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推断是不是弄错了啊,这里的囚犯们明明看上去很正常啊,哪里是染病的样子,分析得头头是道的,结果找错了地方!”芬哀已经忍不住开口说话了。

    他们几人在狱警的陪同下检查了监狱一番,结果监狱里并没有那些传染病症状,反倒一个个显得比外面的人还精神,当那些囚犯们看见妙龄美丽温婉出尘的心夏以及十足萝莉气质小美人的灵灵,一个个还显得神采奕奕,恨不得要从牢笼里面冲出来。

    “这些人,不大对劲?!闭馐毙南目谒祷傲?。

    “怎么说?”莫凡问了起来。

    “他们的心智很古怪,按理说我可以比较容易的洞察出他们的一些思维和情绪,毕竟他们没有法师那种坚定心性,可我在搜罗他们思维的时候,却好像被一团雾给裹住了一样?!毙南乃档?。

    心夏可是心灵系的法师,帕特农神庙治愈系强大的同时,其他系类一样出彩,尤其是白魔法上,与其说他们是治愈神庙,倒不如说是白魔法圣堂!

    以心夏现在的修为,要洞察这些普通囚犯的思维真是太简单了,诚然这般东西脑袋里思维必定是极为龌龊,可偏偏心夏认真去感应他们的情绪,思绪,精神状态的时候,得到的却是被什么东西阻挡了的结果。

    “看来确实古怪,很有必要让政府的人过来仔仔细细的追查了,我去打个电话?!闭判『钏档?。

    “这里……这里没有信号?!蹦俏恢心暧裆行┮斐5乃档?。

    “那我出去打?!闭判『钏底疟阃饷孀呷チ?。

    走出监狱自然是要走很多门的,张小侯让另外一名狱警给自己带路,监狱里有着一股很难闻的味道,他也好出去透透气。

    “我们继续往里面看看吧?!绷榱樗档?。

    跟着狱警,大家穿过了关押普通囚犯的地方,紧接着进入到了重要刑犯的监狱铁室。

    过了一座枢纽铁桥,一道非常实的铁门就出现在了莫凡面前,莫凡上下打量了一下,开口问中年狱警莫格诺道:“这里很厚实啊,估计法师都没法打透?!?br />
    “是啊,就是担心有一些不轨的法师到监狱这里来作乱,所以法师也不可能闯进来?!庇衽等险娴幕卮鹱?。

    莫格诺一边说着最近监狱的情况,一边引着他们几人往里面走。

    他们刚走进去,大大的闸门就立刻关上了,里面一片漆黑,灯延迟了片刻在开启,由于整个监狱都由寒铁建造而成,这里面简直冷得跟冰柜一样……

    “莫凡哥哥……”

    莫凡正在思考着这里关押着什么犯人的时候,心夏的声音忽然从心念中飘来。

    莫凡稍稍转过头来,看着抿着嘴并没有说话的心夏。他很奇怪,心夏为什么要用心灵之音跟自己说话,难不成有些话这个时候不好说出口。

    “我刚才把试探了一下这位狱警的心神,他的情况和那些囚徒一样,我没法看穿,我觉得……”心夏用精神之音小心翼翼的跟莫凡说道。

    莫凡一听,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哦,狱警大哥,麻烦开下闸门,我跟我那位兄弟说一下事?!蹦捕杂衽邓档?。

    莫格诺缓缓的转过身来,那双乌黑的眼睛稍稍转动了一下,看了一眼莫凡,又看了一眼心夏。

    忽然,莫格诺笑了起来,笑容在那幽暗的监狱冷光下看上去非常的诡异。

    “进到了这里,你们就也是我的囚犯了!”莫格诺咧开嘴,笑声中重叠着另外一种宛如鬼魅狞笑的尖锐之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想要囚禁我们不成,你一个小小的狱警还能滥用私权……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芬哀立刻大脾气的指着狱警莫格诺说道。

    莫格诺身上开始冒起了暗红色的邪气,感觉像是有好几十只可怕的暗红幽灵在他的周身缭绕,那一双乌?的瞳孔也一下子变成了邪红之色,目光死死盯着少女芬哀的时候,充满了一种贪婪,咧开的嘴更是越来越宽,竟然口水都流了出来!

    这种形态,可不是贪图少女芬哀的美色,而是分明要把这鲜嫩的少女给吃了的可怕模样!

    “早该想到,要是这里有大问题,你们这些狱警也没可能幸免,说吧,你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弄出传染疾病来!”灵灵倒是一点都不畏惧,还义正言辞的质问道。

    “小姑娘,我把你吃到我肚子里,你不就什么都知道了??!”狱警莫格诺身上的邪气越来越盛。

    他的皮肤开始膨胀撕裂,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要破开人类的皮囊钻到人间来,他的脑袋顶上更是长出了一堆堆扭动的长须,一截截,宛如长虫蜈蚣,密密麻麻组成了看上去毛骨悚然的头发。

    他的双腿,又化作了如同黑色老树的根须,正在疯狂的往地面上生长开。

    借着幽暗的光芒,这狱警的影子映在了旁边光滑的铁墙上,可那哪里还是人类的形体,分明就是一个邪魔鬼怪,背脊上竟然全是触角??!

    “这……这是什么东西??!”少女芬哀看到这个,顿时吓坏了,惊恐的钻到了后面。

    心夏看到一个好好的狱警居然有这般巨变,脸色也有些发白,难不成这次传染病就是这种怪物所引起的??

    莫凡看着这个鬼怪的同时,发现自己携带的凝华邪珠在这个时候光芒大亮,分明就是表明眼前的东西正是它所需的。

    莫凡心中诧异,为什么凝华邪珠会对一个怪物有反应……

    恩,现在应该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应该是考虑这个狱警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这般模样,宛如被邪魔附体!

    很不巧的是,莫凡偏偏觉得这一幕自己在哪里见过。

    “我明白你是什么东西了?!焙鋈?,莫凡一脸镇定的开口了。

    那狱警鬼怪体型增加了近一倍,容貌面目全非,那密布在额头上的大大小小瞳孔一下子全部锁定了莫凡,然后发出了怪异的笑声。

    “你身上有不错的东西,交给我,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一些!”怪物口吐人言,可那音色是相当之古怪!

    “你是不是还有个大主人,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这里?”莫凡问道。

    “哦,看来你知道些什么。我们的大主人怎么可能来这种小小的监狱……”狱警鬼怪说道。

    “他不在,那你嚣张个卵,给我去死!”莫凡一抬手,手掌心就有一道暴君荒雷以冲击之势狠狠的打在了这狱警鬼怪的身上。

    狱警鬼怪被雷电击飞了出去,顺着铁楼梯就滚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了下方宽敞的地面上。

    狱警鬼怪倒没有死,缓缓的爬了起来,额头上的眼睛充斥着暴怒的血光,并仰起头咆哮出一声来!

    “嘣??!”

    “嘣?。?!”

    “嘣?。。。?!”

    就在这时,那些关押在下面的铁牢的牢笼猛的被撞开了,铁牢房里,那些穿着囚衣的刑犯冲了出来,他们一个个撕开了身上的衣裳和镣铐,蛮力大得惊人……

    尽管没有像狱警鬼怪那样变化得那般彻底,可这些囚犯们背上也一样长出了触角,面目如鬼,可怕至极!

    “莫凡,你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灵灵见这么多囚犯竟然全部都会变身成鬼怪,脸上也分外吃惊。

    “恩,我在日本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这些囚犯是被控制了心智,不要伤他们的性命,狱警多半是连身体都被腐蚀了,是祸源,必须铲除掉!”莫凡说道。

    这种可怕状况莫凡遇到过,当初他和望月千熏将凝华邪珠从东守阁偷出来之后没多久,望月千熏在大街上就险些化身邪魔,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莫凡现在明白凝华邪珠为什么会闪耀,也知道这狱警为什么对这珠子特别感兴趣,因为它们都属于同一种能量,是将无数怨念、愤怒、痛苦经过了岁月沉淀而孕育出来的至邪能量,这种邪恶之能与人接触之后,会立刻就被控制了心智!

    红魔??!

    东守阁那世界法师监狱,便孕育出了第一代红魔这样的邪物!

    第二代红魔的胚胎可不就在莫凡的手上,也就是凝华邪珠,邪性被包老头堕去,变成了莫凡收纳世间能量的珠子!

    莫凡问那个狱警鬼怪,是否还有一个大主子,所指得就是第一代红魔!

    监狱囚犯浑身充满了邪性,被控制了心智,整个城市遍布了瘟疫,遭受苦难病痛,莫凡真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红魔的杰作??!

    还好红魔本尊,那个望月名剑提到的旧友似乎并没有在这小小的监狱中滋长壮大,仅仅是培养了一个小红魔出来,不然他们这样冒然进入到这里查探,还真是要出大事了,根据望月名剑说的,第一代红魔的实力很可能是大君主级的??!

    既然是小红魔,这件事就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解决了,处理掉这小红魔,再散去遍布四处的这种邪气,瘟疫根源就算是被彻底破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