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两位可真守时啊?!蓖貊烂凶叛劬πΦ溃骸霸趺囱?,需不需要加额外赌注?现场除了我这公证人外,还有数百个修炼者在,保证绝对公平?!?br />
    “对,我们都是公证!”

    “嘿嘿,快把巅峰天道至宝拿出来呗?!?br />
    “是啊,赌大点更刺激,更好玩!我们可是专门来看赌巅峰天道至宝的,别让我们失望??!”

    一众修炼者嚷道,正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眼下天险域刚关闭,至宝域开启,故而众修炼者比较空闲,若不然这样一场实力都未入前一万名的决斗,很难引起他人兴趣。

    但涉及巅峰天道至宝,就完全不同了。

    “唰!”喀必丒面色一青,有些难看。

    打一开始他就不想拿巅峰天道至宝出来赌,因为就一件,但这几百年来在宇宙区的传闻,早已传得人尽皆知,沸沸扬扬。

    “我没问题,就看喀兄怎么样了?!绷址逅菩Ψ切Φ厮档?。

    目光落向喀必丒,饶有深意,不管喀必丒答不答应,对战时他的心理必定会受到影响。

    “赌!喀必丒!”

    “就是啊,人家新人都敢赌,你都在训练营呆五纪元了,不会没胆子吧!”

    “哈哈,这要不敢赌,喀必丒,你就太逊了!”

    “不会那么怂吧?!?br />
    众修炼者一个个也是人精,激将法用得贼溜。

    明知喀必丒最要脸面,每一句话都直刺他软肋,让得他老脸涨得通红,鼻孔直冒粗气,如铜铃般的眼睛瞪大,怒气冲冲:“谁说我不敢赌!”

    “他今天要能赢我,我拿1000潜尊点替他任意兑换一件巅峰天道至宝!”喀必丒怒极大吼。

    在潜尊训练营已是第六个纪元,接近前一万的排名,加上生存域表现不俗,又常常在猎杀域拼死厮杀,喀必丒还是有不少潜尊点的,甚至比排名前一万的修炼者潜尊点更多。

    “1000潜尊点能兑换什么???”

    “就是,也就压箱底的那几件巅峰天道至宝,没什么大用处,还不如一些极品的顶级天道至宝哩?!?br />
    “没诚意,堂堂排名前两万的强者,竟拿这些东西忽悠新人?!?br />
    “这不是拿别人当傻子么,太逊了?!?br />
    周围声音顿起,直让喀必丒面色铁青。

    他当然知道,1000潜尊点只是巅峰天道至宝的起兑点,稍微好一些的巅峰天道至宝起码2,3000潜尊点,极品的甚至超出10000潜尊点都有!

    “我赌我身上这件?!绷址寤鹕霞佑?,周围霎时一片起哄。

    “空间系的殒蛮甲,2500潜尊点?!蓖貊姥劬σ蝗?,道:“在防御性战甲中性能中等,不过综合能力强,极适合在训练营中使用,尤其是——猎杀域?!?br />
    说着,王隼目光不由瞟了一下喀必丒,后者此时两个瞳孔也在放光。

    他只有一件巅峰天道至宝,且是攻击型的,若能获得这件殒蛮甲,战力起码上升三成以上。尤其是他常去猎杀域,对这种具有自我修复能力的战甲,有极大的需求。

    本身,喀必丒便擅长空间天道。

    “我拿不出对等筹码?!笨Ρ貋E尽管眼睛盯得直直,但依然保持着一点理智,他的巅峰天道至宝‘猽幽爪’仅此一件,自不会拿来和林峰对赌。

    虽然他有九成五以上的信心能击败林峰,但剩下的半成,他也不想冒险。

    “噢?!蓖貊赖溃骸?000潜尊点和殒蛮甲差太多了,这可不行?!?br />
    喀必丒咬咬牙:“我有1800潜尊点,如果我输了,全部拿去兑换!”

    “还差700潜尊点?!蓖貊捞籼裘?。

    “没了!”喀必丒睚眦尽裂,怒道:“最多再加一个死亡仙傀,其它没了!爱要要,不要拉倒!”

    王隼望向林峰:“你觉得怎么样?”

    “1800潜尊点,任由我挑选兑换的巅峰天道至宝,加上价值500潜尊点的死亡仙傀,总2300潜尊点?!绷址寮扑阕?。

    其实以价值来说,和自己的殒蛮甲已经差不多了。

    更何况,喀必丒是两件,自己只有一件。

    五成把握,赌一赌又何妨?

    赢了自然是好。

    就算输,一件殒蛮甲自己也输得起,换一件其它防御的顶级天道至宝,对自己的战力影响也不会太大。毕竟,自己本身就不以防御见长。

    “我接受?!绷址宓?。

    唰!

    喀必丒桀骜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露出凶光。

    周围也是一片吸气之声,唏嘘热闹,本身实战模拟空间的决斗不算什么,但赋予了巅峰天道至宝的巨大赌注,且价值超出2000潜尊点,就完全不同了。

    “哈哈,有趣有趣?!?br />
    “这新人真带种,我喜欢!”

    “可不是么,好久没有赌那么刺激的了,这新人叫林峰吧,我查查……啧啧,天险域才10级啊,不会吧?玩这么大?”

    “10级去挑战喀必丒?他不是疯了吧,喀必丒的天险域是48级呢!就算实战域再怎么不擅长,本身能力摆在那边,对付一个10级新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br />
    “可惜一件殒蛮甲了?!?br />
    随着林峰的天险域信息被爆出,周围众修炼者纷纷惋惜不已,因为凰沁嫣的珠玉在前,他们原本对这一纪元的新人抱有不小希望。

    看热闹,自也希望热闹激烈一点。

    若之后的战斗局面一边倒,那就有些太无趣了。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蓖貊滥抗馍üΡ貋E和林峰,意有所指。

    “不需要!”喀必丒褐色眸子狰狞,恶狠狠道:“我喀必丒说出去的话,从来不会收回?!?br />
    “公证吧,王兄?!绷址宓?。

    王隼点点头。

    他自不会多劝,每个天才都有自己的想法,更何况身为男人,一般不会临场退缩那么怂。

    “那就这么决定?!蓖貊赖溃骸拔乙膊恍枰乇鸸?,在场诸位都是见证人,相信两位也非言而无信之辈,一切就等实战模拟空间决斗后,再做定论?!?br />
    “两位,请进?!?br />
    “你死定了!”喀必丒怒瞪瞳孔,恶狠狠地盯着林峰,率先踏入实战模拟空间。

    林峰一笑,随即也是踏入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