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5日,上午10点,箱根前线。

    明明是晴朗天空,遥遥的西边天际却是传来了闷雷般的回响声,这闷雷般的响声连绵不断,持续了足足十几秒钟,震得车窗都在共鸣微微颤抖。车里的男女军人都循声望向了响声传来的车窗,那边只有一碧如洗的天空。

    “这是96式122毫米榴弹炮的声音?!弊谛硌仪懊娴耐挪坎文绷踅』毓?,他笑着向许岩解释道:“咱们的96式榴弹炮跟日本自卫队装备的99式榴弹炮不同,这是在发射子母弹的声响。凭着这炮声,有经验的老兵一下就能听出来了。许团长,离咱们部队的炮兵阵地,应该已经不远了?!?br />
    许岩淡然地点头,他望向了窗外的原野。遥遥的西方天际,出现了一片漆黑的云层,这片漆黑密密麻麻、密不透风,一眼望不到尽头,与蔚蓝的天空形成了黑白分明的鲜明对比。

    黑云覆盖下的土地,就是箱根了,这个朱佑香失踪的伤心地,自己重又回来了。

    听到刘参谋的介绍,车上的少年男女们起了一阵骚动。从繁华和平的东京出来,车子才沿着公路驶了不到一个小时呢,战争的场面,就这么令人措手不及地突然出现了。

    “许团长,快到地头了,咱们是不是再对学员们强调下纪律?要不您亲自给大家训个话?”

    许岩摘下了墨镜,笑道:“刘参谋,我就不必了,你跟大家说下就好了?!?br />
    “那好,那我就说了。有什么不对,请您纠正?!?br />
    刘健参谋从座位上战起身,他手上拿着一个广播喇叭,就是旅游团导游常用的那种扩音喇叭,干咳两声:“咳咳,教导队的学员同志们,大家安静一下!刚刚,大家都听到炮声了,前面不远,就是咱们这一趟目的地,咱们军事顾问团部署在箱根前线的炮兵阵地和战斗指挥部了!

    同志们,许副团长在百忙中亲自带领你们到前线进行实战修行,这是许副团长为你们亲自制定的训练计划,是你们学习经验、增进实力的大好机会,大家应该好好珍惜!

    我知道,在座很多同志都是刚从地方上特招进来的,当军人的时间并不长,关于这趟前沿修行的纪律,出发之前已经说过了,这里就不重复了,大家千万要记住一条:在横田基地里,你犯了错,教官只是罚你跑个步,但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进入战区了!

    进了战区,那就是要执行军事纪律的,犯了错,那是真的要死人的!不是死在那些怪物的手上,就是死在咱们自己战场纠察的手上——这条,大家心里要牢牢记住了!

    不准擅自离队,不准单独行动,不准擅离指定区域!一切行动都要听从有经验的士官和上级指挥员的命令,未经允许不准进入战斗位置!不准干扰战斗位的同志!未经允许不准接近、接触技术装备!拿枪的时候不准嬉闹,严禁用枪口对人——这些纪律细则,我们已发下去了,大家再认真地看下!

    同志们,你们都是国内万里挑一选出来的菁英人才,你们将会是国家的栋梁,前途无量!我不希望在这次训练中出现任何的伤亡,希望全体二十名学员都能平平安安地回去。。?!?br />
    刘参谋的训话还没完呢,道边已出现了几名戴着白头盔配着纠察红袖章的荷枪实弹士兵了,他们挥着红旗,示意大巴车停下接受检查。

    大巴车停下,纠察们上车来,立即就认出了许岩。他们立即敬礼,报告道:“许副团长,咱们的指挥部就在前面,大概五六里路的样子??尚枰颐谴仿??”

    许岩起身回礼:“不必了,我们有向导,认识路,你们继续坚守岗位吧。对了,这几天的战况如何?有碰过怪物吗?”

    问话的人是自己的副团长,纠察们也没什么顾忌:“许团长,我们是负责指挥部附近的道路纠察,专门负责检查来往车辆的,我们这里是见不到怪物的。只是每天都要打炮,有时候要打一个小时,有时候要打几个小时。这么多天,指挥部只开火了一次,那是高射机枪打路过的怪鸟。那天,打下了好几只怪鸟——那怪鸟好大,那翅膀张开,足有俩个人站着叠一起那么长,它们的爪子那么锋利,看起来跟刀子一样,看着就好吓人?!?br />
    经过了纠察哨卡,大巴车继续前进。

    战场的景象越来越明显了,在道路两边的空地上,出现了忙碌的军人,出现了连绵的营帐和营地,出现了机枪阵地,出现了一辆又一辆的装甲车、坦克,出现了火炮、直升机,这些装备整齐地停在道边的空地上,像是汽车摆放在城里的停车场一般,密密麻麻。

    这么多的武器装备这样毫无遮掩地露天摆放着,这样的奇观,很多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教导大队的学员们大多是参军不久的少男少女,他们纷纷涌到了车窗边上去观看,不时发出阵阵尖叫或者惊呼声。

    看到这一幕,许岩有点惊讶,他问道:“刘参谋,装备这样露天摆放,还摆得这么密集,一点隐蔽和掩护都没有,这违反条例的吧?咱们的指挥部和炮兵阵地离得这么近,这好像也很不对劲?!?br />
    “许团长,这不奇怪。咱们先前的战斗条例,那都是针对人类的,所以才需要分散和隐蔽。但现在,既然对手是怪物了,它们没有远程炮兵也没有空军轰炸,咱们还坚持分散和隐蔽的话,这就没必要了,只会平白地妨碍了作战效率。

    不光咱们,日本自卫队那边也早就修改作战条例了,他们现在也抛弃了防空和隐蔽的要求,按照最大效率的原则来布置阵地了。许团长,您到他们那边看,那才叫夸张,为了方便运输和联络,他们的步兵阵地、后勤单位、指挥单位和远程炮兵全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而且全是毫无遮掩的!咱们开玩笑说,如果怪物那边有个炮兵连,一个急速射就能把自卫队的一个师团给全报销了?!?br />
    在一片连绵的营帐区前,大巴车停下来了。许岩下车时候,看到参谋长沈念祖领着团部几名熟悉的参谋已经候在面前了,许岩上前去跟他握手:“参谋长,有劳久等了?!?br />
    “许副,欢迎过来啊,一路辛苦了?!?br />
    “我们不辛苦,参谋长你们在前线打仗才叫辛苦!”

    “咳,我们这也算打仗。。。呃,熊团长去前面的步兵阵地检查去了,我在指挥部留守,老熊他托我来接许副你,他中午就回来了,到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吧。告诉你啊许副,老熊藏有两瓶西凤酒一直没舍得动,咱们中午就把他给开了!”

    大家都是顾问团班子里很熟的同事,团长熊侠武和参谋长沈念祖带着顾问团的部分部队到箱根前沿来参战,许岩则在东京的横田基地留守。现在,在前线再见面了,都感觉颇为亲切,大家都是熟不拘礼。

    这时候,教导大队的学员们也纷纷下车??醋拍切┐┳琶圆史?、身后背负着黑色条状包裹的少男少女们,参谋长沈念祖有点惊讶,他问道:“许团长,这就是咱们教导大队的学员吧?看模样,都是挺俊的,这股精神气确实不错!只是,他们怎么不带枪?他们身后背的是什么?”

    听到这问题,许岩揉揉自己的鼻子,眼睛望向了天空,他答道:“是剑?!?br />
    沈念祖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剑?刀剑的剑?”

    “嗯,刀剑的剑?!?br />
    看着顾问团参谋长那异样的眼神,许岩觉得自己浑身都要尴尬得要爆炸了——估计在对方眼里,在飞机导弹满天飞的21世纪还带着冷兵器上前线的自己,肯定是神经病吧。

    好在沈念祖并没有刨根问底地追问,他说:“许副,我听说了,你要带着教导大队过来做特训,你们具体要怎么训,我们不清楚,但会全力配合你。这事具体要怎么弄,你来指示,我负责落实?!?br />
    沈念祖没有继续纠缠“?!钡奈侍?,许岩还是很高兴的。他点头:“那就有劳参谋长费心了,我的想法就是,让这帮小家伙们见见血。具体怎么安排,还得听参谋长你安排?!?br />
    “见见血?”沈念祖有点茫然:“许副,你的意思是,让他们杀几个怪物?如果光是这样,那倒是简单,我安排他们去炮兵营当学员,反正现在日方提供的炮弹很充足,每天都需要射击,我让他们每人都开上几炮,应该也能打死不少怪物吧?!?br />
    “参谋长,我这特训稍微有点特别,不但要让学员们杀怪物,而且还必须要用冷兵器来杀,得让他们亲手杀,面对面地厮杀,这样才能达到锻炼身心和胆量的目的,达到特训的效果!”

    许岩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感觉自己说假话的熟练度直线上升。

    沈念祖蹙眉:“不能用枪炮打?”

    “不行,只能用刀剑杀?!?br />
    沈念祖又露出那种看神经病一般的眼神来看许岩了,好在他并没有嘲笑,只是蹙着眉想了一阵,问道:“许副,你是认真的?我看这些学员,年纪不大,不少还是女兵,身体素质估计够呛。要跟那些怪物近身搏斗,只怕伤亡不小。我听说,你们教导大队都是万里挑一精选出来的好苗子,伤亡太大的话,只怕上头不答应?!?br />
    “所以才要拜托参谋长费心,做个周全的计划,既能让咱们的学员有机会亲身与怪物干上两仗,也尽量避免伤亡嘛?!?br />
    “许副,你这要求还真是让人为难了,我得好好想想。许副,你和学员一路辛苦了,到地头了,咱们先吃饭吧!”

    中午,熊侠武团长从前沿赶了回来,在阵地食堂给许岩办了个简单的接风酒——前线条件简陋,说是接风,其实也就是几个装菜的饭盒加两瓶酒罢了,三个人蹲在一间帐篷里偷偷开荤。

    按照条例,高级指挥员在战时是不能喝酒的,但顾问团在国外,团长、参谋长和副团长已是顾问团的最高指挥官了,政委不在,也没人有资格监督他们——其实许岩很怀疑,即使是林丹梅政委在这里,他多半也会一边说下不为例一边去找杯子的。

    当然了,团长熊侠武也好,参谋长沈念祖也好,他们都不是不识轻重的人,他们敢在这时候喝酒,其实也因为战况并不激烈——按熊侠武的话来说,简直就是闷出尿来了。

    一边吃着,熊侠武一边向许岩介绍了前线的情况:“战况很平静。我们的步兵阵地离魔域区足有十二公里,我们的步兵和魔域之间的地区,现在是完全的无人区了。现在,全天二十四小时里,无人机和地面雷达都在全方面覆盖,只要发现什么活着的东西,立即就把方位发过来,炮兵就开炮轰,轰过以后,那些玩意也就不剩啥了,就算有些零星的,前沿步兵也能收拾了。

    许副,这事说起来还真让人窝心的。我们蹲这里监视魔域区,每天就望着那片空荡荡的无人区发呆,枯燥又乏味,这日子也不知道要熬到什么时候?下面的基层战士都有意见了,说咱们国家最先进的装备武装起来的精锐部队,最后却是在这边充当看门的保安团!

    这种事,随便调几个二线部队炮兵营来都能做了,上头却要咱们这样的一线主力部队来,整天对着那片无人区发呆,太没意思了。许副,你跟上头熟,透露点内幕消息:咱们要在这呆到什么时候???”

    大家在一起相处得熟了,知道许岩不是喜欢打小报告的人,熊侠武说话也没多少顾忌,说话大胆了很多。

    许岩心想熊侠武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从魔覆区出来的怪物大多都被人类的监视炮火消灭了,熊侠武觉得太无聊,许岩倒是觉得,这其实是好事。真要出现了连炮火都对付不了的家伙,那就麻烦了。

    安静地等着时空缝隙消失,等着天灾结束——对日本也好,对全人类也好,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笑道:“熊团长,您别开玩笑,你这一把手都不知道的事,我这副手怎么可能知道?最近我也没关心这些,都忙着给教导大队的学员培训呢?!?br />
    听到学员培训,熊侠武眼神一凝,他转头望向外边的战场食堂,看着那群安静进餐的年轻学员,他问道:“许副,说到学员培训,我倒是有件事想问你了——许副,我听他们说,你这教导大队,是专门培养修真者的?将来,这些小孩子,他们也能像你一样,成为强大的修真者,不但具有各种异能,还能长生不老?”

    许岩也望了一眼外面的学员们,他坦率地说:“国家确实是这么希望的,我也会尽力教导和传授他们,但他们具体能学到多少,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这种事还是要看他们本人的努力和资质了。搞不好,有些人天赋好,将来会变得比我更强,那也是有可能的?!?br />
    熊侠武眼中精芒一闪,默然不语。沈念祖插口道:“许副,这样的话,要成为教导队的学员,有什么条件要求吗?需要考试吗?考试的话,要考哪方面的内容呢?”

    “目前教导大队的学员都是许办来负责挑选的,他们具体是怎么选拔的,我没问过也不清楚,我是只管培训和传授?!?br />
    “这样啊。。?!毙芟牢浜蜕蚰钭娑允右谎?,俩人沉吟着,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捏着手中的杯子蹙眉不语。

    许岩也看出什么了,他主动跟他们碰了下杯子,笑道:“熊团长,参谋长,你们是有什么事吧?都是一起搭班子的战友了,咱们就不必客气了,说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许岩主动提出,熊侠武和沈念祖都感觉轻松。熊侠武正色道:“还真是不好意思跟许副你开这个口。。。是这样的,我家有个小孩,今年19岁,这家伙脑子不算笨,平时学习成绩、身体素质什么的都还凑合,现在在沪海的交通大学读书,在大学的运动会还拿过奖。

    而老沈他家呢,也有个闺女,今年也是19岁,那也是品学兼优的高材生,如今在京城大学读书。

    我俩商量吧,现在每年几百万的大学生毕业,大学生什么的,现在已不稀奇了,倒是做个修真者,那该更有前途。

    我俩琢磨着,这两个小孩如果能进教导大队做许副你的学生,肯定比继续读大学更好,但要如何进教导大队,我们就不懂了,想请许副你帮忙?!?br />
    沈念祖在一边不住地点头,期盼地望着许岩。

    许岩失笑道:“熊团长,沈参谋长,您二位突然这么严肃,还真把我给吓着了,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呢。你们都是顾问团的领导,要安排个把学员进顾问团教导队,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吗?还需要我帮忙?”

    沈念祖认真地摇头:“许团长,你一向不关心这些事,可能还真不清楚。虽然说教导队是挂在咱们顾问团的名下,也在咱们顾问团的基地里,但他们还真不归咱们管——无论是人事、经费、训练和指挥,教导队都是独立的,他们只听许办的命令,咱们还真插手不进去。

    上次,我们也问过许办的人了,问能不能帮忙安排个学员,但对方支支吾吾的,一直没个准话。后来我们一打听,好家伙!国内说,顾问团的学员名额,国内都炒到了几千万一个了,我们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来?没办法,我们也只能找许副你看看有没有办法了。。?!?br />
    沈念祖还待继续说,但这时候,熊侠武对他使了个眼色,他才醒悟,讪讪地住口,干笑道:“许副,我也是听来的消息,那帮人就是这么一说,未必就是真的,你也别在意吧——呃,我喝多了,自罚一杯!来来,许副,喝酒!”

    许岩端着杯子,却没喝。他微微沉吟,摇头道:“熊团,沈参,我们认识这么久了,都不是外人了?!戆臁抑涞降资窃趺椿厥?,您二位应该也是知道的。这部门虽然挂着我的名字,但他们具体到底在做什么,我真是不清楚,也完全说不上话的?!?br />
    熊侠武和沈念祖都是神色一黯——相处那么久,他们对许岩的性子也有所了解了,知道许岩是个性子很恬淡很随和的人,无可无不可的,与“许办”那种认真苛刻的风格根本是格格不入。许岩说自己做不了许办的主,这还真不是假话。

    熊侠武强笑道:“没事,许副,我们也就是那么随便一说,成不成都不打紧的,你也不必为难。。?!?br />
    许岩坚决地打断他:“不是这么说的!许办的人要做什么,我管不了,但你们的事,那是一定要办的。这样,熊团,沈参,你们都把家里小孩的名字、身份证号码、就读学校这些信息给我,我现在就让人去办?!?br />
    熊侠武和沈念祖一愣,都是惊喜。他们赶紧报上信息,许岩给黄夕发了短信,然后打电话过去:“黄夕,短信收到了吧?这两个人,我们的教导队要了!你让许办那边走一下征召手续,要他们赶紧带他们来日本。。。嗯,就说是我的意思,这两个人是我看中的好苗子,特别有天赋,必须要招进来,否则是咱们国家的损失!”

    挂了电话,许岩轻松地说:“行了,熊团沈参,回头你们先给家里小孩打个招呼,让他们先做好出国的准备,估计也就一两天功夫,许办的人就会去找他们了?!?br />
    自己为难那么久的事,许岩一个电话就解决了,熊侠武和沈念祖都是大为激动。但俩人都是那种硬邦邦的军人,也不懂怎么表达感谢,只能一杯又一杯地拼命给许岩敬酒来表达心意,弄得许岩哭笑不得。

    熊侠武大着舌头嚷道:“许副,以后咱家那小子进了教导队,他就是你的兵了,你千万不要顾忌我,只管往死里操他就是了!该骂就骂,该打就打,你只管拿皮带抽,抽死了我不要你偿命!这小兔崽子,在家里牛皮哄哄的,穿着条破烂牛仔裤弹个破吉自以为这就是个性了——哼哼,等进部队见了教官,我倒要看看这家伙还能个性不?”

    沈念祖也是喝得满脸通红,他攀着许岩的肩,笑道:“许副,你刚刚不老实??!”

    “参谋长,你这是什么说的?”

    “许副,先前你说,你整天都在教导队里关门培养弟子,不管外面的事,可是,日本人的报纸都说了,你跟他们富士电视台那美女主持人好上了,日本狗仔队都拍到了你跟人家美女搂一起的照片了。。。许副,你狡猾狡猾的??!”

    “这事情,”许岩尴尬地苦笑:“说来比较复杂了。。?!?br />
    “有啥好复杂的,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嘛!”沈念祖哈哈一笑:“我知道,这种事,文部长肯定要来找你麻烦了,他是怕你被日本人拉拢腐蚀了嘛!

    照我说,他们就是太多疑,这种担心压根就没必要!许副你要想投外国,那么多机会,要投早就投了,何必等到现在?美国欧洲日本,那么多国家挥着钞票诱惑你,你都没动心,区区一个日本婆娘,就能动得了你心???真是瞎扯淡了!

    日本人不是想使美人计糖衣炮弹吗?由得他去!你该泡就泡,该上床就上床,吃光抹净,日本人能拿你怎么样?

    别怕许办啰嗦,你这种国家功臣,他们能拿你怎样?惹急了,你把这身军装一脱,回国办个修真培训班,一千万一个学员名额,报名的家长能排出几公里去,你收钱能收到手抽筋!到时候,哭的就是许办那帮人了,没了你这个幌子,他们还怎么收黑钱???

    许副,我们一起搭班子这么久,你为人如何,我们都看在眼里,私下也议论过。老熊都说过,许副你为人正派,厚道讲良心,你肯定是个好人!但你唯一的毛病,就是性子太软了,撕不开情面,缺了点霸气。正常来说,该是许办为许副你服务的,现在,反倒是他们骑在你的头上作威作福了?这不颠倒过来了吗?

    真的,许副,你听我的,对那帮当官的,真是不能客气的,该怼就得??!地位是打出来的,不怼他们几次,他们还以为你是好欺负呢!”

    听着沈念祖越说越不像话,熊侠武踢了他一脚:“老沈,你喝多了!许副,你别听他的,老沈喝多了就要发癫胡说八道,不用管他。许副,你这趟带这帮小家伙过来,打算怎么给他们特训?”

    许岩讲了自己的要求,熊侠武蹙着眉:“又要没伤亡,又要让这帮小家伙们杀怪见血?许副你这要求。。。有点特殊??!我想,只能把他们安置在前沿步兵阵地上了,那里有机会能面对面碰到几个漏网的落单怪物。。。只是你让这帮小毛孩去跟那些怪物肉搏,这还是有点托大了啊。不动枪,就算是咱们的战士也未必能一对一对抗那些怪物?!?br />
    许岩回头望了一眼学员们——这批过来的二十名学员,许岩都给他们做过洗骨通髓。按自己的经验,洗骨通髓之后,身体会有一个较大的提升,这批学员的力量、速度等指标都该不比一般战士逊色了。

    但有身体素质是一回事,在生死厮杀中能发挥出多少来,这又是另一回事了,论起心理素质和战斗经验,这批学员肯定还不能跟久经训练的士兵们相比,真的跟怪物单打独斗肉搏战,他们的伤亡肯定不小。

    许岩心下一软:学员都是爹生妈养的,这才刚开始入门,还是再给他们降低点难度吧!

    他说:“倒不必非要一对一的,也可以多打一的。咱们可以几个学员对付一个怪物嘛!”

    “可以群殴吗?那就没问题了?!?br />
    熊侠武松了口气,因为许岩帮忙收了他儿子当学员,他也很希望能做点什么回报,他说:“这样,许副,你去前面的323阵地,那是咱们二营一连驻守的阵地,连长叫耿俊,很老实的人。从这几天的报告来看,他们遭遇怪物的概率还是不低的,几乎每天都有战斗。你带着学员去那边,我会通知他们连长全力配合你们的?!?br />
    熊侠武是个风风火火的人,做出了决定,他马上就行动,带着勤务兵,亲自开着越野车送许岩去了323阵地。

    团长和副团长亲自过来视察一个连级单位,连长耿俊自然不敢怠慢,远远地迎了出来。熊侠武揪着他训话,强调许副团长这次特训是上级部署下来的重要任务,关系到国家战略,现在安排在二营一连,这是对一连的信任,一连务必全力做好后勤保障和配合工作,如果敢有半点松懈怠慢,团里一定会把他剥皮!

    熊侠武抓住连长耿俊,足足洗了半个小时的耳朵,最后连许岩都看不下去了,笑着解围了:“好啦好啦,熊团长,耿连长知道了,你就不用啰嗦了。指挥部的事忙,你赶紧回去吧,我留这边就好。

    耿连长,接下来几天,我和教导队就要在这边叨扰了,我想先看下咱们的阵地,你方便带个路吗?”

    耿俊感激地望了许岩一眼,行礼道:“是,许团长!我给您向导吧!”

    ~~~~~~~~~~~~~~~~~~~

    323阵地说是阵地,但在许岩看来,这个阵地真是做得够马虎的,没有壕沟也没有防炮洞,什么防护工事都没有,只是在公路边上的空地砌了一面半人高的矮墙作为射击屏障,这就是主阵地了。

    这面矮墙很长,从两边长长地延伸出去,一直延伸到许岩目光所看不到的地方。矮墙上每隔几十米,就有一间全封闭的双层大水泥屋。这样的水泥屋子很多,它们与矮墙连在一起,前前后后,几十米就有一个,在阵地上星罗密布,远远望去犹如长城上的烽火台。

    看着眼前这奇怪的阵地,想起了刘参谋的话,许岩若有所思:是的,不同的战争需要不同的战术。这不是对人类的战争,魔物没有远程火力打击的手段,这样的话,还拘泥于壕沟躲避掩体就没必要了。

    “首长,”耿俊连长站在许岩身后,看着许岩望着那些水泥屋子出神,他忙上前介绍:“首长,这种水泥屋子是固定的掩护屋,是防备大规模怪物浪潮的。平常,咱们的战士可以在矮墙后对进攻的怪物进行阻止射击,但若是怪物来得太多,咱们的火力抵挡不住的话,那咱们连队就要分散撤进各个水泥屋里了。

    按照设计,这种水泥屋能抵挡散弹火炮的轰炸,每个水泥屋可以住进一个班,里面贮藏着足够一个班战士用一个月的食物、饮水和弹药,墙壁上开有射击口,各个屋子之间还能用火力互相支援和掩护——这样,就算咱们的主阵地被突破了,但部队撤进这屋子里,咱们还能继续战斗,一直坚持到增援过来?!?br />
    听着耿连长的介绍,看着眼前的水泥屋,许岩忽然想起了以前自己玩过的星际争霸游戏里人族的地堡工事。

    他点点头:“不错,这个设计真挺实用的。耿连长,这是你们自己想出来的法子吗?”——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耿连长已是三十来岁的汉子,但这并不妨碍二十出头的许岩用居高临下的态度来跟他说话。

    耿连长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不是。。。首长,这是日本自卫队首创的点子,具体他们哪个部队先想出来的,这就不清楚了,好像是三五天之间,防线上的所有部队都学会这个创意了,都纷纷找工兵过来帮忙建房子了。首长,您别见笑,有了这水泥屋子,战士们心里都淡定多了。这样,就算阵地被突破了,大家起码也有个安全的藏身地,可以等到增援过来?!?br />
    “嗯,耿连长,给我介绍一下你们阵地的情况?”

    “是,首长!我们323阵地的防御正面宽度约为500米,从高速公路出口的吉野便利店一直到公路的323界碑,这都是我们的防御范围。我们左翼的友军部队是咱们的二营二连,我们的右翼的防卫部队是联合**派遣的维和部队,来自印度的一个廓尔喀步兵营。在我们后面的,就是。。?!?br />
    “你们后面就是咱们顾问团的炮兵阵地和指挥部,我刚从那边来,我知道这个?!?br />
    在耿连长带领下,许岩登上了一间水泥屋的房顶平台,这里其实是一个射击和瞭望的平台,布置有机枪、探照灯等设施,几名兵坐在阴凉处一边用望远镜眺望远处一边聊天,看样子还挺悠闲的??吹搅ご松侠戳?,战士们连忙起身敬礼。

    许岩从平台上望出去,远处是大片的空旷原野,原野上荒草丛生,一直蔓延到地平线的黑色云层下方。而在靠近矮墙阵地的几百步以内,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和各种障碍。

    许岩视力远超常人,他看到了,在地平线上,遥遥出现了几个活动的黑点。他转头对着耿俊笑道:“耿连长,看来咱们的运气还真不错。我们刚过来,你们就有客人上门了?!?br />
    仿佛是为了证明许岩的话一般,阵地上响彻一片刺耳的警笛声,一个高音喇叭在大声喊话:“警戒,警戒!前方发现不明生物接近我方阵地,所有战斗员进入阵地,所有战斗员进入阵地!”

    随着警铃,士兵们纷纷从各间掩护屋子里冲出来,提着枪跑向各个射击位。刚刚还人烟稀疏的矮墙阵地上,转眼间已到处都是人,士官们的口令声和“咔嚓、咔嚓”的装弹声响成了一片。

    “准备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