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上,曾经有个著名的物理学家,瘫痪的他坐在轮椅上,却发表了很多惊人的演说。

    “虫洞就存在于我们的四周,只是小到我们无法观察到?!?br />
    “宇宙万物并非平坦或固体状,贴近观察会发现一切物体均会出现小孔或皱纹,这就是基本的物理法则,而且适用于时间?!?br />
    “时间也有细微的裂缝、皱纹及空隙,比分子、原子还细小的空间则被命名为量子泡沫,虫洞就存在于其中?!?br />
    这些话,就是这位物理学家曾经说过的。

    这些话,云海从“智能微观文明”那里,从更多的文明那里得到了证实。

    在空间当中,存在着大量的“虫洞”。

    现在具备空间能力的他和云月,却也无法捕捉到更多的“虫洞”。

    就像他们平常撕裂“虫洞”,那也是通过自己对空间独特的感应能力,真正开辟出一个新的“虫洞”。

    而那些原本就存在的“虫洞”,在打开它们之后能通向哪里,这个谁也不能确定。

    云叶刚刚说到的这些,云海和云月却都能理解。

    云朵并不单纯地只是依靠狂暴的能量,在虚空中打开了更多的“虫洞”。

    显然,原本在云海、云月离开前只具备强大的精神能力的她,却已经进化出了空间能力。

    如果不是具备空间能力,是不可能在瞬间毫无保留的输出下,可以影响和开启这么多的“虫洞”的。

    如果云叶说的是真的,如果地球那些科学家没有弄错,那云朵的空间亲和力,甚至可能还在云月和云海之上。

    毕竟,他们也没有办法在瞬间打开十几个“虫洞”,哪怕有心或者无意。

    “其他人呢?”

    听到这里,云海差不多已经清楚了一切,他看着云叶平静地问道。

    “走了?!?br />
    “全部都走了?!?br />
    “地球都没了,太阳系也没有适合这么多人居住的生命星球,这个恒星系已经不再适合人类居住?!?br />
    “经过联合委员会的讨论,经过全民投票,最后大家决定离开太阳系,去其它星域寻找更适合以及更容易改造的生命星球?!?br />
    “考虑到能源问题,而且在可预测的范围内都没有适宜的星球,大家决定冒一次险?!?br />
    “放弃了常规飞行的方式,因为这样会更耗时间,同时也会更耗资源,大家决定采用最冒险的方式,也就是空间跃迁?!?br />
    云叶慢慢地说道。

    “我猜猜看,他们应该还不能做定向空间跃迁,也就是说有目的地空间跃迁?!?br />
    “所以,他们只能做随机性空间跃迁,也就是说不能确定跃迁结束后的位置?!?br />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在舰队准备空间跃迁离开的时候,偷偷地溜了出来?!?br />
    “因为你害怕云朵某一天会突然打开一个虫洞回来,却又找不到了?”

    云月突然插了一句。

    点了点头,云叶默认了她的说法。

    看到云海有些奇怪的眼神看向了自己,云月耸了耸肩,说道:“我发现她跟我的性格相似,换成是我也会这么做的?!?br />
    云海没有说话,扭头看向了云叶:“你一个在待多长时间了?为什么上次我们来的时候,你没有出现?”

    “五年多了吧,如果不是飞船能记录时间,我早都忽略过去多长时间了?!?br />
    “上一次你们出现时,其实我知道?!?br />
    “很早的时候,他们就在太阳系边缘的星际介质区域布置了一些探测器?!?br />
    “通过这些探测器的远程连接,我观察到了你们?!?br />
    “当时我不是很确定,你们到底是不是异形,又或者是不是异形主宰?!?br />
    “因为我不知道,普通的异形在面对我时,是不是会攻击甚至杀死我?!?br />
    “还没等我考虑清楚,你们就离开了?!?br />
    “没有办法,我只好回去了?!?br />
    云叶慢慢地说道。

    “你就一直生活在飞船上?我也没从飞船上发现多少食物,你是怎么捱过来的?”

    云海轻声问道。

    他有些难以想象,云叶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一个人一艘飞船,五年多的时间她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五年多的时间,我一个人怎么可能熬得过来?!?br />
    “所以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在飞船后舱的休眠舱中待着?!?br />
    “如果探测器发现太阳系有异?;疃?,就会向飞船发送一组指令?!?br />
    “到时,飞船智能系统就会往休眠舱中注入含刺激成分的催醒剂,我就会醒过来?!?br />
    “至于吃的,当时偷偷跑的时候我就考虑到了要打持久战,准备了不少超能压缩食品?!?br />
    “清醒状态下什么都不干的话,一天只要切割药片大的一小块,用水就能泡一大碗,足够我吃的了?!?br />
    云叶平静地说着,就像是在诉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你们要不要试试看?”

    “在可以选择的前提下,我可是不会亏待自己的?!?br />
    “当时在船上也没人敢惹我,我就跑去储物舱,挑选了最美味的超能肉沫压缩食品?!?br />
    “老舅,这可是地球上的口味,你怎么也得尝尝?!?br />
    云叶说着兴奋起来。

    她站起来在舱门处打开一个储物箱,拿出了一块已经打开的包装袋。

    又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两个碗,云叶用小刀从压缩干粮似的块状食品上切下来药片大小一点。

    每个大碗里扔了一小片,云叶又打了两杯热水分别倒了进去。

    热水和压缩食品迅速地发生着反应,很快就成了一大碗粘乎乎的肉糊。

    看到云海面带微笑端起一碗几口就吞个干净,根本没有一点兴趣的云月也端起来几口喝完了。

    “你怎么不来点?”

    也根本尝不出来什么味道,云月放下碗看着云叶问道。

    或许是做了“云姨”有了一些觉悟,她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有些不对,马上又改口说道:“我可不是说这东西难吃,只是关心你今天有没有吃过呢?!?br />
    “她没有吃,但她也已经吃过了?!?br />
    云海涩声说道。

    他抓住云叶的右手,随后轻轻卷起了她的袖子。

    在云叶那藕似的洁白细嫩的胳膊上,有着几个醒目的针眼。

    “不是我娇气?!?br />
    “我是真吃不下了,喝一口就会吐出来,吃还不如不吃?!?br />
    “幸好我还准备了很多营养针剂,打一针足够维持身躯几天对营养的需求了?!?br />
    云叶轻轻挣脱,一边撸下袖子一边笑着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