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实验室,挺大大,目前设在云东?!?br />
    雷欢喜在那想了一下说道:“这个实验室吧,很大,研究的项目也很多,一会我就打个电话,看看有没有改良辣椒的办法?!?br />
    “真的?”

    罗学元听了先是一怔,接着大喜。

    如果真的能够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无论对于罗家还是辣椒厂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然后,辣椒厂还需要继续拓展?!?br />
    当雷欢喜提出了这个建议后,罗学元却显得有些迟疑起来。

    即便以辣椒厂目前的规模,已经是在那里勉强维持了??墒抢谆断簿尤惶岢隼椿挂绦┱??

    这不管在哪个方面看起来都不太现实。

    尤其是在资金上。

    尽管董事会已经答应了罗根宝的请求,不关掉辣椒厂,但其实现在却是采取了一个任凭其自生自灭的状况。

    董事会已经不会调拨一分钱的资金给辣椒厂了。

    如果不是因为罗家家训,罗学元必须要在这里待满5年,只怕他也早就走了。

    雷欢喜却好像已经看穿了他的心里在想什么:“罗厂子,你爷爷让你来这里锻炼5年,并不仅仅只是走个过场那么简单。如果真的那样的话,一定意义也都没有。老爷子的想法其实非常的简单,他希望罗家的人,他的后辈能够把辣椒厂做好,尤其是在目前那么困难的环境下,这是他的心愿,也是对你的一个考验。

    再反过来想一下,如果你真的能够把辣椒厂在这么困难的环境下重新让其焕发生机,那么董事会对待你的看法呢?”

    罗学元的眼睛亮了一下。

    是啊,雷欢喜这一点说的根本就没有错。

    “雷总,说吧,应该怎么扩展?”

    既然辣椒厂目前的局面已经是这样了,那么按照雷欢喜所说的,放手一搏又有何妨?就算失败了难道还会再差吗?

    “我的想法是,把业务拓展到云东去?!崩谆断惨簧侠刺岢龅慕ㄒ榫头浅5拇蟮?。

    罗学元再次怔在了那里。

    身为国际化的大都市,无数的产品纷纷涌入云东,在那里展开厮杀。

    有的产品顺利的站稳了脚跟,但更多的产品却是以一种凄凉的方式惨白,进而退出了云东市场。

    有的同类产品,在云东市场简直就是展开刺刀见红的肉搏战。

    罗家辣椒产品,在成水周边城市,没有出事之前,还是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然而一旦离开了这里,其实只是一个小品牌而已。

    现在居然要杀进云东?

    “我的方寸公司会和你们进行合作的?!崩谆断舱庑┰缇鸵丫扑愫昧耍骸澳忝强梢耘梢桓龃砣ピ贫?,观察一下市场,讨论一下合作的模式。罗厂长,方寸公司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企业,但也有自己的运作模式,或许我们之间的合作会是非常愉快的?!?br />
    罗学元立刻接口说道:“雷总,不瞒你说,你来仙头,我们也知道一些,本来吧,我们丝毫不看好你,但是这几天来你做的事情,居然真的把仙头人给调动起来了,这点让我们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一个任何人都觉得没有希望的地方,你却让大家都看到了希望?!?br />
    “没有哪个城市是真的不能救的?!?br />
    在这一点上雷欢喜倒是一点也都没有谦虚:“唯一要做的,只是你用什么办法而已?!?br />
    “对了,雷总,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怎么,那么迫不及待的逐客了???”雷欢喜笑着开了一句玩笑。

    “哈哈,我要是真那样做,我爷爷非拿拐杖打我不可?!?br />
    罗学元也在那笑着说道:

    “是这样的,几天后,就是罗家的祭祖,热闹的很,我爷爷,在外的罗家的人都会回来。所以我想邀请你参加?!?br />
    “这个?!崩谆断灿行┏僖善鹄矗骸澳忝锹藜壹雷?,我一个外姓人来参加,恐怕不是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罗学元不以为然地说道:“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再说了,罗家辣椒厂的一些事情,我一个人也做不了,还是得等罗家的那些长辈都到齐了,大家商量一下?!?br />
    雷欢喜听到这里也算是基本上明白了。

    从本质上来说罗家还是一家家族企业。

    都是由长辈来掌管企业运转的。

    这样的企业,在某个特定的阶段,是非常有向心力的,而且也不会受到什么过多的外来力量干扰。

    但是在长远的发展上,在企业的成长过程中还是会出现许多弊端的。

    “再说了,我爷爷也曾经去过云东?!甭扪г幼潘档溃骸八谠贫龉改?,积攒下了一点钱,然后又去了衡明,在那里,他才慢慢的发展起来的?!?br />
    罗根宝居然还去过云东?

    这倒蛮有趣的。

    只是当初他为什么没有在云东扎根发展呢?

    “成啊?!崩谆断惨膊皇歉霾凰斓娜?,在那稍稍想了一下很快便答应了下来:“只要不是太晚,我在这里多耽搁几天也没有事。不瞒你们说,我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过祭祖的仪式呢,这次也正好开开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热闹,非常热闹?!币凰档秸飧雎扪г拖鹊糜行┬朔埽骸耙徽隽鞒桃鞘?,看的人是眼花缭乱的,我都说不清楚。都是搭建的露天酒席,开设的是流水宴,随到随吃,任何人都可以来。雷总,到时候,我好好的陪你喝几杯?!?br />
    “喝酒?”雷欢喜豪气干云:“我可是云东有名的酒神啊?!?br />
    “你?酒神?”罗学元冷笑:“你知道吗,我从小酒量就大,整个衡阳,没人喝的过我。来到成水之后,你去打听打听,被我喝趴下了多少?!?br />
    雷欢喜也冷笑:“到时候一较高低?”

    “一较高低!”

    这话才说出来,两个人已经忍不住自己笑了出来。

    这位雷总,年轻,热情,头脑灵活,思维快,而且最主要的,是一点架子也都没有。真的非常好相处。

    再考虑到未来可能到来的合作,罗学元还是充满了信心的。

    辣椒厂是否能够搞活,是否能够摆脱目前的困境?这都是罗家很多在在那考虑的问题。

    但起码现在罗学元已经看到了美好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