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封离走向了穆婷颖和南荣倪的身边,对她们两个人身上的伤反倒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

    他目光冷峻,带着几分微怒的道:“我懒得跟你们两个家族的人接触,但你们最好把我话转达回去。只要是我封离认定的国府选手,在世界学府之争期间谁要打什么主意,我一定不会轻饶他,即便他是我们国内数一数二的家族也一样!”

    穆婷颖和南荣倪两个人听完这句话,气得已经浑身都在颤了。

    明明是她们两个对穆宁雪发起致命一击,几乎可以将从一个天之骄女打成背负着臭名的最低廉女人,让她这辈子再也不可能与她们站在同一个高度,可现在好像并没有对穆宁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反倒她们自己今天被莫凡伤得如此惨不忍睹,又被导师封离给严重警告,这口气堵在心里,比身上那雷电与火焰的伤痕还要令他们难受!

    穆宁雪现在即便一无所有,那也仍旧是国内最出类拔萃的冰系法师,是国府正式成员,几位导师哪里会理会那些氏族的乱七八糟的规定,只要蓄意伤害他的学员,他们就必定追究。

    “你们身上的伤,也是咎由自取?!钡际Ψ饫肜浜吡艘簧?,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莫凡,开口道,“莫凡,你下手重了一些,下次再代我执法也要注意情绪?!?br />
    莫凡愣了一下,但很快明白过来,急忙点了点头道:“我下次会注意的,只是我最见不得这种迫害队友的人,比起上次那个,我这次真的很温柔了,要知道我把我家穆宁雪看得比我自己还重的?!?br />
    封离瞪了一眼莫凡,胡子都翘了起来。

    这混蛋小子,自己给他一个好的台阶下,他走下来就走下来,还在那里跳起舞来!

    封离是国府大导师,都可以称之为国府师者了,地位之高,任何大氏族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南荣倪和穆婷颖得知莫凡竟然是代替封离导师出手的,一时间更是气得脸上的皮都要炸开了!

    这么说,她们连报复莫凡都不行了?。?!

    黎凯风、祖吉明这两个家楸也已经从昏迷中醒过来,虽然对莫凡咬牙切齿,却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举措。

    “这件事就到这里,你们所有的恩怨都给我等到世界大赛之后再处理,在此之前我发现有人再违规,我会让你们和你们背后的势力都吃不了兜着走!”封离言语带着极强的威慑力,震得大家耳膜都有些疼痛了。

    没有参与战斗的官鱼这时才急急忙忙的扶着那些被莫凡重创的人去疗伤,只是谁都看得出来,四人心中的屈辱都要从胸膛中爆出来。

    他们四个人联手,竟然被莫凡虐得体无完肤??!

    打他们打不过,叫人的话,又不敢触怒封离大导师,也就是说他们只能够将这口气生咽到肚子里,直到世界学府之争大赛结束??!

    南荣倪和穆婷颖就更不用说了,她们两个在今天连尊严都没有了,那衣服破烂得,灰头烂脸,身上全是污痕,没有哪个女人不注重自己的形象,她们本是要穆宁雪变成这个样子的!

    ……

    “莫凡,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吧,连创我四名学员,马上就比赛了,你这是想让我们国家队伍早早的被淘汰出局是不是??!”封离对着莫凡就是破口大骂了起来。

    “她们欺负穆宁雪,怎么不见你跳出来?”莫凡也不爽的道。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导师也不管,难道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穆氏家族的人把穆宁雪带走,把穆宁雪的修为给抽走?

    没有人比莫凡更清楚穆宁雪在修炼上的用心,十年的艰辛被人一朝掠夺,这跟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莫凡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气,要不是封离来了,莫凡真会废了那两个歹毒心肠的女人。

    尤其是南荣倪,莫凡都恨不得把她那张脸给撕烂,看看她虚伪、恶心的面具皮下面是怎么个丑陋之容。

    想当初,南荣倪在东海城中毒,那是穆宁雪舍命想救啊,有这样一位朋友就应该用一辈子去感激,怎么什能够反去这样毒害她,手段之狠,连莫凡都替穆宁雪感到悲愤!

    “这次确实是她们的问题,那也轮不到你来出手。我现在把事情给你扛下来了,你别再给我惹事,知道吗??!整个队伍,就数你最有问题,懂不懂?年轻人就不会收敛一点脾气吗,就不知道隐忍一下吗,什么人都跟你这样做事情不考虑后果,那不全乱套了吗??!”封离骂道。

    “穆氏和南荣世家还会找穆宁雪麻烦,你们这几个吃干饭的导师是管还是不管了?”莫凡问道。

    “你说谁吃干饭,混毛小子,我跟说别以为有人撑腰就敢这样放肆了。穆氏和南荣世家他们那边我当然会去兴师问罪,主要是你,别再给我把事情搞复杂??!”封离真是气得鼻子都冒烟了。

    “顺便跟他们说一句,再敢碰穆宁雪,就让他们带两具棺材来给她们两个贱人收尸好了,老子自首去审判会蹲牢,也要把她们干掉!”莫凡脾气火爆的说道。

    “是你把别人打得重伤好不好,你还警告人家!”

    ……

    和封离争论完,莫凡又赶忙跑到穆宁雪那里去寒虚问暖。

    听赵满延说穆宁雪失踪的时候,莫凡是真的急坏了,他哪里会想到自己离开的时候,穆婷颖就和南荣倪同时向她发起攻势,还好穆宁雪自己宁折不弯,不然会发生什么真不好说。

    废掉修为,这跟杀人父母有何分别,这种事情穆氏也做得出来,莫凡真的想把氏族给全拆了!

    “这几天你还好吧?”莫凡凑到穆宁雪身边,语气柔和了很多。

    穆宁雪并不说话,这几天她只是找了一个地方冷静了一番。

    她也考虑过就此离开,但一想到这等于是向那两个女人妥协,穆宁雪便又返回到了队伍里。

    她知道穆氏和南荣世家一定会对付自己,所以穆宁雪去找了大导师封离和松鹤,两位导师都对她们的卑鄙行为感到愤怒,并告诉穆宁雪,只要她在国府队伍里一天,就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

    转身离开,必定一切就由她们说得算,自己不仅背负着黑教廷亲属的这个大臭名,后面甚至还会被添加氏族背叛者,偷窃宝物者,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往自己身上扣,她将失去半点话语权。

    所以,越是遇到这种境地,就越不能退缩,必须比她们两个站得更高,自己才能够站住脚跟。

    而能够让自己获得足够地位、荣誉、声望、话语权的地方,就只有这个世界学府之争的赛台,只有威尼斯这个世人瞩目的圣地!

    她脱离了氏族,孤身一人,要与偌大的穆氏、南荣世家抗衡,就得自己先打出一片属于自己一片天地!

    没有哪个家族敢轻易加害一个在世界学府大赛上为自己国家争夺魔法荣光的年轻法师!

    “有什么苦,就说出来嘛,在我面前说又有什么关系,别这样冰着一个脸,这样我会更担心的?!蹦菜档?。

    “我没事?!蹦履┲沼谟α艘痪?。

    “怎么会没事,你从刚才到现在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我知道我不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跑出去……我保证以后对你寸步不离!”莫凡说道。

    “你想让我好受一点的话,就离我远一点?!蹦履┧档?。

    “你看看你,还说你没事?!蹦驳?。

    穆宁雪知道莫凡是一个绝对死皮赖脸和没完没了的人,她所幸站起身来,自己离开了莫凡的视线。

    莫凡看着穆宁雪对待自己也如此淡漠的背影,看到她那雪银色的长发变得更加彻底,一时间也叹了一口气。

    莫凡可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穆宁雪此刻对自己产生了一些芥蒂,这种芥蒂就像最初见面时的样子。

    事实上,经过了金林荒城,经过了世界历练,莫凡能够感觉到穆宁雪其实已经慢慢的有接纳自己了,她也逐渐会向自己敞开心扉了……

    可这次事情,直觉告诉莫凡,自己和她的关系可能一朝回到解放前。

    说实话,莫凡真的很恨那两个贱人,必定是她们说了什么话,让穆宁雪把自己也封在了她的冰心之外,让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全部白费……

    不过,莫凡是不会放弃的。

    重来一百次,莫凡也不会放弃,自己要的人,就一定会得到,不管这个过程遇到了什么样的隔阂,什么样的芥蒂,哪怕她对自己产生了防备与厌烦,莫凡都不会放开。

    她在变,上一次见与这一次见,穆宁雪给莫凡的感觉就是判若两人。

    从她的言语与目光,莫凡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心正在走向冰冷的深渊,谁都触摸不到……

    但只要自己对她的心不会变,不会冷却就好了。

    讲道理,要让一个心灵有洁癖的女人接受自己这样的渣男,确实是有难度的,也确实很为难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