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场已经全部被结界给严密的包裹起来了,结界之外又还会分别由防御法师,负责将那些有可能溢出来的庞大能量给抵挡下。

    这些基本上都是高阶法师,一个高阶魔法造成的毁灭性是足以撼动一整条街道的,所以即便是由四个足球田径场加起来大小的斗场,其实也一样不能够放松警惕。

    而国际上并不是很鼓励进行法师决斗,很大部分原因也在于能量难以控制,越强大的法师,他们越能够造成可怕的毁灭,过往由于举行法师决斗而造成的误伤例子也是相当多的。

    场地一开始是呈现泥土状,上面弥补着细细的尘,似乎只要随意的一个风系魔法,就可以扬起一大片灰尘。

    不过,很快就有几位老法师走入到场地之中,它们凭借着自己的土系与植物系魔法,开始现场改变场地形态。

    宛如变幻魔术那般,坚土、硬泥、高岩、隆丘,一个不同的地貌很快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形成。

    紧接着又是几位植物系老法师们的表演,可以看到苍天古木拔地而起,绿油油的树林组成了茂密的树冠遮蔽,挂满了长长的藤与须,交错成了一个原始之林!

    没多久,光秃秃的魔法斗场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野外战场,若不是整个场地还被结界,以及罗马角斗场墙包围着,就仿佛彻底置身在了一个城外林野之中!

    “这些人可全都是专业的场地师??!”江昱看着这根本找不出任何瑕疵的斗场,感慨了起来。

    模拟野外,这可需要法师们掌控力强大到近乎超阶才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这样的野外给完美的刻画出来……

    法师也分很多种的,莫凡这种就是典型的战斗型法师,尽管战斗法师其实占得比重很大,但其实城市里很多锻造师、冶炼是、药师、园艺师、建造师、场地师也都是魔法师,他们战斗能力或许不怎么样,却可以几个人在短时间里建造出一个城镇来。这种法师,一样享有极高的社会地位。

    场地师布置完野外场景之后,莫凡一样惊叹不已,还以为战场会那么一沉不变,没有想到场景是可以随心所欲的布置的。

    如此,有不同的地形地貌,法师们的战斗也不至于变得那么死板了,如何利用好周围的环境来让自己获得优势,也是战斗法师们必须课之一。

    考虑到不同法师不同的魔法系,地形上一定程度上会给法师带来一些便捷,所以威尼斯水都决战的每场正式较量都是选手选定了之后临时布置战场,战场也往往是随机的……

    “这种野外战场,应该对两边都谈不上什么优劣势,比较中庸的战斗场地了?!钡际Ψ饫胨档?。

    既然环境没有对法师们造成明显的偏袒,那这场战斗就纯粹看两边选手的实力。

    日本队伍那边,也正是他们的队长邵和谷领队,主修黑暗系的明步松以及那位后起之秀洋节,另外两名分别是一个寸短女子,一名是胖墩男。

    “双方选手就位?!辈门械纳粢丫炱?。

    选手陆续步入到了指定的位置,而远端那些高高的观众席位上的人们,便开始激烈的讨论了起来,由于所有国府队伍的选手信息在大赛前全部保密,于是每个国家的每名选手信息也成为了大家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很多情报贩子甚至会将这名选手从觉醒开始那天所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都给挖出来!

    “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大的斗场打,有点小紧张?!苯叛沟土松羲档?。

    “紧张什么,把他们照死里揍就对了!”蒋少絮倒是大气十足的说道。

    “官鱼,你盯紧明步松,那家伙是主修暗影系的?!卑级怨儆闼档?。

    “知道?!?br />
    大致部署了一下战术,天空中已经响起了礼花倒计时,当礼花在最中央绽放并回荡起轰隆之声的时候,便是这场世界学府之争开幕赛的正式开始!

    ……

    “嘣~~~~~~~~~~~”

    头顶上方一巨响,缤纷的礼花光芒印在了穆宁雪那白皙如冰雪的脸颊上,她缓缓抬起目光,全神贯注的凝视着对手。

    风吹拂过来,拨动着穆宁雪脸颊旁边的发丝。

    穆宁雪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能够感觉到风中夹杂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看似柔和空无,却有着致命危险??!

    “风里有毒?!蹦履┠抗饬萑?,相当肯定的对队员们说道。

    穆宁雪次修的便是风系,她很清楚纯净的风绝对不是这样的,日本队伍看似没有做任何举措,可无形中已经对他们所有人发动了可怕的侵袭。

    是风,同时也是毒,细细的毒粉比最小的尘?;挂煨?,肉眼根本无法看见,唯有靠法师们灵敏的感知去察觉!

    “这般狗东西,给我们来阴的,好像是那个长脸男施的毒粉?!苯牌瓶诼畹?。

    一旁的蒋少絮显得比较淡定,斜着眼睛看了眼江昱道:“你以后少跟莫凡那种人厮混,怎么出口就是脏话,一开始你在队伍里可不是这样的?!?br />
    “风障!”

    穆宁雪轻轻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她优雅的身姿轻轻一旋,宛如随风起舞的蝶女,带着几分宽松的轻衣也随之扬了起来。

    风开始盘旋,众人是站在坚土之地上,地面上的黄色小沙砾成堆的被卷起,勾勒出了风呈现出循环呈现屏障的轮廓,在这屏障之内,没有一点点风息在涌动,而那些通过缓和的风吹过来的毒粉,也全部被这个风之屏障阻挡在了外面。

    毒粉只要是通过风来传递,那就好解决了,穆宁雪的风之掌控能力一样非常强悍!

    “被他们发现了,我就说你这方法也就对付一些没有成熟的小屁孩法师?!泵鞑剿裳杂锢锎哦匝蠼榈某耙?。

    说完这句话,明步松朝着那片茂密的高树林之中迈去,当他长长的身影跨入到树荫的那一刻,明步松整个人就消失了,人们根本不知道他身在何处H宛如隐形了一般,唯有那些老法师们可以在树木丛生的地方勉强捕捉到一个正快速飘动的黑影。

    坚土之地是连着高树林的,明步松显然是想要通过这高树林悄无声息的潜到对方的营地之中,只不过,作为黑暗系的刺客型法师,他是不可能在对方严阵以待的时候就出手的,他躲在树林之中,等待着自己的其他同伴们给他创造良好的机会。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杀!

    这是明步松的战斗原则??!

    这个原则,最需要的正是耐心??!

    ……

    “他们有人进树林了?!苯傩跛档?。

    树林很是繁密,光芒并不能够完全投射进去,那种地方不单单是植物系法师的优势之地,更是暗影系法师随意穿行的领地,他们谁要是进入到高树林里,都可能被对方给击垮!

    “官鱼,你去盯着他?!卑妓档?。

    整个高树林其实算是贯穿了整个场地,无论队伍整体挪动到哪里,都会挨着树林的,这就意味着树林里那只猎兽可以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对他们发动攻击。

    大家都是高阶法师,尽管先会以初阶和中阶魔法来相互对抗从中寻找机会,但要决胜负还是要靠高阶魔法,有那么一个影子样的家伙躲藏在附近,他们每个人在构架高阶星座的时候都需要格外小心了,这简直就像脚底板的一根尖刺,你稍微动作大一点,就得刺痛!

    “我也可以给他们制造麻烦,没有必要跑进树林里和他较劲?!惫儆闼档?。

    对方是刺客法师,官鱼也是,对方可以鬼魅一样袭击自己伙伴,官鱼一样可以做到,甚至比他做得更淋漓尽致。

    防守,不是官鱼的战斗风格,他并不想去树林中找明步松。

    “那你最好能够给他们造成足够的威胁,尤其是毁灭法师!”艾江图说道。

    毁灭法师……

    一个法师团队里,毁灭法师一般都是核心,一旦让毁灭法师完成了他的魔法,那带来的毁灭力是难以想象的,所以无论如何毁灭法师都要牵制着,不能让对方随心所欲的将强大的毁灭魔法无休止的轰过来??!

    官鱼自然懂得团队战斗的奥义,他贴着坚土之地,又借着穆宁雪之前扬起的风之循环,一眨眼功夫,官鱼已经窜出了一百多米远,并且逐渐接近对方的毁灭法师。

    官鱼一样在敌人的阵营中徘徊,眼睛也永远盯着他们的毁灭法师,不出意外那个胖墩男就是他们的毁灭法师了,所以官鱼把这家伙盯得死死的就好了。

    “在我面前,你别想施展出一个高阶魔法来!”官鱼看着那个憨态可掬的胖墩男,嘴角勾起了属于他自己的自信。

    ……

    “他们好像没有召唤系法师,那我们正面战斗上会占据很大的优势!”江昱见对方迟迟没有出召唤生物,当下迅速的完成了召唤仪式,唤出了那头体型硕壮高大的岩石怪兽来!

    这头岩石怪兽已经经过强化了,它全身覆盖着的是闪着光亮的坚岗岩,站在整个队伍前的话,就如一座小岩山,气势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