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花岛

    昆阳湖中无数的小岛之一,饥饿与贫穷将这些岛民从正常的宋国人变成了如今的岛民,在这里,他们过的并不好,可是至少比起被豪门大户压迫要好的多,虽然说昆阳湖中到处都是水匪,然而,这些水匪并非是竭泽而渔之辈,对于这些逃出来的岛民还是颇为照顾的,除了定时来征一点粮之外,也就是偶尔会来吸取一些年轻的岛民入伙而已,他们知道,这些岛民的数量虽然不多,但却是他们生存的基础,他们的兵源,所以,即使是生存在一个较为荒凉的岛上,也远比以前的日子强,至少汪成是这么想的。

    汪成今天十四岁,面色焦黄,这并不是天生长成这个样子,而是因为营养不良所致的,从小生活在贫民的家族之中,六岁之前跟肉是绝缘的,也就是后来来到了这个岛上,他才能够偶尔的尝到肉食的滋味,所以他的面色并没有平常的少年那般的红润和健康。

    不过与岛上其他少年比的话,他有一点非常的吸引人,那便是拥有一双明亮无比的眸子,明亮、灵动,别人只要一看这一双眼睛,便能够明白这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少年。

    聪明,是他从小到大的标签,但是并没有人知道,这个聪明的背后代表着什么。

    “这真是一个操蛋的世界??!”

    嘴里叼着一根野草,汪成以手为枕,躺在一处池塘的边上,一根钓竿放在一旁,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炼体炼体,炼体是关键,可是炼体需要大量的资源和药材,你让我上哪儿去找那么多资源和药材呢?就算是找到了,我前一世所修炼的东西也不见得会适合这个世界啊,虽然都是武学,但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着极大的不同呢?!”

    他枕着脑袋,眨着眼睛,一副迷茫的样子。

    “有意思的小子,他的身体与神魂似乎并不是完美的契合啊,这小子不会是被夺舍了吧?”

    此时,就在汪成自怨自艾的时候,隔着两里地,王通的眼中闪动着一轮勾玉,穿过重重的空间,将汪成看在眼中,只是一眼,他便面色一变,古怪至极。

    夺舍的穿越者!

    这是王通给他下的一个定义,也只有这样,才会出现这种神魂与身体不协调的迹象,而夺舍,似乎也可以解释了这厮未来奇迹般崛起的谜题。

    是的,这是一个夺舍者,拥有着前多了一世的记忆,因此成功,相对而言,要简单一些。

    躺在地上自怨自艾了一会儿,汪成又站了起来,开始练起功来,练的正是王通所熟悉的庄稼把式,只是他的一招一式,与常人练起来,又有所不同。

    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每一个动作中间,却又蕴含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律。

    “高手,绝对是高手,这厮在夺舍之间肯定是个高手,不然小小的庄稼把式绝不会搞出这样的效果来,不过,还是差着一点火候,不对,不是他的庄稼把式差一点火候,而是他的身体与神魂之间的契合似乎差了一点火候,所以他无法将这庄稼把式完美的表达出来,倒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只是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一个世界来的?!?br />
    几息的时间,王通便已经摸清了这厮的一些底,这家伙不但是一个夺舍的家伙,而且还是一个穿越者,一个来自于混沌天庭的穿越者。

    因为在他的庄稼把式之中,充满着一种灵动的韵律,但是同样的,也充满着一种与天地之韵不协调的地方,这种不协调,这种感觉,王通当然熟悉,因为这股韵律之中蕴含着的,是混沌天庭武道传承的特征,所以,有些格格不入。

    而等到他将这个世界的武道研究透了,与自己原本的武道意志相结合,完美的融合起来,走出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到了那个时候,他便可以解决这种不协调了,同时,他的神魂也会与他的身体彻底的融合,,再也不分彼此,这就如王通现在一般。

    但是,也仅此而已,从他的庄稼把式上,王通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混沌天庭武道的影子,而且走的是刚猛霸道一路,而且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武道与这个世界的武道成功的融合,显然这厮在穿越之前,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亦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甚至是武道宗师级的人物,否则,不会这么快。

    “倒也是个人才,而且为什么这么一个穿越者,会被这个世界的天道气运所钟,最后成为帝疆四庭柱之一,这有些说不通啊,任何一个世界,都只会器重本世界的土著,特别是在这个武道之源的世界,对外界的排斥力更强,这样的家伙,为什么会为世界所钟,最后得到那般的成就,又或者……!”

    王通脑子连转,灵光闪动,一个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不对,这不是气运所钟,这厮是受了这个世界的敌意的,之所以会有那么大的成就,就是因为这个世界是将他当成反派培养的!”

    这么一想,便豁然开朗了。

    是的,这个汪成是一个反派,而且还是一个大反派?。?!

    在他成就天人,位居帝疆四庭柱之位的时候,宋帝国已然走了下坡路了,帝国内部,世家与宗门勾结的日益紧密,皇族被架空,局势极为紧张,那根本就是一副改朝换代的样子啊,而这汪成呢,却是站在帝国一边,四庭柱之一,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被牢牢的绑在了帝国的战国之下,随着帝国一起沉沦,如果将要改朝换代,那么一切就说的通了啊,这是做为一名强劲的反派出现在这个世界的,身为一个反派,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又怎么能够服众呢?如今,他成为了反派,最终被位面之子所杀,顺理成章??!

    想到了这里,王通不由自主的竖起了中指,这个世界的天道,真是精明啊,不过,这却也是我的机会,不是吗?

    王通之前已经想过了,想要在这个天武大陆尽快的破碎虚空,进入中央大世界,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会很慢的,他需要很多强力的手下,而眼前这个被天道预定为反派大BOSS之一的汪成,可不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吗?特别是这厮还是与自己来自于同一个虚空域的穿越者,那更是合适了。

    如今,惟一的问题便是他是不是也如同自己一般,是某一个大能派来的棋子,如果是的话,操作起来,就需要谨慎再谨慎了。

    他的目光闪动,一个勾玉在眼中轮转了起来,清风徐来,透着一种清凉的气息。

    “嗯???”

    正在练功的汪成同样有着强大的灵觉,在起风的瞬间,便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息有些不对,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诡异的黑衣人悬浮在自己的面前。

    “你,你是何人?!”

    这黑衣人是怎么来的,他完全不知道,虽然他的修为已然失去,可是他对自己的灵觉却是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自信似乎也是虚的,心中闪动着淡淡的恐惧,“难道,我是被发现了吗?!”

    这想的恐惧,源自于每一个穿越者的本能,任何一个穿越都最害怕的是什么,就是被发现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而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像眼前这个黑衣人一般双脚悬浮,不借助任何力量立于空中的,可不是低级武者能够做到的,也只有修为达到了先天之上,能够驭使天地之力的强大武者,方才有这个资格,而一名先天之上的武者,或许真的有能力看出自己的神魂也这具身体的不契合之处,从而产生怀疑。

    “不要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

    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黑衣人用一种沙哑的嗓音开口道,“夺舍之道,损人利己,为天地所不容,若是让其他的正道人士发现的话,说不得就当场除魔卫道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却是没有那个意思,你能夺舍,说明前世应该是一名强者,正好可以为我所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