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法师,好厉害啊”

    “她是谁啊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吗”席位上,坐在比较靠前排的那些老法师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她应该就是穆宁雪,帝都学府那位相当有名的冰法师,以前就有听穆氏经常提到过这个女子,没有想到她实力竟然强到这种地步”

    明步松被打下赛场,这意味着日本国府队伍直接折损了一名重要队员,接下去他们想要再占据优势基本上没有什么希望了。

    可以说这是奠定胜局的关键啊

    人们一开始还在议论纷纷,没过多久她的名字就被很多人给知道了,在这样威尼斯水都决战上还能够有如此碾压性的实力,足以证明这名魔法师的强大

    “穆女神这战斗力,比以前更恐怖了啊”赵满延刚才眼珠子都差点没瞪出来。

    “这学员不错?!笔紫ㄊε永趁藕?,脸上也露出了赞许之色。

    “她应该是拿出真正的实力了吧,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他可以这么轻易的解决掉那么难缠的对手?!狈饫胱约憾加行┮庀氩坏降乃档?。

    大家都知道穆宁雪强,论战斗力的话应该是队伍里面仅次于艾江图和莫凡的了,可就现在来看,穆宁雪的实力明显大增了,解决一个日本国府主力选手都是那么果断

    “还以为会焦灼挺长时间的,没有想到穆宁雪这么快打开了日本队的缺口,接下去稳扎稳打,胜券在握了”

    大家对穆宁雪的赞叹声不断传出,而场下观望的穆婷颖和南荣倪脸色却分外难看。

    她们处心积虑的打压穆宁雪,谁知道穆宁雪反倒在开幕赛场上立刻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最重要的是,假如她的名望越来越高,将来她们想再动她就真的很难了

    越是看到敌人光彩夺目,她们就越气得直咬牙。

    可她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够这样看着穆宁雪不断的引起全场哗然

    穆宁雪的攻势并没有因为解决了明步松而就此结束,事实上她的真正强大还在与她对整个战场的冰雪掌控。

    冰层已经厚有一米了,冰精灵们在这个场地中随着风在飞舞,日本国府队伍的成员全部都受到了这冰之领域的压制,活动变得分外的缓慢不说,就连施法速度和魔法威力都大打折扣

    “冰封灵柩”

    穆宁雪完成了高阶星图,担任毁灭法师一职的她此刻才是真正发动了她的进攻

    场地上空,巨大的冰影投到了地面,日本队人员抬起头一望,骇然的发现整整五座灵柩从天而落,疯狂的砸向了他们所在的位置,每一个冰封灵柩落下之后都对方圆数百米区域产生了相当可怕的冻结之颤,即便日本队员们全部闪躲开了冰封灵柩的直接冰封封印,那五个灵柩砸落在地面产生的冰颤之力也一样充满了毁灭效果

    白色的粉末席卷,无座惊人的冰山灵柩矗立在那里,带着几分视觉震撼。

    日本队员们被这股力量直接冲散,其中有几个人甚至被逼出了铠魔具来,一个个都看上去并不轻松。

    “她的领域太可怕了,五座冰封灵柩,哪里承受得住啊”

    “我们至少被她压制了近三成,而她的领域却让她的冰之力威力上翻了一倍有余,决不能让她再施展冰系魔法了”日本队伍那个胖墩男叫道。

    他们队伍里已经有人使用铠魔具了,这意味着接下去若是再遭受这样的洗礼,他们又会有人要出局。

    “我来应付他,你们找机会解决掉他们比较弱的人?!鄙酆凸攘成醭恋乃档?。

    此时已经不能再保存实力了,邵和谷贴着地面,身体平行的快速移动着。

    他必须牵制住这个可怕的冰系女法师,再这样下去,不出几个回合他们日本队伍就要全军覆没了

    邵和谷穿到了高树林位置,逐渐接近了漂浮在空中拥有风之翼的穆宁雪。

    “岩蟒”

    邵和谷双腿重重的往地面上一跺,就看见厚厚的冰层直接裂开,一头岩石狂蟒直接从土地下钻了出来,在高树林区域里横行而过。

    邵和谷站在岩蟒的头颅上,随着岩蟒的身体支撑而慢慢的升空,他的目光呈现岩魔之色,想要利用石化之力来对付穆宁雪。

    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岩蟒的背脊位置,一个皮风衣男子兀然的出现,身上还带着些许银色的光辉。

    “艾江图”邵和谷回头看着艾江图。

    这个艾江图,瞬息移动魔法运用得炉火纯青,竟然直接瞬移到了他的岩石狂蟒的身上,这摆明了是要与直接较量。

    “穆宁雪,你、官鱼、江昱、蒋少絮处理掉他们另外三名队员,这个家伙交给我?!卑妓档?。

    中国队伍已经占据了人数的优势,现在只要再次强逼,并且牵制好他们最强的邵和谷,就可以获得胜利了。

    穆宁雪点了点头,她挥动着背后的风之翼,身子如雪之精灵一般在白皑皑中飞翔。

    她直接飞到了日本国府队伍的上方,轻轻的呢喃起了风与雪的咒语

    “冰风雪暴”

    更多的鹅毛之雪狂降,在凛冽的狂风之中化作了一场可怕的暴风雪,一下子将分散在不同地方的日本国府队伍给全部席卷了进去。

    大雪狂袭,不知不觉日本国府队伍的这片区域已经磊起了一个高高的雪山,被这样暴风雪席卷后的日本队伍,更不要想聚集在一起了,一个个被冰雪打得都有些迷糊。

    “可恶,我的火根本不起作用”洋介心中大怒着。

    在穆宁雪这种绝对领域面前,别说是用火焰来燃烧起一片不被冻伤的区域了,估计要释放一个火系魔法都会变得异常的艰难,星子与星子相连的时候总是断裂,这种憋屈的感觉另洋介想要抓狂

    “唰”

    就在洋介无比烦躁之时,迷茫的飞雪中一个极快的身影从他身边窜过,褐色的臂铠之刺穿过了他的腿部

    “啊啊啊,可恶你这个卑鄙的东西”洋介腿部被刺伤,顿时发狂的大叫了起来。

    他的身上一下子飞出了众多的毒蝇来,立刻追着刚才那个残影而去了。

    “我看你往哪里跑”洋介气恼的喊着。

    这种毒蝇叫做复仇蝇,可以说是中阶毒系法师的一种特殊的手段,只要毒系法师自身遭受到了伤害,这些复仇蝇就会出现,死追那个弄伤了自己的人

    所以洋介受伤归受伤,却也带着几分冷笑,复仇蝇可是很恐怖的毒物,他不信那个刺伤自己的家伙能够逃脱出去。

    “嗡嗡嗡~~~~嗡嗡嗡~~~~~~~~~~”

    成堆成堆的复仇蝇飞出,它们根本没有眼睛,却可以锁定那个袭击者的位置,无论风雪有多凛冽,它们都可以在茫茫一片之中找到官鱼

    看着复仇蝇已经追去,洋介忍着疼痛翻出了药物,想要止住自己腿部的伤势。

    假如他们队伍还完整的话,这种伤一个治愈之液就能够很快恢复,他也可以马上恢复战斗力,可在这视线迷茫的大雪里,他根本找不到他们的队友

    “啊,啊啊,可恶”洋介刚要止伤,谁知道他的伤口外围出现了一圈冰霜。

    本来冰冻是一定程度上会减轻痛苦的,也可以稍稍止住流血,可对方的冰雪是一种冰之侵蚀,假如这种冰侵进入到血管里,就会把他的血液给冻结了,那不出几分钟,他这整条腿就会废了,甚至全身都会废掉

    这个冰之领域,已经充斥了太久了,哪怕没有直接遭到魔法的攻击,也在慢慢的蚕食着他们每个人的战斗力

    “我们,是不是太小看中国国府队了”日本席那边,长相甜美柔和的那位日本女子说道,

    藤方信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在藤方信子旁边的还有教员望月千熏,她虽然不是国府队伍的教员,却也有资格在这里观战。

    “本以为他们最难应付的人是莫凡,没有想到他们队伍里还有一样如此惊人的学员存在?!蓖虑а鞠⒌乃档?。

    “是啊,那个空间系法师和我们队长邵和谷打得不相上下,可那个冰系女法师直接冰雪碾压,无人可挡,哪怕兰子小姐也上场,局势也不容乐观啊”

    “依我看,这冰系女法师的实力也不会比我们队长差多少,她的压制性和毁灭性真的太可怕了,即便其他国家撞见了,都要吃大亏,中国队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悍了”一名日本教员说道。

    “输,只是时间的问题了?!?br />
    “还以为能赢的,结果输得如此凄惨?!比毡径游榈娜艘丫涣晨嗌弈?。

    埃及国府成员席位处

    “艾赛德,你还认得她吗”

    “怎么会不认得,我的天,她怎么强得这么夸张了”艾赛德已经怪叫连连了。

    想当初,他艾赛德在中国上海国馆的时候,一个死刀木乃伊横扫中国国馆,虽然最后被穆宁雪打得落花流水,但艾赛德相信穆宁雪这种人多半会晋级到国府队伍里的,就等着用更强的木乃伊挽回尊严。

    可今天一看,他觉得这个尊严是要不回来了

    强得都有些离谱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