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病疫集中营地,大致走过那些被隔离起来的病人们。

    这些病人们身上体现的症状看上去真的很平常,因为只是不断的流出鼻涕来,要知道全球流行性感冒不少都是这种状况,在还不知道这是病疫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会将这种感冒当一回事,甚至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症状也不会觉得稀奇。

    想来也正是这种病疫初期症状与感冒相似,才导致当地的官员和医疗没有及时察觉,让更多的克罗地亚人受到了传染。

    病疫究竟是通过什么方式传播的,大家还不得而知,所以现在那些医生们去与病人接触都还需要全副武装,随着越来越多的病人被发现,别隔离,现在发病率最为严重的卡克卡城市已经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偏偏卡克卡官员们面对病疫也没有做出及时的措施,竟然没有果断作出封城决断,现在导致卡克卡周边几个城市也被染上了,一时间连续几座城都这样,人们更加内心不安了。

    官员们已经对该病疫毫无办法,连魔法协会都束手无策,便只有求助帕特农神庙神女殿人员,可前不久,派来这里的一位女侍自己也受到了病疫侵袭,这让事态一下子变得更加严重了。

    满城瘟病,官方与媒体都绑在了一起,国际上也想派来救援人员,可在没有找到如何传染的这个问题,是不会有人前来这里送死的!

    所以,心夏接的这件事,确实相当可怕,要是自己也被传染了,又没有任何有效的救治方法,就真的像那些被隔离的人那样慢慢的等死。

    好在这种病疫即便发病了,病状延展的也算比较缓慢,除却一些本身就体质盈弱的人没有熬住之外,现在大部分染上这种病疫的人都还没有死去。

    “虽然说暂时没有出现大片的人病死,但从那些人虚弱的模样来看,迟早还是会出事的,万一大批的人死去,那就真的很难挽回了,甚至隔离带都会受到影响!”灵灵开口说道。

    瘟病一旦致人死亡,同时政府没有找到治愈的方法,那么人心就会崩散,人们为了性命,会选择逃离,甚至与隔离他们的政府作对,事情若是到这种地步,那才是最为可怕的人,携带病疫的人大规模逃走,不知到何处,就会感染更多的人,克罗地亚本身就不大,现在已经有几座城市沦陷了,用不了多久一个国家都是病疫之人。

    “真不明白,事情都到了这么可怕的程度了,帕特农神庙那边也不见有什么大反应,难不成看着这些人死不成?”莫凡有些气愤的说道。

    “那倒不是,只是再人过来之前,她们也得查清楚传染源,不然到这里来一样是受到传染了?!毙南慕馐偷?。

    “以前一些盗墓者,他们会随身带一只鸭子,在进入盗洞前就用先把鸭子放进去,测试一下里面有没有氧气和毒,你啊,就是别人测毒的鸭子了!”莫凡点了下心夏的鼻子,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来都来了,莫凡自然是得好好解决此事了。

    他看了一眼灵灵,想知道灵灵这边有什么线索。

    “我来之前就已经做了一些功课,让当地猎者联盟的人把有关信息都整理出来,交到了我的手上。那些信息我在飞机上做了一下整理。由于这种症状是感冒症状,要想知道谁是第一个病发者还真特别的难。不过,我想感冒的人,要发现鼻涕狂流不止,都是会买感冒药的,所以我让魔法协会的人协助我把购买药物的人的名单整理了出来,真庆幸这个国家买药大部分人都是刷医疗卡的?!绷榱樗档?。

    “这么大数据,你怎么找出最先的那批人???”莫凡说道。

    “卡克卡城市肯定是发源地,药店也不是很多,再根据症状的程度缩小一下范围……买药的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绷榱樗档?。

    “查这些数据有什么用呢!时间可不允许我们浪费在这种事情上?!狈野缓闷乃档?。

    “芬哀,你别?急,我们一切的治愈很多都是得建立在知道病原的情况下才能够进行的,我们为克罗地亚带来的那些花蕊水是有效果的,至少可以延缓症状的恶化?!毙南哪托牡亩苑野档?。

    灵灵也没去理这个脾气耿直的少女,看了一眼不远处一个正以极快速度往这里飞驰而来的身影。

    “张小侯回来了?!蹦部戳艘谎?,这才意识到张小侯从营地出来后,就消失有一会了。

    张小侯修为倒是长进了很多,前几秒还在千米之外,这会已经停在了大家的面前,他脸上带着几分欣喜的笑容道:“灵灵,你让我去看的那几个地方我都去探过了!”

    “怎么样?”灵灵问道。

    “真的跟你说的一样,其中有个地方设有监狱!”张小侯说道。

    “发现个监狱有什么好高兴的,随便查下地图不就知道了的事情?!狈野档?。

    “问题是,我们事先没有去查过,灵灵只是让我去那几个地方,看看是否设有监狱,结果真的有?!闭判『钏档?。

    “瘟病要解决,就必须找到最先被感染的那群人,找到了这群人,才能够找到感染源,当地官员这么久了都没有找到,难不成我们能找到,我觉得我们还是现在就回报帕特农神庙,让他们再派人过来吧?!狈野档?。

    “我们找到了?!绷榱樗档?。

    “找到了??”心夏大感意外。她感觉灵灵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啊,怎么就找到了?

    莫凡也看着灵灵,他对灵灵是绝对相信的,灵灵说找到了,那肯定找到了,问题是这破案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这青天猎所的名头当真就有包青天附体的效果不成??

    “我让小侯哥去看有没有监狱,是因为我发现首先买药的那批人中有狱警。我想当地政府官员一直都没有找到第一批感染者,并从这些可怀疑的感染者确立发病根源,是因为第一批感染者并不是他们,而是监狱里的囚犯。囚犯们被关在监狱里,本身就相当于被隔离了起来,不在政府最初设立的病疫集中营里,也就不在盘查的源头的名单之列了,最多就那个小狱警被查查,可工作量那么多,谁会特意查他呢?!绷榱樗档?。

    “所以你就让张小侯去看有没有监狱?要不要我们现在通知政府那边,让他们派人来查,不然工作量有些大?!蹦菜档?。

    “不用。政府那边是围绕着第一批病疫者在找源头,他们得把搜索圈放相当大,派出很多人,才有可能最终查到这个监狱。我们现在已经找到了这个监狱,再以这个监狱为圆心找其实很容易的,监狱犯人活动区域是很狭窄很狭窄的。这一切事情都还只是我推断的,没有证实就把政府的人叫过来,没太大意义?!绷榱樗档?。

    “那走吧,我们去那间监狱?!蹦菜档?。

    “找到了源头,我就有信心找到救治的办法啦!莫凡哥哥,你和灵灵可真厉害?!毙南牧成下冻隽诵老仓?。

    “那是,溺咒那种大事件都被我们解决了!”莫凡说道。

    ……

    监狱坐落在海崖边,海崖很高,陡峭而又巍峨,由于这里关押的是普通犯人,所以连禁制都没有,而这种悬崖峭壁也足以让他们逃狱绝望了,下面可都是礁石,跳下去,海水没有理由接得住的!

    监狱是晦气之地,考虑到大家都可能被瘟病传染,在进入监狱之前,心夏特意给每个人念上了一段祝福圣音,让祝福梵印入到大家的肌肤,一旦有毒系、暗系、邪气要入侵的时候,这些梵印就会组成一道防御壁障。

    监狱现在也是完全封闭的状态,就连狱警都被封闭在了里面,监狱里应该是备齐了足够的食物和水了,但政府已经焦头烂额,哪里管这监狱的事情。

    “奇怪,怎么亮了?”莫凡忽然自言自语了起来。

    取出了凝华邪珠,莫凡意外的发现这个沉寂了很久的珠子居然闪耀起了光芒来,忽明忽暗,像是在产生一种共鸣!

    莫凡这才意识到,凝华邪珠这东西本身就是源自于一个充斥着庞大邪气的法师监狱。

    不过他既然发亮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表明这里有某些能量是可以由它来吸收的。

    莫凡游历了世界也有大半圈了,到过的地方不算少,收集到的可以让凝华邪珠吸纳的能量,就只有那古老的时光之液,现在好不容易珠子又亮了起来,莫凡自己都不由的变得精神了!

    凝华邪珠一旦充满,自己就可以施展恶魔系力量,还是不会降低自己修为的,莫凡又怎么会不心动!

    没有想到这次陪心夏过来化身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一不小心还撞到了自己需要的东东。

    这监狱,得仔仔细细的找找,看看有什么是可以为自己的凝华邪珠充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