已经派遣这位……这位候选人前来,是她没有处理好!”古兰脸色都变了,急忙将所有的罪责都往心夏的身上推去!

    “候选人?她?”指挥官达瑞看了一眼年纪相当之轻的心夏。

    虽然说帕特农神女殿候选人是没有年龄之分的,但这女子未免年轻得有些过分了,魔法高校学员的模样。

    “殿母不久前将她推举为候选人,我们大贤者并没有怠慢这件事啊,是派了候选人过来的!”古兰继续火上浇油。

    克罗地亚的传染之病事件要是闹大了,大贤者梅若拉绝对是有责任的,甚至还可能牵扯到候选人安德圣女,眼下事情就已经有往严重的方向发展了,既然逃脱不了干系,那就能推到别人身上就尽可能的推,一定要世人明白,不是大贤者的过,是新候选人无能!

    “凡哥,心夏,你们看指挥官旁边那个铁脸长鼻的将军?!闭判『钌舴诺土诵矶?,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怎么了?”莫凡不解的道。

    “他身上没有很明显的军徽,但却是穿着将军之服。不出意外,这种军人多半是出手做并不太光彩的事情?!闭判『钏档?。

    莫凡往病疫指挥官达瑞旁边看了一眼,也确实看到了张小侯说得那位将军。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局面控制不下来,他们可能采取……”莫凡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瘟病,传染,这甚至比妖魔还要可怕,所以卡克卡政府是绝不会让这种瘟病传出去的,眼下病人们到了这种失去理智疯狂程度,用不了多久就会冲破禁制,到那个时候,出手控制局面的就是那个没有带军徽的将军了??!

    心夏聪明,立刻恍悟了张小侯所指的意思。

    (唉,我们大福建山多,容易涨大水,好严重嗷~~~你们乱叔就在一座随时桥要被淹掉的山城老家,却如此心态超然的继续给你们保持更新,天地良心啊,希望我这勤勤恳恳和真真诚诚唤来之后几天风调雨顺……风调雨顺,不对,不对,大不对啊,你丫老天爷别再给我下雨了,要粗大事的,我家特么是一楼?。。。。?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