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越舞越急,两剑不停地交击着,距离吕岩也是越来越近。

    项羽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贾诩依然神色自若,看着他们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屑。

    吕岩身后的蒙括却上前一步,但是吕岩的身旁。

    另外一名铁鹰锐士看到这里,也是有学有样。

    吕岩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

    距离吕岩不到十米的时候,两人的眼神不停地交流着,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继续执行计划。

    吕岩身后的两名铁鹰锐士让他们颇感棘手,终于柳生十兵卫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向宫本武藏点了点头。

    柳生十兵卫和宫本武藏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同时收剑,然后旋风般地向吕岩冲了过来。

    一句话都没有,眼中迸发出惊人的杀意。

    “这是……”

    吕岩一时之间惊呆了,连反应都没的反应没过来。

    “休伤我家王爷?!?br />
    蒙括怒喝道,他和另外一名铁鹰锐士同时迎了上去。

    自从??麓糖睾?,所有铁鹰锐士都受到了严厉的训练,以免再次发生类似的情况,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碰上了。

    “该死的混蛋,某家最恨别人舞剑的时候戏弄某家?!?br />
    项羽怒发冲冠,一巴掌将眼前的案几拍成了两半。

    然后抄起一半案几就向宫本武藏扔了过去。

    “吕贼受死?!?br />
    宫本武藏大声喝道。

    柳生十兵卫一边和蒙括战了起来,一边大声喊道:“奉明朝皇帝之命,诛杀逆贼吕岩?!?br />
    两人奋不顾身地向吕岩杀了过去,宫本武藏轻易地躲过项羽扔过来的案几,然后用两败俱伤的剑法和眼前的铁鹰锐士杀了起来。

    那名铁鹰士一剑刺在宫本武藏的身上,但是大部分力道被他精心准备的铠甲挡住,而且未能命中心脏。

    宫本武藏却一剑斩掉了他半个脖子,然后一脸狰狞地向吕岩杀了过去。

    吕岩先前还有些惊慌地退了几步,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然后从取出一支长剑冷冷地看着他。

    这个时候大厅里已经完全乱了起来,天草四郎和一些武士蜂拥着向吕岩杀了过来。

    还有一些大名则一脸惊慌失措,有些如同藤堂高虎之流,很快做出了决定,亲自带人杀向了那些武士。

    吕岩手下的武将毕竟都是不凡之辈,很快就和那些叛乱的武士杀了起来。

    只有贾诩丝毫不现惊慌之态,只见他不紧不慢地起身,在两个心腹家将的护卫下退到后边。

    同时嘴里小声低咕着,“你干什么不好,非常舞剑。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项庄舞剑,意在沛公?!?br />
    就在这个时候,外边也响起了一片杀声。

    一名名忍者试图杀进来,但是却早就被外边早有准备的士兵拦在外边。

    “给我去死吧,吕贼?!?br />
    宫本武藏大声喝道。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了彻骨的寒意。

    只有在他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他才会有感觉。

    但是距离吕岩只有几步之遥,他心中发狠,在决定刺杀吕岩的时候,他早已没有活下去的打算。

    于是他奋力前冲,淋漓的刀光就在吕岩的眼前。

    一支支箭矢如同流星般射穿了他的脖子,甘绳,飞卫,纪昌同时射箭。

    宫本武藏的脚步立刻变得踉跄起来,但是似乎有什么支撑着他,继续向前冲去。

    一刀向吕岩斩了过去,吕岩轻易地闪开了这一刀,然后向他一剑刺去。

    这一剑狠狠地刺在宫本武藏的身上,但是宫本武藏的脸上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这时候吕岩已经在他伸手可及之处。

    他一支手死死地抓住吕岩的手腕,一支手持刀向吕岩斩去。

    吕岩终于色变了。

    “不好,?;ぶ鞴??!?br />
    “这该死的逆贼?!?br />
    一些武将不由大急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脚向宫本武藏狠狠踹去。

    宫本武藏根本无力躲避这一踹,他被这一脚踹得胸骨断裂而亡,就连吕岩也被带着滚到地上。

    “某家最恨别人欺骗我?!?br />
    项羽一脸不爽道。

    “多谢霸王救命之恩?!?br />
    吕岩有些狼狈地说道。

    “无妨,你站在某家身后即可?!?br />
    项羽大手一挥道。

    有了项羽的?;?,众人都心里安定了下来,然后和敌人拼命地厮杀起来。

    这个时候,大量的士兵也涌了进来。

    没过多久,这些叛乱的武士就被斩杀殆尽。

    吕岩的脸色非常不好,他冷冷地看着那些被团团围起来的藤堂高虎等人。

    “杀了他们?!?br />
    一些将士怒喝道。

    “王爷,此事与我等绝对无关啊,刚才我们也在奋力平叛啊?!?br />
    藤堂高虎苦苦哀求道。

    吕岩想了想,努力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

    “你说得没错,这件事的确不关你们的事?!?br />
    听到这里,那些大名终于松了一口气。

    “传我命令,严查此事,无论是谁,只要涉及到此事,诛九族?!?br />
    吕岩冷冷地说道。

    “同时诏告天下,朱由校指使倭人行刺本王。本王自问南征北战,开疆拓土,为大明立下赫赫战功。朱由校此举实在令人心寒,故本王决定自立为帝,起兵伐明?!?br />
    吕岩想了想说道。

    “恭喜王爷……不,恭喜皇上?!?br />
    众将士大喜道。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br />
    吕岩的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没过多久,就有一艘带着一支无比血腥的命令前往日本。

    ***

    ***

    曹文诏有些无语地看着不远处的骑兵,这些日子来他们和敌人的骑兵发生几次小规模战斗。

    敌人的骑兵吃了他们的米尼步枪的亏后,就学得聪明起来。

    决不和他们正面战斗,但是也不远离,只是远远地盯着他们。

    他们进,敌人的骑兵就退。

    他们如果退到城池里,那么不仅前进,而且到城池外边挖壕沟,而且堆起厚厚的土堆,以阻挡那些米尼步枪的射击,为后续赶到的步兵准备。

    当然,如果他们出城,敌人的骑兵会立刻撤退。

    你要毁掉这些土堆请随便,咱继续挖就是。

    就这样,曹文诏被搞得无比的狼狈。

    他这些天就是和这些骑兵捉迷藏,玩起敌进我退的把戏。

    不过像曹文诏这种装备有米尼步枪的军队到底是少数,他估计整个大明的米尼步枪不超过一万支。

    毕竟刻膛线这种活计难度实在是太高,不是一般的匠人能干的。

    而且现在明朝的财政压力巨大,当年军队几乎被吕岩打了个精光,重建这支军队要耗费天文数字的银两。

    因此像他的这种精锐部队只能拱卫京畿,至于其他省份,曹文知道,朱由?;疽丫耆牌?。

    不用猜他就知道,吕岩的军队一定是势如破竹,各地闻风归附。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太监前来传旨,原来是朱由校命令他带领军队返回京城待命,以免被敌人各个击破。

    本来朱由校希望他能够打上一场胜仗,但是没想到敌军太狡猾,根本就不上当。

    “这位公公,现在的形势到底怎么样了?”

    曹文诏说道。

    这名太监有些怪异地看着他,曹文诏是个奇特的人,虽然他是反帝的结义兄长,但是朱由?;故欠浅P湃嗡?,将他手下最精锐的军队都交给他来指挥。

    很多人上书要求拿掉曹文诏的兵权,但是却被朱由校连连痛斥甚至是降级。

    “这形势实在是不容乐观。京城到处都谣传,除了京畿这一块,其他地方基本上都被反王打了下来,人心不稳啊?!?br />
    这名监神色复杂地说道。

    曹文诏叹了口气,就领命带着军队向京城赶去。

    但是他要回去,那些骑兵却不答应,一路上紧紧跟随,不时做出进攻的姿态。

    这个他们的行军速度几乎可以用龟爬来形容,一路上曹文诏手下士兵的神经都绷得极紧。

    而且他们赶路的时候,经?;岱⑾指髦智帕罕坏腥似苹?,军队也许能过,但是辎重却根本无法通过,这让曹文诏急得几乎冒火。

    距离京城还有三十里的时候,当他们刚刚从营地中醒来,就发现已经被敌人团团包围。

    这其中不仅有骑兵,而且有着大量步兵与车兵。

    一些步兵借助大车的掩护开始挖起了壕沟,很明显是要将他们困在这里。

    曹文诏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妙,立刻命令士兵向京城方向发动进攻。

    “砰!”

    “砰!”

    “……”

    密集的火器射击声回荡在战场的上空。

    明军踩着鼓点整齐地向敌军发起了进攻,大量的铅丸打在大车上砰砰做响。

    吕岩的手下则借助大车的掩护向明军射击。

    一个又一个的明军倒在了地上,两百步的距离几乎变成一个血色之路,但是这只是稍微影响到了他们的士气。

    两方终于短兵相接,但是面对吕岩精锐,曹文诏的手下完败,不得不退回临时营地。

    吕岩的手下并没有追击的打算,只是继续挖起了壕沟,似乎只是想将曹文诏困在这里。

    吕岩看着北京城的方向,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我看你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圣上,曹文诏就在距离京城三十里处被困,我们是否要发兵救援?!?br />
    很快朱由校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朱由校的脸色阴沉得就像是能滴出水来。

    现在京城能战之兵不过三万,这其中还有一些老弱病残。

    再加上前来勤王的兵马,能战之兵不过六万左右。

    甚至朱由校心里对那些勤王的兵马也并不信任。

    现在的形势已经很明朗了,如果不是死忠之辈,根本不可能为明朝一起陪葬。

    以前他还对历史上朱由校不敢让勤王的兵马进京鄙视不已,但是真的放到自己身上,他才发现竟然是如此的难以抉择。

    手上无牌,能力再强也没用。

    “圣上万万不可,敌人这是要围点打援,想将我们的守军一网打尽啊?!?br />
    很快就有一名大臣站出来说道。

    “现在京城人心惶惶,很多人都说各省早已归附逆贼,大明要完了?;骨胧ド先萌顺吻逡パ??!?br />
    谣言,这恐怕是真的吧。

    一些大臣心中不停地冷笑。

    “选派几支勤王兵马前去救援曹爱卿?!?br />
    朱由校一脸痛苦地说道。

    砍瓜切菜地杀了一些勤王的兵马后,吕岩就知道敌人是不会前来救援了。

    “打吧?!?br />
    吕岩叹了口气说道。

    大军远征在外,每日消耗的粮草都是天文数字,就连吕岩也有些吃不消了。

    很快他手下的步兵就在京城和曹文诏的大营外挖起了之字形的壕沟一路向前边延伸而去。

    经过猛烈的轰击之后,终于攻破曹文诏的大营。

    摸着曹文诏自杀的尸体,吕岩一脸的落寞。

    “厚葬之?!?br />
    几日之后,一个个之字形壕沟衍伸到了北京城外,吕岩就架起了几百门火炮猛轰北京城。

    北京城被轰塌后,北京城门大开,众臣出来投降,因为朱由校忽然失踪。

    于是吕岩终于平定天下。

    二十年之后,吕岩将帝位传给大儿子,自己亲率大军从南北二路远征欧洲。

    在这二十年内,吕岩的大军并没有停止对外扩张的步伐,沿着海路一路向西,打到奥斯曼帝国附近。

    经过十年征战,终于平定欧洲。