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怪,不是应该逐渐进入夏天了吗,怎么感觉威尼斯反而变冷了?!蹦怖枚萦?,穿梭过一座拱桥,正朝着训练场大家集合的地方。

    刚抵达一片绿茵训练场,莫凡就撞见了赵满延。

    “我靠,你这家伙死哪里去了!”赵满延见到莫凡后立刻叫了起来。

    “不是说了我会离开一阵子吗,干什么一惊一乍的,发生了什么事吗?”莫凡不解的问道。

    “当然发生了事情,你过来,我给你慢慢说?!闭月咏怖搅艘槐?。

    赵满延也是有路子的人,穆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又怎么会不了解,何况还是针对穆宁雪的事情,他将自己所知道的全盘告诉了莫凡。

    ……

    ……

    训练场呈现古罗马风格,由缕空的石柱子包围起来,而里面则全部都是一片绿色的草地,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奢华的足球场。

    学员们此刻正在相互对练,马上就要开始激动人心的比赛了,能抓紧一点时间练习他们都不会浪费。

    绿茵训练场最端头位置,穆婷颖和南荣倪两人正有些心不在焉的对练中,魔法你来我往,却明显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攻击性。

    穆婷颖双手操控着冰锁,这些冰锁原本应该飞向南荣倪,却最后打在了靠近外侧的结界上,冰锁触碰到结界之后立刻自行消亡了。

    南荣倪看出了穆婷颖的心不在焉,开口道:“你还在为那件事耿耿于怀?”

    “我怎么平静得下来,那个贱人竟然公然和我们穆氏对抗??!我看她是活得不耐烦了??!”穆婷颖恼羞成怒的道。

    原本他们想要让穆宁雪彻底落魄不堪,谁知道这个穆宁雪居然使用冰晶刹弓来对付她们,将她们冻在了那座拱桥上整整十二个小时,那种连灵魂都觉得寒冷的滋味可不好受。

    最可恶的是,她竟然还从潘西那里拿走了其他的碎片。

    潘西已经将其他人的碎片全搜集起来了,就等着从穆宁雪这里拿走残弓,再一并交给南荣倪,谁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此时此刻穆宁雪已经获得了近乎完整的冰晶刹弓!

    现在除非动用家族之中那些强大的超阶法师,否则想要再废掉穆宁雪基本上没可能了。

    问题是,这里是威尼斯,他们穆氏的这种级别高手又不在这里,即便是在,那种级别的人物未必会为了这种事情亲自出手的!何况整个氏族里也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废掉穆宁雪的这个决定!

    原本可以让穆宁雪彻底变成一条落魄低下的母狗,谁知道事情一下子如此复杂了起来。

    “她乖乖听话,从此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她还能够好好的做个普通人,现在,她连普通人都做不了了,你放心,她这样抗争,反而会让她更加凄惨,我想你们穆氏是容不得这种藐视氏族规则的人的吧?”南荣倪说道。

    “说是这样说,只是要惊动的人和氏族高层会更多,就怕某些老家伙还惦记着她那****,对她心慈手软,网开一面?!蹦骆糜彼档?。

    “这还不简单,如果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那些老家伙还会当做族内之争,随意处理了,可如果穆宁雪弄伤了我,也就等于弄伤了你们和我们南荣世家的密切关系,我去让我南荣家族的人向你们高层讨个说法,她岂不是大祸临头?”南荣倪说道。

    “可她也没有弄伤你啊,她的那箭只是冻住了所有人……”穆婷颖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却看到南荣倪那双带着异样光泽的眼睛,眼睛里所带着的那份狡猾与南荣倪平日里的模样完全判若两人,这让穆婷颖都不由的愣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穆婷颖看着南荣倪。

    “用你的荆棘冰来弄伤我,一切就按照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了?!蹦先倌咚档?。

    “还是你有办法,现在整个穆氏都很在意你们世家的意见,就是为了处好我们两家的关系,你这样告一状,家族高层肯?会震怒,这样就可以加快缉拿穆宁雪的行动,到时候出手的就有可能是戒律长老了!”穆婷颖笑了起来,这可是一个好办法??!

    南荣倪脸上也有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和穆婷颖那张扬的表情比起来,她要内敛太多了,换作是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想到看上去柔柔弱弱、心性如水的她脑子里会存在着这些想法!

    “呼呼呼呼呼呼~~~~~~~~~~~~~”

    两人正交流着时,绿茵魔法训练场另外一头,热浪毫无征兆的翻滚了过来。

    她们转过头去,正发现一个身上全部都是火焰的暴躁家伙笔直的朝着她们两个走来,那双眼睛里浇灌的全是要喷射出火星的熔浆??!

    “是莫凡!”不知道为什么,穆婷颖一看到莫凡就会涌起一阵莫名的惧意,这种惧意可能就是来自于莫凡当初对陆一林说杀就杀的狂心。穆婷颖并不害怕修为强大的人,有氏族在背后为她撑腰,任何强大修为的人她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可穆婷颖害怕莫凡这种没有见过大世面的疯子,他根本不知道氏族为何物,只要激怒了他,他就会像野兽一样冲上来与你搏杀,一切后果都抛之脑后。

    “别怕,他最多就是撒撒脾气,把那两个家伙叫过来帮忙就可以了?!蹦先倌呦缘帽冉险蚨ǖ?。

    烈火越来越炙热,火毯铺到了南荣倪和穆婷颖的脚下。

    “嘣?。?!”

    忽然,一滚熔岩从地表下喷发了起来,绽开了莫凡浓浓的怒火!

    走到南荣倪和穆婷颖的面前,莫凡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她们,彻底诠释了什么叫做怒发冲冠!

    “你们两个下贱的****,穆宁雪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把你们焚成灰??!”莫凡怒的道。

    “穆宁雪是氏族子弟,就应该服从氏族的安排,这又不是我们决定的?!蹦先倌叩ǖ乃?。

    “还在这里给我放狗屁!”莫凡根本不想和这两个贱人再多说?句。

    “天焰葬礼??!”

    双手托起炙热之炎,将它们送到了高空中,炙热之炎化作了一大团火云,笼罩在穆婷颖和南荣倪的上方。

    霎时,烈焰火滴打落下来,卷起了火浪、火海,将穆婷颖和南荣倪给包围了起来,葬礼之焰连续的轰落,持续不断,就像莫凡内心不会轻易熄灭的怒火!

    和这两个贱货还有什么好说的,还想在世界学府之争上摆弄着她们的身姿,莫凡现在废了她们两个??!

    “莫凡,你干什么,你这是要残害队友吗??!”艾江图立刻出声阻止道。

    莫凡所动用的魔法,已经不是切磋那么简单了,完全就是往死里烧啊,那火焰完全就是千万一个火之魔鬼,扑向她们两人!

    “你别管,我今天不废了她们两个,我不姓莫!”莫凡怒道。

    艾江图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穆宁雪事情艾江图多少有听闻一些,他也清楚这件事孰是孰非,可莫凡这样公然用毁灭魔法攻击穆婷颖和南荣倪,也有些过头了。

    “别去惹他,现在的他就跟疯子没什么差别?!蹦乡宄家×艘⊥?,示意他不要管。

    确实如南珏说得那样,莫凡就是一个疯子,这种时候谁阻止他就是与他为敌,他所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

    “你这个神经病,你以为你的实力可以碾压我们吗??!”火焰之中,穆婷颖与南荣倪周身出现了众多荆棘狂冰,这些冰力与莫凡的火焰抗衡着,释放出去的冷霜竟然有将莫凡火焰扑灭的趋势。

    冰霜越来越多,莫凡的天焰葬礼正在逐渐褪去,冷空气一点一点的侵蚀着莫凡这里的炙热。

    “就你这种乡野小子,靠着一点点运气获得了一点修炼上的优势,就真的认为在队伍里是无敌的,可以为所欲为??”穆婷颖脚重重的往地面上一踩,霎时冰体扩散,短短时间内将这绿茵魔法训练场冻成了一个冰镜。

    “告诉你,这是魂冰,你的火焰在我面前不堪一击??!”穆婷颖身上的气势一下子涌了起来,冷空气化作了一场风暴,席卷全场,让其他人都不由的后退了很远。

    众人愕然的看着穆婷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虽然知道队伍里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隐藏了一些实力,可怎么也不会想到穆婷颖已经拥有了魂级冰种,这穆氏是真的在穆婷颖身上下了血本,势必要在世界学府之争上大放光彩?。?!

    南荣倪站在穆婷颖的身后一些,她嘴边轻轻呢喃着不知名的咒语,这些咒语显然是帕特农神庙之力,是祝福系的铃音。

    她在强化穆婷颖的力量,让穆婷颖的冰霜之势更加强大,打压着一项嚣张气焰的莫凡!

    “莫凡,你太过分了,我们今天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这时,祖吉明站了出来,摆明了是和穆婷颖捆绑在一块的。

    “哼,我也看你不顺眼很久了??!”黎凯风走到了南荣倪的身旁,摆出了你敢动南荣倪,他黎凯风就绝不会放过莫凡的架势。

    大家都知道莫凡强,而且莫凡还拥有炎姬这样强大的契约兽,虽然现在穆婷颖实力大增,可不一定是莫凡的对手。

    可他们四个人联合起来,就必定可以制服得了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