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啥,克罗地亚???”电话里头,莫凡不由的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片刻之后,莫凡这才想起来,自己和那个疯女人去拜访黑龙大帝落荒而逃后,阿莎蕊雅的传送阵就是把自己和她抛到了克罗地亚的地界。

    那里离威尼斯也不算很远,莫凡从那里归来的时候也依稀的记得那里确实是爆发了传染病。

    而抵达威尼斯后不久,莫凡也看到了不少媒体在报道克罗地亚发生的传染病的可怕,貌似比当初杭州的瘟疫还严重几分,让莫凡没有想到的是,帕特农神庙刚差遣了心夏到战场,竟然又把她派到了瘟疫重灾区。

    ****的,这帕特农神庙是有病吧,不知道心夏腿脚不方便吗,还老往这些危险的地方塞。

    “走走走,我们不干了,谁稀罕他们帕特农神庙女侍的身份啊,才刚进入工作没几天,就把你当牛使,真是太过分了,你直接辞职吧,正好我打完比赛,我们就可以回国过小日子了,早点生个小心夏小莫凡,舒舒服服,哪要受他们那个鸟气!”莫凡也是霸气,丝毫没把帕特农神庙当一回事。

    莫凡主要是心疼心夏,心夏也太没脾气了,这都让人使唤,那么危险的传染病,莫凡就不信整个帕特农神庙都没个喘气的了!

    “莫凡哥哥,那里病疫确实很严重,我想尽点力,帮帮他们?!毙南乃档?。

    经历了博城灾难之后,心夏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方向,她不想看到那样宛如人间地狱一样的画面出现,更不希望这样的地狱就在眼前,却无能为力。现在她能够做的事情更多,刁难也好,份内职责也好,她只想帮那些人恢复健康,不再受病痛的折磨。

    “唉,你怎么就……这件事你一个人解决不了的?!蹦菜档?。

    A级传染病,这关系到的东西可不少,莫凡清楚的记得当初杭州爆发的瘟疫,最后牵扯到的可是一位议员,莫凡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来看,这种病情严重到无法控制的事件除了天灾之外,更多还伴随着**,要么隐瞒,要么利益链,要么不作为,心夏一个这样心底纯净的女孩子,哪里能够处理好??!

    “我知道,我只是做我该做的。能治愈一个,就算一个吧?!毙南乃档?。

    “算啦,我也想你了,我陪你过去一趟吧,正好最近躲躲风头?!蹦菜档?。

    “你不是要比赛吗,那可是大事?!毙南拇蛘飧龅缁?,只是想告诉莫凡自己的意向,她并没有想要影响莫凡国府之争的意思。

    “下一场,和下一场运气都比较好,碰到的都是弱队,我猜封离那死脑筋也不会让我上场的。何况有穆宁雪在,多半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蹦菜档?。

    “宁雪她确实好强呀!”心夏感叹道。虽然没有在现场,可媒体直播心夏可看了。

    “不碰上强国队,她基本上都可以处理,下一场,和下下场都没我什么事,出场人员都确定了。我陪你去一趟,大概四五天时间吧,假如我们确实处理不好,就直接离开吧,有些事勉强不得?!蹦灿锲岷偷乃档?。

    “嗯,嗯?!毙南牡阕磐?,整体上还是温顺听话的。正如莫凡说的,有些事尽力而为便是了,勉强不得,“对啦,你刚才说避避风头,莫凡哥哥是不是又闯什么祸啦?”

    “啊,没什么啦,就是收拾了一个臭流氓,正被那流氓伺机报复呢?!蹦泊蜃殴档?。

    “哦,哦?!毙南目刹换嵝拍钦娴氖浅袅髅?,能让莫凡躲风头的,那估计就不是一般人了。

    心夏刚要和莫凡说一下候选人的事情,这时电话里传来一些干扰之音。

    “咦,今天好巧,又有人打电话过来……居然是张小侯那家伙,还以为他从人间蒸发了?!蹦部醋爬吹缦允?,一边说着话,一边诧异道。

    “那你先接,等我们到了克罗地亚再细说?!毙南木醯谜判『钣Ω檬怯屑笔抡夷?,所以暂且把话放了起来。

    ……

    “凡哥??!”张小侯那打着鸡血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莫凡正坐在窗台,一边扣着脚趾甲,一边用膝盖夹着手机,漫不经心的道:“知道给大哥打电话了啊,这段时间在古都是不是混的风生水起,都快忘了谁是你老大了,记得上次你打给我,还是你升职当了军统,你从那天算起到今天,都隔多久了?”

    “凡哥,你这话说的,你在历练阶段很多时候都没信号,我打给你,还都是在服务区呢,更何况最近我不是一直带军和秦岭山妖对抗吗,你以为我轻松???”张小侯说道。

    “得,那你这次打过来是什么事,快说吧,别妨碍我和你嫂子谈情说爱?!蹦菜档?。

    “啊,凡哥已经和宁雪到了这份上了啊,这么夜里居然……嘿嘿嘿?!?br />
    “是心夏?!?br />
    “哦,是小嫂子,大嫂子拿下了吗?”

    “你说呢?”

    “大概是没有吧?!?br />
    “没屁事,我挂了!”莫凡不耐烦了起来。

    “也确实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跟你说下,军里给我放了长假,我想到欧洲去玩玩,顺便到现场看看你打比赛,哈哈哈,我跟我战友们说你是我一起长大的兄弟,他们可羡慕我了!”张小侯说道。

    “啊,原来你放假了啊?!?br />
    “可不是吗,收拾那群秦岭山妖,我都差点成野人了,总算有机会休息了。一休息我就来找凡哥,是不是够义气!”张小侯说道。

    “确实,这样吧,我这几天会在克罗地亚,你买张机票到克罗地亚来,我带你到这里先玩一圈,过阵子再去威尼斯?”莫凡眼睛那么一转,不动声色的说道。

    “好啊,好??!有凡哥带我潇洒,肯定嗨,我买个连夜飞机票吧,明天一早就能到!”张小侯带着几分小兴奋的道。

    “行,克罗地亚见!”

    “克罗地亚见!”

    挂去了电话,莫凡把剪下来的脚趾甲屑往窗外一倒,让威尼斯的水河来感受一下自己的圣洁,一边做着这缺德无比的事情,一边嘀咕着:

    “每个人都要像张小侯这样,很多事情就简单多了?!?br />
    ……

    ……

    克罗地亚国际机场,张小侯背着旅行包就开始办理落地签证了。

    看着空荡荡的签证区,张小侯心里不由的泛起嘀咕来了。

    “咋回事啊,不是说来欧洲旅游的人很多的吗,怎么国内飞来克罗地亚的飞机上人少得可怜,入境的人也这么少?”

    人稀少就算了,检查上却格外的严格,张小侯走出机场的时候,心里依旧非常纳闷,为什么自己说来克罗地亚旅游,那个签证官一脸看罪犯的表情看着自己??

    “这些人,怎么全都戴着口罩,难不成是这里的风俗?也是,阿拉伯地区,姑娘们都还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眼睛呢?!闭判『钜槐咦匝宰杂?,一边寻找莫凡。

    没多久,张小侯就在机场地下车库见到了莫凡。

    让张小侯意外的是,心夏竟然也在。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心夏了,张小侯差点有些认不出来,感觉心夏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比以前更美丽,更娴雅,更有气质了!

    不愧是从帕特农神庙中走出来的啊,像心夏这样柔柔弱弱的女孩都带着一股子圣洁与尊贵的气场。

    “凡哥,我们去哪玩??!”张小侯说道。

    “先去瘟疫驿站吧?!蹦菜档?。

    莫凡也不想耽误事情,他比谁都清楚瘟疫一旦扩散开来是有多可怕。

    “瘟疫驿站?”张小侯一脸懵逼。

    心夏看到张小侯那不知情的茫然,不由的给了莫凡一个大大的白眼。

    果不其然,张小侯是被骗来的!

    “你的消息是有多孤陋寡闻啊,这么严重的传染事件都不知道吗,这里现在可是瘟病重灾区??!你倒好,什么防护措施都不穿,还背着一个旅行包,海关能让你进这个国家,都算你长得特别没人畜无害了!”跟着心夏一同前来的少女芬哀没好气的说道。

    “凡哥,说好的带我嗨呢?”张小侯苦逼至极。

    “传染病啊,满城风雨,这还不嗨吗!”

    “这是不是有点嗨过头了,而且我刚放假……”

    “少啰嗦!”

    张小侯真的是苦。

    事实上也就张小侯能上莫凡的当,他是在军旅之中,本身消息就不是非常灵通,前不久才处理完一个大事件,气都没喘几口,就被莫凡拉到了这更恐怖的地方!

    摊上这样一个大哥,人生处处是惊喜?。?!

    “来都来了,还能怎么的,走吧?!闭判『钜涣澄弈蔚乃档?。

    “再等下?!?br />
    “还等人吗,别再是这样一个搞不清楚事情的闷头青了?!鄙倥野缓闷乃档?。

    张小侯刚要问等谁的时候,电梯口那里的门缓缓打开,一只萌中透着秀美,美中带着稚气的萝莉走了出来,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着,充满了清新脱俗的灵性,但仔细留意的话,会发现她眼睛里的光可并非是小少女的那种单纯。

    “人齐了?!蹦渤榱檎辛苏惺?。

    一旁的芬哀一手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喊了句:偶买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